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悍妇1949 》麻辣香橙

113.小赖皮

一秒记住【爱♂尚★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别扯远了, 先说说这姑娘。”

姜茂松把差点跑偏的话题扯回来, 奈何儿子不太配合, 却追问道:“妈, 你说我爸住院养伤, 结果怎么了?”

“没怎么。”田大花憋笑掩饰,“先说说这姑娘。”

石头却仍旧不放心, 转身十分关切地嘱咐道:“爸爸, 你这个年纪, 以前又受过重伤, 可不能再不把身体当回事了。”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姜茂松横眉质问:“什么意思?臭小子, 说你爸老了是吧?”

“不是,爸你还年轻着呢,绝对年富力强。我这不是关心您吗。”石头赶紧拍拍马屁,说完转向田大花问:“妈,我这么长时间没回来,我爸是不是身体不好住院了?你们要是哪儿身体不好,可不能瞒着我。”

“……”这熊孩子,能不能别提医院了?姜茂松不无嫌弃地说:“行了行了,乌鸦嘴,你爸你妈好着呢。”

“石头啊, 你放心你爸好着呢, 真没住院, 他虽然老了点儿, 身体还挺好。”田大花瞥见姜茂松抗议的眼神,讪笑道:“我刚才吧,也就是顺口那么一说,说你爸以前受过伤,身体得多照顾。你要是给爸妈娶个医生当儿媳妇,我们身体肯定照顾得更好。”

田大花成功地把话题拉回到“儿媳妇”上。

石头说,这姑娘叫谭珍,比他小三岁,是他同一个舰上战友谭毅的妹妹,就是谭毅介绍两人认识的。田大花一听就笑了,这是大舅哥先看上了啊,没法子,谁让她儿子优秀呢。

姜茂松听了也说:“挺好挺好,年龄也最合适,你看你妈就比我小三岁,多好呀。”

谭家兄妹俩都在部队,姑娘是军医大毕业的,家里跟他们家情况很像,父亲也是参加过解放战争的军人,不过因为伤病,早几年就已经去世了。

夫妻两个一听,是革命军人家庭出身的子女,哥哥参军入伍,姑娘自己还读过医科大,各方面都挺满意。

尤其这姑娘就在石头所在军区的医院工作,结了婚离得也近些,不用担心两地分居。虽然不知道性格如何,但石头自己看好了,他们做父母的当然没理由反对。

田大花就说,既然互相中意,他们两个人的身份职业,肯定讲究个名正言顺,那就尽早订婚吧。

“石头,你抓紧跟人家姑娘商量一下,她父亲不在了,你见过她母亲了吗?是不是也带回来让我们看看?”

“路这么远,她又在军医院工作,专门跑来见我们也不太容易。”姜茂松想了想说,“干脆这样,你们两个商量好了,怎么订婚,我们家是不是得先上门提亲。”

“爸,妈,你们就都省点儿事吧。”石头为难地笑笑说,“她老家在西部,她哥哥已经结过婚了,母亲和大嫂还在西部带孩子,兴许等几年能申请随军,好跟他们兄妹团聚。妈妈你和爸爸这么忙,哪来的时间跑去西部提亲啊,再说她本人也不在老家。提亲什么的老风俗……”

“那随你们吧。”姜茂松说。考虑这两个人的工作状态,还没正经订婚,的确也不好硬让人家姑娘千里迢迢专门跑来给他们见一面。

听这意思,姑娘母亲那边也没见过石头,不过长兄如父,既然姑娘的哥哥牵的线,也就不必那么麻烦了。

“你们年轻人,又都有军职工作在身,要不,你回去商量一下,就说我跟你妈催着订婚呢,你给人家姑娘买点儿东西,咱们家,订婚礼物总得有,各自给组织打个报告,正经确定关系也方便来往。”

“行,我回去就跟她商量。”石头摸摸头傻笑,于是这事情就算这么定下来了。

等石头一走,田大花就深有感触地说:“婚姻可真是缘分,你看石头,这几年我整天着急操心他的婚事,整天催着他相亲找对象,可是这小子,不声不响自己个解决了。”

再想想当初茂林,不也是差不多吗,相亲的次数一只手都数不过来,结果呢,自己看上陪同相亲的姚青竹了。

“还有我们平安,我看……”田大花说着不禁扑哧一笑,“我看恐怕不用我再操心了,桃子那小姑娘,我看着不错,很讨人喜欢。”

“平安才多大呀,桃子比他还小。”姜茂松说,“小孩子的事情,现在说太早了吧。”

“搁在农村,俩都能结婚了。”田大花说。

不过想想两个孩子似乎还懵懂着,那就先让他们懵懂着吧,她还就不信了,这俩孩子小小年纪一起插队,好几年同甘共苦的革命情谊,就培养不出个什么来。

几乎是一下子解决了两个儿媳妇,田大花这心情真是舒畅。

她心情舒畅了,姜茂松却抗议地盯了她一眼,小声嘀咕:“我说媳妇儿,儿子跟前呢,咱说话可得注意点啊。”

“一不留神呗,一不留神,抱歉。”田大花很没诚意地笑着,调侃道:“再说你怕什么呀,其实你那也不丢人,就算让儿子们知道了,也说明你老姜年轻时候风流倜傥有魅力,有吸引小老婆的本钱。”

“你……”姜茂松无奈地伸着手指指指她,指着半天,十分暧昧地抛出一句:“让你胡说八道,你给我等着,看我回头不收拾你。”

东厢房传开三娃咯咯咯的笑声,平安和安生大概又在把三娃玩具玩了,本来刘晋也被安生抱来玩,天晚了,刘晋被安亮抱回去睡觉,俩大孩子就收拾三狗子一个了。

“平安,把三娃送回来睡觉。”

平安答应了一声,瞧见大哥已经端着盆去给爷爷洗脚了,抢了他每天晚上的活儿,便嘻嘻哈哈地逗三娃说:“小臭蛋,你去睡觉吧,妈妈叫你了。”

三狗子眨巴着眼睛看看他,自己费劲巴拉扒掉鞋子袜子,手脚并用往他床上爬,穿着棉袄棉裤往被子里钻,态度十分明确,想跟二哥睡。

“我可不要你,你会尿床。”

平安伸手抓住他棉裤的后边,把三狗子倒拖着拽出来,可小东西八爪鱼似的,扒上他了,嘿嘿哈哈地赖着不走。

姜茂松在门口一伸头,就看见平安在跟赖在床上躺着的三娃讲道理。

“去去去,你回去跟爸爸妈妈睡觉,我可不能搂你,半夜里还得给你把尿,万一你再尿湿我的床。你看,我睡觉可不老实,半夜里一脚把你踢下去。”

平安一边说,一边两手把三娃的小胖脸往一块挤,挤出一个嘟嘟的小猪嘴,禁不住哈哈哈直笑。

安生在一边还捉住三娃肉乎乎的小脚丫,张大嘴巴发出老虎吼,作势要去咬他,吓得三娃一边躲开二哥的魔爪,一边赶紧把小脚努力缩回来,一张小脸笑得通红。

小孩子也真是奇怪,这两个大的越是整天收拾捉弄他,三狗子还越喜欢跟他们玩,自从平安和安生回来,三狗子和刘晋就成了两只小狗腿,一天到晚跟着他俩。

“平安,这么晚了别逗他了,逗他玩疯了不肯睡觉。”

姜茂松走进去,伸手想把三娃子抱过来,谁知道胖乎乎的小东西抱着脚丫子一滚,咕噜滚到床的另一边去了,爬起来继续往被子里钻,嘴里笑嘻嘻地念叨:“觉觉,觉觉。”

两岁的三娃一直还跟爸爸妈妈睡,其实……姜茂松也不是多么想把这个碍事的小东西抱回去,丢出去,老夫老妻轻松一回不是更好?

“平安你看看你,非逗他玩这么晚,不肯睡觉了吧?”姜茂松先给儿子找了个责任,说:“要不今晚你搂他?”

“不行不行,我可不要他,我这床本来就小,挤不下,我半夜里还怕冻着他。”平安抓着三狗子的脚丫往后拖,笑着说:“小赖皮你给我出来,滚去睡觉了。”

平安和安生一起住东厢房,屋子本来就小,安生回来后跑来跟平安住,本来俩孩子还打算睡一张床,可两人都是高个子,长胳膊长腿的,两人睡觉又都不老实,挤不下。

田大花就把北屋原本给明东、明南准备的小床搬进去,让安生睡。

这两个大孩子,夜里哪里会带孩子啊,还真怕冻着。姜茂松无奈,就继续哄三狗子。

“三娃,走吧乖,跟爸爸回去睡觉了。”

小东西哪是那么好商量的,赖在床上滚来滚去不肯走。

这时候石头给爷爷洗完脚,泼了水伸头进来,一看这情形,就笑着问:“三娃,你别闹你二哥了,他睡觉不老实,半夜把你踢到床底下。要不你跟我睡,我搂你行不行?”

三娃仰面躺在床上,翘着两只小脚丫看着石头,石头就走过去,作势要咬他的肉脚丫,三娃咯咯笑着赶紧缩回去。

受不了,怎么哥哥们都喜欢咬他的脚丫子呢,人家自己啃一啃就算了。

三娃子想了想,本着没有鱼虾也好的精神,爬起来张开手,被石头抱走了。

石头一边走,一边拍着他的屁股叮嘱:“不许在我床上撒尿,记住没?我会打屁股的。”

“石头,你真能搂他?”姜茂松不放心问了一句。

“能啊,平安小时候我还搂过他呢。”石头说,“要不然他玩得这样兴奋,赖在平安床上,半夜也不肯睡。”

“那你搂他睡一晚上吧,别给冻着。临睡前把一泡尿,早晨早起赶紧把尿,夜里可以不用把的。”姜茂松叮嘱道。

看着石头把三狗子抱进自己屋里,姜茂松难得轻松一回,脚步轻快地走回他们住的西屋。

没了小障碍物,他得赶紧回去做做媳妇的思想教育工作,看来他们需要好好交流沟通一番,要让她切身体会到,随随便便揭短是不好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