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第二十九章 第一次约会

何远好久没更新过朋友圈了。

自从离职后,除了在行业群里收一下红包,转发一下广告之外,何远的朋友圈基本没更新过。

这条朋友圈一更新,下面立马多了不少回复。

“何老板大气。”

“土豪,我们能做朋友吗。”

“老何啊,休息挺久了啊,准备去哪家公司啊。”

“何总就是有钱,这小池子,修的跟日式庭园似的。”

评论更新的速度很快,几乎刷新一下,就多了一条评论。

何远也不是什么圣人,以前除了业绩之外,没得装。现在有本钱了,他也不藏着捏着。

咱虽然离职了,没工作了,但也过得挺好。

刷着刷着,几条私聊弹了出来,何远也没理会。

以前有谁发消息来,何远基本都是秒回。但这几个月来,何远越来越不喜欢回复消息了。

不用搭理那个圈子的事儿,不用去管那么多是是非非,勾心斗角,活的很自我,也很单纯。

这是何远一直向往,却无法达到的境界。

人只要还需要跟外界接触,还需要靠着别人赚钱,还想要往上走,就没法活的自我。

那些企业家,那些明星,想活成那个样子吗?还不是大家给打的标签。要不然也不会爆出那些黑料之后,就闹什么人设崩塌的事件了。

“你在老家?”

又一条消息跳了出来。

何远本来习惯性的准备滑掉,一看昵称,愣了一下。

想了想,何远最后还是叉掉了,当做没有看见。

“我下班了。”晚上八点左右,田蕊终于发来消息。

“真巧呀,我也下班了。这么巧,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何远收到后,回了一条。

田蕊回了一个“震惊”的表情,然后又回了个“思考”。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吃羊肉了,我们去吃羊肉火锅吧。”何远道。

前几天田蕊才说,最近特别想吃羊肉火锅。

田蕊还说了过一些想吃的东西,何远都找了个小本子,一个个一个记下来。

比如她的口味偏咸辣,喜欢川菜,甜点喜欢小蛋糕,最喜欢的水果是西瓜和榴莲,想去的地方海岛,因为可以潜水。最喜欢看的电影是美国大片,和悬疑类惊悚剧,喜欢看的电视剧是BL向腐剧等。

哦对了,她是摩羯座,而何远是金牛。

田蕊很快发来一个流口水的表情,说“好呀好呀,你在哪儿。”

何远发了地址,是一家专门卖羊肉火锅的老店,已经开了十多年了,很正。

在田蕊回了一句“上车了”后,何远也打车出门了。

到了地儿,田蕊还没到,何远先占了个位置,给田蕊发了桌号后开始点菜。

十几分钟后,田蕊到了。

她穿着一条牛仔裤,上身一件小毛衣,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外套,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

最近天气持续降温,虽然每天都阳光普照,但气温还是有点冷。

田蕊在何远身边坐下,问了一句:“点菜了吗。”

“都点好了,就等你呢。”何远抱了下菜名,问了下田蕊有没有忌口。

“没事没事,都能吃。”田蕊将外套脱下来,挂在椅子后面。

等她准备拆餐具的时候,何远接过去,帮她拆开,然后用热水烫了一下碗筷,将水倒入桌底的垃圾桶里。

“今儿下班挺晚好。”何远一边给田蕊倒着热水,一边随口道。

“开了个会,做一下最近的总结,就晚了。”田蕊道。

田蕊她们酒店经常开会,她还抱怨过,说开这么多会有什么用,从没实质性的解决问题。

“那电影要不要推迟一下,可能时间上会有点赶。”何远将水壶放到一边,问道。

“还有多久开始?”

“我看看。”何远掏出手机,打开订票的APP,“十点的场,距离开场还有一个多小时。”

之前订票的时候,何远就考虑到,可能会有点意外。所以原本八点的场子,定成了十点。

“我们吃快点,应该没问题。”田蕊想了想,道。

虽然还没到冬天,但来吃羊肉的人已经挺多了,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店里的位置都快坐满了。

菜很快上来了,羊肉,羊杂,还有白萝卜。

白白的一锅汤,配上一碟小青椒,别提有多爽快了。

羊肉被切成薄薄的一片,下锅涮个几分钟就好了。倒是羊杂和羊肠,要煮一段时间。

何远挺喜欢羊肠的,里面厚厚的一层脂肪,充分的吸收了汤汁。再在汁水里蘸上一圈,咬进嘴里,在唇齿间迸发出一股混杂着小青椒和汁水的香辣气息,吃的何远满头冒汗。

中间再不时喝一碗羊肉汤,配上煮的软软的白萝卜片,去一下口中的膻味儿。

结完账出来,两人浑身都冒着热汗,将外套拿在手里。

何远看了下时间,还有半个来小时,他们吃的挺快,四十多分钟就解决了。

“打车过去?”何远问了一下田蕊。

“这么近,直接走过去吧。”田蕊道。

他们下的馆子也在LC区,距离电影院很近。

以前城里只有一家电影院,在农贸市场里面。学校每学期都会发电影票,让大家去电影院看电影。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电影院拆迁了,新的看电影的地方改成了影剧院。

虽然离何远住的地方近了,但何远却去的少了。因为影剧院经常会办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什么开幕式啊,话剧表演啊之类的,反而是正儿八经的放电影少了。

再后来,LC区改造,新修了几个商城,每个商城配了一个电影院。到何远回来的时候,已经开了三家电影院了。两家在LC区,一家在水晶城,也就是何远老宅子附近。

今儿他们去的那家,是LC区里的一家。

何远和田蕊沿着马路,一边聊着一边向电影院走。

说是在聊,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田蕊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何远在一旁听着,不时点点头,随声附和几声。

算上酒吧那次,这是何远和田蕊第二次见面。

不过何远却感觉很舒服,一点都不觉得拘束。

他挺喜欢田蕊大大咧咧的样子的,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儿,都让他感到她很真实,不做作,哪怕他不说话,两人在一起也不会感到尴尬。

“对了,你的衣服我还没还给你呢。”田蕊突然道,小小的吐了吐舌头,“那天被我妈看到了,还问我什么时候买的衣服,她都没见我穿过。还说我不会挑衣服,挑一件这么大的,都到屁股了。”

“没事,我衣服多。”何远挥挥手。

“我已经洗干净了,一直忘了还你。对了,那天真谢谢你了。”田蕊突然变得扭捏起来。

“你下次喝少点,徐扬他们疯,你别傻乎乎的跟着。”何远笑道。

“其实,我很少去酒吧的。”田蕊道。

“嗯?”何远挑了挑眉毛。

“以前胖嘛,没人请我去,我也不好意思去。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听说那里有很多帅哥美女,后来瘦下来后,去过一两次,感觉也就那样,没什么意思。”田蕊撩了撩头发,“不过小县城嘛,来来回回玩的也就那样,不是去吃饭,就是唱歌打麻将,也没什么玩的。对了,你在北京的话,一定有很多有意思的事儿吧?”

“北京吗?”何远歪着头,想了想,“其实也没什么,我休息的时候,基本上都在家睡觉。”

“你没有出去玩吗?北京那么大,应该有很多好玩的吧。”田蕊好奇道。

“其实也就那样了,每天工作就很忙,上班忙完下班忙,哪儿有时间出去玩。”

“不会吧,有那么忙吗?总有休息的时候吧?”田蕊不相信。

“这个得看人吧,忙有忙的过法,不忙有不忙的过法。比如你随遇而安,不求绩效,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那可以过得很悠闲,下了班后和朋友吃吃饭啊,唱唱歌啊,看看电影什么的,很多。不过要是赶项目,或者做业绩,那就有的忙了。上班忙开会,下班忙业务,再加上北京通勤时间很长的,上下班就要两三个小时,哪儿有心情出去玩。北京机会很多,但如果不主动去抓,机会也是会溜走的。”何远摇头。

“那你除了上班就是在家睡觉?”

“差不多吧,偶尔朋友约一下,就出去吃吃饭什么的,吃完就回家。北京挺大的,吃个饭都要跑一两个小时。要是约的地方跨区了,有时候一个来回就得三四个小时,所以我一般都不喜欢出门。”何远挠了挠脸。

“那你这日子过的真够无聊的。”田蕊看向何远的目光有些可惜。

何远倒没觉得有什么。

想要玩多简单,要不有钱,要不有闲,要不有钱又有闲。

像何远那种情况,别说钱了,连时间都没有,要是晚发工资,可能连下个月的房租都付不了。

火烧眉毛的关头,哪儿还有心情去玩。

“我要是个女生的话,说不定就能去玩了。”何远笑道。

“怎么这么说?”田蕊有些好奇。

“你看,我要是女生的话,就可以和女生合租一个房间,这样房租就可以减半,多的钱就可以出去潇洒了。但要是两个男的合租一个房间,是不是感觉就很奇怪了?”何远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