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十七岁 》浩瀚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陈飞宇下午就来上课了, 异常的安静,没有跟董海嬉闹也没有跟旁人说话, 他认真的听课记笔记。

八班突然从全校最闹腾班变成了最安静, 最认真好学的班级。刘宇抹一把辛酸泪,沧桑的心生出一抹自豪。

那么差的学生,他用真情感化, 让他们迷途知返。

想想真是伟大!

他自我高|潮了一会儿,翻开课本抬头。

顾景言跟林珩脑袋挤脑袋, 刘宇深呼吸, 淡定,他们还是孩子。咳嗽一声,再抬头, 顾景言巴巴转头看林珩笑, 笑的特别荡漾。

刘宇:“……”

这两个狗东西什么时候又坐到一块去了?

顾景言刷新闻刷到百威涉及到黄|赌|毒被查封, 碰了碰林珩的手臂,“你干的?”

林珩看了眼, 接过顾景言的手机翻看新闻, 顾景言的脑袋立刻就凑了过来, “刘红你知道吧?就百威的老总,那个女的。”

“嗯?”

“她后面有人。”

“谁?”

“市局的。”顾景言说, “她在c市横行, 没人敢动她, 这个人也是关键。”

“哦?”林珩把手机丢回去, “横的过我?”

顾景言微一偏头就笑了起来, 他漂亮的眉眼弯着,凝视林珩摇头。

谁敢动林珩,他就弄死谁。

“横不过。”

“那不结了。”

讲台上刘宇的教案拍在桌子上,弄出很大动静,“林珩,谁让你换座位了?”

林珩看着刘宇,觉得刘宇是傻逼。

两人对视几秒,林珩起身拎起书包大步走向前排顾景言的座位,拍了拍徐飞的肩膀,“去后面。”

顾景言搭在桌子上的手攥紧,敛起黑眸中的阴沉。

换座位的是他,老刘不敢怼他,只能在林珩身上开刀。不过顾景言也没再拂老刘的面子,暂且忍下。

顾景言的同桌战战兢兢,从一个魔王身边换到另一个魔鬼身边,两个人都不是善茬。他想请假了,理由是肚子疼。

下了晚自习,林珩先出教室,顾景言迅速收拾书包跟了上去。

“晚上去我家吃饭。”

“嗯。”顾景言伸手接住林珩的书包抱着,坐到后排,抬手揽住林珩的腰,“阿姨回来了?”

“嗯。”

林珩出校门就撞上了刘宇,刘宇猝不及防看到这两只,顿时竖起眉毛抬手,“你们这是来上学的?”

“来谈恋爱。”顾景言目光清冷,语不惊人死不休。

刘宇:“……”

林珩:“……”

说话间一辆黑色福特开了过来停下,车窗落下露出个戴眼镜的男人的脸。长的还挺帅的,只不过有些高冷,“刘宇。”

刘宇竖在空中的手迅速落下,说道,“学校规定不允许早恋,你们注意点影响,赶快回家吧。”说完快步走向福特车,拉开车门。

车里的男人看了过来,林珩朝他点了下头,总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车窗升上去,福特扬长而去。

林珩载着顾景言往家走。

“那个人叫周启生。”

林珩回头,“你认识?”

“昌生科技的创始人。”顾景言放在林珩腰上的手紧了紧。

林珩想起这个人了,是个大人物,他跟刘宇?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们的老师是gay吧?跟这人是一对?”

林珩的高中是失败的,毕业后就再没有跟老师们联系。

“不知道。”顾景言摇头,“我跟周启生接触过几次,看不出来,不过他有老婆孩子。”

他们回到的是十三年前,十三年,能发生很多事。

悲剧。

单车进了巷子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的烟火气息,大卡车停在巷子口的广场处,林珩拐弯冲进院子。房东正要去睡觉,看到林珩,“你爸妈回来了。”

“我早上接到电话了。”

“赶快回去吧。”

林珩拎过书包走到前面,顾景言跟在身后。破旧的楼房,却充斥着饭菜的香味。他看着林珩的背影,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林珩还是会带他回来吃饭。

走廊里的炉子燃烧着,炭火通红,上面放着一只黑色的有了年头的砂锅。里面炖着肉,香气四溢。林珩掀开竹帘,回头叫顾景言,“进来吧。”

房间里父母正围着收音机在听戏,闻声回头看到林珩,徐媛立刻站起来,“回来了?”

“嗯。”林珩进房间把两个书包放在一起,出门,徐媛已经把饭菜端到了桌子上,“你们这放学越来越晚了,学校饭菜不好吃吧?你和小顾都瘦。”

顾景言没和长辈接触过,有些束手无策。他那个妈根本不算个人,更别说长辈了。

“炖了鸡汤,我给你们盛。”

顾景言还没回过神就被塞了一大碗澄清的鸡汤,林珩拉过椅子让顾景言坐下,说道,“你别给他塞了,让他一样一样吃。”

“我这不是高兴嘛。”徐媛打量林珩,她在外最思念的便是儿子,放柔了声音,“最近钱够花么?别委屈自己。”

家里的饭就是香,林珩埋头吃饭,“嗯。”

母亲做的红烧肉一绝,软糯入口即化,林珩顺手给顾景言夹了一块。

顾景言也不说话,林珩夹什么他吃什么。

对面徐媛:“……”

这两个人关系真的很好。

饭罢,林珩去洗碗,徐媛跟了过去。

“本来想这次赚了钱,回来买一台电视,别人家都有。”徐媛把碗筷整齐的收拾起来,叹口气,“老陈家出这事。”

“撞人的车找到了么?”

“没有。”徐媛说,“以后他们家的日子可怎么过?”

“你和我爸也别开车了。”林珩说。

“那车怎么办?”

“租出去。”林珩拿毛巾擦手,说道,“你跟我爸就等着手租金就行。”

“那能收多少?”

“肯定比你们亲自跑收得多。”林珩想抽烟,拿出烟盒看到对面徐媛瞪大的眼,又若无其事的把烟盒塞回去。

徐媛:“……”

“我在联系车行,那边有消息我就通知你们,最近你们先不要出车了。”林珩说,“我前几天做了个不太好的梦。”

徐媛看着林珩,林珩说,“我梦到你们出事了,就剩我一个人。”

“梦和现实是相反的。”

“这个梦,我做了好几次,一模一样的场景。”林珩说,“我不想成为陈飞宇。”

这回林珩是非常认真的在跟徐媛谈这件事,他们家当家做主的是徐媛,林向峰不管事。

“那让我跟你爸再商量商量。”

“嗯。”

“别想太多,好好读书。”

“我期末考试进全年级前十,你听我的安排行么?”

徐媛抬手去摸林珩的额头,怀疑她儿子发烧了。“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你快乐就行,其他的都不重要。”

林珩:“……”

真是亲妈!

“晚上顾景言住我们家。”

“那我去给你铺床。”

林珩路过客厅朝顾景言使了个眼色,顾景言迅速告别正滔滔不绝讲政治的林向峰,躲进了林珩的卧室。林珩抱了一床新被子放到床上,说道,“你作业写完了么?”

“嗯。”

“那帮我的也写了,我去洗澡。”

顾景言的脸瞬间热了起来,点头。

林珩洗澡的时候想到昨天的场景,旖旎的不行,他现在真是修炼成佛了。这都能忍住,没把顾景言给幹哭。

穿着背心短裤出浴室,父母已经回房间睡了,林珩擦着头发进门反手关上门,“你要洗澡么?”

顾景言放下笔站起来,“我没换洗衣服。”

林珩看着顾景言,总觉得他有些精分。冷酷无情铁血手腕的顾总,缩进十七岁顾景言的身体里,竟成了任人搓圆捏扁的小可爱。

林珩翻出自己的t恤和短裤递给顾景言,“内裤是我穿过的,嫌弃么?”

顾景言迅速摇头,林珩翻出一条黑色内裤给他,“水温不能调,别洗太长时间,冻感冒了。”

顾景言不敢看林珩,攥着林珩的内裤转身嗖的冲出去,直奔浴室。

林珩摸了摸鼻子,这小子。

他翻开作业本,震惊了几秒。

顾景言竟然模仿他的笔迹写完了作业,牛逼啊!林珩翻看着数学试卷,连解题思路都是林珩风格。

顾景言的智商到底有多逆天?林珩扔下课本点了一支烟。顾景言看到他字的那一刻,估计就认出自己来了。林珩现在写字和十三年前是有区别,他没有那么强悍的学习能力。

林珩一直认为顾景言还是原来的顾景言,是看他的字迹没有一丝改变,跟过去一样。人什么都可以伪装,字迹是真改不了。

顾景言到底是什么神仙?

林珩一支烟抽完,又背了一页单词估摸着顾景言快要洗完澡,便上床。果然很快顾景言就进门,他的头发长,擦不干,湿漉漉的显得皮肤更加白。垂着脑袋走过去上床,钢管床发出咯吱一声响。

顾景言倏然抬头,两人视线对上。

t恤宽大,领口敞的很开,从林珩的角度能看到大片白皙的肌肤。顾景言的眼漆黑,笔挺鼻梁下,水润的红唇。

林珩嗓子有些干,顾景言抿了抿嘴唇,继续往床上爬。床又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格外刺耳。

他们要是在这张床上做,估计能响成交响曲。

真他妈热闹!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