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拐个女帝当军嫂 》宁长风Max

第11章:如果,如果

她稍诧,之后苦笑,“别傻了,不可能的……”

顾长安不多解释,蹲着累,索性一屁股坐下,转眼环顾四周,不见其他人影,但他知道那些人都躲在暗处监视着。

南珺指指他放在旁边的装备包和狙击枪:“这些是什东西?”

“想知道啊?”他问。

南珺点头。

他也点头,拍拍自己旁边空地:“坐过来,我告诉你。”

他打开了装备包,向南珺展示他的‘战友’。

南珺犹豫了下,还是过去席地而坐,一脸好奇,拿起那些东西向他询问。

“这是什么?”

“弹夹。”

“干什么用的?”

“装子弹的。”

“这是什么?”

“望远镜。”

“干什么用的?”

“看东西的。”

“这是什么?”

“子弹。”

“干什么用的?”

“射东西的。”

“这是什么?”

“狙击步枪。”

“看起来好厉害,干什么用的?”

“……砸东西用的。”

“哦~那这是什么?像个盒子啊?上面这是血吗?又打不开?”

季长安盯着南珺手里的沾有凝固血迹的铁质小盒子,那是他最不熟悉的东西,却是此刻最重要的东西。

他拿过来,手颤抖地打开这个设计精巧的盒子,里面躺着一块青色的古玉,这块玉的形状是长条形的,刻着繁杂奇特的花纹,一眼看上去与一般的玉佩没什么不同,细看也就只有刻纹非常精致,非常有古老的感觉而已。

这是他的战友用生命保下来的。

他觉得一定是这块古玉带他来到这里的,这块古玉一定有神奇的力量,不然这一切无从解释,也许可以通过这块古玉再回到2018年去。

这些念头和他的战友们死在敌人枪下的画面在他脑海里飞闪。

“你怎么了?”南珺问。

他合上盒子,抬头,目光与她相遇,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

南珺觉得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他却凑近她,轻声问她:“如果可以脱离罗云门获得自由,你会去干嘛?”

南珺没想到他会问这种问题,目光变得落寞,游离到湖面上:“我没想过。”

“那现在想想啊。”

她沉默了一晌,似在思索,可结果也只是愈发苦笑自嘲:“我不知道,如果脱离了这一切,我就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了……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不知道我自己是谁……妓女?细作?杀手?一个任务一个身份……”

他听着,有些心疼,想这样一个女孩子被人当工具使,生命还岌岌可危,心酸不已,他看了她一会儿,深呼吸一下,这次凑到了她耳边,“如果我能带你走,你会不会跟我走?”

南珺只觉得耳根一热,面上不自觉地泛红,“走了又能去做什么呢?”

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揉揉鼻子,说:“跟我谈恋爱啊……”

“谈恋爱?是什么?”她不解。

“就是和我在一起啊!”他憋着气说出来。

“跟你在一起能干嘛?”

她没有直接拒绝,他就松了一口气,心里高兴,坏笑说:“想干嘛就干嘛。”

“然后呢?”

他笑得愈发灿烂,声音小而坚定,好像早就打算好了似的,脱口而出:“然后跟我回2018年,我们先谈两年恋爱,等我退伍了,就和你结婚。你这么漂亮啊,穿上婚纱肯定美死了。”

“结婚?”她似乎没听懂他的话。

他说:“就是成亲啊!我会让你过最好的日子,比这好多了,我给你买钻戒,而且奥,我们那里是一夫一妻制,我一辈子只认你一个人……所以嫁给我咯。”

她听懂了,感觉很奇异,看着他,有些恍神,不说话,而起身走开,又蹲到岸边去了。

顾长安锲而不舍,厚着脸皮,再凑到她旁边,看着她。

“……你答不答应?”

她僵了一会儿,没回答问题,而是突然转移了话题,“你轻功很好啊,你来时我竟然都未察觉你走过来了。”

为缓解尴尬,他装憨呵呵地笑:“我是轻功不错啊,哈哈。”

她笑了一下,手主动搭上他的肩膀,问他:“那你水性怎么样?”

他还乐呵地回道:“我水上功夫也很好,不过最好的是床上……”

顾长安调戏的话还没说完,南珺手臂稍一用力,他一下直接栽进了河里,被河水冰得脑袋疼,却格外地清醒,尖叫着,挣扎着直起身,在河里站了起来,其实河水只到他腰部,他抹了把脸,呼了口气。

她已经起身了,背对着他迈步走开,他站在河里,对她的背影大喊:“答应我吧!”

她脚步顿了下,兀自苦笑,没有回头,走了。

……

她回了霏云阁,顾长安也被送回了霏云阁。

为什么他是被送回的?

因为他从河里爬出来之后,就被人打晕了。

他为什么会被打晕?

“他,他,他竟然让你嫁给他?”

在回霏云阁的路上,莫离一遍遍地重复这句话,笑得不能自已,后来甚至笑到打滚,缩到马车一角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让你跟他成亲……噗……还有比这更好笑的吗?”

她端坐着,无奈极了,也笑了出来,不是笑她笑的事情,而是为她此时的开怀大笑感到开心,身为细作,尤其是她们,真的很难这样笑出来。

她看着莫离,笑得很宠溺,伸手把东倒西歪的她扶正坐好:“莫离,注意点仪容啊,笑不露齿啊,莫离……”

莫离笑到脸僵了,捂嘴继续笑,坐好了,瞥到她此时看自己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有些奇怪。她们从小就在一起,在莫离印象中,她从不表露感情,就算是对自己,就算自己在她面前失礼失仪了,她也只是轻轻咳嗽一下提醒她,不会对谁露出这么暖心的一面……

她低头看看自己抱在怀中的装备包和狙击枪,爱惜地抚摸着,自顾自说:“这些东西很怪,我问他的时候,他回答得很敷衍,明显是在隐瞒什么,所以这些东西不能还给他。”

“对。”莫离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忍着笑。

“他表面妥协,其实还想逃跑,甚至大言不惭地说要把我一起救走,所以我们还得再想点办法,让他能走也不忍心走。”

控制一个人的自由容易,控制一个人的心很难,为了这全盘的计划,她们不得不以情谋事,这也是细作惯用的手段之一。

莫离掏出一个小瓶,举到她面前。

她接过,打开瓶塞轻嗅了一下,露出微笑。

……

马车停在霏云阁后门,打扮成车夫的细作从后面的马车里扛出浑身湿淋淋的顾长安。

她们下车,此时她的装扮很艳丽,这也是为了与霏云阁的风格相符,而莫离就比较朴素,装作在她身边侍候的丫鬟,可莫离那不可掩饰的犀利气质,尤其是对别人的冷傲,怎么看怎么像逼良为娼的恶人,就连霏云阁阁主兰姑都畏惧她三分。

他们刚到时,兰姑打过她们的主意,想让她们演戏演全套的,用她充个花魁,却被莫离一个眼神怼回去。知道她们是公主派下来的人,兰姑再刁钻也没法多说什么,只能配合她们行事。

下了马车,她看了眼被人扛进后院柴房的顾长安,“你打了他一拳还不够?还要把他扔到柴房受苦?”

莫离一对她,冷面变成乖笑:“你舍不得啊?”

她微笑不言,径直往前走,进了笙歌不息红袖招摇的霏云阁,回到兰姑为她安排的那间房。

一打开门,她愣了下,回头问莫离,“兰姑应该没让别人进来吧?”

莫离点头。

“那房间里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令人发指的干净?”她故意问。

莫离扭过脸,嘀咕道,“我在这里看着那人的时候太无聊了嘛,随便打扫了一下。”

她明白莫离为什么不让顾长安回这里了。

……

兰姑望见门口进来一人,连忙乐滋滋地迎过去:“诶呦喂,这不是周公子嘛,好久没来了啊,我们家春蓉可想你了!”

她柔若无骨的手舞着手绢蹭着周公子的胳膊,往下一滑,以手绢掩盖着接过他手里的一个纸团,把他迎进去之后,她就左扭右扭地跑上楼,敲她们的门:“南珺,南珺啊,我的好姑娘,该出来招待客人了!”

莫离开门让兰姑姑进去,她将纸团塞给莫离,语气立马变了:“贵客出现了,办事吧,大小姐!”

莫离白了她一眼,“兰姑,我劝你呀说话还是客气点。”

兰姑不屑地甩头走了,心想自己管着罗云门在北梁设的最大的暗点霏云阁,还需对两个小丫头片子客气?

关了门,莫离低声告诉她:“已经查到王驰的藏身之处了,他被万朝宗的人保护着,我们的人会把他引出来,到时候我们就动手。”

王驰就是他们留在幽州城这么久的原因,他原是南晋的兵部侍郎,罗云门查出是他勾结万朝宗,协助荀韶祺从兵部偷走兵力部署图,尔后就莫名消失,罗云门追踪他到幽州城,到处调查他的藏身之地。

“杀了他有什么意思?撬开他的嘴才是关键,他背后一定还有更大的上线,不然他不可能逃得这么顺利。”她分析道。

“嗯,也是时候收网了……那我们该怎么做?”莫离思索着。

“若是飞羽公子去找他,你觉得他会认为是南边的人要杀他还是北边的人要杀他呢?”

莫离道:“自然是南边的人,他上一层的细作定然在南晋有更高的地位,他如今出逃,那人必会知道罗云门已在到处抓捕他,也可能想到若是他落在罗云门手里把自己供出来,那自己的权位和性命都会不保,找个杀手去杀他灭了口自然也算是省事……但是若他不信呢?”

“为保万全,我还有一计。”

她们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脱口而出:“让青龙出马。”

莫离笑了下,这就开始行动,“那我去准备变装……”

她却拉住莫离,道:“不,这次又不是真杀人,你武功太高,把握不好分寸,还是让我假扮一回飞羽公子吧。”

莫离有些得意地耸耸肩,点头道:“好吧,免得到时候我让青龙,青龙他都打不过我,那多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