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漫之明哥降临 》二两杯

第十四章 不死不休

“走!快走!不要管我!”

多弗知道天启的目标是X教授,自己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吸引力,只要X教授回到魔形女和琴她们身边,那自己的性命绝对会比独自逃离这里,让天启把意识传输到X教授身上获得教授的能力泯灭人类,安全的多。

毕竟一个是留有生的希望,一个是直死,多弗分的很清楚,那个对自己有利。

多弗的心理,快银可不知道,在他的眼里,此刻多弗就像是一个不屈的战士,为了世界宁愿牺牲自己。

本来跳脱的他,此刻望向多弗的眼神里,满是钦佩和尊崇。

再给了多弗一个诀别的眼神后,快银咬了咬牙,抱着昏迷的教授,消失在了这个大厅内。

“该死!你们这些臭虫成功的惹怒了我!”

天启愤怒的大吼着,全身的肌肉暴涨,虽然被丝线缠绕的地方已经被割裂开来,但是转眼间就被他的自愈能力修补好。

丝线虽然锋利坚固,但是它总有它的承受度,当这个承受值达到极限时,它崩溃了。

呲……

空荡的大厅里,虽然丝线断裂的声音很小,但是却让听到它的多弗脸色大变。

一只蓝色的带着盔甲的手掌狠狠的掐住了多弗的脖子。

不是多弗没反应过来,也不是他自大不想逃离,只是因为他的身体现在已经达到了极限,本就有伤的他,此刻已经不能支撑他继续战斗了。

“小虫子,你的能力不错,但是太不聪明了,你根本不知道你激怒了怎样的存在,净化人类就从你开始吧。”

天启虽然愤怒,但是也仅仅如此了,一切依然在他的掌控中,得到X教授的能力只不过是稍晚一会儿罢了。

对于捏死多弗,更是让他无甚在意,毕竟对于他来说所有人都不过是可以随意捏死的蚂蚁罢了。

随着天启的手掌用力,多弗渐渐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死亡的阴影在不断靠近。

“你……太自大……了……我!唐·多弗朗明哥!……不是弱小的蚂……蚁!”

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后,多弗扭曲的脸庞上,突然绽放一个笑容。

微动的手指刹那冒出了带着黑芒的丝线,冲着天启的两侧太阳穴刺去。

噗嗤……

带着武装色霸气的丝线,毫无阻碍的进入到了天启的脑袋,只不过还没触及天启的大脑,就再也无法前进一分,天启的肌肉卡死了多弗的丝线。

见到自己最后的努力依然没有成功的将天启杀死或重伤,多弗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你的姓名!我恩·巴沙·努尔承认你是个强大的战士!我赐予你尊重的死亡!”

一脸郑重天启,在头顶太阳光线的照耀下,突然显得有一丝高大。

这不是反义词,天启有他的骄傲,有他的气魄,他无愧于一名强者的身份。

“呵哈哈嘿嘿……我?唐·多弗朗明哥!……”

慢慢的、骄傲的、狂放的说出自己名字的多弗,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唐·多弗朗明哥吗?可惜,你不是我的天启骑士……”

就在天启带着可惜的默念着多弗名字的时候,正上方的金字塔形能量转换装置似乎充能完毕,瞬间一道耀眼的光芒,将多弗和天启笼罩在内。

“嗯?我这是在那?”

慢慢从地上爬起的多弗,一脸满然的看着四周布满迷雾的空间,他不是在大金字塔内部,被天启掐着脖子呢吗?

“唐·多弗朗明哥!”

一丝熟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入了多弗的耳朵,接着多弗便看见一道身影,慢慢从自己身前的迷雾中走了出来。

“天启?这是哪里?你……”多弗一脸戒备的看着眼前的天启。

“哦?这里是哪里你不知道吗?”天启挥手间,笼罩这四周的迷雾渐渐散去了。

整个空间好似被分成了三个部分,左前面是一个装修老旧却有一台水冷电脑机箱房间,右前面是被自己一把火烧成会的比尔家的客厅。

“这……这边是我唐戈地球上唯一拥有自我的小屋,那……那是我多弗这世界上新生的起点,那……那……我后面的是……”

喃喃自语的多弗,眼神里满是回忆,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猛然间转回身,一个残破的木板屋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依稀间一个黄色短发带着墨镜的小男孩出现在了多弗面前。

只见他和他那差不多大的弟弟倒在地上,被很多人拿着拳头、木棍殴打,一双满是淤青的手臂尽量保护着疼痛的部位,到头却发现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

“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疼痛……”

烈日下小男孩带着弟弟在垃圾堆翻找着变质的食物,尽量的让自己多吃一些,哪怕吃到呕吐,也不放过这个机会,因为下一次吃饱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

“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饿肚子……”

木板屋里,小男孩和弟弟默默的站在床边,默默的看着床上母亲生病时痛苦的样子,默默的握着拳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无能为力!……”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我想起这些记忆!……我都已经把它放到角落里藏好了……你为什么还要把它翻出了!”

背对这天启的多弗,低沉着头颅,微倾着身体,萧瑟的背影让这片空间内似乎都挂上了一丝悲伤。

突然就在多弗颤抖的说完这句话后,他的气势变了。

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宣泄而出!

王者之恣,霸气绝伦!

渐渐的木板房的木板一块块飞起、粉碎、消失,多弗面前的一切归于虚无。

接着虚无慢慢扩散,地球上的小窝,地狱厨房比尔的家,也一点一点分离、破碎、消散。

空间里只剩下多弗和他背后天启,如同虚无深渊的景象让天启,第一次变了脸色。

“呵哈哈嘿嘿……天启,真的很感谢你让我再一次变强,虽然再一次让我的心痛了一下,为了表示感谢,请你去死吧!”

多弗神经病般的狂笑,在寂静的空间里乍起,转过身的多弗,抬起头,手指上飘舞着丝线,冲向了天启。

多弗眼神里的疯狂似乎诉说着什么……

天启!

不死!

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