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护士你别躲开 》大王的小土豆

第三十六章 你知道我找对象什么条件吗

小护士邵大玲蜜月归来上班第一天,就被魏蓓蓓拉到一边,说好几个人都吵着要去她家的豪华大别墅去玩。

小护士自然欣然应允,当即两人就约好了时间,分头通知要去参加聚会的人员。自然都是平日里在一起玩的多的年轻人。

大部分的人都由魏蓓蓓通知,她叫了科室的几个医生护士,还叫了张正华,而小护士只叫了江彦。

聚会的那一天,张正华手术结束时,看到了董凯,便喊了他一起。

张正华只说带他去玩,董凯以为一定又是嫂子不在家,他喊人去吃饭喝酒,又加上最近心情也不舒畅,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直到出租车在那栋别墅前停了下来,董凯才知道,原来张正华是要带他到邵大玲家。

再要说不去已经没有理由了,只得打起精神,佯装很开心的走了进去。

两人手术结束的晚,当他们进屋时,一帮人都已经早早的到了。

袁帅和邵大玲见了迟来的两个人,起身迎接着。

“快请进,就等你们两位了!”袁帅笑着道:“我们先吃饭,然后再接着玩。”

真假!明明一开始就没叫我,怎么成等我们两位了,董凯心说。表面却笑呵呵的跟着大家打着招呼。

江彦原本不想来,可是邵大玲给她打了那么多次电话邀约她,她再不赴约,显得自己太小气了。

她虽在心里对邵大玲有十二分的不待见,表面也没和她闹翻,邵大玲还拿她当朋友的。

所以,江彦还是来了。

胸外科的医生护士她也不熟悉,原本觉得这次聚会乏味无趣透了,没想到董凯也来了,她心里乐滋滋的。

坐座位时,她有意无意的坐在了董凯的旁边。

无酒不成席,白酒、红酒、啤酒,袁帅都有准备。

袁帅很热情,也很健谈,跟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打交道,但是却给人很亲和的感觉。

所以,大家都很随意很放得开。

尤其是张正华,一下子就拿他当了亲哥们,一手抓起白酒瓶子,就开始给大家倒酒,他笑着道:“第一轮都必须喝白的,不分男女。”

大家都知道他好这一口,难得聚会,谁也不想扫兴,纷纷响应。

小护士从来没喝过白酒,可她是女主人,自然不能往后退。

她扭头看了袁帅一眼,袁帅像是会读心术似的,摸了摸她的头道:“你也喝点白酒,没关系,回头喝不了的,我来帮你喝。”

小护士点了点头,乖乖把手里的酒杯递了过去。

来得早些的人见到这一幕,都习惯了,袁帅一直这样呵护着小护士。

只有张正华边倒酒便说:“你不能这样宠女人的,惯坏了你以后就当牛做马吧。”

众人都笑了。

魏蓓蓓一把把站着的张正华拉坐在座位上,说道:“人家新婚。”

此时,董凯看了一眼小护士,见她脸粉红粉红的,微低了头,没有说话。

明明是一只脱兔,怎么在*屏蔽的关键字*面前倒变成了一只温顺的绵羊了?董凯心里有些不大痛快。

酒过三巡后,董凯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了,他突然站起身来,举着酒杯对着小护士说:“来,邵大玲,我们俩喝一杯,做一个了结。”

说完,一仰脖子,又把刚倒上的一杯白酒喝了下去。

众人都在谈笑,并没有将董凯的话听进心里去,而且都当他酒喝多了。

小护士第一次喝白酒,虽然只喝了几小杯,已经有些飘飘然的感觉,只当是董凯又来灌她喝酒,她摆了摆手:“我喝不了了。”

袁帅早已接过小护士手里的酒杯,替她喝了。

董凯见了,做回到椅子上,看了一眼邵大玲,就此收住吧,她现在是别人的幸福小女人。

我祝你幸福!董凯心说。

“来,师哥,我们俩走一个。”董凯又端起酒杯对张正华说。

张正华来者不拒,端起酒杯往董凯杯子上一碰,干了。

接下来,董凯一一敬了在座的每一个人。当他喝完最后一杯时,人趴在了桌子上了。

“你还好吧?”江彦在一边拍了拍董凯问道,言语中透着关切!

董凯没有说话。

江彦又拍了几下,董凯依然没有反应,众人见状,都停止了谈笑一齐看向他。

就在大家心里感到一紧张时,董凯突然站起身来,红着脸(也红着眼,只是被红着的脸掩盖了),手一挥道:“我先回去了。”

说着,就拿起椅子后背上的羊毛西服外套,往后拉了椅子,向外走去。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这正在兴头上,怎么突然说要走?

江彦略迟疑了半秒,也抓起衣服说:“我明天值班,也先走了。”跟了出去。

袁帅起身追上两人,想送他们到门口,董凯硬是把他堵了回去:“干什么!不要送,你送我我就不走了!”

一句话说出口,惹得袁帅和江彦都忍不住笑了。

“你回去招呼客人吧。”江彦说完,追上已经出了门的董凯,袁帅无奈,只得返回去,继续招呼着其他人。

出了门的董凯,被冷风一吹,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跑去路边哇哇吐着。

江彦见状,迅速到路边商店买了一瓶矿泉水,走到董凯身边,此时他已经停止了呕吐,弯着腰站在那儿。

“漱漱口。”江彦把水递给董凯说。

董凯接过去,连漱了几口,才站起身来,往前走了几步,等着空出租车。

江彦跟在身后。

“你知道我找女朋友什么条件吗?”董凯突然扭头问江彦,江彦被问得莫名其妙,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不能是护士。”董凯摆了摆手说:“女的,下雨知道往家跑就行!就是别是护士。”

见江彦没有说话,董凯又说道:“所以,我和你不可能,如果你有那个意思的话。就乘早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江彦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只是太晚了,没人看得见。

她远远见到一辆出租车,连忙招手,待车子停下,她迅速跳上车,没理会依旧站在路边的董凯,让司机开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