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混烘焙圈的 》小呀小二娘

第三十四章 好人出现(一)

吃过午饭,楼清羽开始制作下午的蛋糕和面包,温晴在旁边打下手,越发熟练的手法和利落的动作,给楼清羽节省了一些准备工作。

一批批的蛋糕被冷冻,揉好的面包被放入烤箱,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客人上门。

魔都似乎买了夏日的包月套餐,午后的阳光猛烈而灼热,这个时刻,在外头走动一下,都觉得难熬。

好在魔都绿化做的还不错,街道两边的大树几乎连成一片绿荫,为行人遮挡了不少。

李红梅慢慢的从公交车上走了下来,手里挎着一个深蓝色的小包,看了一眼周边的建筑,似乎在辨认方向。

片刻,老人似乎找到了,拐过一个街角,沿着北边走去。

“到了,是这里没错了。”

【东渭街】

蓝色的路牌清晰的显示这三个字,李红梅慢慢的走进去这条看似普通的街道里。

东渭街是魔都一条著名的古玩老街,据说从在华夏前两个朝代的时候就已经存在的一条古玩街,即使战火纷飞也丝毫没有影响这条街的兴盛,至今,东渭街更是魔都最为著名的古玩街,每天有不少旅客专门过来打卡。

两边的楼宇依旧保留原有的风貌,青砖绿瓦,有几分古色古香,两边的街道也有一些小摊位,放置着不知真假的古玩陶瓷,卖力的吆喝着。

“大姐,青花瓷这成色好啊,你瞧一眼,青中带蓝,花色分布均匀,说不定是某德镇出产的,250元块一个,考虑一下呗~”

“哥们,看一下我这里的钱币,这都是从东安市郊区收上来的,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捡到一个开元通宝!”

东安市是古代不少朝代的王都,更是如今著名的古城,很多高价值的历史文物都是在东安市发现的。

小摊主嘴里说出的话基本不能当真,因此大多数人都不会在这些小摊位停留,不过还是有一些想碰运气捡漏的还是停下脚步了,毕竟小说看多了,做梦的时候还是有的。

李红梅穿梭在其中,穿着打扮简单朴素的她没有引起小摊主的兴趣。

精明的他们一扫眼便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大客户,不过等李红梅停在一栋三层的楼宇前的时候,他们脸上有几分诧异,莫非看走眼了?

老人抬头看了一眼大红色的牌匾,“聚宝楼”三个字如龙飞凤舞般雕刻在牌匾上,字体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金灿灿的,奢华而大气,未进门前,已有不少人被这牌匾劝退了。

李红梅迟疑了片刻,握着小包的双手紧了紧,最终还是迈上台阶。

刚跨过门槛,便瞧见两边的墙壁上一层层的木架上放置着各式各样的古玩,入目皆是青白相间的陶瓷、晶莹剔透的玉器、浓墨重彩的书画等等,眼花缭乱让老人一下子定住了脚步。

“小潘,有客人啊~还敢看手机,小心我告诉你的师傅!”

“别啊,爷!师傅知道了肯定会骂我的。”柜台后,忽然响起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只见一个长得清秀的20多岁的男子抬头往二楼看去,眉眼间带着几分机灵。

沈琅懒洋洋的趴在二楼的栏杆上,一双好看桃花眼微微眯起,薄唇轻挑,“谁让你偷懒呢!”

潘石然讪讪的闭上嘴巴,这事确实是他理亏了,不过整个店铺一楼除了他,就只剩下那些古玩。

聚宝楼品质好,档次高,相对的,价格也贵上不少,因此每天走进来的客人都是寥寥无几,所以潘石然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偷懒。

此时,瞧见李红梅定在门边一动不动,神色似乎有几分怔愣,潘石然快速的上下打量了一眼,扬起一抹热情的笑容上前问,“您好,老人家,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到您?”

看起来有几分机灵的年轻小伙子,热情洋溢的笑容和语气丝毫没有店大欺客的情况,李红梅心里的紧张消减了几分,低声询问,“请问你们这边收古董吗?”

“收的,肯定是收的。”

潘石然肯定的点点头,把李红梅迎进里面的梨木椅子上,递上一杯温度适中的茶水,“请问您想卖的古董是陶瓷、书画还是?”

李红梅慢慢从小包里掏出一个红色的木质方盒,看起来有些年代了。

站在身侧的潘石然看了一眼,很快的判定这只是个普通的盒子。

别看他年纪小,但跟着师傅可是走过不少拍卖会,在拍卖会帮忙鉴定古董文物的真假,一副好眼力在行业也是小有名气,否则怎么能当上聚宝盆的小二!

老人跟着掀开了盖子,慢慢露出里面的东西,一个银质的古董化妆盒,精致而繁琐的花纹被工艺人雕刻在小巧的盒子上,经过岁月洗练,盒身上的银光收敛而不张扬,有一种洗尽铅华呈素姿的质感。

李红梅眼底划过一抹思念和柔情,指尖一下一下的轻柔抚摸着上面的花纹,似乎带着几分不舍。

心头爬上几分愁绪,如果不是自家小儿子不成器,惹出这烂摊子,何至于要把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卖了?

老人看着眼前的精致小物件,忍不住叹了一口,老头子啊,对不住了,当年你送我的定情信物,老婆子我要卖了,你在地下可别怨我啊!

潘石然很有眼色的站着没说话,来来往往的人中,不乏一些对古董喜爱的人,也不缺一些爱惜古董的人,还有一种比较少见的就是李红梅这种,那是一种对某个人的思念而珍爱古董的复杂情感。

李红梅反复的看了几眼,最终还是放下双手,抬眸看向身侧的潘石然,“麻烦你帮我鉴定一下,小伙子。”

“好的,请稍等片刻。”

潘石然轻手轻脚的拿起桌面上的小巧物件,从上面栩栩如生的花纹、再到银白庄重的底质。

反复看了几遍后,潘石然再次放下,垂着眸忖思了片刻,在李红梅期盼的眼神下,道了一句,“老人家,您这个是前朝时期的银器物件,从光泽、质地方面来看,您保存的很好,我们这边可以收。”

李红梅紧张的屏住了呼吸,手心有些冒汗,“多少?”能不能把堂侄女的债务还了,就看这一件老物件能卖多少钱了。

“三万块。”

呼吸微微一窒,三万块?

当初欠了楼晓莉一家*屏蔽的关键字*万,算上利息怎么也有十万了。

想到这,李红梅眼眶忍不住一红,声音染上几分哽咽,“小伙子,能不能再给高一点,你看一下,这银质的古董化妆盒并不常见啊,这花纹,这工艺....”

潘石然抿了抿嘴角,虽然有几分不忍,但生意人还是生意人,并不是慈善人,在李红梅祈求的眼神下,抱歉的摇了摇头。

这时,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从二楼传来,“小潘,三哥叫你上来换茶,这里的茶水没味了。”

潘石然奇怪的往上看了一眼,师傅走之前明明换了新茶叶,怎么会?

“老人家,您这边考虑一下。”

说完,潘石然抬脚往二楼走去,很快消失在拐角处,只剩椅子上静*屏蔽的关键字*着的老人,眼神有几分发愣,摸着眼前的银质化妆盒,“老头子,我该怎么办啊?不够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