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离伤 》辛云火火

第五十三章 春日大梦

“好吧好吧,你也吃,多吃点。”太子把袖子拽过来,看了看袖口的纹饰,见几条丝线都有些跳脱出来了,不免又皱起了眉头。

方妈给康玉翡盛了半碗清粥,她知道此刻主子定是没什么胃口的,盛的太多,吃的太慢,反倒是个煎熬。

何其娟依旧在一旁絮絮叨叨的,说的话,康玉翡都只是过过耳,一句也没听进去,只随意应答着。

倒是太子有些怪异,似乎并不着急自己碗里的,总是盯着康玉翡碗里的,“你口味如此清淡了吗?倒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呢。”

这话里话外总有意无意带着怀疑她的意思,康玉翡知道太子对于自己的身份颇感介怀,可如何自证自己确实就是康玉翡呢,这又是个让人头疼的事情,“这几日身子不太舒服,还是清淡些好。”

“臣妾听哥哥说,北方人的吃食都是咸的要命,酒也烈的烧喉咙。”何其娟见太子和康玉翡都转过头看着她,自觉得大家都愿意听她说话,便继续说下去,“说起这酒啊,还是咱们黎江水酿的最好喝。明日康世子进京,臣妾的哥哥可是早准备好了,送几坛给康世子尝尝鲜。”

康玉翡侧过脑袋,带着满脸疑惑问何其娟,“是我大哥吗?要进京?”这话听着太让她诧异,以至于她都忘了礼数,就这样越过太子微怒的脸色,直勾勾的盯着何其娟。

“康世子要进京请罪,姐姐不知……”何其娟扫到太子眼神的时候,这话已经来不及收回了。见到太子因为极怒而扭曲的面容,着实让她胆寒,她嘴微张开,整个人定在那,不能动弹。

进京请罪这四个字犹如惊天霹雳,一下砸的方妈措手不及,她正端着给康玉翡盛好的椰汁乳鸽汤,一个心忧慌神,手上的汤晃的厉害,撒出少许来,恰好落在康玉翡手腕上。

赵宝江一句,“哎呦,娘娘当心。”把康玉翡的思绪拉回来,再见自己手腕泛起一片红,才恍然觉得生疼。她不由的往后缩手,却不当心撞翻了太子碗里小米清粥,滚烫的粥水顺着桌沿落在了太子的大腿上,周围一片人仰马翻……

康玉翡自然知道烫伤太子的后果,赶紧跪伏在地上,掏出袖口里帕子,替太子擦拭腿上的污渍。赵宝江扯着嗓子招呼人手传唤太医,何其娟想上前献殷勤,却碍于康玉翡和赵宝江一边一个占着好位置,只能在外面瞎咋呼了。

大哥,二哥,三哥的愁容一个个浮现在自己脑袋里,可康玉翡却不敢细想,一次次提醒自己,得专注于眼前的事情。她把帕子翻了一面,顺着污渍往上擦,一点点,极细致,势必要擦得干干净净。

“好了。”太子轻声说了一句,康玉翡握着帕子的手顺着他的大腿一点点往上挪,往内侧挪,似乎,全然感觉不到尴尬。

太子的脸颊早已升起一片潮红,眼见她的手离自己重要部位越来越近,他全身有些僵硬,只有喉头上下拱动了一下,又发出一句,“好了。”

这句话声音低沉,略微带着些不明所以的怒气,惊了康玉翡一跳,她抬头,脸上挂着去年腊月和太子第一次见面的诧异表情,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太子涨红着脸转过头去,不敢与她在对视,清清嗓子,尽量让自己平静的说话,“好了,别擦了。赵宝江,回轻水阁。”康玉翡望着这一群人和这一桌子的东西陆续散了,才敢坐下来叹口气。大哥,康家,镇北侯府,到底怎么了?

太子忧愁不已,本想着这事能拖一日便一日,康玉翡知道的越晚越好,或许等镇北侯府这罪名落实了,她就是求啊闹啊,都改变不了什么了。可如今这般局面,她若来替镇北侯府说情,自己可会动摇?他默默叹口气,自己这心啊,似乎已经由不得自己了。

可康玉翡并不会来。二哥教她的那些,唯有这第二点,“无论镇北侯府镇北军出什么错漏,你都不可以去太子和皇上面前求情。”她记得牢牢的。

太子等了一日,等到日头沉下去,月亮浮上来,也不见康玉翡的身影。

“殿下,夜深了,您早些歇着吧。”

赵宝江替他灭了房里最亮的那盏灯。

太子慢慢沉入深沉的夜里。“太子,太子……”有人轻柔的呼唤他,慢慢张开眼,漆黑的夜里,只有窗外透进来淡淡的月光,这光微弱,不足以看清唤他的人是谁。

这人坐在床边,轻轻一笑,纤细的手指掀起太子的锦被,轻轻落在太子的大腿上。

太子原本想唤赵宝江进来,但不知为何,没有开口,他揉了揉眼睛,只想看清眼前的人到底是谁。

“太子……”这人声音带着妩媚的笑意,指腹在太子大腿上隔着衣裤的绸布轻柔摩挲……一种让人颤栗的酥麻感走遍太子的全身,眼前人的脸也渐渐清晰起来……

“玉,玉翡。”

康玉翡一笑,眼睛如以往一般弯成月牙儿。她的手掌压在太子腿上,微微用力,身子前倾,上半身离太子仅有一掌之隔,“太子,你在想我吗?”

太子点点头,眼前只有康玉翡温暖如春的笑脸,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大腿上的手掌掌心微热,慢慢往上游走……几乎能确定这手要去的地方,是自己向往却又不敢逾越的地方。太子感觉自己心跳的飞快,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激动心情在他全身激荡,一点一点吞噬他,俘获他的全部心思……一起一伏……他的眼前,他的整个世界,只有康玉翡。

“玉翡……”

一阵惊雷声,太子猛然睁开眼,发现周围一片静谧,窗外闪电划出一阵亮光,把房内照亮,除了他自己,这屋子里再也没有别人。“玉翡……”又一阵雷声压过了他的低语声。

隆隆雷声,能将这场春日大梦掩盖了过去,可这淅沥春雨,却不能将早已落在心里的点点痕迹完全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