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混烘焙圈的 》小呀小二娘

第八十章 抹黑(完)

  我混烘焙圈的正文卷第八十章抹黑当天晚上,玉即墨不知道楼清羽是找了席家哪一位,只知道挂上电话不到半小时,有关小巷烘焙坊、芋子点评文的文章通通被删掉了,无法触摸的势力狠狠的打压下来,好几个传播过广的公众号因为不实报道而被封禁一个月。

  乐思萱的电话被人打爆了,她到底如何去安抚这些暴躁的公众号运营者,暂时无从得知,但她要损失一大笔钱是必然发生的,但她想要把小巷烘焙坊的名声毁掉这一目的已经达到大半部分了。

  因为在删除之前,魔都已经有几十万人看过这样的文章,哪怕删除之后,也无法阻止人们的口头传播。

  看着比平时略微空荡的小店,就连预定好的一些座位,也空了一两桌,平日的欢声笑语的氛围不知为何透出几分尴尬和沉默,人类是一种社交群体,或多或少都具备着一定的从众心理。

  哪怕知道是这件事是假的,但只要说的人多了,来的人少了,自然而然也随波逐流了。

  送走今天的最后一台客人,赵鹏飞趴在桌子上,神色满是沮丧,“小羽毛,我做完今天就不做了。”

  “胖哥,为什么啊?是因为昨晚那些公众号的文章吗?”

  提及这个,赵鹏飞眼里掠去一抹狼狈躲闪的情绪,哪怕是那些公众号删除了,但他看过的那一句句嘲讽讥笑的评论,如影片回放一般,在他的脑海里一圈圈环绕。

  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到屏幕背后的这些人是如何去嘲弄他,对着他的样貌、身材、每一处进行攻击,仿佛他生而为人是一件多么羞耻的事情。

  而且,今天小店的客人少了这么多,很大原因都是看到那些文章。

  这样一来,他还呆在店里的话,岂不是继续连累小羽毛?

  想到这些,赵鹏飞的情绪更加不佳了,眉宇之间带着几分愁绪,然而抬头对上温晴和楼清羽关心的眼神,嘴角下意识扬起来,“不是,是我自己的原因,感觉这些天有些累,想休息一下。”

  楼清羽微微叹息了一声,拍了拍赵鹏飞的肩膀,“胖哥,既然如此,我尊重你的选择。”身侧的温晴一听,忍不住张张嘴,但瞧见赵鹏飞脸上的神色,已经没有平时的神采飞扬,倏地的阖上唇瓣。

  “还有,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女孩漆黑的眼眸满是歉意,抿德平直的唇瓣有几分慎重肃冷,如果不是她跟“团子家的蛋糕”对上,赵鹏飞也不会被殃及到,更不会成为他们攻击小店的矛头。

  赵鹏飞连忙摇摇头,“小羽毛,这不是你的错,错的是在背后抹黑我们的人,说起这个,那个芋子才是”

  说到这,赵鹏飞声音忽然顿住了,他想起了!

  当天,店里好像是来一个30多岁的男人,正好是楼清羽两人出去的时候,那时候他还觉得有点眼熟的,可惜并没有记起来,但此刻说起芋子,他终于记得他曾经在淘美食的年会上见过这个男的!

  听着听着,赵鹏飞忽然停了下来,温晴一脸疑惑的问,“胖哥,你怎么了?”

  “小羽毛,我知道谁是芋子了。”赵鹏飞回过神来,连忙走到收银台的电脑,打开监控系统,熟练的翻出昨天的监控,定在余世铭走进来的时刻,“这个男人就是芋子,全名好像是叫余世铭,在美食圈的名声很差,不知有多少人恨死他。”

  楼清羽伸手拿过鼠标,把余世铭进店以来的行为迅速看了一遍,当看到男子时不时举着手机拍摄的动作,一双黑眸染上冰凉通透,等她注意到余世铭对着赵鹏飞拍照的行为,黑眸的冰寒加深了几分,似有冰暴将席卷而来。

  顷刻,屏幕上的监控视频已经暂停了,女孩忽然侧眸问了一句,“胖哥,你走之前,能帮我做最后一件事情吗?”

  “你说。”赵鹏飞下意识点头。

  楼清羽压低声音,跟赵鹏飞耳语了几句,很快赵鹏飞胖乎乎的脸上浮现几分幸灾乐祸的神色,“可以可以,小羽毛,那你等我好消息。”

  “好。”赵鹏飞挥手告别了两人,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脚步匆匆带着几分轻快,原本笼罩在他身边的低气压有些许消散,似乎找到一个良好的发泄口。

  “师傅,你跟胖哥说了什么?”温晴有点好奇,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鹿眸问。

  楼清羽伸手揉了揉温晴柔顺的短发,黑眸划过一抹暗光,似乎并不打算跟温晴说太多,“乖,女孩子不该知道。”

  ??

  师傅你不也是女孩子吗?

  尽管温晴很想知道,但无奈楼清羽口风很紧实,在师傅的威严之下,很快离开了小店。

  接近凌晨的魔都依然灯光辉煌,街道上的车流因为时间流逝而渐渐减少,余世铭跟几位好友从一家餐厅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五个人都是满脸通红,嘴里说着胡话,似乎已经喝大了。

  旁边一个男子满脸红晕,好哥们似的揽住余世铭的肩膀,双眼已经醉的朦胧,“余,余哥,今晚实在是太谢谢你,让你破费了!”

  旁边有人跟着附和,“是,是啊,余哥,你永远是我的余哥!”

  “话说回来,余哥,你是遇上什么好事了,今晚请我们庆祝,但又不说?”

  “是啊,是什么好事,跟我们分享一下呗!”

  听着旁边猪朋*屏蔽的关键字*的吹捧,余世铭笑着摆摆手,好在他还残余一些理智,带着几分神秘的透漏了几句,“也没什么,最近接了个大活,雇主给的钱多,今个心情好,请兄弟们吃个饭,不足挂齿!”

  “余哥,真牛啊!”

  “是,今晚怎么说,也请我们吃了上千块的海鲜!”

  五个人踉踉跄跄的朝着停车场的方向,其中一名醉醺醺的看了一眼,“代驾怎么还没到啊?”

  话音刚落,漆黑的角落忽然冒出了几个人,皆是带着鸭舌帽,穿着黑衣黑裤,吓得五人往后退了一步,其中一名肌肤白皙的“男孩”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吓到几位先生了,我们是代驾,请问您们的车子在?”

  站在中间的余世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啊,你们几个小子,真是的,吓死我了。”看了几人一眼,随意指了指刚刚说话的男孩,“就你了,帮我送到东海花园1号楼。”

  “好的,先生。”鸭舌帽下,楼清羽的唇角微微勾起,跟着余世铭身后,黑眸闪过一抹暗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