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甄妃想当小透明 》九月啾

88.88 回宫

  争辩还在继续,没有头绪出来。

  玉器行的大主事终究有些担心史家侯爷的背景, 扯开了被众人指指点点的掌柜。

  虽然他家也是后头有人的, 但拐了个弯儿的关系终究不比人家正儿八经的嫡孙,后面的人愿不愿意和史侯爷家对上也是个问题。

  少东家青年气盛, 和后台的关系并不太牢固。

  可是,眼前的局面事关店铺的名声, 不管前情如何、谁对谁错,已经那么多人围在这里了,必然不能让步,一让就是招牌尽毁, 数年心血付诸东流。

  一边跟史家小少爷周旋,主事一边心下焦躁, 早就派小伙计出去了,可请的人怎么还没来?!

  人总有爱热闹的心思,眼见着围观的群众人数越来越多, 甄菲看了看帝王,白龙鱼服, 越是热闹越要当心。

  虽然明里的、暗里的侍卫肯定不少,但总有顾及不到的地方。

  这个时候,最好是离开现场,非要看的话, 哪怕到不远处的某处的二楼看着也好。

  帝王刚好也低下头。眼神一对上, 两人是同样的意思。

  附近并没有茶楼、酒楼, 几乎都是进深比较大的店铺, 一楼开门迎客,二楼是住户或者其他。

  想找个地方安安心心看事情发展似乎不太可能。

  帝王随意点了一个人,让他留下片刻,其他人先行跟随马车换一条路离开。

  一行人悄悄离开,没引起什么注意。

  回到马车,甄菲便把看热闹的事情放下了。

  “看热闹”和“分寸”,总有一桩更加重要。

  马车的车厢其实是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为了出行方便,马车并没有扩大容量,只是在内部装饰上挖空了心思。

  座位上是一层厚厚的绸缎面垫子,挨着车厢边缘的地方,随意排了几个方形棉花内芯靠枕,鼓鼓囊囊的,看着就很舒服,当成枕头或者靠腰都可以,倚在车厢壁上背部也不会难受。

  座位底下掏空了一半,藏了几床薄毯,可用于临时披盖。

  除此之外,外表正常容量的车厢里还增加很多便于出行的东西。

  车厢两壁各有一块可以活动的木板,雕成美观的花样,平时树立在车内,好像一种专门的装饰,需要的时候可以打开机关,放下来之后便是一个精致的小案桌,还有可拆卸的木槽用于固定桌面,以免晃动,像极了高铁上的那种小桌子,就是豪华度得增加几百点。

  车厢前部有两个暗格,第一个格子,打开后是两个卡紧了的陶瓷罐,放了茶叶和泉水;第二个格子很深,像一个迷你的暗室,里面藏着虬炭。

  第一次出来的时候,甄菲可没见过构造那么复杂的车架,这一回见识了,只能瞪大了眼睛,勉强保持着机灵,随时准备接过帝王手中的茶杯、水壶,还有拨炭火的长长的银筷子。

  ……

  可惜她还是不够机灵,一转眼,鼻尖被点上了一点炭灰——没有热度,还没有被点着。

  甄菲:=皿=,陛下亲,请问你今年几岁了?

  当然,这句话只能在肚子里问问……

  甄菲一点也不介意多了三道猫胡子,反正蹭来蹭去之后,最终被炭灰报废的是帝王自己的衣服。

  当水开了,茶香出现的时候,帝王只能无奈地戳戳自家贵妃的脸蛋,马车里有一直准备好的衣服,可不就是为了特殊时候派上用场的么!

  回到宫中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夜晚来临得越来越早了,宫门落锁的时间还过几天才会正式改变。

  一行人出门进门都没有惊动太多人。

  从隆庆宫换回原来的衣服,回到大明宫,小盈盈还没睡,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二等的宫女很会说话,说小公主不肯睡,想等娘娘回来呢!

  可是甄菲明白,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又是在这个没有手机电脑电灯的时代,如果晚上一点睡意也没有,最最可能的原因,就是白天睡多了。

  皇宫的小孩子,白天多睡一点有什么好处呢?

  自然是负责照顾他们的宫人们省事儿了!

  小孩子嘛,晚上闹腾几回是正常的,还能在主子面前显示自己“照顾公主/皇子日夜不息”,聪明的人,刷几次存在感,上面就记住了,而年幼的公主皇子,自然是没有这方面记忆的。

  小盈盈喜欢自己玩,但偶尔还是想被抱着,而且不挑人;偏偏小公主的力气一直在增长——大约不会每个人都能忽略抱着她的时候小拳头和挣扎的力道。

  甄菲垂下眼帘,记住了今天在场宫女的名字。

  没有不变的忠诚——即便是“福利”最好的大明宫,只有提前做好各种防护。

  所谓“钉子”是永恒存在的,有些可能不是刻意安排,比如说,有人口风不言意外透露出了什么,外面的人听到了,运用上了,就也是一个从内部传出来的消息。

  抱起小公主,甄菲没有回头,“苹果,雪梨,你们收拾一下,我陪盈盈玩会儿。”

  “是,娘娘。”两个二等宫女屈膝。

  回到内室,小公主神采奕奕。

  “盈盈,困了没?”

  “不,玩。”

  “不玩?那就是想睡了?”

  “不,不……”

  “啊,明白了,今天一天没见了,所以想娘了对不对?”

  “对~~”

  “那,我们把今天从头来好不好?”

  “好!”

  “每天早上我们做什么呢?背唐诗对不对?”

  “tat……”

  小姑娘的眼睛更圆了,她不想背唐诗,更不想数数字!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复杂的东西!可是,不背,就没有“飞飞”了,她等了两天了!她会数的,睡醒了,一天,一次,再睡醒了,一天,没有飞飞,少一次……

  “飞飞”什么的,估计,除了已经练出力气和准头、并且做好防护措施的贵妃本人,谁也不敢把小公主往天上抛,扔坏了谁负责?!

  “举高高”估计可以,但是众目睽睽,宫女们谁也不愿意当出头鸟。

  要是被贵妃看到了,万一人家觉得是抢了自己独有的和小宫女的交流方式怎么办?贵妃日常脾气好,可听说一旦有儿女了,脾气会变的。

  算了吧,正常点,好好照顾着就行。

  “马牛羊,鸡犬豕。此六畜,人所饲。”

  “马牛羊,鸡犬豕……”

  小公主的记忆力相当好,即便完全不明白其中的意思,音节在复述的时候也分毫不差,就是那些用于辅助教导记忆的工具,命运一向比较悲惨。

  “这是马,长脖子,大尾巴……”甄菲说一句,点一个部位。

  小姑娘的小胳膊一动,草编小马的尾巴掉下来了,散落成一地茅草。

  “这就是小猪啦,是不是和盈盈一样的圆?”

  “圆!”

  然后,打着小卷的竹编小猪,尾巴也被拽下来了。

  “这是猫咪,说话的时候是‘喵——喵——’,会抓老鼠。”同时放了两个棉布的玩偶在跟前,猫咪踩在老鼠头上。

  “喵~~~”

  “阿弥陀佛,又掉了两根尾巴……”

  甄菲很想摇摇小公主:“为什么这么喜欢拽玩具的尾巴呀!!”但是突然想到,很久以前,当自己还是个爱去漫展的萝莉的时候,自己也很喜欢追着派单或者做宣传的玩偶的尾巴,虽然玩偶们并不喜欢自己的尾巴被人抓住,甚至抓着尾巴合照……

  很好,的确是我家的小姑娘,喜好如此一脉相承。

  边学边玩很耗费精力,无论对大人还是小公主。

  很快,小公主的大圆眼睛变成了杏仁,不久,又变成了半月,迷迷糊糊背完天书一般的九九乘法表,渐渐地就合上了。

  甄菲拎着一串尾巴和尾巴的主人出来,交给女工和手工都不错的梅子。

  “娘娘,猫咪的尾巴……”梅子输了一下尾巴和它主人的数量,有些差异。

  “还在盈盈手里呢,明天再说吧!”

  “是。”梅子应了,不过还是准备自己再做一根同款的棉花猫咪尾巴,以防原本的那根被小公主扯坏了。

  其实,小公主只是喜欢捏着尾巴而已,不会胡乱撕扯。

  没几天,在梅子的“有备无患”之下,原本的玩偶猫咪,九条尾巴全部大功告成。

  听说,猫咪的第九条尾巴可以用来许愿?

  甄菲默默地想了想:红楼一梦,不知道何时醒,如果真能许愿,她最希望的,估计是小盈盈可以抓到合适的驸马了吧!……不知道红楼里面有没有人选……

  二公主的出嫁事宜必然要解决的,能处理好的话,或许也能为寻找五驸马积累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