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悍妇1949 》麻辣香橙

34.不敢赌

此为防盗章,独家发表于晋江文学城,其他皆为盗版。

福妞一边笑哈哈说他“逞能”,一边跑过跟他抬。田大花看着两个孩子抬着柴捆子进了家门,笑眯眯迈步跟在后头。

石头和福妞年纪差不多,石头七岁,福妞八岁,俩小孩却是如假包换的亲姑侄,福妞是田大花的小姑子,是她公婆的老来女,婆婆四十四岁才生下的“秋瓜儿”。

可能是因为年纪大,婆婆生这孩子的时候难产,足足折腾了一天一夜,产后赶上鬼子大扫荡,也没能好好坐月子,落了一身的病,不到一年就撇下这孩子病*屏蔽的关键字*。因此福妞算是田大花一起带大的,真正的长嫂如母,从小跟田大花最亲。

姜家六口人四世同堂,姜家老奶奶还在世,公公早年受伤腿脚不好,家里还有个十七岁的小叔子姜茂林,如今还没娶媳妇。

一家子六口人,老的老小的小,田大花就成了这家里实打实的女主人,里里外外都靠她操持。

姜奶奶是个精明人,田大花又是个强悍的性子,因此姜家尽管一家子老小孤弱,在村里却没人敢欺负。

姜家比村里一般人家家境好一些,算不上赤贫,家里有祖辈留下的十几亩田地,自家人耕种,大忙时也会请人帮短工,只要别撞上兵灾和饥荒,温饱是不愁的。就算收成不好,她也能上山打猎,不至于让一家人冻着饿着。

这些年一直战乱,幸好小山村避世而居,一家人虽然几经动荡,好在都还平安。如今听说天下大定,新中国都成立了,也该能过上太平日子了吧。

三叔带着几个村民汉子吆吆喝喝地把野猪抬进院子,早已惊动了姜奶奶跑出来看,一看也惊讶了。

姜奶奶七十二岁,这年头少有的高寿,头发几乎都白了,身体倒还健朗,此刻因为担心,扶着拐杖,三寸的小脚走得飞快。

田大花隔三差五上山砍柴,野鸡野兔经常带回来,甚至獾、獐子都打到过,姜奶奶也是习惯了,一直知道孙媳妇能干,可这么大的野猪,还真把她吓了一跳。

“大花,你没伤着吧?”姜奶奶慌得过来拉着田大花,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才松了口气,责怪道,“这么大的野猪,你还不赶紧跑,你还敢去打它?你是傻了不成?你说你要是叫它碰一下,还不得要命?”

“奶奶,我这不是没事儿吗。这畜生冷不丁冲出来,我一躲,它自己刹不住摔到山崖下去了,我算是白捡的。”田大花照旧的说辞,不当回事地笑着。

“那是你今天走运!”奶奶瞪了她一眼,忍不住数落起来,“你说你这孩子,跟你说多少回了,你要上山,沿着一路山边子砍柴就罢了,可不要往山里头走远,你一个身单力薄的女人家,那山林里头啥野兽没有?我看你就是个憨大胆,俗话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早就叫你不要独自进山打猎。”

“奶奶,真没事儿,我原本就是上山打柴,也没进山多远,我哪知道村子附近的山头还能遇上这家伙呀。”田大花推着奶奶往屋里走,一边笑着说:“奶奶,你就别唠叨我了,去给我倒点儿水凉着,我早就渴了。”

奶奶果然转移了注意力,一听孙媳妇渴了,赶紧转身回屋去倒水。

田大花在院子里站了站,看着三叔和几个村民商量着怎么收拾那头野猪。家猪和小野猪都是用开水烫过之后,用专用的刀子刨刮去毛,可这么大的野猪,一身油皮太坚硬,猪毛刮不下来不说,猪皮恐怕煮不烂,咬不动的,于是三叔决定剥皮。

剥猪皮是个技术活儿,三叔招呼几个人把野猪抬到院子西南角青石砌成的石台上,带着几分得瑟,开始卖弄他杀猪的刀工。

田大花让奶奶去给她倒水喝,原本是怕了奶奶的唠叨,找点事情给她转移注意力,谁知道一回头,奶奶竟然端着一个白瓷大碗出来,挪着三寸小脚,笑眯眯叫田大花过来喝水。

“奶奶,您怎么端出来了?我自己进屋去喝。”田大花赶紧接过碗,扭头喊了一句,“石头,给太奶奶搬个板凳来。”

“哎,这就来,太奶奶你等我一下。”石头答应了一声。

田大花顺着声音看过去,不禁扑哧一乐,大人这边只顾着收拾野猪了,石头和福妞那两个小毛孩蹲在一个木盆跟前,正抓着一只湿漉漉的野鸡拔毛,旁边还放着家里烧热水的大铁壶。

“你们两个小东西要成精啦!能干的活儿不仔细,不能干的活儿倒勤快了,可别烫着手。”田大花忍不住呵斥了一句,忙走过去看。

福妞却笑嘻嘻抬起头说:“大嫂,这活儿我们能干,保证干好了。”

“就是今天这鸡毛有点儿不好拔。”石头也咧着嘴笑,表功似的跟田大花说,“妈妈,你放心,保准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田大花不禁失笑。这姑侄俩虽然才七八岁,平常烧火做饭打猪草之类的活儿倒是都干,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乡间这么大的孩子,家里田里的活儿也都能帮忙了。

她伸手到盆里试了试,摇摇头笑着说:“你们这水不够热,野鸡没烫好,鸡毛当然不好拔。”

福妞抬头瞅了石头一眼,石头咧着嘴笑:“太奶奶在灶台里温着的水,我以为够热呢。”

于是俩熊孩子提起水壶,重新跑去烧水。田大花见他们干得有模有样,也就放手随他们去了,自己回去站在奶奶身边,看三叔他们收拾野猪。

“大花呀,往后可不要一个人进山了,这么大的野猪,我这把年纪都没见过几回,吓死人的,想想都叫人后怕。你说你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可咋办?这一家老小还都指望你呢。”姜奶奶不放心地嘱咐。

“哎,奶奶,我心里有数,您就放心吧。”田大花随口答应着。

“大花呀,你说这么大的野猪,寒冬下雪饿极了倒是会下山溜达,这时节不该出来的,怎么会跑到靠近村子的山头来了?”

奶奶不解,田大花之前也有这疑问,野猪这东西野性特别大,常年在深山老林子生活适应了,冬季一般也不至于饿着,草根树皮、野兔山鼠,都可以成为它的食物,因此即便是大雪封山的冬季也少见下山的,更别说这入秋时节。

“我琢磨,是不是山林里有什么惊扰了?而今刚打完仗,西山听说不太平。”三叔接口说,“到底是个畜牲,也兴许它自己晕头跑到这边来了。”

☆☆☆☆☆☆☆☆

三叔杀猪的手艺可不是吹的,很快就把那野猪剥皮开膛,猪下水扒出来,猪肉从中间劈开,两扇肥厚的猪肉摊开在石台上。

“三叔,你把这半扇给我割成两斤左右的块儿,回头我给村里各家分一块,剩下的,这天气也不好放,吃不完我打算都腌了做腊肉。”

“好嘞。”三叔响亮地答应一声,一边动手切割猪肉,一边嘴里嘱咐道,“村西七爷爷、三伯、四伯他们那几家就不用给了,他们昨天进山也打了两只小野猪,还有几只兔子,足够他们明天过节了,今天早上也是我给收拾的,原本七爷爷还说要送给咱们这几家呢,正好两不送啦,剩下的你都做腊肉吧。”

村里人逢年过节往往会结队上山打猎,打到的猎物,就各家分着吃。田大花其实也知道昨天村西七爷爷他们猎了两只小野猪,于是也不再多说,看着三叔分割猪肉,就使唤福妞和石头给村东这些人家送肉。

三叔割好了野猪肉,自己去收拾最难弄的猪头,猪头毛多还不好剥皮,要埋在软草里烧去猪毛才行,三婶熟门熟路给三叔打下手,帮着清洗猪肠和猪肚。

田大花则趁着新鲜,把剩下的猪肉留够明天过中秋节吃的,又专门给三叔三婶他们家留了一大块好肉,就搬了瓷缸出来腌制腊肉。

她得抓紧把这些肉处理好,晚上炖野猪肉、溜肥肠、炒野鸡,再去菜园里摘几个茄子、扁豆炒了,三叔帮了一下午忙,得留三叔在家里喝酒。

正忙碌着,外头风风火火跑进来一个人,一进门就大声喊着:“大花,奶奶,可不得了了,大事情,大事情。”

田大花一看,是五爷爷家的儿媳,名字叫做吴翠芬的,此刻满面红光,欣喜若狂地跑进来拉着她。

“翠芬嫂子,什么大事情啊,看把你高兴的。”

“大花,大喜事儿……哎呀,这么多野猪肉,大花,多给我一块猪肉行不?哎你再送我一截猪肠行不?我家铁蛋他爹最喜欢吃我炒的猪大肠……”

吴翠芬似乎是高兴过度,说话没头没脑的,可田大花却敏锐地听明白了,忙问:“嫂子,你是说,你家铁蛋他爹回来了?”

“是是是,回来了回来了。”吴翠芬连声说,满脸欢喜,“穿军装,挎着枪呢,可精神了。”

“什么?根保回来了?那咱家茂松呢?”姜奶奶腾地站了起来,一把抓住吴翠芬连声追问,“铁蛋妈,你说你家根保回来了?那我家茂松呢?有没有我家茂松的信儿?茂松……他到底……是死是活?”

“活着呢,全须全尾的,活得好好的。”吴翠芬一拍大腿,终于说到了重点,“嗐,奶奶,你说我这个笨脑瓜,真是高兴坏了。铁蛋他爹就是使唤我来告诉你家,茂松兄弟明天就要回来了,赶着回来跟你们过个团圆节呢。”

姜奶奶一听这话,激动得手发抖,愣了半天,终于回过神来,她一把抓住田大花,眼泪就掉下来了。

“大花,你听见了吗?茂松要回来了……我可怜的大孙子,他还活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