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漫]这个世界的人类好奇怪 》柏杨以南

四魂之玉不见了??

斯坦国王雕像周边缠绕的不是别的,正是念能力。

而大火烧起时,触发念力机关,保护雕像不受侵害。

现在,这道力量慢慢变弱,直至消失。

雕像失了一层闪亮的光芒,在黑暗中便显得平平无奇,但考官达普看着它的眼神依旧像在仰望一位初恋*屏蔽的关键字*。

这位“初恋*屏蔽的关键字*”的光芒消散后,突然“咯咯”一声,发出长长的低吟,好比陈旧的木柜不堪负重地裂开一道缝隙。

面前的雕像虽没有不堪负重,但也真的裂开一条缝,以鼻梁为界,从中裂开。肚腩开着一道口子,像一张嘴巴,又像有人从里面破肚而出。

这是座石像,当然不可能从里面跳出一个人来,它只是吐出一只盒子。

盒子也是石头做的,从肚里滚落出去,一直滚碌碌的滚到孔翎脚边。

孔翎将它捡起,一旁的达普突然大声道:“给我!”

他此刻看石盒的表情已像在看脱光衣服的初恋*屏蔽的关键字*,两眼都在发光。他鼻梁有些扁平,又冒着几颗汗珠,眼镜便不时滑落下去,达普托了托眼镜架,又重复道:“快给我!”

孔翎掀着眼皮,长而密的眼睫下,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达普,好似在问:“我捡到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

他眼睫虽长虽密,却不卷翘,略微下垂,认真看人时呈现出的画面给人一种无辜又理所当然的感觉。

达普的鼻子又在冒汗,眼镜又在往下滑。

他定了定心神,娓娓道来:“这座雕像是斯坦国王的,盒子里面的东西自然与斯坦国王有关系,最大可能是记载为什么灭了维多斯帝国的斯坦国王雕像会出现在这儿?也有一定的几率写明了斯坦国王的陵墓所在地。”

他说到这儿,心头有些火热,“这对我这个遗迹猎人很有用,对你没用不是吗?”

达普的话没有半分打动到孔翎,他不闻所动道:“你说了这么多猜测,打开看看不就清楚了。”

他说着已把石盒打开,盒内静静地躺着一张牛皮纸。

达普的眼神不受控制地往里瞟。

牛皮纸略显老旧,散发着尘封多年的潮湿味。孔翎把盒子丢了,展开牛皮纸,纸上的内容看得他心头一械。

那歪歪曲曲的蝌蚪字和乱七八糟的线条,看起来就像小孩子的随意之作。

孔翎的心情顿时如小孩子般多变,把手中东西伸到西索面前。

西索此前无聊地蹲在一块石头上,扑克牌被他玩出新花样,一张张纸牌像一枚枚回旋镖飞出去又自动飞回手里。

眼前突然出现两只手,光滑白嫩的手臂像细密绵软、入口即化的奶油,舌尖一舔,仿佛甜在心底里。

嗯~要是上面再落下一颗饱满多汁的草莓,那就更香甜诱人了!

孔翎蹲在西索面前,两只手伸展着一张牛皮纸举到他眼前,清透的声线透过纸张传至耳廓:“你看一看,这些歪歪扭扭的线条是地图么?”

西索慵懒地一撩眼帘,扑克牌全部回收至手里,拇指与食指捏着一转,如展开扇子般展开五张扑克牌。

五张牌面都是红心,连起来刚好是同花顺。

扇子一般的牌递至唇边,遮住他微微勾起的嘴角。西索只看了牛皮纸一眼,便肯定了这是张地图,说罢还斜睨着达普:“是哟~一张地图!说不定正是斯坦国王陵墓的地图。”

达普提了提下滑的眼镜。

西索把地图往下扯了扯,霎时从地图背后露出一双含着雾气的眼睛。

孔翎已经对这张地图失去了兴趣,立刻松开了手。

地图转移到西索手里,他卷成一团敲着手心,像拍卖会上手持拍卖槌敲打桌面的主持人。

一击一击地打在达普的心头。

西索道:“你看起来很喜欢这东西呢~但这片地方的机关不是你触发的,盒子也不是你拿到的,你也打不赢我。你唯一的优势便只有……”

他没有选择把话说完,藏一半露一截。

但达普已经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了,他唯一的优势也只是考官这个身份。

他看着一起蹲蘑菇的两个人。

达普只是个遗迹猎人,从来都不是以武力取胜,心里清楚不是西索的对手,也当然不是与西索对打还能平分秋色的孔翎的对手。

何况是两个人。

他在心里衡量着斯坦陵墓的价值,据说斯坦国王踏平维多斯帝国后,传承千年的宝藏都被斯坦国王搜刮……

达普轻轻嘘出一口气,稳住心神道:“我可以恢复你的猎人考试资格!你只有再过最后一场便可以得到猎人资格证。”

“不用了。”西索出乎意料地捞过蹲在一旁发呆的孔翎,手臂锢住脖颈,手指捏住下巴,转移他脑袋的方向。

然后趁他愣神间,迅速说:“就把他定为八十九号!这届不管是学员还是考官都差得远呢,我要到明年考试看看有没有值得培养的小苹果~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达普道:“也行。”

他伸出手,地图被丢到他手心里。

这两人交易得非常愉快,也十分迅速果断。

孔翎回神后,从西索的禁锢中解放出来。“决定什么?我还要回家呢!”

孔翎要回的家当然就是有父亲在的家,他目前还在探索食骨之井,期望它能把他送回去。

他在迷宫内穿梭,取回遗落的武器后,终于找到食骨之井。

即将跳下井时,他突然回头,看向跟在后面因不高兴而鼓起包子脸的西索,眼睛已是一片碧色,瞳孔中央似紫似蓝,梦幻绝伦。

让看见的人瞬间以为是阳光下忽然向你展开华丽尾羽的骄傲孔雀。

措不及防,又惊又喜!

孔翎缓缓露出一个笑容,碧水的眸子盛满星光。又宛如天苍苍、地茫茫的大草原上,一朵娇俏的小花含羞带怯的向你展开花蕊。

他笑道:“你是我见过最有趣的人,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孔翎。”

西索忍不住向前踏近一步时,孔翎已投入井中。

他在井底等待,等待四魂之玉碎片发出光芒,等待食骨之井将他带到远方。

然而,一切都是那么平静。

孔翎摸遍全身,惊慌的发现四魂之玉碎片竟然不见了!

他钻出井口,西索整张脸映入眼帘,眼睑下的星星和水滴妆容似乎都在发光。

他弯着腰和趴在井口边缘的孔翎近距离面对面,扬起的笑容仿佛写着:第三次见面了哟~

西索与他挥手招呼,笑道:“你也是我见过最有趣的人,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西索!”

孔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