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拐个女帝当军嫂 》宁长风Max

第26章:过招

莫离想起来,的确是收到了这样的江湖情报,只是这事事发时她随景宁去了北梁,回来之后刚听说还没得及注意她的事,没想到她竟已潜到昭明殿来了,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想来有些气恼。

清源长老问道:“那你怎敢赌自己能够加入罗云门?你此时身份已暴露,若殿下不收你,你还是死路一条。”

她回道:“因为凤歌觉得一个没有任何退路的人最适合罗云门,罗云门也会需要一个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全心尽忠的人。”

“你错了。这天下谁人不知,虽说英雄不问出处,而罗云门却偏偏是个只看出身的地方,你的出身是什么?”这是最简单最不可违抗的理由了。

秦凤歌片刻不语,缓缓而道:“回禀殿下,凤歌不敢隐瞒,凤歌并非官家贵族之女,出身贫贱,生母是当年长安城内艳极一时的青楼花魁秦红羽,生父……不详,母亲因怀我被赶出青楼,无处容身,流落到峨眉山,被天愁师太收留,生下我之后就病重身亡,我就在峨眉山长大……”她说得很坦诚详细,因为此时无论怎么掩饰都是无用,就如同嘉宁所言,只要罗云门想查什么查不到呢,还不如自己说这最难堪的一部分,也保全了那最不能泄露的一部分。

她欲罢方休,莫离便掩嘴轻笑:“原来是青楼娼妓所生,此等低贱出身也妄想加入罗云门?”其实她并非欺贫笑娼之人,她也不顾虑别人把她当做这种人,她只是由衷的不喜欢秦凤歌,虽是初见,但她目光狠辣,绝不会看错人,想激怒她试试她的心机。

若是景宁这般嘲笑自己,尚且能忍,可莫离,就算她是罗云门的人,就算她出身贵族,她也万般不配嘲讽自己,秦凤歌抬头望向莫离,眼里闪过一丝怨毒,表情略有愤然,不是她不能克制情绪,只是她知道在这种时候如果自己还能将情绪掩藏得很好,他们就会看出自己心机太过深沉,不如照正常情况表现出来,语气也含有几丝怒意:“若无过人本领,就算是出身一等侯府又怎样?加入罗云门只能是罗云门的累赘和毒瘤!即使罗云门只看出身,也不可收名门的纨绔子弟吧?殿下,恕凤歌直言,选贤用能才能保罗云门之强盛!”

清源长老抚须,面色柔缓,深邃不可测的目光审量着她:“也就是说,你自认为才能出众?”

秦凤歌深吸一口气,表情决然,拜首道:“回禀长老,凤歌并非恃才之人,但对自身修为尚有几分自信,虽不如罗云门之人皆由清源长老教导,而多年受教于天愁师太也算是学有所成,如今更是掌握了天下独绝的星云镖,不敢自夸,但绝非等闲之辈可比。”

景宁和清源长老的目光相接一瞬,嘉宁轻颌了下首,于是清源长老道:“也好,老夫倒是想看看门下弟子与天愁师太的高徒相较,到底谁更胜一筹。离儿?”

莫离拱手叩礼:“弟子遵命!”

景宁笑道:“既是如此,那我就特准你们二人在我这昭明殿比试一场,宫苑之内不宜久斗,就在百招内分出胜负吧。”不是宫苑之内不宜久斗,是过招久了恐暴露过多莫离的实力,让她看出莫离不是一般的细作。

秦凤歌眉睫微动,拜礼:“凤歌恳请殿下和长老应允,若凤歌能够在百招内取胜,就收凤歌入罗云门!”

景宁看向清源长老,清源长老颌首,景宁道:“可以。若你真有绝等本事,本公主就为你开一个先例。”秦凤歌三拜谢礼,就起身,随莫离退出殿外,两人对立开始过招。景宁与清源长老在殿门前观战。

起先,两人皆无兵刃,以拳法及掌法相搏。峨眉派素来以剑法称尊,而掌法拳法也是不俗,秦凤歌将一套射月夺星拳使到绝妙,为了隐藏实力,莫离拳法多变身法诡谲见招拆招,也是应对迅速攻防自如。拳法是近身相搏之术,一般来说男子出拳占力量优势较为矫健,女子习拳法出招效果都会减弱一些,而这只是针对一般人,于高手而言,即使是女子也能将拳法使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利用身量纤纤之态,招式灵活,翩若惊鸿,而出拳如风,拳坠如雹,以柔化刚,杀敌于无形,譬如正在对决的这二人。

招至数十,秦凤歌有些吃力,也并不是处于下风,莫离的情况看起来一般无二,她改掌法出击,连劈数掌,掌风如刀,峨眉派的出云掌法威力不凡,莫离应变及时,一连几个飞轮般的侧转躲过,出了几招崆峒派的霹雳掌,秦凤歌识出心疑,接招应对,莫离又转出青城派的惊风拳,拳法诡异灵动,让秦凤歌目不暇接。

秦凤歌飞身而立御河之上,屏息运气,提掌间气凝飓风,推动一河涟漪,与此同时,莫离竟然使出了和她一样的峨眉玄月掌,在她对面行掌,两人在御河之上,掌风相逆,先是顷刻间的宁静,连满庭的飞花都静止,随后掌风相撞,贯穿昭明殿的御河之上,她们之间乍起滔天巨浪,水声惊爆,响震皇宫,御林军都闻声赶到了昭明殿外,被暗卫阻拦了。

清源长老神色泰然,抚须笑道:“离儿还是沉不住气啊,被人一激就使出了五成功力……”

景宁望着秦凤歌,“她能敌莫离的五成功力,也能算是绝顶高手了,看来她果然不是吹嘘。”

皆身着月白色锦缎宫女服的两人,如两条白色锦鲤,从迸发的水浪中翻身跃出回到岸上,身上滴水未沾。莫离也知道自己过激了,连忙做出很吃力的样子。秦凤歌缓了口气,百招还未过,胜负未分,她带刺的眸子瞪了了莫离一眼就飞身从旁边的树上折下一根长枝,手刀顺去杂叶,就成了一根尖锐的棍子。莫离也折了一根,她随手折的是嫩枝,不及秦凤歌的锐利。

剩下的几十招,秦凤歌使出了师门绝学峨眉剑法,莫离以华山剑法为主,融合衡山等派的剑法为掩饰,两人将手中枝条使出了绝世宝剑的气概,招招玄妙,秦凤歌的狠辣也在这长剑交接间显露无疑。她此时已是极累,对付莫离她用尽全力,莫离也很累,因为她不得不一直保持与秦凤歌同等或高那么一点点的水平,两人几乎不分上下,情势胶着。

秦凤歌一直在找机会发星云镖,莫离一直在提防她发星云镖,所以用的都是快招易于躲闪,她根本没有办法击中莫离。眼看着招数已经过九十了,秦凤歌恐拖下去会有变数,刚一急分了神,就被莫离击中了持剑的手腕,树枝脱手往上而飞,她也顺势去击莫离的手腕,两人的树枝都飞到了空中,两人同时飞身去接,一时错乱接到的竟是对方的树枝。

第九十五招时,莫离手持着秦凤歌的树枝一剑直向她心口刺去,秦凤歌出剑阻挡,但招式不合稍有偏错,没来得及完全躲开,那尖锐的树枝就刺进了她的肩头,伤口颇深,鲜血立即从月白锦缎下涌出。莫离微愣,没有继续用力,松开了手,就在那一刻,秦凤歌的另一只手掏出星云镖,先是银珠击中莫离,一阵白烟将莫离包围,根本没有任何给她反应的余地,眼睛一转,白烟已散,同时她的手臂中了星云镖,直接晕厥倒地。

秦凤歌这才从肩头拔出树枝,捂住鲜血直涌的伤口,点穴为自己止住血,毫无血色的面上淡然一笑,眼中尽是阴毒,缓了一下,面向景宁跪了下来。

清源长老和景宁心里都有定论了。

清源长老走过来,点了几下莫离的穴道,莫离醒来,想起刚才的事,心中不服,脱口说道:“师父,她……”看了下清源长老的脸色,她就不说了,沉默地气愤着。

清源长老给了她们俩一人一颗止血疗伤的天香丸,莫离吃了,凤歌才放进口中咽下。景宁走过来,她对嘉宁拜首:“请殿下应允凤歌入罗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