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机[剑三+勇漫] 》封言以辰

喜欢

“哪来的鳄鱼啊!”贝爷一脸惊恐的甩开了自己的背包。

原来那道水柱是一只鳄鱼喷射出来的,刚才它就趴在贝爷的背包上,挣扎着想要咬他。

“crap!我那可是鳄鱼皮的!”

看着鳄鱼一直撕咬着他的背包,贝爷心态有点崩。

看到这一幕郁宿又想叹气了,明明一开始表现的很正经,怎么……才几个小时而已,就变成了这样。

“它能一分为三,你们去解决鳄鱼和狮子,我去风筝那个河马。”郁宿提醒道,说完就立马在场上摆放好飞星,盯着那个河马。

神荼看向她:“尽量拉远点。”

这么说完后也严阵以待,和贝爷背靠着背站好,和他商量着如何解决。

贝爷:“这下麻烦了,不过根据食物链法则,我们应该引狮子和鳄鱼这两个肉食的去解决河马那个杂食的。”

神荼:“然后呢?”

贝爷托着下巴,神色焦急:“还没想好。”

神荼:“听说过五行吗?”

贝爷:“相生相克?水、火、土?I got it!你勾引狮子,我吸引鳄鱼,我们先来个水火不相容!”

商量好了对策,那么自然就直接行动了起来,瞬息~

贝爷冲向鳄鱼、神荼抛出惊蛰化作豹子奔向狮子。

郁宿身影若隐若现,无影亦无踪,甚至连移动的痕迹都看不见,把河马溜的都快原地爆炸了,疯狂的踩踏地面,让天上不断落下石柱。

这样的攻击频率饶是郁宿也有些吃不消,毕竟她的能量并不足以让她支撑太久,“好了没?”

面对郁宿的询问,贝爷慌慌张张的回答:“快了快了!不是,说好的你勾引狮子呢?神荼快救我啊!”

但是郁宿抽空往那看了一眼后,忍不住勾了勾唇,这是在干什么?动物赛跑吗?

鳄鱼追着贝爷,狮子又追着鳄鱼,神荼化作的豹子又追着狮子。

下一秒,吼~

神荼总算是“勾引”到了狮子,带着它往另一个方向跑。

“好了吗?”这是神荼问的。

“这次是真的好了,再不好我也撑不住了!”贝爷一个侧跳,及时的在狮子和鳄鱼相撞之前跳开了。

至于神荼,变回人形,双膝跪地往后仰,一个漂亮到极限的下腰。

这下狮子与鳄鱼相撞,奄奄一息的躺在了地上。

一看他们已经解决了狮子,郁宿立马拉回放在他们身边的飞星,引来河马的落石,将鳄鱼也解决了。

“接下来就该解决这个河马了,但是……发疯的河马不好惹啊!”贝爷左跳右窜,努力躲避着落石,搞怪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它应该快要力竭了,先找出路。”郁宿平复了一下紊乱的能量,压□□内的不适感,神机术最为神奇的地方就是时间,使用时间的力量所需求的能量是巨大的,哪怕只是最低等的时间瞬移。

江小猪的那个测试战斗力的眼镜中,郁宿的战斗指数打的全是问号,也就是这个原因了,时间的力量最为莫测。

也借以此,郁宿才能在吞噬之力的摧残下活了这么久,当然另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有个特别厉害的“医生”在她身边。

“话说神荼之前不是说过吗?金气传递到了另一个地方。”贝爷站在这处打不开的门前,托着下巴思索着。

“我想很有可能……诶,怎么又来?”

天上又开始不断落下落石。

“我去引开,你们去找出路。”郁宿一发追命箭就朝着河马射去,果不其然被一块落石挡住了。

但是这样一来,她的脸色越加苍白了起来。

一旁的神荼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只是惊蛰从手中飞射而出,把河马的仇恨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趁着神荼去吸引河马火力的时候,贝爷像是不经意的随口一提:“有些时候啊,沉默寡言的男人比较可靠。”

郁宿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也看不出什么情绪,目光悠远,不知在看什么。

她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一个连过去都不知道的人……又怎么会知道什么是喜欢,在飞机上安岩和江小猪的对话,郁宿自然是听见了的,王胖子开的玩笑话她也是记得的。

默契、应该是在一起了吧,周围的人似乎都这么说。

可她只想救回她的好友。

郁宿从来都知道她长得很好,在不久前也有人说喜欢她,可是在她看来……只是皮囊而已,纵然是赏心悦目,但要说喜欢那便太过轻浮了,再说她速来寡言少语,又不爱笑,正如江小猪所言,整个人都是无趣的很,两个不怎么说话的人……用什么交流?打架?

况且神荼也从未说过喜欢她,毕竟他一直都只想着要找家人,就算是喜欢也该是安岩吧(?)所以只是他们的胡乱猜测而已。

她已经不记得年少时的她是什么样子了,大抵还是爱笑的吧。

看到郁宿这个样子,贝爷忍不住叹了口气,旋即也不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了,还是找出路最要紧。

T.H.A里能有*屏蔽的关键字*终成眷属的太少了,冒险之路,谁敢说自己一定能活着回去呢,所以到头来不是含泪分手,就是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寻找,可到最后还是找不到,像是瑞秋和罗平这样的是真的很幸运了,协会大部分的人基本都是选择不找那个相伴到老的人,而是一次次的与队友探险,死也死在墓中。

女性探险家就更少了,一般来说也都是文职人员,或者就是像允诺那样,本身是个大小姐,随身带着私人助理。

踏上冒险之路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故事,也心有执念,希冀着冒险之地的古老传说能够帮助到自己。

那么郁宿又是为什么而来呢?这似乎是个迷,但谁都不会去问,谁还没个秘密呢,只需要知道她没有伤害到别人就可以了。

不过,神荼喜欢她这一点……想来任谁都看得出来的。

能帮就帮了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反正贝爷是这么想的,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就是可惜郁宿完全没领悟到。

而神荼也憋着不说,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