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悍妇1949 》麻辣香橙

9. 别扭

女子泫然欲泣,老奶奶却还在慈祥地跟她慢慢絮叨着。

“年轻真好啊,我听说,年轻人现在都婚姻自由了,不要爹妈管了。自由好啊,我不能反对,我孙子现在要自由,要换个媳妇,等往后啊,哪天他又喜欢别的人了,那就再换一个,我不反对,我都支持的,都给他自由。只要我孙子喜欢,他想换几个我都不反对,横竖这世上啊,总会有那些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喜欢我孙子这样有家室的男人,要想给我重孙当后娘。”

女子捂着脸哭着跑了。

奶奶爬起来坐在床上,老半天摇头叹气:“作孽呦。”

总归是陌生人,不相干的,这要是她家的孙女,她怎么也得好生管教管教。

这天晚上,姜茂松很晚才回来,夜已经深了。

这段时间剿匪,他身上混杂着山林和火药的气息,进门前仔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正了下军帽,推门进去。

屋里亮着灯,老奶奶已经睡了,还打着小呼噜,床边的桌子上摆着吃剩的晚饭,看样子老奶奶给他留了一半饭菜。

姜茂松轻手轻脚关了灯,悄悄退了出去,又去办公室椅子上睡了半夜。

第二天一清早,他揉着酸痛的脖子,收拾整理了一下自己,武装带也扎得整整齐齐,出完操就回去找奶奶。

“奶奶,好容易你来城里一趟,咱今天早晨不在食堂吃了,我带你出去吃个早餐,小笼包行不行?吃完饭我就陪你回家,你看行不?”姜茂松语气刻意放的轻快。

“我给你添麻烦了?”

“哪能啊,奶奶。”姜茂松硬着头皮扯出笑脸,“不麻烦。”

“那我不回去。我再住几天。”

“奶奶,您回去吧,我求求您了,你这样,我根本没法工作,影响太不好了,连上级首长都专门打电话批评我了,让我把家务事处理好。”

老奶奶在这部队营房住了两天两宿,每天里纺线散步吃饭,该干啥干啥,整个大院里都在议论纷纷,偏偏老人家说不得动不得,影响不好,还耽误事儿,姜茂松这会子都没法出去见人了。

姜茂松满心无奈地央求道:“奶奶,您赶紧回去吧,我跟您一起回家去,行吗?您看您不想家,我都想儿子了。”

“回家?”奶奶说,“你还有家呀?”

“奶奶,我……是我不好,我什么都听您的,咱回家吧,啊。”

“都听我的,回家?”奶奶终于抬起头,正眼看着他,“茂松,你自己说的?”

姜茂松在老人的注视下低下了头,顿了顿,带着某种决断,轻声说道:“奶奶,我跟您回家,我跟您保证,往后再不会有别的心思了。”

“你回去跟你媳妇保证去。”奶奶说,“你跟我个老太婆保证啥呀。”

☆☆☆☆☆☆☆☆

相对于姜根保离婚弄出的轩然大波,姜茂松这边在村里没出现半点风浪,压根就没人知道。

祖孙俩当真是在城里吃了早饭,小笼包,酱菜,喷香的米粥和油条,奶奶说这么多哪吃得完啊,姜茂松就说,油条故意买的多,给福妞和小石头带着。

然后在街上逛了一圈,老奶奶.头一回进城,到处都稀罕,两人还在街上买了一斤麻花,两斤烧饼,在奶奶的授意下,姜茂松又给田大花买了块花布,还找来了一辆汽车,到了山口,山路上汽车就没法开了,又搭了进山的毛驴车,一路颠簸,赶在日头偏西,祖孙俩回到了姜家村的家中。

田大花正盘算着,要是老奶奶今天还不回来,她明天就得进城去接奶奶了。老奶奶这把年纪,要是管了不顶用,也别让她折腾了,赶紧接回来吧。

这男人要是连家中老奶奶都撇到一边,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了。

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姜守良和茂林下午下田干活,福妞和小石头去村后山脚下放驴,田大花就在自家院子里种菜,这时节正该种秋菜。

她种完一畦小白菜,吴翠芬跑来找她哭诉。

“大花,你说我可怎么办呀。”

田大花心说我知道你怎么办呀,我自己还恼着呢。她想了想,认真建议道:“要么你忍了,你自己好好活,要么你就豁出去跟他闹,光脚不怕穿鞋的。别人都是站着说话,你总得自己拿个主意。”

“我怎么跟他闹呀,我拿什么跟他闹啊。”吴翠芬恨恨地骂了几遍姜根保没良心、负心汉,又呜呜哭了起来。

田大花想想也是,吴翠芬拿什么闹呀,她三十几岁的乡下女人,长这么大都没出过这片山,公婆平日里强势,她就算有些性子也都磨光了……于是田大花又给了个良心建议:

“你回去,撺掇你两个孩子去闹,他爷爷奶奶就算不顾你,总该是心疼孙子孙女的,再说俩孩子也该为自己争取一下,不然将来最吃亏的,就是这两个孩子了。”

“丫头胆子小,铁蛋才十二岁呢,这几天也跟他爹生气……我公公婆婆未必真心管,也管不了。”

田大花也没了主意,她毕竟不是吴翠芬。

“大花,能不能……”吴翠芬期期艾艾地说,“能不能……能不能叫你家茂松兄弟帮着劝劝?我都听说了,茂松兄弟是铁蛋他爹的上级,能管着他。我寻思,上级说话,他总该是听的。”

“翠芬嫂子,这事情,是家事,私事儿,他不是部队的事情。”田大花很想说,姜茂松自己屁股都坐歪了,姜根保看起来早就知情的,让姜茂松劝?指不定那两人互相商量怎么对付原配呢。

再说了,她现在跟姜茂松的情形,怎么让姜茂松帮着劝啊。

“大花,你比我好命,你看茂松兄弟就没当那负心汉。”吴翠芬说,“我寻思,茂松兄弟说话,他总还是能听进去的,就算是家事,有时间你能不能也让茂松兄弟帮我劝劝,我实在也没别的指望了。”

“嫂子,真要是有机会,我一定试试。”田大花顿了顿,“就是吧,他自从上次走,就没回来过,我都见不着,你可别指望他劝。我琢磨着,你先得自己拿个主意。”

田大花安抚了吴翠芬一会儿,吴翠芬才愁眉苦脸地走了。田大花一转身,就看见刚刚说的人回来了,姜茂松一手扶着奶奶,一手拎着些东西,祖孙俩慢慢腾腾往家门口走来。

“奶奶,您回来了?”

田大花放下手里的铁锹,迎上去扶了奶奶一把。她有时真庆幸自己生下来的时候缠足已经废除了,山里人也不是太讲究。看看奶奶那一双三寸小脚,走路都费劲儿。

“回来了。”奶奶拍拍田大花的手,挺高兴的样子,“进了一趟城,坐了一回汽车,还吃了城里的小馆子,我大孙子孝顺,我这乡下老太婆也算长见识了。”

田大花瞥了一眼姜茂松,见他脸色平常,小心地扶着奶奶,田大花移开目光,扶着奶奶进了屋。

“大花,就你一个人在家呢?”奶奶随口问道。

田大花就回答说,公公和茂林下田,两个孩子去村后放驴去了。

姜茂松放下手里一堆东西,说:“奶奶你先歇歇,我去村后找找福妞和小石头,给他们带了吃的。”

“不用找,你过来。”奶奶进屋后就坐在床上,把田大花也叫到身边,“大花,你也过来。”

“茂松,咱现在回到家了,你一个大男人说过的话,你呀,当着你媳妇的面,当着咱姜家的老祖宗们——”奶奶指了指靠北墙的桌子,上头一张观音像,下边摆着几个牌位,其中就有姜茂松爷爷和母亲的牌位。

“你,自己下个保证。”

姜茂松看了看旁边的田大花,又看看奶奶,走到牌位前,低头沉默一下,便端端正正跪了下去。他跪在地上,低着头说:

“我保证,我以后,再不会有别的心思了,老老实实守着老婆孩子过日子。”

“就是这个话。你们两个,有些事情,一张纸揭过去,过去了,就谁也不许再提,尤其不许在孩子跟前提,大花呀,你大人大量,你给他在儿女跟前留点儿脸面。”奶奶脱掉鞋子,一边往床上躺,一边挥挥手。

“你现在把你媳妇带回屋去,关上门呆三天,哪儿都不许去,三天后你该干啥干啥,都安生过日子。”

“奶奶,我……”姜茂松脸色为难,“我这几天真的有要紧事情,您不知道,上级调我负责西山剿匪,哪能耽误的起。要不这样,您等我忙完这几天,我一准回家好好住一阵子,您撵我我都不走,我保证。”

“我不管你忙啥,家都不要了,你还能干好别的啥事?我一把老骨头是管不了你了,我还就不信了,就算剿匪要紧,离了你一个人就剿不动了。”奶奶的口气根本不容商量。

姜茂松为难地看了田大花一眼,无奈。

☆☆☆☆☆☆☆☆

姜茂松当真拉着田大花回屋了。

田大花被他拉回去的时候,正在出神,她琢磨着,老奶奶这是多高明啊,这么管用。

结果一时不留神,就被姜茂松拉着回了屋。等她回过神来,脸色便有些恼,用力甩开了姜茂松的手,自己走到床边坐下,随手把簸箩拿过来做针线。

姜茂松站在屋里,也有些窘,屋里气氛尴尬别扭。见田大花低头只管做针线,姜茂松自己调整了一下情绪,慢慢地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两手扶着膝盖,开始没话找话说。

“那个……这鞋,是做给我的吗?”

“茂林的。”

屋里又静了下来,显得格外沉闷。

姜茂松沉默了一会儿,摸摸鼻子:“那个……你怎么就跟奶奶说了,你可不知道,奶奶这眼药给我上的……”

“我没给你上眼药。”田大花头也不抬地回答,“我只是跟奶奶说,你给她找了个城里的孙媳妇,我打算给人家挪地方呢,跟奶奶告个别罢了。”

这还不叫上眼药啊,姜茂松看着田大花,心说她为这个家吃苦受累,自己终究是亏欠她。眼前这情势,便是容不得他有离婚的念头。

既然他自己做出了决断,那就把心里对小林的那点心思断了吧,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生儿育女,养老养小,人生几十年,睁眼闭眼一辈子,安安分分做一对柴米夫妻。

只是眼前这个要和他过一辈子的女子,一如记忆中娇小瘦弱,看起来却让他想到了某个小动物。

刺猬。

“大花,其实我……就算奶奶没去找我,我这段时间也一直心里游移。我一个大男人,总归是不能任性自私,奶奶……或许就是早一点帮我做了决断吧。”

姜茂松想说,就算奶奶不去逼他,他或许还要纠结游移一段时间,可田大花这样强势不松口,加上他自己的亏欠,他大概终究还是会选择回归这个家吧。

七年前他侥幸逃出去,战乱四起,遍地狼烟,他也不知道家中如何,家人是否平安。甚至一度想过,兴许他这样一去不回,生死不明,田大花会不会已经改嫁了。

后来他重伤,入院,捡回一条命,病床上认识了小林……等他再回来,她独力撑起一个家,而他游移着,犹豫着,没有两全的选择。

总归是他对不住她。

两人儿子都生了,却一别七年,此刻总有些别扭和陌生。看着眼前刺猬一样的田大花,姜茂松却依稀记起两人短暂的新婚生活,他好像曾经跟她玩笑,说她这样娇小瘦弱,他一只手就能抱起来,并且他还真的去尝试了。

姜茂松看着她,把心一横,他一个大男人,他自己说的话,他自己做的决断,既然要安生过日子,两人还要共同生活下去,总不能就这么别扭下去,总得他先道歉,示个好,先打破这坚冰。

于是,姜茂松轻叹一声,伸出手去。

“大花,我……”

原本,他也只是想去拥住她的肩,安抚她一下。谁知刚碰到她,田大花手一伸一拧,下一秒,就把这个人高马大的精壮男人轻而易举地摁倒在床上,一手制住他,另一只手还拿着正在缝的鞋面。

“你干什么!”她低声呵斥,“我说不离婚,可没说要跟你和好做夫妻,更没说跟你做那些夫妻的事情,你不别扭,我还膈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