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悍妇1949 》麻辣香橙

121.机遇

一秒记住【爱♂尚★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明东很快从插队的西部农村赶来, 加入了这个特有的“三人学习小组”。

他跟平安一样, 基础还可以, 也在乡下老家住了有不到一年时间, 初中的课程基本没丢下, 高中的课程学了一部分。

三个人当中,平安的基础最好, 并且他插队的几年因为没有消遣, 福妞就经常给他寄书, 读了大量有用的书。

后来到了部队, 部队也会组织文化学习, 他当时基础打得好, 后来也没怎么丢下。尤其文科科目,语文,历史,地理,可以说比高中恢复后那些整天闹革命的应届毕业生还要扎实些,稍加复习就好,数学基础也不错。

福妞就重点给平安复习政治和外语。

基础最弱的大概就是桃子,她的家庭和所处环境,根本没有其他学习机会,从初中一年级的文化底子, 在短短一个月内去学高中课程, 她自己其实根本没有信心, 不是丧气, 人贵有自知之明。

桃子之所以决定参加高考,一来是让自己去奋斗一下,不留遗憾,再一个重要原因,她自己心里所想的,主要是陪平安一起复习迎考,她也参加了,平安就能更加安心,不用考虑其他的,可以平心静气地复习迎考了。

三人学习小组师资力量雄厚,首都名校毕业的福妞,大学老师,亲自督促教学。

短短一个月时间,三个年轻人都很用功,拼了。

一家人的生活重心全都放在三个“考生”身上,调皮捣蛋的三狗子这段时间都不在家里闹腾,怕打扰了哥哥们学习。就连石头也一再叮咛嘱咐,还专门寄了蜂蜜和干海货之类的营养品来,说给平安他们补补身体。

一个月后,寒冬中的一次特殊的高考,三个年轻人走进考场。

考生们私下差不多都知道,这次高考,人数多到你不敢想象,570万,录取比例恐怕要达到30:1,专科本科加起来,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四点几,非常激烈的竞争。

考场就在他们曾经就读的中学,三个年轻人决定步行去,走走路散散步也能轻松一下,福妞和安亮都考上大学的,最有经验,所以决定他们俩去送考。

田大花没去陪考,她送他们出了院门,看着几个孩子神色并不紧张,就笑笑说:“赶紧去吧,等你们回来给你们包肉饺子。”

三人如常参加了考试,福妞每天陪考,等考完了最后一场,福妞就轻松地长舒了一口气说:“大嫂,你等着吧,我感觉平安肯定考得不错。”

“有信心?”

“他自己没说,问他怎么样,就说差不多都会。”福妞笑着说,“是我对他有信心。毕竟这些年学校里的情况,大家基础都差,平安却是个能够安心学习的孩子,爱读书。平安考上是完全没问题,就是考到什么学校的差别了。”

考完了试,紧接着就报志愿,是在还不知道分数的情况下报志愿,根据自己的估计,选报三个志愿学校。

像福妞以前参加高考,就会有人估计不足,志愿报得太高,结果分数过线了却没能被录取的情况,所以才有“高考落榜”的说法。

所以为了稳妥起见,尽管平安自己感觉考得还不错,却没敢报得太高,第一志愿给自己报了一所国内名校,第二第三志愿都是报的本省学校。

而明东一直想学医,最终选择了医科,他报的三个志愿都是医科类的。薛新桃考试结束后自己心里没底,福妞给她当的家,给她报了两所省内高校,又报了自己所在的师范学院。

按照77年高考的规定,这次高考开始并没有公布分数,等了一两个月,78年1月,平安和明东都收到了政审和体检的通知。

也就是说,平安和明东都考了足够的分数,而桃子分数不够,没考上。

其他人都很惋惜,桃子自己却也没多大意外,平静地接受了。

“没事儿,竞争太大了,桃子你别难过,说不定明年还有机会,没机会也无所谓,你现在工作就挺好。”平安私下里悄悄安慰桃子。

桃子却说:“我没难过啊,你不用安慰我,我这个文化基础,自己真的不意外。你考上了,我就觉得咱们这一回成功了。”

“对,咱们成功了。”平安说。

姜茂松很激动,对外不公布分数,他就找人打听了分数,不打听不要紧,一打听,他们家平安的分数居然在全省前列,本市榜眼,第二名。

一家人激动高兴得不行,紧跟着又开始懊悔,说志愿报的有些低了。

这个分数,完全可以报最高学府了。

“哎,都怪我。”福妞懊恼不已地在屋里来回走,一边走一边连声埋怨:“他报志愿的时候,我也考虑求稳,第一志愿也算是国内数得着的名校了,我当时还好好衡量了半天,怕报得高了。哎,我还是对平安信心不够足。我哪想到这小子考这么好啊。”

“小姑姑,你说什么呢。”平安地笑皆非地看着小姑姑懊恼跺脚的样子,笑着说:“明明是我自己报的志愿,我也是想求稳,怕落了榜,我按照自己的理想学校去报了,你怎么非得往你自己身上推呢。”

“我们估计得不准啊。”福妞说,“我应该拦着你的,我要是再多点信心,就拦着不让你报那个了,我要是坚持一下,你说不定就再报高一些了,再高就那么几所学校了,哪一个都很好啊。”

没办法,疼侄子的小姑姑,只想给侄子最好的。

“这就已经很好了。”田大花说,“我们家平安,路终于顺了。”

一家人过了个欢天喜地的春节,茂林和姚青竹带着明南,专门赶回来过节,庆祝两个孩子高考成功,简直比当初福妞和石头考上还高兴。

毕竟福妞和石头是顺理成章地考试,而平安和明东更加不容易。平安都当了快一年的卡车司机了,谁也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人生机会呀。

然而平安的人生路一旦开始顺了,就变得格外顺利,幸运眷顾,平安的人生道路在这儿拐了一个漂亮的弧线。

春节过后,还没出正月,平安和明东先后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明东顺利考上了他第一志愿的医科大。

而平安接到通知书一看,简直太意外了,不是第一志愿,比他第一志愿可理想太多了,就是他开始没敢报的最高学府。

“妈,你说这也太神奇了。”平安高兴地拿给田大花看,又拿去给福妞看。

福妞和姜茂松略微一琢磨,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两个这阵子对政策更关注。

原来这次高考有个特殊的规定:优先保证重点院校,这成了平安的一个特殊机遇。

虽然第一志愿没报考,他因为分数高,却最终还是被最高学府优先录取。

录取院校比第一志愿还理想,这大概也是77高考考生特有的机遇了吧,让平安给赶上了。

然后平安拿上通知书,去找薛新桃,跟她分享好消息。

这一年倒春寒,正月里的一场大雪,让整个城市银装素裹,他们是订了婚的未婚夫妻,平安踏着积雪,大大方方去了薛家找她,带她出去。

平安拉着薛新桃,沿着一处人少的僻静小路慢悠悠走着,雪地上两行脚印。

他看着自家未过门的小媳妇,薛新桃围着一条鲜红的围巾,雪地里衬得她格外好看。

“桃子,你看。”他笑嘻嘻对薛新桃说,“你说我有多幸运,找了个自己喜欢的小媳妇,又考了个自己都不敢报的大学,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好事儿全让我占了。”

桃子哪能不明白他的用意。

这阵子,早有人在她跟前善意或者恶意的嘀咕,说平安考上了大学,她一个普通的工厂女工,本来薛家的门第就低了许多。人往高处走,现在她配得上吗?两人这桩婚约,难说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就连她妈私底下也悄悄跟她说:“桃子,你跟姜明致,身份地位真的配不上,要是姜家提出退婚,我们也没法子,也怪不得人家,你自己安心认命吧。”

薛新桃却有她自己的想法。

她跟平安,身份地位本来就配不上,从来就没配上过。

即便平安考大学之前,从外人眼里来说,姜家的门第和平安的条件也高出许多。

平安参军后,她还在大西北插队,平安和姜家如果讲究“般配”,也就没必要想方设法让她回城了。

以前门不当户不对,两人却相爱了,订婚了,以后照样门不当户不对,怎么就那么多人断言姜家会退婚?

这些人,大约太低估姜家父母和平安本人了。

其实说白了,姜家要是讲究“条件”,军政委的儿子,文武双全一表人才,首都最高学府的大学生……这么衡量一下,放眼这整个城市,大约也很难找到跟平安“相配”的吧?

薛新桃所了解的姜明致,从来就不是这样的。

至于以后……想那么多做什么,这世界没有永远不变的事情,而她眼下,只为他高兴,只想看着他高高兴兴地读完四年大学。

“桃子,想什么呢?”见桃子踩着雪沉思没说话,平安就悄悄挠挠她的手。

“我在想……你去上大学,肯定有许多漂亮能干的女同学。”薛新桃抿着嘴笑。

“女同学肯定会有吧。”平安说,“漂不漂亮我可不敢瞎琢磨。”

“为什么?”薛新桃听得好奇。

“我怕小媳妇吃醋啊。”平安说,“昨晚我妈还说我呢,订了婚的人了,跟女同学相处一定要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