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混烘焙圈的 》小呀小二娘

第四十五章 美食烘焙节(七)

“实话而已。”

玉即墨托着腮,把视线收回来,下意识的摸摸肚子,刚吃完半打葡挞,肚子依然是扁扁的,似乎没什么影响,如同无底洞一般的肚子。

“好像有点饿了。”一道轻喃声从红唇吐出。

似乎被这一句话激发了什么,玉即墨的目光幽幽的看向米汐,米汐是这次行程的负责人,同时也是费用报销人,所以...

米汐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扳着指头开始数“你进来之前吃了两斤的饺子,刚才又吃了半打葡挞,还有一大杯港式奶茶..”

随着她的话,一根根葱白的手指阖上,很快圆润而粉嫩的小拳头出现在两人眼前,米汐举着两只小拳头示意,“你瞧瞧,玉即墨,直播还没开始,你已经吃了这么多!”

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米汐额头的青筋蹦了蹦,她总觉得这一次出行的经费,会因为玉即墨的存在,而严重超额!

“那我就买一块,就一块!我保证不多,汐汐~”

玉即墨眨巴着一双好看精致的凤眸,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如同小扇子一般,扑闪扑闪的,眼里的祈求和渴望神色非常明显了,眼巴巴的眼神似乎能看见她身后有一条尾巴摇来摇去。

米汐不相信的看了她一眼,眼里慢慢满是怀疑,“真的只买一块?”

“真的,就一块!”玉即墨扬起一抹好看的笑弧,但隐约带着几分狡黠和得意。

“那去吧。”

看着跑远的轻盈身影,米汐托着下巴,她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直到玉即墨笑眯眯的端着一块小枕头般大小的古早蛋糕回来,米汐才惊觉自己上当了!

“这么大块?!”

“是啊,是不是只有一块,我有遵守诺言哦~”上扬的尾音透出女子心中的得意。

盘子中间,金黄色的方块蛋糕如同一块柔软的枕头,看上去软萌萌的,看着就想“欺负”,被玉即墨放在桌面上,只要有一丝晃动,整块“枕头”蛋糕就如同害羞的小女孩,受到惊吓般的开始摇曳起来,“震腾腾”的颤动着。

Duang Duang的左右摇晃动作,似乎不比蛋奶酥这个软妹子差,反而因为比蛋奶酥更丰满厚实的内芯被玉即墨这只饿狼盯上了,如同学校里的校霸一般,终于忍不住向软萌萌的古早蛋糕伸出“狼爪”。

摸起来热乎乎的,软绵绵的,透过指尖的触感,已经能想象到吃下去会有多软了,玉即墨迫不及其的整块拿起,张嘴轻轻咬上一口,浓郁的鸡蛋味道扑面而来,香香甜甜的味道萦绕在整个口腔里。

也许是食欲,也许是对某人的怒气,也许是...

反正,玉即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灭这块柔软的古早蛋糕,放在别人那里,一块古早蛋糕三四个人才能解决掉,放在玉即墨这里,一大块古早蛋糕还只是个小意思。

徐呼呼刚买了一小碟焦糖布丁,一回来就碰上大型“吞噬”场面,“墨墨,你怎么又吃上了?!贡献了这么多销售额,墨墨你是想帮谁拿大奖啊?你大奖拿了你也没份啊!”

玉即墨优雅的抹了抹嘴角,一双凤眸浮现一抹餍足的神色,“你管我!”

“啧啧,大胃王名不虚传啊!”

像玉即墨早来品尝甜品和蛋糕的人不在少数,商场以肉眼可见的趋势变挤,好在魔都商业广场一共有六层,每一层的空间足够大,人流慢慢往里面走,不过大门外排队的人似乎没有减少的痕迹。

“杨语烟,怎么这么多人啊!我们的VIP座位在哪里啊?”

席悦一行人费劲的从排队的长龙中间挤出来,凭借着VIP卡,一行人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到另一侧稍微短小的队伍后方

“毕竟是第一届烘焙美食节嘛,人多点是正常的。”杨语烟伸手抹了一把汗,她也没想到会这么挤啊,光是入口排队的人群,已经不下几百人了,而且人数有增长的趋势。

等他们通过安检踏入商场的大门后,清凉的冷气扑面而来,身上被太阳烘烤出来的热气慢慢消散,只剩淡淡的阳光气息。

此时明亮宽敞商场的四周,摆置了四四方方的烘焙美食摊位,每隔几米便有一个小摊位,每一个小巧的摊位后方都有一个透明小隔间,烘焙师便是在小隔间里制作蛋糕和面包。

过道的中央被小巧的圆桌圆椅子占满了,白色与粉色的搭配,超级符合年轻少女的喜好。

商场大厅的一面墙壁上被精心装扮上簇蹙鲜花,白色浪漫的秋千长椅摆置在前方,周边漂浮着马卡龙颜色的气球,整个会场仿佛都弥漫着少女的浪漫气息。

不过,对于进来的所有人来说,最勾人的还是空气中的飘香。

天然的小麦味、浓郁的巧克力、淡淡的奶香,还有经过烘烤后所喷发出来的香甜味道,无一例外,时时刻刻的勾引着年轻女孩和男孩的嗅觉,整个胃都在蠢蠢欲动,恨不得快点找到位置,然后奔到每个摊位前各点一份。

杨语烟左右看了好一会,终于弄懂了排序规则,终于松了一口气,“找到啦,就在那里!”

“那就好,赶紧的,我快饿死了!”

“我也是,都是饿着肚子过来吃东西的。”

众人都紧跟在杨语烟身后,脸上满是期待和迫切,就在众人往前走的时候,队伍后方有一道身影却停了下来。

人来人往中,席悦的目光突然停在某个摊位上一动不动,双眼紧紧的看着那个方向,耳边隐约能听到前方女生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天啊,那个摊位的烘焙师好帅啊!”

“你知不知道,刚刚小哥哥朝我笑了一下!小哥哥看起来冷冷的,没想到笑起来简直了!炒鸡温柔啊~”

席悦皱着一张明媚的小脸,直觉告诉她,这些女生说的人是她家的小羽毛,可是杨语烟不是说过很难入选吗?

心里有几分不确定,席悦忍不住踮起小脚尖,试图想透过层层的人群,看穿里面的人是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一个人,可惜人太多了,自己又是小个子,始终没瞧见人群后的人影。

“你在看什么?”少年的嗓音低沉而带着几分变声的喑哑,落在席悦的耳边,熟悉而好听。

席悦抬眸便瞧见高瘦挺拔的身影立在自己前面,高档的白衣黑裤,单手背着书包,即使身上毫无装饰,依旧看起来矜贵清隽,站在那也吸引了不少年轻小女生的目光。

可惜,夏梓然再好看,也抵不过席悦心中的“冷月光”。

一看见熟人,席悦有些委屈的扯着竹马的衣袖,“我感觉小羽毛可能来参加美食节了,但是我确认不了是不是她。”

瞧着小青梅亮晶晶的双眸,男生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管怎样看,自己在小青梅的地位,肯定是在楼清羽之后了。

还有比他更惨的竹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