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悍妇1949 》麻辣香橙

119.熊孩子

一秒记住【爱♂尚★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薛新桃进了被服厂之后, 田大花身后就又多了个小尾巴。

上班未必一起来, 两人毕竟不同路, 但下班时候, 厂里的工人们便常常看见薛新桃陪在田大花身边, 亲昵地挽着她胳膊,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一起下班, 一起走到共同的路口, 薛新桃才依依不舍地跟她分开。

光阴如梭, 厂里最初那一批年轻的小女工们, 如今也都人到中年了, 厂子规模还那么大, 老工人不退休,新工人就很少进来,所以现在田大花所在的缝纫车间,是一群中年妇女的天下。

中年妇女们在一起,说话就家常随意了许多,于是有人就跟田大花说,大花姐你当初把姚青竹带进厂,成了你妯娌,现在又把薛新桃带进厂,这次是要干啥呀?

“我喜欢人家小姑娘不行啊?”田大花对此淡定回应, “我认的当干女儿。我自己没女儿还不许认一个?”

“干女儿?”女工们挤眉弄眼地开着玩笑, “那怎么没听见喊干妈呀。”

“没事儿, 干妈是妈, 婆母娘也是妈,我看呀,小桃子早晚得管大花姐叫妈。”

“你们呀。”田大花指着那群嘻嘻哈哈的中年女工们说,“你们可别浑说,人家小姑娘年纪小,脸皮薄,你们在我跟前开玩笑没什么,别处可不能顺嘴乱说。”

女工们当然是有分寸的,在她跟前说笑一回,心里也就有数了,毕竟俩当事人年纪还小,没正经定论,这年代真不能给人家乱说。

不过不管人家什么关系,大花姐带进厂里的人,大家自然都要高看一眼,平时也都多关照一下。

薛新桃领了第一个月工资,悄悄买了毛线,亲手给田大花织了一条深红色围巾,漂亮的渔网结,田大花围上一试,挺好,春秋天出门围着正合适。

“阿姨,现在春天要暖和了,等到了冬天,我再给你织一条厚实的,织那种绞花结,你围肯定好看。”

田大花针线上过得去,毕竟以前的生活,衣裳鞋袜都得自己动手,可她还真没学过织毛线,尤其有这么一个贴心的小姑娘给她亲手织的,便十分喜欢。

算一算要买毛线,买毛线也要布票,还要花好多工夫一针一针织出来,这姑娘也算有心了。

她笑着夸奖:“你这孩子还会这个?我可不会。”

“我也是跟别人学的。”薛新桃见她喜欢,便开心地笑了。

可没过多久田大花就发现,这姑娘领了工资,好像她自己身上什么也没添置。

说实话她身上统共就那么两件衣裳,还都是从插队农村穿回来的,式样一看就是农村里自家裁剪手工缝的,都已经很旧了,裤子上还打着补丁。

俗话说十七八无丑女,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这年代追求朴素。可年纪轻轻的姑娘家,谁不想穿漂亮点儿啊。

田大花心里留意,有一次就很随意的口吻问她,说桃子你拿了工资都交给家里了吧?

“嗯,交给我爸了。”薛新桃说。

“你家里人口多,单靠你爸的工资,是很不容易,你该给。”

“我也是这么想的。”薛新桃低着头说,“阿姨,我跟我爸说好了的,爸妈养大我,家里又困难,我现在的工资,我每月只留一点零用钱,剩下的都交给我爸,我都不要。不过将来等我要是结婚嫁了人,那时我弟弟妹妹也该工作挣钱了,家里总该好起来了。到那时,我该孝敬爸妈归孝敬,我就不能再往家里交钱了。”

这姑娘,心思就是个七巧玲珑的,几年知青生活的磨砺,大约也是明白家里的情况吧,竟然会跟她爸有个这样的约定。

田大花心说,想想她妈那些做法,薛新桃这是不是就叫逼出来的先见之明?

☆☆☆☆☆☆☆☆

平安新兵三个月,也允许给家里写信,他三个月给田大花来了两封信。信上说,也不用急着给他回信,班长说了,为了不影响新兵训练,避免干扰,他们可以给家里写信,汇报一下自己的军旅生活和训练情况,但是家人的来信,连里会先替他们保管一阵子,等新兵军训结束后再给他们。

所以田大花也就没急着给平安回信。

等到三个月新兵军训结束不久,田大花又收到了儿子第三封信。这时候薛新桃已经回来了,田大花有一次就随口问薛新桃,说平安给你写信了没?

“没有。”薛新桃低头,摇头。

田大花想了想,一拍手笑道:“我知道了,他参军走的时候你还在知青点插队,他不知道你已经回城了,要写信肯定也是往知青点寄,你当然收不到啦。”

于是田大花回信的时候,就顺便告诉儿子,说桃子我把她弄回来了,就安排在我那个被服厂呢。

平安给家里写信是寄到大院,等她下一次收到儿子来信的时候,去上班时就问厂门口传达室的师傅,说有没有薛新桃的信啊?

“有有有,义务兵免费信件。”师傅拿出一封信说,“田主任,给你带去?”

“不用了。”田大花笑笑说,“等小姑娘过来,你交给她自己吧。”

平安的部队属于铁道兵,他新兵军训结束后去了汽车连,兴致勃勃来信说他要学开汽车了,连里给他配了个老兵当师傅。

平安当兵的第二年,远在南海之滨的石头兴冲冲打来电话向爸妈报喜,谭珍给他们生了个大胖孙子。

田大花在电话里叮嘱半天,三娃太小,家里还有爷爷姜守良要照顾,她没法那么远去给谭珍坐月子,担心发愁呢,好在亲家母早早跑去了,要帮女儿坐月子带孩子。

田大花于是交代石头,说你一定要好好孝敬你岳母。

放下电话,她跟姜茂松说,咱们有孙子了。人这一辈子,眼看着一晃就过来了。

“你说我们这辈子,儿子侄子五个,就连福妞也是两个儿子,可真是掉进儿子窝里去了,就没生出一个女娃来,下一辈,也不知能不能生个孙女。”

“那肯定能。”姜茂松说,“咱们家多好啊,女娃儿来了就是千娇万宠的宝贝,一准能生出孙女的。”

新成员可是家庭这一辈的大孙子,长孙,谭珍给起的小名儿,爸爸是海军,就叫海海。

姜茂松和田大花躺在床上,开了好几个晚上的卧谈会,最终按照家族字辈,给大孙子起了大名叫姜书玮。

也是在这一年,十六岁的明东下乡插队,姚青竹打电话跟田大花聊了一晚上,十分不放心。

田大花就拿平安开导她,说你看看平安,插队几年,虽然吃了不少苦,黑成了一块碳,可孩子也长大懂事了,性子也成熟多了。

平安当兵的第三年,姜守良病重。

田大花和姜茂松便忙于服侍老人养病,福妞也每天过来,不久后,姚青竹也赶了回来,跟田大花一起服侍。

那段时间,儿孙晚辈们都很担心,田大花和姚青竹妯娌两个,更是每天守在跟前照顾。老人断断续续养了大半年,眼看着不太好,赶紧拍电报叫茂林回来,叫石头和平安都回来。

所有人都赶紧请假回来,从天南海北往回赶。茂林带着明东明南来了,石头和谭珍一起回来的,还带着八个月大的宝宝,终于让姜守良临终前,亲眼看到了心心念念的曾孙。

老人家终于还是走了,享年七十四岁。

儿孙们把老人送回姜家村,安葬在姜家祖坟,和他早已经过世几十年的妻子并骨合葬。

没能给老人守完头七,石头和平安就该返回部队了。茂林则请的是探亲假,决定在家给老人家守孝到五七。

平安返回部队的头天晚上,田大花把他叫过来问他,说你跟桃子,你自己心里到底怎么个想法?

“妈妈,这个事情……”平安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我知道您想问什么,这个事情,不着急,爷爷刚过世呢。”

田大花一听这话,明白了,就笑了。

水到渠成的事情,毫无悬念,毫无波折的感情历程,懵懂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就悄悄开窍了。这俩孩子,终究是一对儿。

“可你俩都够结婚年龄了,你不急,人家桃子是个姑娘,不正经订婚,她作为女方,对她不太好。”

“妈妈我知道。可是你看,我马上就得回部队了。”平安说,“妈妈,这个事情,我跟桃子我们俩心里都有数,反正我们两个年纪也不算大,您再等我顶多一两年。”

田大花以为,这孩子是说一两年后正经回来订婚,结果她还真没想到,一直最让她省心的平安,也有熊的时候。

这熊孩子在一年后的初冬,忽然扛着行李,穿着一身摘去了领章帽徽的军装出现在爸妈面前,笑嘻嘻地说:“爸,妈妈,我退伍了。”

平安是汽车兵,因为部队性质,要培养要学技术,所以服役至少都在四年以上,这熊孩子正好当了四年兵,已经是班长了,部队评价非常好,入了党,正准备提干,熊孩子自己申请退伍了。

姜茂松气得黑了脸,田大花忍不住真想揍他一顿。

“爸,妈,你们别生气呀。”熊孩子怕爸妈气着,忙解释道:“其实在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就决定服役期满退伍了。我知道说出来,你们肯定不同意,也没敢跟你们说,干脆就自作主张了。”

“知道我们不同意你还敢?”姜茂松呵斥。

“可是……”平安有些委屈地说,“可是爸爸妈妈你们看,我们家里,二叔在部队,大哥在部队,我也在部队,离你们都几千里远,那么远。家里只有个小臭蛋,他年纪又小,还得你们照顾,哪天能长大呀,等他长大了,还不知会去哪儿工作生活呢。爷爷老了病了,有你们在跟前一直照顾,可你们年纪也一天一天大了,等你们要是老了,我们离得那么远,都在部队,责任在身,也不能随便回来,你们跟前,就没人照顾了。”

“爷爷生病那段时间,我在部队整天都很担心,心里油煎火燎的,很着急却回不来。我那时就想,要是你们哪天年纪大了,病了,谁来照顾你们,我们没人在跟前,心里该是什么滋味儿。我插过队了,当过兵了,也没什么遗憾的。爸爸妈妈养了我们三个儿子,总得留一个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