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拐个女帝当军嫂 》宁长风Max

第17章:他如愿了

三月二十日晚。

长安城东,一座华府前灯火通明,高阔的朱门大敞,门前停了长龙般的轿子与马车,朝内一品及以上的高官和皇亲显贵几乎全部都聚集于此,携着装扮华美的正室夫人款款踏入金砌高槛,门前迎客的管家不慌不忙,神色倨傲,一一核查过这些显贵之人递来的请帖,有想来凑热闹却没有请帖的哪怕是个四品官,那管家都只是眉毛一挑,轻言一句:“请出去!”若哪位客人身后跟着的抬礼队伍少于十人,那管家就连一声客气的“唐府有幸,欢迎贵人驾临”的礼仪话都懒得说。

府内各处景致皆如皇家园林一般无可挑剔,在满府的烛火通映下,虽是晚上,却更显壮美耀眼,亭台楼阁,飞梁画栋,惟皇宫而不能及,正堂的礼乐已上,一首《冠年曲》由宫廷乐师演奏,响彻长安城。

唐剑一在远处就听到了曲音,这一府的热闹也是清晰可闻,他不由得住了马,身后整齐的铁蹄声也随之停下。见他有片刻的愣怔,细作魏和上前问道:“怎么了?公子察觉有何异样吗?”

他问:“唐府是不是在办喜事?”

魏和回道:“公子不知吗?今日唐家大公子唐真行冠礼,此时是晚宴。”

唐剑一心中一沉,兀自低语:“唐真都二十岁了……”

唐家的大公子唐真实为二公子,已到加冠之年。

他都还记得自己离开那年,唐真才五岁,看到自己落水时那一张小脸哭成泪人,不断地对岸边的人喊着:“爹!爹!爹!快救哥哥啊!快救哥哥啊!”

细作云飞问:“有何不妥吗?”

罗云门执行清朝令,为了让被调查的官员没有任何防备时间,向来是见令即行,很多次都是在官员家办喜事办丧事时直接闯进去,他们都习以为常,自然不觉得有何不可。

唐剑一眼中闪过一丝悲戚,目光落在马头上的罗云铃上,迅速调整情绪:“没什么!继续前行!”

礼乐声太响,盖过了逐渐靠近的罗云铃声,府内依然一片泰然喜庆。

唐左源在入正堂的圆拱桥上亲自迎候各位贵宾,他春风满面,身腰硬朗,与各位皇亲客气寒暄一番,旁边站着今日的主角唐真,这一行过冠礼他就是成年男子了,可袭父亲侯爵之位,而且家业如此丰厚,难免掩不住春风得意之色。

突然,管家一路连滚带爬地跑进来,慌张得像有洪水猛兽在后面紧追一样,与方才的倨傲冷静形似两人,“不好了!不好了!侯爷!不好了!罗……罗云门……罗云门来了!”

一听到“罗云门”三字,满院的人无论是何身份都纷纷变了脸,堂内不知情的乐师还在奏乐,但热闹喜悦的气氛已在这三个字传来的瞬间蒸发了。

唐左源一时脸色煞白,虽然面上迅速恢复镇定,心里却已是心惊胆战,好似那铁蹄不是踏在地上,而是踏在他心里一样。

唐剑一的马率先破门而入,望着这朱门华府,比自己记忆中更宏伟华贵许多了,他从未想过时隔十五年自己会以这种身份回到自己家里。

他一眼认出,那桥上站的就是自己的父亲,身形还是如当年一样健硕精干,只是岁月变迁还是写上了他的面容,记忆中的这张脸虽然模糊却完全不同于这样的横纹密布,扶着他的那个面色微滞的年轻公子应该就是唐真,自己今日刚满二十岁的弟弟,果然已经长大了,没有小时候的稚气了,成了贵气潇洒的佳公子了。

他们应是认不出自己了吧。

看过一眼之后,唐剑一就移开了目光,克制着自己的手抖,举起清朝令令牌,直对唐左源,“罗云门清朝令已出,兵部尚书忠南候唐左源听令!”

“清朝令”三个字一出,四周皆是唏嘘,又瞬间恢复安静,唐左源直直跪下:“罪臣唐左源敬听上训!”但凡是见到清朝令的官员,无论是否已经认罪,都要自称罪臣。

可听他自称罪臣,唐剑一只觉心中一痛,继续冷冷地宣令:“罗云门尊令:兵部尚书忠南候唐左源涉嫌通敌卖国泄露军机,如今已有证言,本门特启清朝令,宣唐左源入罗云门接受盘审,自此刻起到调查完毕或定罪之日,唐左源不得与清朝令执行者以外之人见面、交谈及接触!自此刻起到调查完毕或定罪之日,唐府全面交于罗云门接管,非唐府之人迅速撤离,唐府上下七十五人不得踏出府外一步,不得与清朝令执行者以外之人见面、交谈及接触!清朝令已启,清源长老督审督刑,户部配合算师审计,刑部协助特等细作取证,大理寺协审复核,一等细作十六名负责捕擒,二等细作二十名负责监管查抄,若有异议或别情,及早上达!”

这是清朝令宣旨时通用的言辞与格式,他念得极顺,语气都未有波动,却还是顿了一下才把最后一句话从干涩的喉咙中说出:“清朝令亲启者,罗云门细作,唐剑一!”

这名字一说出口,唐左源如被惊雷击中,怔怔地抬起头,望向唐剑一,目光相接一瞬,两人都快速地避开。

目光扫到了唐剑一腰间的佩剑,唐左源布满皱纹的眼眶浮上一些难以察觉的红,眼里有泪,仿佛那一刹那被夺走了十五年的精力,身心俱伤,重重地磕倒在地,声音嘶哑:“罪臣受训!”

唐剑一不再言语,因为他知晓,自己再多说一个字都会忍不住哽咽,做了个手势,自然就有人开始行动了。

府院里的客人如惊雀一般迅速散去,唐真和下人们都被带走,关押在各个屋子里,整个唐府冷清下来,就像一个正引吭高歌的人突然被扼住了咽喉,所有的繁华热闹戛然而止。

唐左源双手双脚都锁上了玄铁制成的镣铐,被人押着,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唐剑一的方向走来,经过他的马时,还是忍不住抬头望了他一下,在他目光投来之时,唐剑一闭了下眼,面上那一瞬全是淋漓尽致的痛苦。

“唐剑一”是他的假名,每个细作都有很多假名的,这不足为奇,只是这个假名他用得比较多而已。

自当他被送入罗云门开始,他的出身就成了罗云门机密,后来成了四刹之一,出身就成了至高的机密,只有昭明公主,清源长老及莫离知道他是出自唐家。

唐左源不知道他的儿子就是罗云门四刹之一的青龙,但他清楚地记得,当年把他交给罗云门之后,得皇上和掌门通融,去见过他一次,那时他刚开始学习剑术,唐左源就给他带去一把宝剑,他说起清源长老在给他取假名,唐左源便道:“父亲愿你成为南晋最优秀的细作,如宝剑出鞘,一心护国,绝技傍身,剑人合一,就叫剑一如何?”

十岁的他点点头:“好!孩儿就听父亲的,叫唐剑一!”

其实,当年他送他剑,给他取这个名字,都是有私心的,因为他想等哪天孩子长大了,自己或许还可以凭这个名字这把剑认出他来。

于是,十五年后,他如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