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疆 》公孙束竹

四十一 栽赃

李寻南闻言脸色沉了下来,低声道:“有人想要栽赃永昌军。”

萧安帼点了点头:“当年负责铸造这一批武器的,是负责京城防护的平阳侯。”

“平阳侯……”李寻南咬牙,停了一会儿后又说道,“平阳侯和灵山寺又会有什么仇怨呢?”

萧安帼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如果不能在朝廷接手之前找到证据,永昌军可能就真的洗不清了。”

“那把刀,分明是用了许久,”李寻南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平阳侯在当初制造这批武器的时候,就私藏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那他是在……”

“豢养私兵。”萧安帼的眸子闪了闪,说出来了一个足以让平阳侯身败名裂的罪名。

“他到底想做什么?”李寻南走得快了一些。

萧安帼跟在后面,眉眼下敛,看着眼前的地面,拧眉捺住心中的波澜,当年平阳侯扶太子登基,困安国公于京城之外,甚至控制禁军,将她留在皇宫中的,可不就是他养的私兵吗?

可是为什么,上一世的灵山寺,明明没有此灾难的,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事?

是因为她,改变了当初的历史吗?她想不清楚,更不敢面对。

终于看到寺门的时候,李寻南停下来向后看过去,身后的小姑娘一步步走上台阶,低着头看着地面,他皱了皱眉:是因为小和尚那种样子,给她带来了影响吗?

似乎是感觉到他停下来了,萧安帼抬头看向他,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寺门,轻轻吐了一口气,却见李寻南转身向她伸出手来:“过来。”

她愣了一下,后者却根本没有看她,而是转身看着寺庙的方向,明明没有看到,她却能够想象得到后者脸上决绝的眼神。

她抿了抿唇,将手放了上去,李寻南伸手握住,拉着她朝着寺庙走过去。

就像小和尚说得一样,所有人都*屏蔽的关键字*,寺院中横尸遍地,鲜血更是到处都是,所见之处,尽是僧人的身体。

从前院走到住处,再走到佛堂前,没有一个地方是干净的,萧安帼在佛前站了一会儿,才转身道:“没有其他人的尸体,应该是被同伙带走了。”

李寻南点了点头,脚尖轻点将地上的一把刀踢到了手中,看了一眼道:“也是同样的刀。”

萧安帼声音带着些许悲凉:“他们不过是普通的僧人,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祸端?”

李寻南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轻声道:“我想平阳侯那样的人,应该不会留下来一丝证据的。”

“只要永昌军中的刀没有丢失,就能够证明这事情不是我们做的,从而查到平阳侯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只要平阳侯极力否认,就连陛下恐怕也只是随意论处几个人以事重视罢了。”

“……”李寻南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头顶还算明亮的夜空道,“走吧。”

两人赶回到山下的时候,就见到朱成胜站在山脚不远的地方,他旁边还有倚着树木不知道有没有在休息的小和尚。

“怎么没找地方休息?”李寻南不解地问道。

朱成胜叹了口气道:“这大半夜的,他又浑身是血,找不到地方啊,我又怕动静大了,万一那些人还没走,岂不是大不妙?”

萧安帼走到小和尚的身边,后者果然没有休息,睁着黝黑的眼睛,无神地看着天空,见她过来,才动了动眸子,却并没有说话。

萧安帼在他的身边坐下来,轻声道:“你应该好好休息一下。”

小和尚摇了摇头,声音沙哑道:“我没办法好好休息。”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萧安帼扭头看着他问道。

“当然是给师父,师兄们报仇!”小和尚回答得毫不犹豫。

“凭借你的身手,好像的确不难。”

小和尚扭头看向她,眼中带着些许期待:“你们知道凶手是谁了?”

萧安帼看着他的眼睛,补上了一句:“如果凶手只是一个人的话。”

“就算是很多人,也一定有其幕后主使吧?”小和尚皱着眉说道。

萧安帼摇了摇头,抿了抿唇问道:“我们做个交换吧。”

“什么交换?”

“我可以告诉你凶手是谁,但是作为交换,你必须等着,等到到了合适的时候,你才能去杀了他。”

“为什么?”小和尚毕竟年纪并不大,有些迷茫地问道,“等到什么时候?”

“因为那个人身份太高,如果你杀了他,还会有更多的,像灵山寺这样的寺院遭到这样的屠杀,所以你要等一等,等到他周围没有那么多人保护他,等到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他的时候,”

小和尚低下头,双手用力拽着自己的衣服,沉思了好一会才问道:“你不会骗我?”

萧安帼轻轻笑了,冲着另一边不知道在讨论什么的李寻南和朱成胜扬了扬下巴道:“你看看,这里哪一个像是会骗你的人?”

小和尚看了他们一会儿,没有说话,萧安帼继续说道:“你现在要做的,是要磨练自己身手,让自己更强,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才能给你的师父师兄报仇。”

小和尚倚着树干,仰头看着头顶的树冠,半天后才轻轻吐出来一句:“我知道了。”

这边的李寻南跟朱成胜说完大概的情况,又讨论了一下接下来的打算,转身的时候却看到另一边树下的两个小身子已经倚着树干似乎是睡了过去。

他走过去看了一会儿,将自己的罩衫脱下来横着搭在了两个人的身上,然后又守在了另一边。

第二天中午,安国公看着一看就是偷偷溜进来的几个人,不解地问道:“进自己的家里面,还要这种样子?”

朱成胜嘻嘻笑了笑,上前行礼道:“国公。”

“殿下怎么也来了?”安国公实在是不解,“你们不是去,灵山寺了吗?”

“因为,出了一些事情,爹,我们进去说。”

话刚说完,安国公就看到了从后面走过来的萧安帼和小和尚,又在心里琢磨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进了屋子道:“进来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