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十七岁 》浩瀚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酒精经过冷风一吹, 林珩有些上头,他看着顾景言的眼, 半晌抬手揉了把顾景言的头发, 轻笑起来, “好。”

他们都拥有着三十岁的灵魂,这些事,水到渠成。林珩知道顾景言在想什么, 顾景言其实心眼特别的小,又十分的敏感。

林珩知道他。

做的时候倒没什么特殊, 只是顾景言有些过分紧张了, 林珩亲他的后颈, 哑声道, “放松,没事的,把你交给我。”

顾景言回头跟林珩接吻, 对他来说意义还是不一样。

“林哥。”

“不要害怕。”林珩说,“我不会伤害你。”

情到浓时,他扬起脖子抱紧了林珩的手臂。林珩翻过顾景言, 亲着顾景言的喉结,嗓音陈雅, “舒服么?”

顾景言失去了思考能力, 只从喉咙里发出声音, “嗯。”

林珩很喜欢听顾景言说话,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诱人, “叫我。”

“……林珩。”

“小顾总。”

林珩狠狠撞到了深处,果不其然听到顾景言压抑的叫,林珩感受到他的激动,咬着顾景言的耳朵,“我就这一颗心,全给你了,你得给我收好了。”

顾景言差点被林珩折腾死,他的脚趾蜷起,紧紧抓住林珩,大脑一片空白。后悔了,这折腾可是他求来的。

顾景言半条命都没了,林珩才结束。林珩伏在顾景言的背上,亲他的后颈,嗓音低醇性感,“爽么?”

顾景言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被幹射这种事,难以启齿。他闭眼趴在床上,不想抬头,身后的男人磨着他。

“再来一次?”

顾景言倏然睁开眼,转头,“林哥?”

“想不想?嗯?小顾宝宝。”

顾景言的耳根通红,被林珩磨的浑身起火,“不想。”

“你想。”林珩臭不要脸,亲着顾景言的耳根,摸下去,“疼么?”

林珩很有耐心,前戏做的很足,没有伤到。但林珩确实粗大的过分了,顾景言此刻并不是很好受。

“我摸摸。”林珩不正经道,“有没有伤到。”

林珩摸着摸着就把顾景言给按床上又幹了个彻底,顾景言这回彻底直不起腰了,趴在床上喘息,大脑晕晕沉沉。

林珩抱顾景言去洗澡,回来顺便换了床单,上床顾景言就缩到了林珩的肩膀处。

“有老周的关系省事很多。”林珩亲了下顾景言的额头,才提起晚上的事。他也是普通人,有私心有弱点有无耻的行为,林珩不强大。比起顾景言,他弱多了,顾景言靠真正的实力站起来,他是投机取巧。“别看不起我。”

“我没有。”顾景言倏然睁开眼,看着林珩,“我没有看不起你。”

“睡觉吧。”

顾景言抿了抿嘴唇,许久后,他抬手抱住林珩,“我——”

“什么?”

顾景言闭上眼,把后面两个字咽了回去。

第二天顾景言不能穿校服去学校了,林珩给顾景言扣上最后一颗衬衣扣子,以后不能亲脖子了。顾景言太白,很容易留痕迹。

“开车去学校吧。”

顾景言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嗯了一声,他拎起书包往外面走。走姿别扭,林珩从后面用手掌托着顾景言的脊背,“疼么?”

难以启齿!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林珩笑出声,揽住顾景言的肩膀反手锁门,抬头就跟穿着香奈儿的女士撞上视线。林珩的手还在顾景言的肩膀上,眯了眯眼,敛起了笑。

“你来干什么?”

“他是谁?”女人声音尖锐,涂着指甲油的手指快要戳到林珩身上,顾景言往前一步挡在林珩面前,目光冰冷。“你还想从我这里拿到钱的话,现在给我滚。”

“你这是对妈妈的态度?”于珠看到顾景言脖子上的吻痕,整个人都疯了,指着林珩,“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你怎么在这里?我现在就报警抓你!”

清脆的巴掌声,林珩没反应过来,抬头就看到于珠被扇的半边脸扭到了一边。林珩呼出一口气,怕于珠发疯伤到顾景言,去碰顾景言的手臂。

顾景言甩开,指着于珠,目光浸着寒,“现在立刻滚出我的视线,不然我保证,你不能从我这里拿到一毛钱。”

于珠愣愣看着顾景言,顾景言冷道,“不要干涉我的私事,你没资格。”

他回头抓住林珩的手腕,越过于珠走进了楼梯。

顾景言不舒服,不能骑车去学校,林珩去车库开车。出来的时候看到顾景言蹲在路边抽烟,他停车,顾景言掐灭烟顺手就往手心攥,林珩一巴掌拍过去,“什么毛病?”

顾景言把烟头扔进烟灰缸,拉上了安全带。

他靠在座位上,掐了掐眉心,“头疼。”

林珩没有立刻开车,他把手掌放到顾景言的额头上,随即解开安全带把顾景言揽到自己这边,“趴一会儿。”

他不看顾景言,只是干燥温热的掌心扣着顾景言的脑袋,压到自己的肩膀上,“老公的肩膀给你。”

顾景言把脸埋在林珩的肩膀上,深吸气。

“她没有回来吧?”

“没有。”

林珩不好说什么,毕竟是顾景言的亲妈。很长时间,顾景言才松开林珩,又扣上安全带,“这次她敢动你,我——”

突然想到一件事,为什么林珩回来先去找周飞?周家的权势,还真没人敢动林珩,防止当年的事再发生?

一瞬间,顾景言的心脏有些疼。

跟自己在一起,他要受多少委屈?要走多少路?

林珩开出去十分钟,靠边停车买了三明治和牛奶回来递给顾景言,“别饿着。”

才加速往学校赶。

“跟我在一起压力大么?”顾景言问道。

“爱你从来都不是压力。”林珩笑了一声,不是很在意,骨节分明的手指敲了下方向盘,“别否定我对你的感情。”

顾景言就听到一句爱你。

他垂下头吃三明治,半晌才扯了下嘴角,“我配不上你。”

林珩不知道顾景言哪里来的这么惊世赅俗的想法,蹙眉,“想什么呢?”

顾景言不说话,到了学校,林珩下车拿了自己的书包又绕过去要帮顾景言拿书包。顾景言已经走了出来,他的走姿有些别扭。

林珩揉了把顾景言的狗头,心都融化了,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呢?一天到晚净琢磨一些想不开的问题。

“我们选择不了出身。”林珩喝着牛奶,用肩膀碰了下顾景言,“你已经非常优秀了。”

顾景言抿了抿嘴唇,他是个很阴暗的人,他曾经无数次想弄死于珠,想让顾长明去死。

“你生日打算怎么过?”

顾景言的生日是在七月一号,林珩是六月二十五。

“不知道。”顾景言看林珩,“你想要什么礼物?”

林珩嘴角上扬,笑的不羁,俯身靠近顾景言的耳朵,“顾总,要不把你打包送给我?让我为所欲为?”

顾景言:“……”

疾步就走,不想跟林珩说话。

林珩单手插兜,走在顾景言身后两三米的地方,一前一后。

董海刚上楼梯看到林珩迅速退回去,林珩回头,目光阴沉,“站住,滚过来。”

董海圆润的滑到林珩面前,笑的有点干,“林哥?”

“在躲我?”

“没有。”

林珩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审视董海,篮球赛林珩主动取消,也是他们不带自己玩了。林珩这个校霸竟然被排挤,真是有意思的很。

林珩抬起眼皮,若有所思,“不做朋友也没什么,最近别旷课了。还有一年就毕业,希望你能考到你想读的大学。”

董海猛地抬头,林珩变了,陈飞宇也变了。他们不玩游戏,不打架,每天埋头在教室苦写试卷。

“学习有这么重要?”董海恼怒道,“我就不爱学习,我就是个废物,破罐子破摔了。你不就是因为喜欢那个小白脸才变的么?你真以为你能考上大学?考试不抄你能考多少分你心里没点逼数?”

林珩和董海关系不错,所以想提醒董海几句,没想到董海会这么想他。林珩蹙眉,目光沉了下去。

董海话出口就后悔了,接触到林珩的目光,怂了下,说道,“林哥?”

林珩以前生气了会踹他,这回他什么都没做,看了董海一眼,转身大步走了。

他家又不住海边,管那么宽干什么?

人各有命,去他妈的。

考试前的最后一次股市开盘,宏光的涨幅是同期新股里最高。涨幅超出了预算,林珩查看形势,还能再跟一周。新盘风险大但赚的多,林珩冒险压新盘,也是放手一搏。

二十三号考试,二十二号下午就没课了,林珩收拾书包。听到门外有吵闹声,林珩转头看过去。刘宇挡在教室门口,于珠尖锐的声音如同指甲刮在玻璃上,从门外传进来,“你们班是不是有个林珩?臭不要脸的东西,赶快把他开除了。”

林珩眯了下眼,顾景言已经起身箭步从后门冲出去。林珩身子后仰靠在墙上,看前面的黑板。该来的总是会来,以前于珠也指着他=林珩的脸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话咒骂。当时林珩只当于珠这个人势利眼,看不起穷人,后来顾景言说那时候于珠偷看了他的日记。

“你们学校不处理那个臭流氓,我就去告你们,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前面有人看了过来,声音太大,想听不见都难。林珩合上书,把笔放回去,起身的时候凳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外面发出惨叫,顾景言抓住于珠的头发扯走了。

前排有人嘀咕,“顾景言不是富二代么?他妈这是脑子问题吧?”

林珩又坐回去,敲了下桌子,缓缓道,“讨论的时候声音放小点,吵到老子,老子是要打人的。”

瞬间,教室安静的落针可闻。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