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微信群 》方清歌

第六十四章 那些黑暗中的魑魅魍魉

“白、白少主……您怎么在这儿?”

陈一星和徐海正在气头上,听到这么嚣张的声音,怒火勃发,正准备教训一下某个不长眼的小辈,但当看到来人是谁后,立马火气全消,怂了。

在宝瓶城,敢这么嚣张说话的人,自然只有白枫了。

白枫背负双手,趾高气昂的走到叶休身旁,指着两人道:“知足常乐懂不懂,什么叫知足常乐,我给你们好好说道一下。”

“好好给你们讲道理,你们就要乖乖的给我听着,认真听了,照着做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家都高兴;你们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得寸进尺,让本少一时不高兴,本少让你们一辈子都高兴不起来。”

白枫昂首挺胸:“知足常乐,懂不懂?”

见鬼的知足常乐,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你要不是魔尊的儿子,敢这么向人解释知足常乐,信不信活不到明天早上?

叶休翻了个白眼,这知足常乐解释的,比他的以拳讲理,还要扯。

但,霸气啊!

我要是有一个武功天下第一的魔尊当爹,我也能把歪理邪说讲的这么理直气壮。

“懂、懂了……”

陈一星和徐海不断擦着额头上的虚汗,唯唯诺诺的点着头。

“懂了还不给小爷滚,等着小爷请你们吃饭啊?”

白枫一挥手,环顾一圈围观看热闹的人,霸气侧漏道:“你们,还有你们,以后招子都放亮些,叶休是我兄弟,在这宝瓶城,我能肆无忌惮,他就能横冲直撞,撞伤了你们,碰倒了你们……”

说到这里,白枫停了一下,扫了一圈众人,声音高扬:“有气,给我憋着;有怨,给我忍着。”

这么霸气侧漏的话一出,在场所有的江湖中人,都愣了,这特么还讲不讲道理了。

但想到之前叶休的以拳讲理,白枫的知足常乐,众人只能默然。

这个江湖,谁拳头大,谁靠山硬,谁的话,就是道理。

不服,打到你服;

不听,杀到你听。

当然,除了沉默,也有一些心思活泛之人,已经踅摸着怎么结交叶休,从而搭上白枫、画眉山这条线,只要能搭上这条线,虽不至于一纸黄符鸡犬升天,但在这宝瓶城,足以吃饱喝足了。

“是,是!”

如蒙大赦的陈一星和徐海,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来,灰溜溜的走了。

“老弟,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随着众人得散去,街上又恢复了宁静,白枫看向一旁有些发愣叶休,奇怪道。

叶休抬头,真心实意道:“兄弟,霸气啊!”

是啊,最后那句“有气,给我憋着;有怨,给我忍者”,真心是霸气侧露啊,真汉子,就应该这么说。

等什么时候他有实力了,或者找到什么靠山了,这话必须得照本宣科的说上一遍,不说,不是真男人。

白枫嘿嘿一笑:“还行吧,我呢,就是有个好爹,只能在我爹的一亩三分地上耍耍横罢了。出了这一亩三分地儿,就是狗屁不如了。老弟你那个以拳讲理,才是真本事。”

“我爹常说,人这一辈子,可以横,可以傲,但首先得有本事。没本事,去横,去傲,那叫不自量力,有本事,那才叫不同凡响。所以,在这个江湖上,拳头大,才是真道理,我还差的远呢。”

叶休诧异的看了一眼白枫,他本以为对方是个只知耍横仗势、不学无术的武二代,但现在看来,白枫的心里倒是清明如镜。

不过想想也是,虎父无犬子,魔尊的儿子,又怎么可能真是无能之辈?

“魔尊的话,金玉良言,白兄心如明镜,未来一定会像魔尊一样,大有作为的。”叶休拍了句马屁。

白枫哈哈一笑:“借老弟你吉言了。”

“不过话说回来,老弟你先前说的‘讲文明、树新风,和谐社会’什么的,是什么意思,我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过?”

“没什么意思,都是我家乡那边的一些俗语。”叶休摇摇头,笑了笑。

这些话,本就不是说给白枫等人听的,而是说给江歌、梅青鱼他们听的,他出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宝瓶城人来人往,不出一时三刻,就会传遍全城。

到时候,只要江歌等人在宝瓶城,但凡其中的一两句话,或是他的姓名,传到他们的耳中,他们自然能轻而易举的找到他。

这就是他的打算,什么以拳讲理,统统都是借口,以拳找人,才是目的。

“算了,吃饭去。”

白枫也没深问,搂着叶休的肩膀,朝一个酒楼走去:“要说这宝瓶城,最好的酒楼,当属红袖楼,既有美女歌舞,又有好酒好菜,保证让老弟你大开眼界。”

“好啊。”

叶休心中一喜,没想到位面任务还有这种福利,看看衣衫褴褛的小姐姐什么的,实地考察考察古代的娱乐场所什么的,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啊。

叶休一搓手,笑道:“走着。”

……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属下失职,差点让少主被抓去,请魔尊惩罚!”

一间书房内,病书生许病半跪在地,向书桌后,一名年约五十多岁、相貌清矍的男子禀告道。

男子一袭黑袍,气质儒雅,身上没有半点凶狠毒辣、铁血冷酷的枭雄气息,反而带着一股子书卷气,一点也不像小儿止啼、江湖人闻名色变的魔尊,反倒是像一个教书先生。

魔尊白玉楼将手中的书放下,问道:“你是说,枫儿被一个小辈给救了?”

“不错。”许病回答道:“这个少年比少主略小,但实力不俗,擅长拳法,一人打败了浩然四虎,救了少主。”

白玉楼沉默片刻,饶有兴味道:“有意思,这个小辈什么来路?”

许病恭谨道:“属下询问过,这人名叫叶休,他说他从小跟随师傅练拳,师傅名讳不详,但曾有一个外号,名神拳无敌!”

“神拳无敌?”白玉楼轻叩了一下桌子,喃喃自语道:“神拳无敌,难道他是那个老怪物的弟子?”

许病跪在地上,两耳不闻,他虽然很好奇魔尊口中的老怪物是谁,但有些事该问,有些事不该问,这个道他还是懂的。

“对了,浩然五虎呢?”白玉楼又问道。

许病额头沁出一层冷汗,道:“禀魔尊,还未抓到!”

白玉楼停了一下,淡淡道:“不必着急,跟着他们,放长线钓大鱼,看一路上都有谁暗中帮助他们,查清楚后,直接杀了。我们攻打少林在即,不能让这些老鼠,坏了一锅汤。“

许病垂首,应道:“魔尊高瞻远瞩,属下遵命。”

“对了,人都到奇了吗?”白玉楼道。

“七十二帮,三十六寨,十三坞七堡等小帮小派都到了,只剩下血剑门、彩衣楼还未到,不过血王和鬼后来信说,他们最迟半个月后到。”

许病回答到:“只是,属下查到,血王和鬼后早在十天前就已暗中潜入了宝瓶城,只是现在不知在哪里?”

白玉楼淡淡一笑,身上气息陡然一变,深如渊海:“大事未成,就急着算计来算计去,生怕自己吃了亏,蝇营狗苟,难成大器,一群鼠目寸光的东西,要不是留着他们有用,老夫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们了。”

“不管他们在哪儿,直接去信告诉他们,最迟十天,十天后他们不到,就不用来了。”

“是。”许病额头再沁出一滴汗珠,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去吧。”白玉楼挥挥手。

“属下告退。”许病如蒙大赦,急忙退了出去。

白玉楼抬头,缓缓一笑:“叶休,神拳无敌,连那个老怪物都按捺不住了吗?有意思!”

……

“嗯,睡觉睡到自然醒,舒服。”

清晨,温柔的阳光从窗户中射入,洒在叶休的身上,暖洋洋的,让人沉迷。

昨天,叶休和白枫在红袖楼吃完饭后,白枫给他在红袖楼包了一间小院子,就离开了,毕竟,白枫身上有伤,不易操劳,能陪他吃完一顿饭,已经很够意思了。

而他,自然也乐的清净,能好好休息一下。

他在进入位面世界前,和心月狐打了一架,进入位面世界后,又连续打了两架,虽然没受什么伤,但精神上早已疲惫不堪,自是巴不得好好休息一下。

故而,吃完饭后,两人就分开了。

而他则从昨天一觉睡到现在,一个字,神清气爽。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没能欣赏到红袖楼衣衫褴褛的小姐姐,哦不,红袖楼著名的歌舞丝竹表演。

不过,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

“起床,练拳!”

叶休握了握拳,起床,用冷水洗了把脸后,朝门外走去。

白枫给叶休安排的住处,是红袖楼单独的小院,平时只有贵客才能入住,风景自然不差。

院子里种满了桂树,金桂如雨,馨香满园。

欣赏了一下小院里的景色,叶休深吸了一口气,拉开拳架子,一边走,一边打着仙人擂鼓式。

快慢五百遍,轻重五百遍,一拳不多,一拳不少。

“呼……”

最后一拳打完,叶休已是大汗淋淋,全身湿透,但精气神十足。

人练拳,拳锻人;

人养拳,拳亦养人。

“拳法不错,贫僧来领教一下。“

刚收起拳,叶休忽然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悚然一惊。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