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染血的记忆 》柯德莉夏萍

第二章 夏萍——刑警叶一

王主任的奥迪驶入严森的校门,破晓前的寒气笼罩着整个校园,车轮碾压着冰冷的柏油路,渐渐亮起的天际,并没有让道路两旁的树影褪去阴森的外衣,相反,没被光照的深处,更像恐惧的黑暗深渊,一路过来,让人不寒而栗。

车子穿过林荫大道,警笛声逐渐逼近,绕过教学楼后,图书馆的阶梯前已是*屏蔽的关键字*闪烁,我们停在一辆警车隔壁。刚下车,一股寒意便直穿背脊,我仿佛已经嗅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

由于是寒假最后一天,提前归校的住宿生已经不少,警戒线前经聚集了一些被吵醒的学生。在图书馆入口处,守门的两个协警从我们下车,视线就没离开过,似乎我就是等待已久的犯人。

同行的两个警官领着我们进入图书馆,图书馆是一个回字形深灰色马赛克外墙的建筑,8层楼高。回字形中间,是露天中庭花园,里面放着一个1:1的思考者复雕像复制品,思考者周围除了装饰的灌木林还有整齐的露天座椅,供学生休憩。

进入大堂透过落地玻璃窗,可以直接看到整个中庭花园。思考者周围的灌木林和灰色石板路上残留着大面积的血迹,血泊中缺失的部分用白线标示着扭曲的尸亻本位置。

晨光穿透云层照到中庭花园,耶稣光下笼罩着渗人的死亡气息,思考者的雕像前,一个穿着纯白西装的男子两手手指交叉放于胸前,像在祷告。此时此刻,要不是唯物主义的信仰,我一定会认为他是上帝派遣的引路人。

白衣服男子回过身,径直走到我面前,拿出一个警员证:“你好,我是叶一”

他鼻梁高挺,嘴巴棱角分明,眉毛粗黑,虽说是单眼皮,但乌黑的眼珠十分有神,仿佛看穿一切。整体来看,说不上是大帅哥,但眉宇间散发的英气,应该还是有不少迷妹。

我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他的证件上,仔细观察,他的装扮让我很是疑惑。

白色的西装礼服,深灰色衬衫,已经半解开的深红色领结,胸花稍显狼藉,怎么看都像从婚礼现场仓惶离开。

叶一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

我下意识的说道:“恭···”想到这突如其来的血色星期天,那个“喜”字硬是咽了回去。

叶一似乎并不在意:“本来大伙都在等着吉时出发去接新娘,结果队里来电话,事发突然,我就先过来这里了。”

我十分诧异,结婚发生这种事,居然如此轻描淡写,这就是传说中的绝版直癌男?突然有点可怜那个素未谋面的新娘子。

叶一收起证件的瞬间,刑警大队的徽标才引起我的注意——不是自杀吗,为什么刑警会出现?

叶一看着我,说道:“你是夏萍老师?”

“噢,不好意思,我就是夏萍。这学校的心理辅导老师,也是华联国际学院的心理医生。”

“叶队,我四周看了一下,有几个地方有点奇怪——”一个带着一次性口罩的中年男子从电梯里跑过来,打断了叶一与我的对话。

“等一下再说吧!”叶一看了我一眼,举起手,阻止中年男子继续说下去。

“王主任方便借一个会议室给我们吗?”叶一转向王主任。

“图书馆6楼有会议室,要不去那吧,我叫人开门。”王主任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手机。

“有劳。”他礼貌的抬起手。

王主任安排我们在面积不大的三号会议室。会议室内,一整面玻璃窗都拉上了百叶帘,显得十分昏暗,中间放着一个3米左右的长方形会议桌和配套的椅子。

叶一让我先进去,王主任和管理员在门外,丝毫没有进来的意思。

王主任站在门口向我招呼道:“夏萍,麻烦配合叶警官咨询,那些什么资料保密条款不要在意,配合好也叶警官调查最重要,我在外面等着,有事随时招呼我。”

“嗯”虽然很不情愿,但我还是点了点头。

叶一先安排我坐在面对玻璃窗的那一侧,他自己走去窗前,迅速拉起百叶窗帘。突然的光亮,十分刺眼,我下意识抬起手挡住眼睛,指缝间叶一宛如吞噬一切的巨大黑影。

这时,刚才陪同我们的一起来的两名警官拿着一个设备箱和一个黄色的文件夹进来,他们娴熟的从里面拿出录像机和脚架,装好并对着我准备录像。叶一坐到我对面的位置,他伸手拿过黄色文件袋,打开,探头透过袋口看进去,似乎里面的东西并不方便拿出来示人。由于他背光,我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也无法猜出袋子里面有什么。

虽然这里不是审讯室,但叶一逆光而坐,两名警察一左一右站在他身后,这架势让我感到我不是在协助调查,而是接受审讯。

“不好意思,警察局已经被一些家长堵得水泄不通,带你回去询问,怕会引起不必要的猜疑。所以我们在这里进行吧。”从声音判断,他此刻的态度毫无情感色彩,声音洪亮,言辞清晰,宛如法官在宣读判词。

“我是在接受审讯吗?”我盯着架好的录像机。

“请不要误会,录像只是例行公事,你目前是协助我们了解情况。”

我翘起手,身体靠向椅背,希望与叶一保持最大的距离:“那你想了解什么?”

叶一:“那7个自杀的学生,你都知道是哪七个?”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那两个同行的警察,他们默不作声,静静的站在叶一身后。

“知道,在来的路上王主任告诉我了”

我心里不住默念道:难道他们在路上就开始观察我?

“为什么学校会给复读班安排心理辅导课?”叶一继续询问。

“一般高三都会请相关的专家、导师进行心理辅讲座,主要教一些减压方法,调节心态的方式——”

这时,叶一向身后的男警官索要他手上的黄色文件袋,男警官立刻把文件袋藏到身后,从神情看他看,明显很不情愿把文件袋给叶一。但是叶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按耐住怒气低声和他嘀咕了几句,硬是伸手把文件袋抢了过来。

叶一示意让我继续,他小心翼翼的从信封拿出一叠相片,把相片背面朝上放在桌子上。

“前两年市里有两所高中都出现复读生压力过大自杀的情况,而且闹得沸沸扬扬,最后那两所学校的校长被革职查办。为了避免我们的学生出现这种情况,校长从前年开始,专门为复读班增设心理辅导课。”

“上心理辅导课就能避免学生压力过大自杀吗?”

“正常情况下,自杀是不会突发的,一定会有一个长期的心理演变过程。所以上心理课一方面可以教学生自我疏导,另一方面可以通过各种心理测试去观察他们的心理状态,让老师可以提早发现问题,作出相应的处理对策。”

“据你观察复读班有自杀倾向的学生吗?”

“没有!”

“你怎么那么确定?你的判断就没有纰漏?”

“我们每周三都安排整个下午的心理辅导课,先是每个人独自做心理测试题,接着是单独对话,进行心理评估,然后再安排分享时间,通过对他们集体活动去观察每一个人。他们每次课的行为都会记录在案,同时进行分析评估。而且每周的心理测试结果,会连同我对他们每个人的心理评估一并送到李博士那重新分析一次。就算我这边有失误,还有李博士把关。可我接到的反馈是一致的!”

“李博士?”

“李奎博士,他是临海大学心理系的教授,研究生导师。之前高三的心理讲座都是请他来。自杀事件后,校长也邀请他给复读班上心理辅导课,不过去年李博士在大学成立了一个研究所,时间有些应付不过来,于是上学期王主任提出让我来协助李博士上课,他来主导分析评估,我负责上课和测试。”

“好,我这边会联系李博士核实一下。——关于那7个学生——”

叶一把背朝天的相片全部翻过来推到我面前,我身体向前倾想看清楚照片的内容。

看到照片的瞬间,我头皮发麻,有种让人恶心的恐惧感从毛孔直接穿透我的内心,一瞬间,我的大脑涌现出各种染血的记忆:姥姥神情呆滞的躺在摇摇椅上一动不动;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被人抬下楼,颠簸间,一只满是鲜血的手从白布伸了出来;学校的后山下,一只倒在血泊里体无完肤的流浪猫;一个熟悉的面容带倒在血泊中,但她依然挣扎向我的方向爬来——

“呃啊!”我嘶声力竭的叫声,响彻整个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