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女装大佬生存手册 》观冥

天地有佳人·二十一

秋灵素果然是在帮他掩护!

这个认知让洛飞羽心里踏实起来。他只身潜入丐帮偷任慈,其实非常凶险,稍有不慎,可不只是被无花和南宫灵追究这么简单。

任慈侠名在外,他来偷尸,江湖人怎么也不会对他有好印象,弄不好就引来十万丐帮弟子和义愤填膺的江湖侠士对他群起而攻。

但洛飞羽还是冒险来了,毕竟这是他分内之事。

惊喜的是,秋灵素似乎发现了任慈尸身的秘密,她的帮助会给洛飞羽省去很多麻烦。

洛飞羽想了想,用密聊对秋灵素道:“多谢*屏蔽的关键字*相助。”

秋灵素心中充满激动和辛楚,她听到洛飞羽的传音入密,身体微微颤抖,几乎要落下泪来。

三年了……自任慈染病、他们被南宫灵软禁以来,她忍辱负重,小心照料任慈,明知南宫灵毒辣的真面目,却无法对任何人说起、无法向任何人求助……她眼睁睁看着任慈一天天衰弱下去直至死亡,这样艰苦绝望而凄凉的日子,已然三年了。

她费尽心思,终于借南宫灵之手送出了四封假求财、真求救的信,期盼着能得到援助,却没想到给任慈招来了杀身之祸。

若非发*屏蔽的关键字*慈得贵人暗中相助,并未真的送命,她恐将为此愧疚一生。

无论是谁在帮任慈,这份恩情都足以令秋灵素感激涕零。

扎木合四人位居天南海北,能在短时间内赶到此地相助的,唯有海南剑派灵鹫子。

她不敢开口,怕被门口那名丐帮弟子察觉屋内异样,只用一双仿佛会说话的秋水剪眸,向洛飞羽表达无尽感激。

洛飞羽撤去了伪装,在她面前显出身形,秋灵素略微睁大眼睛,有一瞬错愕。

她方才听到的传音入密分明是个男子,怎么对方看起来……咦??

来者的衣着和……额,武器,也并不像海南剑派之人……这莫非是灵鹫子找来的帮手?

洛飞羽瞧出她的困惑,密聊解释道:“女装打扮是……咳,掩人耳目!*屏蔽的关键字*莫要见怪。”

秋灵素顺从点了点头,洛飞羽蹑手蹑脚凑到任慈的棺木前,无声推开沉重的棺盖,往里瞧了一眼。

任慈安静躺在里面,气息全无,身体冰冷,头顶血条只余1滴,正是洛飞羽无比熟悉的重伤状态。

很完美,正适合心鼓弦拉人。

他关掉了技能光效,拎起手中武器,轻盈跳到了棺盖上,旋转着身体扬起手臂——

秋灵素却大吃一惊,因为在她眼中,洛飞羽手里的不是双剑,而是两块结实的方砖,这一砖头若砸下去,任慈就是没死,也得被砸个头破血流!

她快步冲上来抓住了洛飞羽,惊愕的眼神闪动,似谴责似惊怒。

【他都已经这般苟延残喘,你怎么还用砖头砸他!太乱来了!!】

她心中所想自动通过系统密聊传输到了洛飞羽这,洛飞羽哭笑不得,连忙道:“*屏蔽的关键字*别怕,我是在救他。”

秋灵素哪里肯信,她发现洛飞羽能听到她心里的话,立刻警告:“你若不讲述清楚,我绝不会让你动他的身体!我可以帮你,但也可以现在就喊来门外的弟子捉你。”

这外柔内刚的任*屏蔽的关键字*当真谨慎小心至极,洛飞羽能理解她的心情,也没生气,“这是本门秘法,唤做‘心鼓弦’,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能救回来。”

秋灵素见他目光澄澈,确无恶意,这才犹豫着松开了手。

弦牵六脉,心开天籁,洛飞羽一砖下去,那棺中沉睡之人的身体渐渐回暖,内息也复苏过来。

洛飞羽顺手给他打了绷带奶上,微微缓了口气。

秋灵素瞧着任慈的变化,几乎喜极而泣,当即就在洛飞羽面前跪了下来。

“!!”洛飞羽吓了一跳,忙去扶她,“*屏蔽的关键字*这是做什么!”

秋灵素眼神脉脉,温柔而坚定凝视着他,恳求道:“我与阁下素不相识,您冒险前来相救,已令我无以为报,但眼下实有一不情之请……我也许再也没有机会向外求助了,唯有托望于侠士!”

洛飞羽手足无措,“我知*屏蔽的关键字*想说什么,但……”

秋灵素道:“*屏蔽的关键字*丐帮帮主南宫灵实是一位叫‘天枫十四郎’的东瀛武者的遗孤,并非任慈亲子!任慈与他生父比武,误杀了他的生父,因此对南宫灵多有愧疚,将他视如己出百般宠爱。任慈苦心隐瞒南宫灵的身世,生怕他知道身世后会生出偏激之心,但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南宫灵所害……”

“此人狼子野心,残忍狠毒,天下英雄却皆当他是*屏蔽的关键字*挑一的少年英杰,恳请侠士揭穿他的真面目,莫让丐帮基业落在贼子手中!”

洛飞羽就知是如此,大为头疼。

秋灵素的请求在他意料之中,若他是个了无牵挂的普通侠客,定然当场就答应了。但他其实不仅知道这些秘密,而且还和南宫灵、无花算得上是一伙的,让他去揭穿南宫灵的真面目……首先他要能保证自己那时还能活命。

他拍着秋灵素的手背安抚道:“非我不愿相助,只是这件事比*屏蔽的关键字*想象的还要复杂一些,而且其实已经有人在着手调查此事,若我们轻举妄动,恐打草惊蛇。”

秋灵素紧盯着他道:“侠士有难处,我不会同你为难,只求你将我如今的处境告知几位故人。我曾去信向他们求助,但因身边耳目众多,信中语焉不详,我担心他们不解真意反被算计。”

“这……”洛飞羽有些尴尬:“实不相瞒,*屏蔽的关键字*送去信的那四位前辈,怕是没法出现了。”

那四个人,白天刚被他亲手下饺子似的扔进楚留香家附近的海里……

秋灵素陡然一惊:“他们……莫非遭了毒手?!”她身形摇晃,心中大痛。

洛飞羽赶紧道:“*屏蔽的关键字*宽心,他们性命无碍!江湖人以为他们*屏蔽的关键字*,其实同任老帮主是一样的。此事有盗帅楚留香着手调查,很快就能见分晓,在此之前,还请*屏蔽的关键字*先保证好自己的安全。”

秋灵素回过神来,立刻明白他们应也是被洛飞羽所救。她缓缓点了点头,双目隐隐含泪:“侠士大恩,他日定当涌泉相报!任慈身体虚弱,若被南宫灵发现他未死,恐难逃大劫,还请侠士将他带走,安置在安全的地方。”

这个要求洛飞羽倒无法拒绝:“这个自然,我好不容易救了条命,又岂会看他*屏蔽的关键字*。我帮二位并非图什么回报,*屏蔽的关键字*也不必对我感恩戴德。我不算什么好人,本着良心做事罢了。”

他从背包里搬出系统出品的假尸体,将任慈换出来背在背上,时间刚好。

山下开始有人喊“走水啦”,丐帮弟子们纷纷赶去帮忙,洛飞羽回头对秋灵素眨了眨眼,“在下先行一步,*屏蔽的关键字*保重。”

秋灵素知这动静定是他提前做的安排,也不妨碍他脱身,急问道:“侠士可留名姓?”

六个字隔空传入心中:

“七秀坊洛飞羽!”

*

海上明月潮生,楚留香平躺在甲板,吹着微冷的海风。海洋的怀抱里令他舒适、清醒,他借此将白日获得的线索在脑中一一理顺。

神水宫天一神水失窃,秀姑娘失踪,扎木合四人死于天一神水……这一切似乎都引向秀姑娘。

有两种可能,一是秀姑娘偷了天一神水,杀了扎木合四人;抑或者,秀姑娘发现了偷盗天一神水的人,却遇了不测,扎木合等人其实是那盗水之人所杀。

身为秀姑娘的朋友,无论哪一种,楚留香都宁愿这不是真相。

可神水宫是什么地方,谁又能从水母阴姬手下偷东西?若不是秀姑娘所为……

无花曾隐隐提到过秀姑娘的身世,楚留香猜到秀姑娘应是天下第一剑薛衣人的私生女。

她的公孙剑舞出神入化,能出入南少林若无人之境,普天之下除了薛家庄,也没人能调.教得出。她那母老虎姐妹薛红红,也是同样以公孙氏“长歌飞虹剑”名震天下。

私生女如此不光彩的事,薛衣人爱惜羽毛倒也情理之中。秀姑娘性烈如火,五年前似乎就想在江湖大兴风浪,引起父亲的注意……

若她当初是故意潜入神水宫,就为拿到天一神水出来作恶,那……

楚留香细细回想,觉得今日无花的出现,很可能就是在为秀姑娘打掩护。

他并不想怀疑自己的朋友,于是停止思考站了起来,决定去拿一壶酒来。

舱下传来女子的惊呼,楚留香微微一惊,只见一道粉红色的身影飞快跃出了船。他忧心四个姑娘家,也没顾得上去追,立刻轻功翻进船舱。

“没事吧?”

宋甜儿埋在李红袖和苏蓉蓉怀中,前头是拔剑警惕的宫南燕,四人好像都受了不小的惊吓,她们缩在角落颤巍巍道:“诈、诈尸了!!”

楚留香扭头看去,盖着白布的扎木合等人一个接一个立萝卜似的坐了起来。

一、二、三、四……

五?!

楚留香一下子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