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悍妇1949 》麻辣香橙

141.番外5

一秒记住【爱♂尚★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一个多小时后, 惠妈妈打电话来, 说她已经从家里出来了, 让惠珍珍去路口汇合。

既然过不下去, 逼于无奈的惠妈妈决定带着女儿先搬出去。

“那我送你。”

姜书玥和惠珍珍便下了楼, 先去见了爷爷奶奶,说一声惠珍珍要走了。

田大花便关切地问了一句:“小姑娘这是要去哪儿?”

“奶奶, 我去找我妈妈。我妈妈要带我搬出去。”惠珍珍说, “姜爷爷姜奶奶, 谢谢你们收留我。”

“这话说的, 明明是你来跟宝宝玩了一天, 都是小伙伴。”姜茂松说, “小姑娘,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回去处理好家事,有空再来跟宝宝玩。”

“谢谢爷爷,我知道了。”

姜书玥带着惠珍珍出去,怕惠妈妈等着急,姜书玥就骑上脚踏车,带着惠珍珍出去,一边走,一边嘱咐她, 如果有需要, 能帮上的可以跟她说。

“走一步算一步吧。书玥, 如果我妈妈真要上法庭起诉离婚, 我可能还真得请你帮忙,给我介绍个好律师。你也知道,我妈妈这么多年就是个事业单位的小科员,我们真的没什么能力,认识的人也少。”

姜书玥答应着,两个女孩骑着自行车,从大院里出来,顺着林荫路往大路走,几分钟后便到了惠珍珍家小区的路口。

惠妈妈果然等在路口,一手拖着个很大的行李箱,一手拎着包,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也跟在旁边,两人正在争吵。

“那是我爸爸。”惠珍珍看着远处的父母,脸色顿时就变了。

姜书玥看了一眼,心说这男人看起来人模狗样的,高级工程师,文化学历也不低,看不出竟然是这么个垃圾货色。

“妈。”惠珍珍叫了一声,走过去接过行李箱,说:“妈,别吵了,没用的,我们走吧。”

“去哪儿?你这个不孝女,居然撺掇你妈离家出走,撺掇亲生父母离婚,有你这样做女儿的吗,我白疼你这么多年了。”

“爸,你说这话自己羞不羞?”惠珍珍气得反驳道,“你跟你侄子才是骨肉至亲,他是你们惠家的独根苗,这么多年我才看清楚,我和妈妈都是外人,你放心,等妈妈跟你离了婚,我就改跟妈妈姓,不会再跟你姓的。”

“对,该离婚离婚,你跟你父母兄弟侄子一家亲去吧,别那么无耻,自己当婊.子自己立牌坊,说的冠冕堂皇,你不就是怕我跟你离婚分财产吗?”

一见面,就吵上了。

姜书玥跟惠珍珍站在一起,姜书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看着这情景,心里真是同情惠珍珍。

她侧头看看惠珍珍,见她已经气得哭了,只好伸手握着她的手,无声安慰她。

惠珍珍的爸爸涨红了脸说:“不就是一点财产吗,家都不顾了,你就这么爱钱?珍珍她一个女孩子,将来嫁了人自然有婆家买房子,去婆家生活,她又不需要房子,她要这么多财产干吗?我弟弟家里也是有困难,我侄子作为男孩子,将来没有房子怎么生活?怎么结婚成家?都是一家人,你就这么在乎钱,你能不能别为了钱斤斤计较?”

“行了惠宗福,能不能别那么虚伪,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你侄子是男孩,因为珍珍是女孩,你就指望侄子给你养老送终吧,婚我离定了,在你们家多呆一天我都恶心。你不在乎钱你就赶紧离,你妈说不定还指望你娶个女人生儿子呢,可惜……”惠妈妈冷笑着,一字一句说:“你生不生的出来,你自己知道。”

“你……泼妇。”惠珍珍的爸爸大概被戳到了痛脚,面皮都涨得发紫。

“对,我忍了你们家这么多年,就决定当泼妇了。再这么无耻,别怪我闹到你单位,戳穿你这个伪君子,叫你身败名裂。”

惠妈妈恨恨地威胁了一句,转身叫惠珍珍:“珍珍,我们走,你从今以后就当你亲爸死了。”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从小区跑出来,一看见几个人竟然开口就骂道:“大哥,你怎么还跟她在这人啰嗦?这也就是给你,要是换了我,这么不贤惠的女人,我一顿打死她,女人你不打她就不老实。”

那男人骂骂咧咧的,高额头黑黄脸,一副说不出的猥琐长相,他跑过来拉了惠珍珍爸爸一把,嘴里骂道:“离婚就离婚,这样没用的女人,生不出儿子还顶撞公婆,你要她有个屁用?”

“惠宗海,”惠妈妈气得发抖,叫着对方的名字破口大骂:“你滚远一点,你算什么东西?”

姜书玥站在一旁,真是觉得十分尴尬,她拉了拉惠珍珍,小声说:“珍珍,我要回去了,我看你也赶紧陪你妈妈走吧,这么吵下去一点用没有,什么事情去找律师说吧。”

惠珍珍点点头,眼睛都气红了。

“爸,我妈要跟你离婚,我看你活该。离了婚我也不要你一分钱财产,你想给谁给谁,但是你记住,我以后也没有养你的义务,你让堂弟养你,他才是你最亲的人。”

“你……不孝女,亲爸都不想养,我没你这样的女儿!”

“这话是你说的!”惠珍珍立刻接口道,“我也没你这样的父亲,我们断绝关系!”

“对不起书玥,让你看见这么丢脸的事。”惠珍珍说,“你赶紧回去吧,我这就带我妈离开。”

两个女孩子站在那儿等着打车,他们居住的小区清静幽雅,但相对的位置稍偏,一见面光顾着吵架,这么半天也没来一辆出租车。

姜书玥把手机递给惠珍珍,说:“你还是叫个车吧。”

惠珍珍的叔叔拉着她爸要走,她爸却不肯走,气呼呼指着惠珍珍骂不孝女之类的话,惠珍珍索性当没听见。

“你这小姑娘,就是你帮她逃家的?”惠珍珍的爸爸忽然指着姜书玥说:“你知不知道她有多过分,我还没死呢,她就惦记着我的财产,养她这么大不孝顺,你还要帮她逃家。”

“爸,我劝你赶紧闭上你的嘴。”惠珍珍一扭头,冲着她爸说,“你知道我同学姓什么?你这样的也就窝里横能行,该知道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你再说一句,看看有没有人来扇你的臭嘴。”

她爸愣了一下,大概想到了,果然没敢再说下去。

她二叔却不知死活地骂道:“小丫头片子,你吓唬谁呢?”

“别说了。”惠珍珍的爸爸拉着弟弟一起走了。

可是刚走出不远,惠珍珍的二叔突然脚一歪,平地摔了个狗啃泥,好巧不巧脑袋撞在路边的路牙石上,嘴巴和脸上都撞破了皮,一嘴血,爬起来坐在地上直叫唤。

惠珍珍发誓,她绝对看到姜书玥手上的小动作了。她动作很轻快,像是不经意地一抬手,是什么东西惠珍珍却根本没看清。

看着她爸把她叔叔拉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小区,惠珍珍心里真是遗憾,怎么就没摔死呢。她要有这技能,一定让这两个极品直接摔死!

她看着姜书玥,见她若无其事的样子,聪明地闭上嘴没再多问。

☆☆☆☆☆☆☆☆

出租车来了以后,惠珍珍母女上车离开。惠珍珍临走时说:“书玥,谢谢你了,还得麻烦你,你帮我介绍个律师吧。”

“行啊。”姜书玥说,“我回去跟二伯娘说,很快就给你介绍。”

“我永远不会原谅他的!”惠珍珍像是对她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姜书玥此刻太能理解她的心情了,别说她这当事人,她作为旁观者都看得生气,很想揍人的感觉。

她点点头,安慰道:“我爷爷说了,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会好起来的。”

出租车掉头离开,姜书玥骑上脚踏车,顺着来时的路,慢悠悠骑车回大院去。脚踏车一拐,便看见侄子姜向楷站在路边等她。

她骑过去,停下车来笑嘻嘻地问:“向楷,你跑来干吗?”

“太爷爷太奶奶见你有一会儿没回去,叫我来看看。”姜向楷问,“怎么样?没事吧?”

“有事,把我气着了。”姜书玥摇着头说,“这家人太恶心了,我可真开了眼界。”

“能把我们家小姑姑气着,这人也够厉害啦。”姜向楷笑着问:“别生气了,我去帮你出出气?”

“不用。”姜书玥摇头,发狠:“我要帮她们找个律师,找个最最难缠的。”

一大家子人都把她当娇娇女,恐怕也只有爷爷奶奶最清楚,姜家的小公主外表软萌,实际可没那么好欺负,田大花飞石打野鸡的技能,奶奶从小教她,大概也只有她学了几成。

当然,她学不来奶奶的那一身神力,杀伤力可能就弱一些,但保护她自己是足够了。

惠珍珍母女从家里搬出来后,先在宾馆住了几天之后租到了合适的房子,安顿下来,惠妈妈便正式向法庭提起离婚诉讼。同时,姜书玥帮她们介绍了经验老道的离婚律师。

惠珍珍的爸爸一开始同意离婚,等到律师把大部分财产都争取到之后,他又突然反悔,不肯离婚了。

根据他们家的财产状况,律师怕惠珍珍的爸爸转移财产,马上就申请了离婚财产保全。

惠珍珍的妈妈作为一名中年的家庭女性,事业上没什么成绩,长期给家庭付出了很多,除了房子,其他存款和投资几乎都掌握在惠珍珍的爸爸手里。

申请财产保全后,家庭财产全部被法院冻结,房子,车子,投资,银行账户等都全部被查封,所有财产都不能转移和变卖。

这下子惠珍珍的爸爸怂了,先是腆着脸来找惠妈妈复合,被骂走后,就在法庭上痛哭流涕,表示夫妻还有感情,拒绝离婚。

离婚大战拖了一段时间,可能是看着再也没别的把戏能搞了,惠珍珍的父亲最终同意离婚。

惠妈妈则提出,她主动在财产方面做出一些让步,但前提条件是双方签订协议,保证惠珍珍权责一致。

简单说,惠珍珍自动放弃她父亲的财产继承,他父亲则需要做出承诺,惠珍珍将来对她父亲也不承担赡养义务。

惠珍珍的爸爸听了后,对惠珍珍母女叫道:“可笑,我咨询过了,这个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财产继承权和赡养义务没有任何必然关系。我抚养她长大,她将来就有赡养我的义务,不养我就是她犯法。”

“签不签都无所谓,既然你嫌我不是儿子,决定把财产留给你侄子,为什么不是让你侄子养你?责权一致,你为什么不指望你侄子赡养?你们不是说丫头片子是外人,你侄子才是你们惠家的根吗?”惠珍珍咬牙切齿地发狠道,“我可以履行赡养义务,你可以试试,等你将来老了,我这个外人会怎么好好照顾你!”

这姑娘,被这场离婚大战弄得浑身戾气。

好在律师足够刁钻精明,帮她们争取了最大的权益。最终法院判决离婚,惠妈妈得到了大部分财产,除了存款和投资的钱,房子和车都给了惠珍珍的爸爸,折合现金补偿给惠妈妈该得的部分。

搞笑的是,惠珍珍的爸爸拿着这些财产,却不敢轻易交给他的侄子了,因为他已经没有了保障,怕自己将来老无所养。指望侄子养老?如果女儿狠了心不管他,将来他还能指望谁?

所以惠珍珍的爸爸就想把财产掌握在自己手里,等到自己老了死了,侄子肯赡养他,他可以当做遗产都留给侄子。

可是他侄子等不得啊,还想马上拿到房子和财产结婚呢。

他不肯把财产和房子给侄子,惠珍珍的爷爷奶奶和叔叔就整天围着他闹腾,嫌他不顾骨肉亲情,又骂他不相信侄子,说侄子将来肯定会养他。就连拿不到财产的侄子,也慢慢失去了耐心,开始不耐烦了,发展到恶言相向。

于是火终于烧到惠珍珍的爸爸头上,整天闹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悔不当初的时候,才想起当初安稳幸福的日子,体贴的妻子和女儿。

后来他跑去求惠妈妈复合,可是惠妈妈带着惠珍珍搬了新家,她用分到的财产买了一个小一些的房子,带着惠珍珍搬了进去。

姜书玥再一次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月后了,她和惠珍珍放学一起从学校里出来,惠珍珍忽然停住脚,拉住了她。

“我爸。”惠珍珍指着门外。

姜书玥一看,这人憔悴邋遢了许多,手里端着一杯奶茶,还提着个塑料袋,远远看着惠珍珍,一脸讨好地冲她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