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混烘焙圈的 》小呀小二娘

第九十二章 调查(二)

  我混烘焙圈的正文卷第九十二章调查“许小洛,今年19岁,最高学历是中专,她在魔都某一家培训机构学习过初级烘焙课程,根据我的调查,乐思萱应该是通过这个培训机构结识了她。”

  被玉即墨聘请过来的男侦探把这两天调查到的东西整理成一份文件,推到玉即墨和楼清羽两人面前,楼清羽视线掠过对面的男子,长相极为普通,气质一般,如果不细看的话,只要过几秒,便很容易忘记他的长相。

  “真奇怪了,这个女孩的烘焙技术明明也不错,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当乐思萱的替身难道是缺钱”玉即墨翻看着眼前这一份东西,这个女孩的资料非常简单,一页纸已经可以概括她整个人生经历。

  在这之前,玉即墨对着楼清羽的猜测还持有几分怀疑。

  毕竟乐思萱已经在咸鱼直播了一年多了,名气大,颜值高,经常在镜头前面露出一张娇俏的小脸,不过真要回想起来,乐思萱确实很少在露着正脸的情况下直播做蛋糕,偶尔也是打个鸡蛋和搅拌面粉。

  “她母亲得了肾衰竭,从表面上看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肾源。”

  楼清羽从话语中抓住了可疑的三个字,“表面上”

  “职业习惯,看到什么事情都喜欢深入调查一下,没想到让我查到不得了的东西。”男子的语气平直陈述着,那嘴角的弧度却分明带着一丝骄傲。

  “那东西呢”玉即墨眉头蓦然一皱,朝对方摊开掌心,怎么东西给一半不给一半

  对面的男子清咳了一声,眼神有几分深意,“玉小姐,你们知道了,我们做侦探这一行,顾客给什么价格我们就调查什么内容,这份东西对你们肯定有帮助的,不过这个不包含在之前谈好的价格里面,所以”

  剩下的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帮助有多大”清冷的黑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似乎想观察他的脸部表情,无形中散发着一股强大的压力,似乎要被人看透一般。

  男子后背微微绷紧,对上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也不敢说谎,压低声音道,“如果你们想要对付乐思萱的话,那么这份东西,对你们来说,帮助挺大的。”

  “需要多少钱”楼清羽轻轻点头

  听对方的意思似乎并没有拒绝,男子立马扬起热情洋溢的笑容,“不多,不多,5000块。”

  “滴”

  楼清羽手机已经扫了对方的付款码,5000元大洋转瞬划了出去,男子很快把另一份准备好的文件拿出来,看来是事先准备好。

  相比于楼清羽的爽快,玉即墨拧着眉有几分恼意,现在也不知道那份东西有没有用,居然敢让她们先掏钱,想了想,举了举小拳头威胁了一句,“如果给我发现,你这份东西毫无用处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坐在身侧的楼清羽无奈的扯了扯女子的衣袖,“墨墨,冷静。”说着,目光已经快速扫过一行行文字,脸上也忍不住浮现一丝愕然的情绪。

  “清羽,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我来讲解一下吧。”对面的男子不疾不徐的娓娓道来,“我之前跟踪许小洛去到医院,关于她母亲的病情我只是粗略了解了一下,不过我得知他们这两年一直都在寻找合适的肾源,也顺便在医院里调查了一下他们寻找的进度。”

  “然后我从旁人口中得知,其实在半年前,黄静雯本来是等到一个匹配度非常高的肾源,是由他人捐赠的,医院这边也准备把这个好消息通知给她,结果,却被捐赠者的亲属拒绝了。”

  听到这,玉即墨脸上有几分同情,“这种情况不是捐赠者自己同意就行了吗都明明等到了肾源,偏偏差这么一步。”

  男子示意玉即墨翻开报告的第二页,“这并不是重点,玉小姐,你再继续往下看。”

  坐在窗边的楼清羽反而显得有几分淡定,除了一开始的愕然,此时此刻,男子从她脸上看不住其他情绪,开口继续解说起来。

  “现实有些情况其实很巧,肾源的捐赠者叫乐思瑶,我也顺着名字查了一下,发现乐思萱是这位捐赠者的妹妹,而拒绝的人便是她。”

  “不是吧,怎么这么巧那乐思萱那个女人是知道这件事情吗”玉即墨忍不住低声惊呼了一声,一双凤眸盯着报告上的文字看了几遍,差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我这边无法找到确凿证据来去证明乐思萱是否知情,但以乐思萱的古怪行为来看,除了肾脏捐赠遭到拒绝外,眼角膜、心脏等重要器官并没有开口拒绝。”

  玉即墨一双凤眸猛的瞪大了几分,“瓦特有毛病啊,这女人”

  “极有可能是乐思萱得知乐思萱肾脏与许小洛母亲匹配度高,毕竟作为捐赠者的亲属,有知情权,至于她是怎么想的,怎么考虑的,”男子沉吟了片刻,不疾不徐的道出自己的分析,“我这边只能暂时猜测一个可能,乐思萱有可能不希望许小洛的母亲治好,希望以此栓住许小洛,为她一辈子打工。”

  因为从事这一行业,分析能力和观察能力也是杠杠的

  “不是吧,怎么这么巧那乐思萱那个女人是知道这件事情吗”玉即墨忍不住低声惊呼了一声,一双凤眸盯着报告上的文字看了几遍,差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我这边无法找到确凿证据来去证明乐思萱是否知情,但以乐思萱的古怪行为来看,除了肾脏捐赠遭到拒绝外,眼角膜、心脏等重要器官并没有开口拒绝。”

  玉即墨一双凤眸猛的瞪大了几分,“瓦特有毛病啊,这女人”

  “极有可能是乐思萱得知乐思萱肾脏与许小洛母亲匹配度高,毕竟作为捐赠者的亲属,有知情权,至于她是怎么想的,怎么考虑的,”男子沉吟了片刻,不疾不徐的道出自己的分析,“我这边只能暂时猜测一个可能,乐思萱有可能不希望许小洛的母亲治好,希望以此栓住许小洛,为她一辈子打工。”

  因为从事这一行业,分析能力和观察能力也是杠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