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吾儿莫方 》悠闲小神

0702 突如其来的禅让

只可怜了三阿哥和八阿哥两个,不管做了什么,皇上眼里都没有他们。

这段日子,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的八阿哥甚至忍不住摸着头顶上那顶瓜皮帽在想,自己要不要看在德妃娘娘的份上,放下心中那抹期翼,认清现实为自己挣个好前程。

这个念头一旦冒上来,便一发不可收拾,瞬间占据了他所有的空间,激得他蠢蠢欲动。

然后,三阿哥绝望的发现,自己的队友已下线。

孤军奋战可不好玩,纵使还有母家的人在自己后面挺自己,但在强烈的求生欲下,三阿哥不敢再那么积极表现了。

前朝的暗潮渐渐平息,与后宫中的趋势越来越相似,人们似乎都已经看见了未来,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而这一切的幕后推手阎贝,只是静悄悄的看着事态顺其自然的发展,她做的其实很少。

只是人这种生物,天生的趋利避害,一旦控制得当,还不用她出手,事情已经在朝着她期望的方向发展。

事实上,在这整个过程中,她只是暗地里收买了几个小太监,让他们到处去宣传她的好话或是坏话罢了。

她现在时时刻刻能够见到老康,看在人们眼里自然是非常受宠。

大天朝的人从来不会怀疑枕边风的威力,自然而然,人们都被先入为主的思想控制,下意识就会觉得她已经把老康完全蛊惑,在这后宫之中为所欲为。

所以说,帝王宠,才是她真正的王牌。

当然了,从一开始她就坚定的在朝这个目标前进,现在看来,收获还不错的样子。

老康已经老了,很多次他都和她明确的提过他想休息的想法。

他会有这个想法她其实一点也不意外,人总有惰性,只是帝王比一般人更自律,轻易无法撼动。

她还是很庆幸的,庆幸自己遇到了康熙已经是垂暮老人,而不是他正强壮的时候。

若是那时,她完全不敢确定她的蛊惑还会有用。

有时候,看着老康枕在她大腿上,面带笑容睡过去时,她就忍不住想,这个可怜的老人家的确该好好享受享受他经营了一辈子的成果。

时间缓缓流逝,康熙五十六年七月,老康病了,不是很严重,但这却是压垮他的最后那根稻草。

卧床不起的第二天,他就让顾问行把重要的大臣以及几位成年皇子全部召到身边,把早就拟好的圣旨交给心腹大臣念给大家听。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圣旨开头和结尾,他们只听懂了一句话,皇上要把皇位禅让出去,由四阿哥雍亲王继位。

消息太突然,就连胤禛本人都没有预料到。

看着躺在床上,病得并不算严重的皇阿玛,胤禛等人完全无法理解他这突如其来的禅让是在搞什么鬼。

一点提示都没有就突然接了一个烫手山芋,胤禛本人表示,他有点方。

模模糊糊的继承了大统,坐上龙椅的那一刻,只感觉身在梦中一般,很不真实。

直到自己亲自下旨把兄弟们全部封王封侯之后,他这才觉得有点适应了。

但他不会忘记到底是谁把他送到这个位置上。

回想起宫里宫外传的那些风言风语,胤禛不!是雍正帝决定,要好好治一治人们好八卦的不良风气。

胤禛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加上还有太上皇在,九子夺嫡那场腥风血雨完全没机会发生,大清和平渡过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但太上皇为何突然禅位这件事情,变成了大清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只有阎贝知道,躺在摇椅上这老头子只是想多和自己玩几年罢了。

听见系统提示音响起,看到数据还没填满,阎贝提着的一颗心依旧落不下来。

“皇太后,你现在可满意了?”老康悠哉悠哉的翻翻茶盖,笑眯眯的问身前这位新晋皇太后。

阎贝耸耸肩,一边绣花一边答道:“还行吧,倒是你,当了太上皇感觉怎么样?”

“也还行吧,就那么回事儿。”老康嘴硬的回道。

阎贝无奈摇头,懒得和这个老头子计较。

“八月初四了,皇上等人应该已经到木兰围场了吧?”阎贝随口问道。

老康点头:“差不多快到了,你就放心吧,我已经命暗卫暗中照应,不会有事儿的。”

一个逃犯而已,管她是人是妖,她也兴不起风浪来!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阎贝放下花绷子,抬头去看老康,疑惑问道:“对了,年氏一族现在怎么样?”

她一直盯着宫里的情况,很久没机会探听外头的信息。倒是老康现在手里现在还有一批暗卫,知道的肯定比她多。

“没有异样。”老康从摇椅上坐了起来,看着阎贝那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就忍不住摇头好奇问道:“你一个老太婆怎么就能操那么多心呢?”

“咱们俩现在应该好好享受当下好时光,你能不能别总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阎贝:“”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数据一天没刷满,她这心就一直提着,生怕年氏突然冒出来,一刀宰了她儿子,那到时候就好玩了。

“你不懂。”无奈的瞅了老康一眼,见他也是无聊得要发霉的样子,阎贝突然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

“哎!老康,想不想整点刺激的?”

“什什么意思?”老康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警惕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就是”阎贝凑近,兴奋的说:“咱们俩逃出宫去吧。”

老康并没有因此放松自己,警惕问道:“去哪儿?”

“木兰围场怎么样?”阎贝眨巴着眼睛怂恿:“就我们俩,一人一匹马,你想想啊,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多美啊~”

“嘶~”还别说,他真有点期待,只是

“乌雅氏,就咱俩这身子骨,你确定咱俩不会死在半道上?”

“少废话!”阎贝怒目:“去还是不去?!”

“行行行,去去去,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某康秒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