《 我混烘焙圈的 》小呀小二娘

第六十九章 还清了!

  刚离开咖啡厅,推开自己小店的木门,还没瞧清店内的情况,温晴小跑过来,凑在她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师傅,你回来了,里面有三位客人来找您。”

  脚步一顿,眸光朝里面看,小小的店铺并没有任何遮蔽物,很快瞧见坐在最里面的三人,黑瞳猛地一缩,心里微微一沉,梁明辉这个人果然够无耻,不仅葛意秋都叫来了,这三个难缠的人物也来了。

  楼清羽迈开脚步,侧目示意温晴回去玻璃屋内忙,几步路后坐在三人的对面,神色淡淡道了一句,“表嫂,小姨,堂叔,你们怎么过来了?”

  “小羽啊,出息了,如果不是听你堂姑父说起,我也不知道你一声不吭的开了这么一家面包店。”

  开口说话的是一名30多岁的女子,留着齐肩卷发,五官算不上漂亮,但经过精心的打扮,原本三分的容貌增添三四分的艳丽。

  可惜她那双眼睛偶尔流溢出的精明和算计,唇边挂着的虚伪笑意让人心升亲近之意,所以楼清羽跟表嫂唐双冰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此时,女孩的眼底泛起波澜,声音颇为冷淡,“表嫂,每次都回娘家了,自然不知道。”

  女子被话噎了一下,楼清羽这是在嘲讽她春节的时候找借口回娘家,而不上门拜访的事情,唇边虚伪的笑容微微收敛,反而显得更真实了。

  唐双冰睨了一眼楼清羽,也不怎么伪装了,“也是听你堂姑父说起,小羽现在有钱了,都能跟朋友到火锅店吃饭了,想必也不差我那八千多的钱。”

  女孩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表嫂你过来的时候,表哥和二舅舅他们知道吗?”

  楼清羽冷淡的目光始终定在唐双冰脸上,那双明亮干净的黑眸仿佛要看穿眼前这个人一般,当初母亲骆馨兰是跟二舅舅借过一万五千元。

  这些年陆陆续续已经归还了一部分,剩下的债务,其实她原本是打算下个月初结算的时候再一起还。

  “他们有别的事忙,派我过来了。”唐双冰神色不慌不忙,话语很自然从她的唇边溢出来,“借据我都带来了。”不过从包里掏出借据纸条的动作并不是那么自然。

  漆黑的眼眸淡淡掠过唐双冰的表情,即使掩饰再好,也掩盖不住细微动作所表现出来的心虚,嘴角微微一抿,“看来表嫂这边准备的还挺齐全的。”

  “不齐全的话,我怕小羽又把钱乱花掉了,毕竟你阿嬷赚点钱不容易,你表哥和二舅舅又是心软的人,只好派我过来这里做这个坏人。”

  “是吗?”楼清羽轻轻喃了一句,目光忽而转向旁边的两人,“小姨和堂叔呢,你们今天来的目的也是一样吗?”

  “小羽,你也别怪小姨,之前你姥爷看在你母亲份上,叫我们不要追着你还。”两人当中,先开口说话的是小姨骆馨怡,她的眉眼跟楼清羽很相似,不同的是眼前的女子略微柔和,说话声音也是温声细语,“现在既然你有余钱去吃火锅了,也该还了吧。”

  “小姨是觉得我能吃得起几百块的火锅,就代表我能还掉这五千块吗?”楼清羽眸光一闪,嗓音中吟着一抹深意,没等骆馨怡回答,目光落在一旁老实巴交的堂叔身上,“堂叔,也是这么想吗?”

  普通工人的堂叔尴尬的搓了搓手心,“呃,没,堂叔我就是觉得,这笔债也欠了好几年了,恰好你堂姑父说起,我,我就是过来看看。”

  “是吗?”一道轻喃声过后,再没有任何声音响起,四人坐着默默不说话,直到女孩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眸光专注在手机屏幕上,似乎无视了眼前的三位长辈。

  三位长辈看着坐在他们对面的女孩,暖橘色的灯光倾泻下来,衬的她五官越发精致好看,一双卷长浓密的睫毛仿如蝶翼般轻垂着,修长的指尖握着手机,指腹时不时在屏幕上点着什么。

  “小羽?”小姨有些不满的喊了一声,楼清羽这样目中无人的态度令人尴尬。

  身侧一般的堂叔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身体,

  对面的少女缓缓掀开眼皮,目光平静却深邃的可怕,堂叔被看的心里一虚,当初楼清羽的父母都非常乐于助人,跟许多亲戚好友关系也很好,平时有什么困难都能帮上一把。

  当初他的女儿报读小学的时候,等所有程序搞定了,没想到最后会卡在一张证明上,当初找了不少人帮忙,但每个人都觉得麻烦,没帮他。

  是楼清羽的父亲楼振昊帮忙找关系,请人吃饭,跑部门,最后帮他的孩子搞定了入学手续。

  现在,他却坐在这里跟旁边的两人一起干这种不近人情的事情,从法律上来讲,他并没有错,但从道德方面来看,他这事干的不地道。

  想到这,堂叔有些后悔了,他并不缺急着需要这五千块,昨天梁明辉忽然上门撺掇,他老婆在旁边也跟着劝,脑子一时迷糊了,竟坐到这里了。

  “小羽,要是你手头不够,堂叔也不急的,没事。”

  “哟,都坐在这里,当什么好人呢!”唐双冰瞟了一眼,嘴角轻扯,直来直去的她看不得这种,反正她跟楼清羽关系一般,偷偷把钱收了,家里两个男人不知道就行。

  堂叔唇瓣动了动,一时不知该如何辩解是好,但他今天过来了,确实是一个事实,无奈叹了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正要离开。

  “滴”

  “滴”

  两步手机像是有感应一般,一部紧接着一部响起,堂叔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看见屏幕上显示的转账提醒,猛的侧头看向楼清羽,“小羽,你”

  “嗯,刚把所有欠的钱转给你们了,麻烦收据给我一下。”楼清羽放下手机,摊开白皙修长的掌心

  唐双冰看了一眼旁边两人,连忙叫住“等等,我的没有收到?!”

  “转给二舅舅了,毕竟当初我母亲是跟二舅舅的,而不是跟表嫂借的。”

  唐双冰脸瞬间一白,今天出来找楼清羽的这件事她是瞒着公公和老公做的,如今楼清羽忽然转钱给公公,他们肯定会追问的。

  想到此,一双漆黑的瞳孔剧烈的颤动起来,她已经能想象到回到家的时候,她会面对一场怎么样的暴风雨。

  骆馨怡对了一下数额,很快把字条推了过来,唇边吟着一抹笑意,“小羽,之后欢迎来小姨家玩。”

  自从骆馨兰过世之后,楼清羽已经很久没跟小姨来往了,似乎欠下债务之后,每一个亲戚好友都不想跟她们沾边,生怕下一刻黏上来借钱,骆馨怡虽然说不上避开,但起码这些年并不熟络。

  堂叔脸色满是羞愧,把借据递了过来,轻声道了一句,“小羽,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找堂叔。”

  至于唐双冰,早已把借据丢下,匆匆赶回家跟家里两个男人解释。

  站在门边,女孩神色淡淡送走了这三位长辈,身体依靠在门框上,即使夏日的阳光照耀在她身上,但眼底的阴霾依旧挥之不去,即使三位长辈今天不上门,再过几天,等她结算了六月的营业额,也会把钱还清了。

  只不过,一个是主动,一个是被动,两者所代表的的意思却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