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猫总裁的婚后日常 》莫心伤

第48章 所谓修罗场

杜若愚记得书里形容老虎, 都是吊睛白额, 威风凛凛。

此时此刻在杜若愚面前的老虎, 体格健壮,黄白色的皮毛上覆盖着黑色的斑纹,圆头圆眼, 眼尾上挑, 额上深深刻着王字纹,确实很凶煞。

只是……他半垂着头, 也确实能看出心情低落。

王英招看见爸爸变成了老虎,呆了一呆,然后瞬间跟着也变了身。

于是现在有两只老虎蹲在杜若愚的面前啦。

杜若愚的脑海里不合时宜地唱起那首歌,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虽然知道王家是老虎,但真的亲眼见王寅一变身, 还是有点震惊的。

他甩了甩头,打消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顿时在心里叫苦了起来。

其实王寅一虽然一直想跟他拉近距离, 但也只是发发微信约他吃饭之类的,杜若愚想过万一人家真的只是像派大星那样想交个朋友呢?

那他不是自作多情吗?

所以他装作随口说出自己已经结婚了,万一搞错了也不会尴尬。

如果没搞错, 按照杜若愚的剧本, 王寅一就应该打消念头, 接着哈哈笑着说, 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啊, 然后两个人就此揭过。

可是现在王寅一他变身了, 这不就坐实了他真的对自己有想法吗?

这下真的尴尬了。

杜若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两只老虎,说:“那个……我不是故意瞒着你我结婚了,本来就在公司没有公开。”

王寅一耷拉着脑袋,说:“不怪你,我也没问过你,你是知道我对你有好感,所以才主动说的吧。”

杜若愚要给王寅一这种直来直往的个性跪下了,求求你别说穿啊,说穿了不是更尴尬吗。

王英招在一边看自己爸爸很不开心的样子,把头在爸爸的前爪上蹭了蹭。

王寅一也扭过头看儿子,在儿子的脑袋顶上舔了舔。

杜若愚看了这父子情深的一幕,罪恶感更大了,憋了半天说了一句:“对不起。”

王寅一抬起头,振作了一下精神,说:“没什么对不起的,我只是觉得有点丢人,我本来是想慢慢接近你,没想到被你察觉了。”

杜若愚看着老虎真诚的眼睛,决定同样坦诚相待,既然如此就把话摊开来说吧。

“可能你确实对我有好感,不过我觉得大部分是因为招招。”

招招听见自己的名字,也仰头看杜若愚,杜若愚冲他笑了笑,继续说:“你凡事以招招为中心,寻找配偶也要先能胜任招招的妈妈,我刚好还算符合这个条件吧。”

王寅一脱口而出:“你是很符合!”他想了想,说,“招招很喜欢你,你也对招招有耐心,而且你还能接受我们可以变身的事实,我从没遇到像你这么合适的人,我想着一定要追到你,所以才想接近你……”

王寅一有这个想法之后就野心勃勃势在必得,他觉得以自己的条件绝对可以让杜若愚接受,但谁知道杜若愚已经结婚了。

想想又觉得丢人,老虎用爪子抓了抓自己的脸。

杜若愚想起师亦光说的:“少接触老虎家,小心他们把你捉走当保姆。”

虽然师亦光的话有点糙,现在王寅一可能或多或少真的有这种心思。

杜若愚稍稍吐了口气,说:“那你有考虑过你自己吗?”

王寅一愣了愣,问:“什么?”

杜若愚平心静气地说:“你要认清一点,如果结婚的话,你不仅仅是要找一个招招的妈妈,更是要找一个的配偶,要适合你自己的。否则……你已经有过一次婚姻,我觉得你肯定也不想重蹈覆辙。”

王寅一听了他的话,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其实我觉得你也挺适合我的,哎,算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杜若愚笑笑,这次说了一句:“谢谢你。”

气氛终于没有那么僵硬了,说开了之后,王寅一重新振作,连耳朵都竖起来了。

招招因为吃太多,干脆趴到地上,滚来滚去。

黄色的小毛球从这边滚到那边,王寅一一边用爪子拨弄儿子,一边说:“你为了杜绝跟我玩暧昧,主动跟我说这些,说明你对你的婚姻很自信,你们夫妻感情肯定很深。”

杜若愚愣了愣,他自己也说不清他的婚姻,只是红着脸说:“我确实很爱我的丈夫。”

呜哇,说出来挺不好意思的。

“丈夫?”王寅一抓到了重点,“你果然有点……”他用爪子做了个弯的动作,“我本来想慢慢接触你,啊,不说这个话题了。”

王寅一是个爽快人,两个人正式翻篇了就不纠结了,杜若愚松了口气,好奇地看着大老虎,问:“你刚才为什么变身了呢?”

王寅一说:“情绪波动了,而且你又知道我们的情况,我就没压抑自己。”

原来他们情绪不稳的时候都会想变身啊,这大概算释放本*屏蔽的关键字*。

“那你现在可以变回来吗?”

王寅一一双虎目奇怪地看着他:“当然可以,我随时都能变来变去。”

……那因为压力大而好几天变不回来的大概只有师总了。

神经纤细的狮子总裁。

杜若愚突然想今天没有回去做饭,也不知道师亦光吃的什么。

他不由地在心里嘲笑自己,真是爱操心。

杜若愚不知道有的人是不经念叨的,就像曹操一样,说他他就来。

就在王寅一让杜若愚先回避一下,他好变身穿衣服的时候,“砰”的一声,他们吃饭包间的门突然被狠狠地打开了。

然后师亦光仿佛天降一般地出现在门口。

杜若愚吓得下巴都要掉了:“师、师总?”

师亦光没有系领带,披在身上的大衣连扣子都没扣,他闯进来时脸上带着一贯的冷峻神情。

可当他看清包间里的情形之后,脸色立刻就变了。

杜若愚坐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然后身边蹲着一只大老虎。

而杜若愚给他打电话,说是跟朋友一起吃饭。

一只老虎,和所谓的朋友。

他说的朋友就是老虎?

于是晃眼间,房间里又多出一头狮子,狮子踏着步子冲进来,皱起鼻子狰狞着表情,张开嘴露出尖锐的獠牙,冲着老虎大吼。

事情就发生在那么一瞬间,杜若愚和王寅一都是震惊加错愕。

杜若愚还算知道点缘由,王寅一则是彻底的懵逼。

这傻狮子突然出现一言不合就变身,冲自己大喊大叫是干嘛啊?

他被狮子吼得也有点怒,全世界就你会叫吗?

于是王寅一不甘心地回嘴吼了回去。

一头狮子和一只老虎对着咆哮。

狮子:“吼吼吼!”

老虎:“嗷嗷嗷!”

两个人都是猛兽的形态,体型都很大,站在房间里有种要把房间撑满的感觉。

杜若愚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杜若愚有个反复强调的优点,就是反应还算比较快,人很机灵。

于是在这种满是□□味简直是连环爆炸的气氛中,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关门。

要是被人看见这场景非要吓疯啊啊啊。

他刚把门关上从里面反锁,侍者就过来敲门。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杜若愚扯着嗓子对门外的人说:“没什么!喝醉了在看视频!”

侍者迟疑地离开后,他这才转过身,惊惧地看着变成狮子的师亦光,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边的招招也被吓到了,缩在爸爸的后腿处不停地发抖。

师亦光龇着牙,抬起爪子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杜若愚看得心惊,连忙靠过去抱住狮子的脖子,按住他的前爪,说:“师总,你误会了。”

他不知道师亦光到底脑补了什么,只知道总裁现在很生气。

王寅一更加觉得莫名其妙,对师亦光说:“你发什么疯呢?想打架是吗,来啊!”

杜若愚快疯了,大哥,你就别再挑衅了!

师亦光被他按着爪子,喘着粗气,眼睛还凶恶地盯着王寅一,杜若愚抱着他,感受他紧绷的肌肉与热得烫人的体温,自己的心也跳得飞快,但是他尽量放柔语气,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今天王先生有事,我临时去幼儿园接了招招回来,然后小孩子饿不得我就带他来这里吃饭,王先生现在过来接孩子。”

杜若愚一口气把事情全说了也不带停顿的。

这时候不能说假话,说谎师亦光会更加生气。

谁知师亦光听了不仅没有平静,反而抖了抖身体想甩开他,凶恶地问:“他儿子为什么要你接?他为什么在这里变身?”

杜若愚紧紧抱着大狮子说什么也不撒手,不可以在这里打架。

王寅一觉得师亦光的态度好奇怪,他连下属跟谁吃饭都管吗,也管得太宽了。

于是他大方地说:“我对杜秘书有好感,所以想跟他多接触。”

他这话一出来,杜若愚就傻眼了。

大哥!你这么实诚干嘛啊!

师亦光也愣住了,没想到王寅一真的承认了,事情什么时候发展到这一步的?他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师亦光接着又咆哮起来,想扑过去揍王寅一,杜若愚都快阻止不了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东西从王寅一身后窜出来,跑到师亦光面前,一口咬住师亦光的前爪。

所有人:“……”

他们光顾着吵架,把王英招小朋友忘记了。

招招扒在师亦光的腿上,嘴里咬着狮子的爪子,咬咬啃啃,攻击着这个朝爸爸大喊大叫的坏人。

师亦光再怎么丧失理智也不会伤害幼崽,这时候他才稍微冷静了一点,就听见王寅一说。

“不过刚才杜秘书告诉我他结婚了,明确地拒绝了我,我已经死心了。”

师亦光扭头看杜若愚,杜若愚也正凝视着他。

师亦光这时才看见自己老婆的脖子上,挂着他们的誓言戒指。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