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带个系统去当兵 》卧牛成双

第八十四章 站哨那点事

“不过,班副你说什么圈圈?不是擂台么?”

“嗨,就是挂个名,哪来什么擂台?营部坝子前画个大圈圈,几个连队各抽几个人上去,一对一进圈里打,留下来的就是胜者,胜者再两两PK,最后获胜的就是冠军,但冠军必须和营长打一场。就那么回事!你要第一场就输了,根本就碰不上营长,怕什么!”

徐飞一想也是,当下悬着的心就落了一半下来。

当天晚上看过新闻,离点名前还有段时间,老兵新兵们三三两两邀约打牌下棋,连长辛然也派了人来叫徐飞去打双抠。

但徐飞借口要准备明天上午的散打擂台赛请了个假。

开玩笑!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好歹能撑两个回合也不至于太丢脸吧!

辛然倒是同意了,还让他自己去找三班的熊向天讨教一下,说明天熊向天也会代表二连参加擂台赛。

熊向天绰号熊大,人名其名长得也是五大三粗,先就对瘦胳膊细腿的徐飞要参加擂台赛鄙视有加,所以徐飞问起什么也爱搭不理的。

徐飞一气之下就转身回去,离开的时候还听得熊大对班上其他人讲:

“尼玛以为跑个四百米障碍就了不得了,还想去参加擂台赛,简直是打着灯笼进厕所-找死(屎)!”

一人接道:“人家爱出风头就让他出呗,总要吃点苦头才知道天高地厚!”

另一人道:“熊大明天你要是碰到他,可记得好好教训教训他,免得到时候蹬鼻子上脸的!”

最近徐飞老是受到连长辛然的表扬,自然有一帮子老兵看他不顺眼,徐飞也懒得放在心上。

回到四班没人,他便一个人在那琢磨,有了模拟机械舞的前车之鉴,只觉用身体各部分发力,似乎变得更容易许多!

当天晚上轮到四班站哨。新兵下连后暂时是以老带新,即一个老兵带一个新兵站哨。

新兵站哨没什么经验,怕遇到什么突发情况不会处理,所以要由老兵进行传帮带。

徐飞跟着班副孙建武站晚上11:30至凌晨1:00的哨。

两个人坐在哨兵位置上小声聊天,大冬天的即便裹着厚厚的军大衣还嫌冷。

孙建武道:“哎徐飞,我发现你还真挺厉害的,他们都说你自称史上最牛新兵,还真不是乱盖。”

徐飞不好意思道:“哪有啊班副,我也不知道是谁先说的,不知怎么就栽在我头上了。”

“不是你自称的啊?怪道我觉得你人挺谦虚低调的,不像是那种人呢!”

徐飞想想已经记不得是谁最先这么叫他的了,反正新兵营的时候不少人都这么叫自己!

“哎班副,其实吧,我也不想当什么史上最牛,本来我只想安安心心地服完两年役就走人,谁知道……唉!”

“呵呵,谁不是呢!想开点吧!人活一世,不就图个安心自在!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你还管得了那么多!总之做好自己就行了,对吧?”

孙建武的话让徐飞心中一阵温暖。

是啊,下连队以后,总是莫名其妙受到这样那样的白眼,徐飞心里也很郁闷,尼玛不就是因为老资是一个新兵吗?

不就是因为有人叫自己是史上最牛新兵吗?

可谁在乎过我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

班副说得没错,做好自己就行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罢!

想通这一层,徐飞顿时觉得心情开朗了许多,有时候别人无心的一句话,真的就照亮了自己前行的路呢!

孙建武见他没接话,又道:“最近王昊兰海天都走了,班上就你一个新兵,本来温班长去找过连长,说从其他班上匀两个新兵来,但是许排休假还没回来,连长说等许排回来再说。这几天可辛苦你了……”

徐飞知道二排共有十一个新兵,走了王昊兰海天,加上自己一共还剩九个,三个班正好可以一个班分三个。但连长说的也在情,二排毕竟是许彦兵当排长,算算时间他也快回来了,等他回来再作决定也不迟。

徐飞想起自己的新兵连长,便问道:“其实也没什么,班副你不是还经常帮我嘛!对了,许排什么时候回来?”

孙建武想了想道:“许排是12月5号走的,算算时间应该元旦后就会回来罢,应该还有两天。”

“哦。他们是休一个月吗?”

“对,好像没结婚的是一个月,结了婚的时间多点,有四十天还是四十五天来着?他们干部上的事我也不太懂。”

“那许排回来以后怎么住啊?”

夏力名义上还在四班当列兵,虽然没住班了,但他的铺位也不敢随便征用啊!

这个问题有点白痴,但孙建武还是很认真的回答道:“这个简单,先在五班或者六班住着呗,等夏高参走了,再搬回来不就得了!”

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我觉得许排可能回来也呆不了多久……”

徐飞奇道:“为什么?”

孙建武左右看看,低声道:“我也是听说,许排以前是国旗卫队下来的,去年集团军就想调他去教导大队,但当时许排刚刚在县城找了个对象,就没去。后来对象的事儿黄了,又……又背了个处分,提升也无望,我们都猜他这次可能会去……”

徐飞不由一阵讶然!许彦兵是他的新兵连长,本来还想跟着他一起战斗的,不料对方却转眼就要走了!

坐着有些冷,徐飞便打算活动活动,征得孙建武同意后,当即在坝子里开始打起军体拳来,只见他一招一式打得很慢,有时候出一招要想半天。

孙建武在一旁看得摇头,以为徐飞对军体拳不太熟,开始还提醒他,但徐飞应一声还是打得很慢。

过了一会儿,只见远处两个人相扶相携一路咕哝着过来,在一连与二连分岔口站着说话,之后二人握手拥抱作别,其中一个离开几步后,还回头大声道:

“记得我们的约定啊!”

徐飞听出声音是副连长谢鑫的声音!

“……好好好!”另一人回答道。

随后,其中一个身影踉踉跄跄便朝着二连过来。

“站住!口令!”

徐飞在坝子中间,率先喝问了一句。

“口尼玛的令,老资是副连长!”

那人吐了句脏话,一路过来,就着微弱的光线徐飞认出果然是副连长谢鑫,似乎他喝多了些,走路有些飘!

徐飞没再说话,毕竟自己也不是傻乎乎的愣头青,非要对方答口令才放行。

谢鑫经过时看了他们一眼,认出两个哨兵是徐飞和孙建武,没说什么就径直上了楼。

徐飞闻到他身上一股浓烈的酒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