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十七岁 》浩瀚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林珩默了大约有一分钟, 道, “误会, 但过去跟现在也没多大关系,只有你我有记忆。”

林珩和顾景言前世熬到最后真是死对头了,顾景言跟林珩在饭局上见过几次, 他们两个还没掐起来, 身边的人就杀气腾腾斗鸡似的。林珩和顾景言那点破事因为太隐秘, 没几个人知道真相, 都是从边边角角猜测他们反目成仇,顾景言还把林珩弄进过看守所,仇大了。

“我跟周飞见过几次。”顾景言避重就轻,“我不喜欢他。”

“你要是喜欢他那还得了?”林珩乜斜顾景言,“胆子挺大,当着我的面就想爬墙?”

顾景言:“……”

“你只准喜欢我。”林珩翻开课本,“他们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血海深仇, 你也知道当时的情况, 我没法解释。我能舔着脸跟人说我被你踹了?一个吻引发的血案也太丢人。”

顾景言:“……”

“他们不懂这些, 别翻旧账, 没意思。”

顾景言掐了掐眉心, 林珩真像他爸,神经大条这点一模一样。

“周飞是同么?”

“双吧。”林珩回答的随意,周飞身边莺莺燕燕, 也不是单纯的异性恋, “他身边有男有女。”

“那就是*屏蔽的关键字*混乱了?”

“管他乱不乱, 我又不跟他谈感情。”林珩翻开试卷,看班主任走过来,说道,“赶快吃完把垃圾扔了,给老刘点面子。”

顾景言扔掉餐盒,注视林珩半晌,“林哥。”

“嗯?”

“以前有人知道你是gay么?”

“我就是gay。”林珩说,“还用知道?”

可能全世界只有林珩知道自己是gay!顾景言被亲过后都没反应过来林珩是gay。这位也是神仙了,gay的无人知晓,林珩身在gay圈,一枝独秀。

顾景言也不想提醒他了,就让这位神仙继续秀着吧。

“你妈妈怎么样?”

“不知道,检查结果还没出来。”林珩想到书包里的钱,取出来递给顾景言五万,“留了十万块,你的五万先给你。”

顾景言的表情顿时变了,“你非要跟我分这么清楚?”

林珩倒是没想到这茬,顿了下才道,“别人让媳妇管钱都是怎么管?我现在也没什么身家,书包里有十万块还有一张生活费的卡,你要不要收着?”

顾景言眨眨眼,浓密睫毛微颤,随即耳尖微红移开视线。“不要。”

林珩握住了顾景言的手,嗓音沉沉道,“怕欠你的太多。”

顾景言的脖子都红了,转头直视林珩,“你不欠我的,我说过,我心甘情愿。”

徐媛的检查结果是第二天出来,脑瘤早期,准备钱做手术。肿瘤早期,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林珩松一口气。

钱他有,手术时间很快就安排下来,六月二十五号,期末考试第一天。

六月中旬,他们唯一的一天假期,早上周飞打电话过来约饭。林珩正在炖汤,手忙脚乱的处理食材,“晚上我请你喝酒,我妈在住院,我白天要照顾她。”

“那行。”周飞说,“sunday,你直接过来。”

sunday是市中心的一家夜店,比较高端,周飞这个人挑剔的很,玩的地方也必须要有点逼格的。

“好。”

电话挂断,林珩刚找到砂锅的盖子,电话又响,他拿起来看到是顾景言,走进房间接通,嗓音慵懒含着笑,“小少爷。”

“我马上到你家,你需要什么?我带过去。”

“把你带来吧。”林珩意味深长,“我需要你。”

电话那头果然是没声了,林珩都可以想象的到,顾景言一定满脸通红,这人脸皮薄的很,调戏两句就受不了。

“吃面么?”林珩问,“中午在家吃饭,我做饭。”

“好。”

林珩挂断电话,剑眉上扬,心情大好。走出去把食材准备好,等顾景言过来就可以直接吃饭。

天气燥热,林珩穿着背心和大短裤,露出两条结实的长腿。顾景言上楼就看到林珩嘴里叼着烟,长手长脚的坐在走廊里——给一只鸡做按摩。

“林哥?”

林珩回头看到顾景言,起身去洗手,回来的时候已经拿掉了烟,“坐电扇这边,屋子里太热了,中午吃鸡丝凉面。”

“哦。”

林珩做饭速度很快,很快就端着两份面进房间。做面剩余的鸡块林珩做成椒麻鸡,他把筷子递给顾景言,“这周末没事?不用去公司?”

“暂时不用我管。”顾景言很喜欢林珩做的饭,顾景言不吃辣,只有林珩做的饭能把辣的改良成不辣,味道还不减分。

“晚上有个酒局想去玩么?”林珩起身出去把煮好的梅子汤拿回来放到顾景言面前。

“谁的?”

“周飞。”

顾景言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梅子汤,“可以去么?不耽误你的事吧?”

“能邀请到顾总是三生荣幸,怎么会耽误?”

顾景言差点被呛到。

“吃完饭我去医院一趟,你就在我家待着看书,我很快就回来。”毒辣的太阳,林珩不舍得顾景言出去晒。

“我跟你一起?”

林珩收拾好碗筷,回身大步走向顾景言,俯身用额头蹭了下顾景言,沉着嗓音道,“舍不得离开哥哥几个小时?”

顾景言往后退,直到后背抵在墙上,喉结滚动,“没有。”

林珩勾住顾景言的腰肢,一路往上,最后落到下巴上。“亲一下。”

顾景言闭上眼,垂在身侧的手紧紧贴着墙,林珩低头吻下去。柔软微凉的嘴唇,隔音不好,楼梯上脚步声响,林珩松开顾景言揉了把头发,“有人回来了。”

顾景言心跳的快要飞出来,“你家人么?”

话刚出口,房门就被推开,林珩若无其事的拿起一件衬衣短袖穿上,回头,“爸。”

顾景言:“……”

林向峰说,“大白天关门干什么?吃饭了么?”随后看到墙角处站着的顾景言,脸红的有些不正常,“小顾同学来了?家里热,你离电风扇近点。”

“谢谢叔叔。”

夏□□服太薄,顾景言怕被看出来端倪,说道,“林哥——林珩。”对上林珩的眼,他的大脑又一片空白,“那个试卷是在房间吧?”

“桌子上。”林珩觉得自己真的要去看眼科了,顾景言这拙劣的撒谎,刚回来的时候是怎么骗到他了?简直不可思议。

“你炖了汤?”

“炖了鸡汤。”林珩说,“你回来的话那就带过去,我不跑了。”

“行,我回来拿点换洗衣服。”

林珩又给父亲下了一碗两面,才晃回卧室,觑了眼顾景言的裤子,压低嗓音,“有反应了?”

顾景言别过身坐在窗户边,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今天穿的裤子有些紧。”

“是么?”林珩笑的颇有深意,缓缓道,“我摸摸看。”

说着就往顾景言这边来,顾景言迅速捂住裤子,抬头,“你爸在外面。”

林珩的手指擦过顾景言的下巴,意味深长道,“就这点出息?宝贝。”

顾景言避开林珩的手,贴到墙上了,“你不嫌热?”

“热啊。”林珩掀开背心露出公狗腰,浪的不行,咬着背心下边缘的一点,抬腿膝盖压在顾景言的腿间,撩起眼,“今天三十二度,脱了吧。”

顾景言猛地推开林珩,门外林向峰说,“林珩,我去医院了,晚上你不用做饭,我在外面买点。”

林珩揉了把顾景言的头发,放下衣服嗯了一声,转身出门。

顾景言看着自己的帐篷,半晌才捂着脸趴回桌子上,真鸡儿难受。

快考试了,林珩的课程排的满满当当。他把电扇搬到卧室,摊开作业临时抱佛脚,顾景言坐在旁边看他。

真他妈能忍,这位神仙!

冷静自持严苛律己以前还被人戏称性冷淡的顾景言此刻抓心挠肝,到底谁才是性冷淡?林珩在这里镇着,顾景言没资格被称性冷淡。

顾景言已经在心里疯狂的飙脏话了。

林珩回头看了看顾景言,用下巴示意,“坐近一点。”

顾景言不明其意,但还是挪了过去,“怎么了?”

林珩放下笔,手落到顾景言的皮带上,“涨的难受?”

顾景言立刻捂裆,“没有。”

“松手。”林珩敲了下他的手背,说道,“想要就说,跟你男人是脸皮薄什么?顾总这是害羞呢?”

顾景言的脸烧了起来,“林哥?”

林珩碰了碰顾景言的腰,“靠着,腿岔开,别绷。”

顾景言要疯了,林珩这是轻车熟路,正中红心。顾景言立刻停止挣扎,随着林珩的手心跳飞快。顾景言是标准的五分钟,结束之后林珩抽纸擦手,继续写试卷,“舒服了么?”

顾景言的耳边还是轰隆隆的声音,什么都听不见。等缓过神的时候,林珩在做英语听力部分,录音机里刻板的女声回荡在房间,一遍遍重复。

顾景言满脑子操!林珩真他妈是神仙。

“你没反应?”顾景言整理好衣服,红着脸僵硬的问。

“转移注意力就不会被你诱惑。”林珩没抬头,继续做题,道,“现在又不能睡你,硬|起|来麻烦。”

“我也可以用手……”顾景言的声音已经低到听不见。

林珩意味深长看了顾景言一眼,剑眉上扬,笑了起来,“你那手活能把自己撸出来么?拿我当试验田呢?”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