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洗白算我输 》于绥

第三十九块小甜点

然而季江呈这边评论刷得太快,景樾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发的那条转瞬淹没。

“……”水军贼多!

男人烦躁地拧眉。

想起再过几个礼拜就是《灵宅》上映的日子了,半晌,他又点开对话框,找到那个手拎胡萝卜的头像,戳进去,低头打字问:

【明天灵姐请客,你来吗?】

然而不知道什么情况,破天荒地被小姑娘拒绝了:

【樾老师对不起啊,明天我没什么时间……】

指尖抵着屏幕,抿了抿薄唇,男人觉得可能是问的方式不太对,于是打算换种问法。

【我和铃木从日本给你带了点东西,原本想明天顺便给你。】

他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就不信她还不动摇。

【啊……可是我明天真的有事情,要回家一趟。东西的话下次去铃木家的时候我也可以拿。真的不好意思了,帮我和灵姐说声对不起啊QAQ……】宋非萝想起张太后还在家里等着她,不无遗憾道。

男人舌尖舔着唇畔,愣了一会,才发觉小姑娘不是在跟自己客气,而是真没空。看着她的道歉,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抬手发了个“没事”。

然而屏幕外的一张脸上分明写满了郁闷。

宋非萝则是完全没想到景樾会今天突然喊上她,因为事实上前几天她已经拒绝过唐灵了。并非摆架子,只是单纯问了名单后,她觉得自己不适合跟着去,那名单上的全是大佬,整个宣传部只请了杜妍,更何况她也没出过多少力,所以这种类似庆功宴的场合她不打算凑热闹。

虽然不能去见景樾,但她竟并不觉得太可惜。

不过最近宋非萝反省了下,之前的她很可能是把二三次元感情弄混了,所以没有追到人的时候,才会难过得连抹茶千层都没心情吃。

而自从她之前问那个“对女朋友有什么要求”的话题被挂电话跳过后,两人都好像有种默契地没再提。

当然也可能是景樾在等她重新提,虽然这种可能性低到海平线以下。

所以她近几天甚至都怀疑,她是不是……没想象中那么喜欢他啊?

无心写新闻史的作业,她趴在桌上仔细琢磨这件事情。

可是喜欢这种事情她没经验,想了半天还是没想通,这时唐珏正好发来一个语音。

“喂——”接通后她应得有气无力。

那一头听见她声音的唐珏挑眉道:“你怎么萎啦?”

于是宋非萝干脆就把这件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你还记不记得你承认过自己是个看颜肤浅的人?”没想到说完后唐珏问了她一道陈年老题。

“……麻烦你再加个声控谢谢。”

“好吧。那还是肤浅的人。”沉默后,唐珏总结了下。

宋非萝听得面无表情。

唐珏就继续:“那我问你个问题,你见了季江呈后觉得他长得怎么样?”

“挺帅的。”宋非萝客观地点头评价。

“更关键的是,我记得你也说过他声音好听。那么问题来了,现在他和景樾一样你都在三次元碰到了,你为什么没看上季江呈?”

“你不是喜欢他吗。”宋非萝顺口接道。

“拜托!你明知道我没有追他的打算,还有别说什么只是本命原因!”唐珏一句话封死她的借口。“所以你为什么只看上了景樾?”

她愣在当场,词穷了。

“……不知道。”

舔了舔发干的唇,正想反驳点什么,门外有人敲门,她连忙磕磕绊绊地说了句我这边有事就匆匆挂了语音。

起身扫了眼寝室,发现宁蔚又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是不是她回来了。

慢腾腾地去开门:“我说你下次带个钥匙好……”话说出一半却被尴尬地卡在喉中。

“嗨!”外面站了个五官显嫩妆容却很浓的妹子,此刻正把脑袋往寝室里探。

她不化妆或许更好看些。

宋非萝专注研究那张脸,暗搓搓想。

“宁蔚在吗?”妹子声音有点尖。

“她出去了。”宋非萝边回答边在心底吐槽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室友。

“哦这样。”妹子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宋非萝感觉她在听见人不在的时候态度瞬间傲慢了。端起手里的小镜子歪头照了照,掀起眼皮子睨过来,懒洋洋哼声道:“那你就跟她说一声,下周末陶苏生日宴,让她爱来不来。”

说完“咔嗒”一声合上小镜子,踩着一双小高跟得意地走了,走廊里回荡着清脆的脚步声。

尽管宋非萝不懂她在得意什么。

但是话说回来,刚刚桃酥那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

-

晚上宁蔚再次卡着学校门禁的时间点回来。

宋非萝把今天来找上门的女生说的生日宴的事情先和她说了下,谁想宁蔚当即皱眉,问那个女生的名字。

“……我忘了问。”她摇了摇头。

“那你说说她长得什么样。”宁蔚低头,把整张脸埋进冷水里。

宋非萝一边跟她描述一边静静看她洗脸的样子,只见她在水里浸了一会儿,豁然抬头,甩了甩额前打湿的刘海,水珠顺着好看的下颚线条缓缓滑下。

这种前所未见的中性美让宋非萝看得愣了下,暗暗咽口唾沫,在心底尖叫一声,然后反复不停地提醒自己的性取向。

但这一刻,她就瞬间记起了那个耳熟的名字,不就是宁蔚上回发烧时候念了一遍又一遍的那个?

顿了下,她试探地问:“那个桃酥……是你女朋友?”

宁蔚一瞬僵住。

好似没料到她会猜中,又或者她原本并不觉得宋非萝会问出来。

沉默良久。

就在宋非萝以为宁蔚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的时候,她突然听见一声极低的哼笑。应是被压在喉底,沉沉的,低低的,嘲讽的。

“是。”宁蔚哗啦一声倒掉整盆洗脸水,面无表情:“前女友。”

“……”宋非萝觉着踩到了雷区。

于是连忙避过视线,挪开了话题,改问她明天一个人待在寝室行不行的问题。

洗漱完,宁蔚整个人瘫在椅子上,手臂长长垂下,脑袋后仰着倒看她,舌尖戳了戳腮帮:“嗯?明天你要出去?”

宋非萝点了点头:“我妈喊我回家一趟……”顿了顿,她耷拉着脑袋,怨念地补上:“相亲。”

“噗嗤。”宁蔚幸灾乐祸地笑出声:“噗哈哈,是不是还对过八字的那种啊?”

“你别说,还真对过。”她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噗哈哈哈哈哈!”宁蔚大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朝她挤着眉眼:“小萝卜你真可爱!”

宋非萝瞪过去一眼,然而毫无威慑力可言,最后只能叹气。

-

B大男生宿舍。

郭封三人该忙的都忙完了,总算有空隙逮住季江呈问今天的事情。

“呈哥呈哥!”郭封率先开头,伸手自然地勾上季江呈的脖子,“来跟哥们说说。”

“说什么?”

“啧,就今天那个小仙女啊!抱着海报的那个!”郭封和邱雷还有肖孑都是一脸你明知故问的表情。

季江呈敏捷地躲开脖子后伸来的那只手,皱起眉:“到底想问什么?”

“哪个专业的?”

“你俩在一起多久!”

“什么进展了已经?”

三个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我和她没在一起。”季江呈淡然地说出事实。

“啊?”惊了!

莫非是老呈不想下手?

郭封惊讶了下,但是很快他又兴奋了,这还没在一起,就是说明呈大少爷没兴趣呗!

想想这也是情理之中的,毕竟追季江呈的那么多,好看的也不差那一个。

但他更激动的是,既然季江呈不要,那不就是代表他有机会了?

当下郭封眼神都亮了:“那你把她联系方式给我,好让兄弟我尽早下手!”他表示期待地搓手道。

“我擦!你个阴险的骚货!”原本盘腿坐在床上一直静听对话的邱雷突然一个枕头精准地砸在他脸上。

“阿呈,别听他的,这骚货一看就不怀好意!”邱雷继而转头向季江呈,笑得更不怀好意道:“这样,你不如把她号码给我。”

“我日!邱雷你你你——”郭封手忙脚乱地把那正中门面的枕头抓下来,颤抖地指着邱雷:“你好不要脸!”

季江呈站在一边看他们争,没什么神情,然后看向一旁同样在看戏的肖孑。

这要换做以往,他应该会劝两句。

但是今天,他只是推了推眼镜,竟然也来了句:“咳,要是可以,也给我一个谢谢。”

郭封和邱雷听到这句震惊地纷纷转头,停住了斗嘴,也停下了互殴。

“哇哦~”好半天,郭封吹了声口哨。

“啧啧。”邱雷也跟着吹了声。

季江呈挑眉看过去。

但只见肖孑从容地坐回座位,一本正经道:“别多想,我只是觉得她海报做得很不错,可以考虑合作而已。”

“呿!”郭封明显不信。

“哎哎说了老半天了,呈哥到底能不能给个联系方式啊?”

“不能。”季江呈打开他再次伸过来的手,一口回绝。

而这时,邱雷已经隐约察觉出季江呈的情绪了,明智地选择了识趣闭嘴。

“为啥啊?”只可惜郭封是个二货,还非要追问。

这次季江呈直接回头,勾着嘴角,眯着眼笑意温柔道:“因为我在追她。”

那笑里不知道藏了几把刀。

“哈?”其余三人表情僵住。

刚刚是他们聋了?!

邱雷感兴趣地探头去看季江呈,肖孑也颇为意外地看过来。

“我刚刚什么也没说!”郭封立马强调,整个人缩回座位上,认为此刻应该把自己撇个干净才能保命。

“那啥,我刚才也是跟这骚锅开玩笑呢!”邱雷赶紧接上。

肖孑再次推了推眼镜,最终也没说什么。

“那呈哥你加油哈。”见季江呈好像没什么不爽,郭封壮着胆加了个油。

季江呈嗯一声,眼里笑意还没退去,拿起桌上的水杯慢悠悠地下楼接热水。

他人一走,宿舍里三个人就立马炸了锅:

“我靠!就呈哥这样的还需要自己追妹子?有生之年啊!”

“妈的,还好我刚才真是开玩笑!”

“对对,我也是!”

“我感觉有了安慰,连呈哥这样的都还需要亲自追,可见我单身是正常的!”

“啧啧,你少自我安慰!依我看,以呈哥的条件,就算要追那也肯定比一般人容易太多了,还不等于手到擒来!”

“好了好了,别说了!”郭封听不下去了,端起手中的凉白开,眼中含泪地强颜欢笑:“来来来哥几个走一个,干了这杯,提前庆祝老呈成为寝室脱单第一狗!”

“去你的,滚滚滚!”邱雷抓起邻床又一个枕头丢过去,笑骂道。

这回郭封精准地截住了枕头:“得!我看你们就一个个地去找女朋友去吧,到最后就我一人散发单身狗的清香!”

“清香你奶奶个腿!”邱雷已经没东西可扔了,手往洗衣台一指,只能居高临下地开嘴炮:“先把你那盆快馊了的袜子洗了再开口好吧!我看这回阿呈忍你两天已经是极限了。”

“说我什么呢?”季江呈正好灌完热水推门进来。

郭封和邱雷两人相继讪笑,仍觉得有点虚,忙道“没什么”。

“对了,明天你们和青协外联部的聚会我有事就不去了。”

见他突然说正事,郭封收敛了笑:“别呀呈哥,本来就是你说的拉上他们,原本他们也没怎么出力,就指了个路,你明天要是不去我们这多尴尬……”

“我也不想啊。”季江呈似乎也有些烦躁,换衣服的时候露出一半线条流畅的腰线。“但我妈喊我回家一趟,说是有重要的事情。”

“行,你家里有事就先忙吧。”早就知道季江呈母亲的威严,邱雷和肖孑立马松口道。

“而且说不准是好事儿呢,阿姨跟你谈谈心介绍个对象什么的哈哈哈……”

“闭嘴!”季江呈斜看过去,吐出两个字。

郭封笑声戛然止住,立时乖乖噤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