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漫之明哥降临 》二两杯

第六十章 新能力

回到地球多弗没有和灵蝶温存,而是直接去了一处秘密基0地。

这里是专门为多弗修炼打造了。

深入地下,各种锻炼器具齐全,四周全是厚度达2米的合金钢墙,即便是核弹在基0地上方爆炸,也不会威胁到里面的一丝一毫。

一进入基0地,多弗迅速的进入了状态,他要好好的进行一下总结。

他闭目而立,全身放松,全部的心神都在感知着体内的变化。

三色霸气有所增长,但是还未形成质变,距离下一级还有些细微的差距。

武装色此时可以附满全身,这一身紫黑色的武装色霸气,绝对比曾经的忠心下属维尔戈来的坚硬。

见闻色可延伸500公里,但还未能聆听万物或是预知未来,但是作为高级战斗雷达已经绰绰有余了,它的辅助能力非常强大。

霸王色还是老样子,虽然可以达到震慑人心的效果,也可是造成座椅的轻微损坏,但是距离红发那种直接作用于实体伤害的级别还有些不足。

肉体强度到是大大的加强了,这幅身体已经比曾经在海贼世界时要强大,单论肉身强度,多弗有信心不比地球上的初始绿巨人、石头人本、红坦克一类差很多。

多弗现在的身体绝对是怪物级别的。

自愈能力,空间通道,吞噬能量……

这些能力是当年从天启身上掠夺的能力,虽然不是主战能力,但是有时候也为多弗提供了强大的辅助。

自愈能力此刻基本达到了金刚狼或者死侍的程度,但是物理伤口已经不能成为多弗的致命伤了。

只要不把多弗的脑袋磨碎湮灭,凭借自愈能力的恢复,多弗总有一天会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空间通道,通过一根独有的紫色丝线,打开联通两地的通道,这项能力不比瞬移,但是它比瞬移的载物能力更强。

此时通过空间通道,多弗可以携带50个全副武装的特种兵进行通过,除了不能去到月球,在地球上多弗已经可以随意通行了。

当时面对古一,这也是多弗能不低声下气的一种底牌。

至于吞噬能量,这个能力对于多弗来说就是未来的保障之一。

这些年假如没有吞噬能量的辅助,多弗不可能拥有此时的力量。

冬眠计划15年,吞噬能量让多弗的细胞成长,外太空吸收射线风暴,让多弗的身体再一次暴涨……

吞噬能量非常重要!

接下来是丝线这个多弗的本命能力。

这一次射线风暴让丝线完成了一次升级,曾经的白色丝线彻底变为透明,强度和韧性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觉醒状态下,多弗已经可以在3分钟之内将整个纽约变为丝线之城,给他1个小时,多弗能将丝线遍布美国。

多弗挥动手指间,相互运动切割的丝线,会让人明白什么叫杀人如割草一般。

此时的多弗真的拥有了清洗世界的能力!

按古一的能力等级标准,单凭丝线能力多弗就已经处于卫星级,距离恒星级,也可以好好展望一下了。

有了希望的目标,多弗便拥有再次前进的动力。

最后则是多弗这次感知的重点。

经历射线风暴,多弗到底获得了什么新的能力。

随着多弗体内细胞的运动,多弗整个人开始出现了结霜的现象。

而这出地下基0地的温度,也随之下降,不一会从常温25度,下降到0下25度,而且温度还在持续下降着。

慢慢的基0地里的器材也开始出现冰花,显示器等高科技产品也慢慢的停止工作,最后室内用于室内照明的灯也忽然熄灭。

整个地下基0地肃静的可怕。

突然多弗身体表面再一次出现了变化,之前结出的一层薄冰,开始迅速融化,多弗整个人的皮肤也开始发红。

室内的温度也迅速回暖,基0地的灯光也重新点亮,显示器等科技产品也重新开始工作。

可是好景不长,几秒钟的功夫,基0地内便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蒸笼。

室内温度计的水银刻度开始急剧上升,最后竟然突破了它的极限。

巨大的热量开始充斥着基0地内部,那让人窒息的热气不断向上翻涌。

100度。

500度。

1000度。

2000度。

3000度。

此时的地下基0地已经彻底成为了巨型熔炉。

普通的锻炼器材,生活物品,电子产品,彻底融化成为了一滩液体。

即便是有的部件熔点很高,还未彻底变成液体,但是你已经不能从它的外表看出来它曾经是什么东西了。

而3000度的高温,让四周的钢铁墙壁也开始发红,即便是特殊打造的钢铁合金,但是它们的熔点也堪堪突破4000度的水平,即便是2米厚,也不能阻止它们的变化。

如果多弗身体还继续释放热量,那么当温度超过4000、5000、6000时,那么这个地下基地便彻底毁了。

好在多弗停止了,他的身体慢慢收敛了温度的释放,皮肤颜色也慢慢从红艳变回常色。

“温度吗?跟夏洛特·玲玲那个丑女人的四儿子一样的能力吗?不!还多了低温!呵呵,真是不错的能力啊!就是不知道……”

多弗满意的看着自己造成的景象,说话间还想起了曾经的世界的一个霸主还有她的儿子。

虽然能力有些相似,都与温度有关。

但是多弗的能力可比热热果实能力多了一项低温能力。

这么一对比,显然还是多弗新得到的能力更加出众,而且也更加强大。

但是多弗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话音刚落,他便伸出了手,一根丝线出现在了他的指尖。

可能是因为丝线属于多弗吧,即便丝线已经变得透明,但是多弗就是能看到它。

不是白色,就是透明‘色’!

关于这一点,多弗没有纠结,他对接下来一个想法的试验充满了期待。

随着丝线的舞动,多弗调动起身体的另一股能量,从手指尖向丝线涌去。

整个过程多弗的双眼都没离开过丝线,神情中带着紧张和期待!

透明的丝线在这股能量的作用下,开始出现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