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 》叶奈凉

第467章 附身在纪由乃身体里的姬如尘气疯了宫司屿

第467章 附身在纪由乃身体里的姬如尘气疯了宫司屿

当人未死,一具躯壳当中,本就有其灵魂的时候,是无法强行让另一缕灵魂进入其身体,夺得身体全完的控制权的。

而移魂八咒中的易魂移魂咒,则可逆阴阳,让两个灵魂同时占据一具肉身,互不排斥,再由法阵控制,让进入者的灵魂,成功的拿到肉身的所有控制权。

说的通俗一些,这就是一种比下咒操纵、控制人心神更加复杂可怕的咒术,可以让一个强大的灵魂,随意进入任何人的身体中,夺得控制权,为所欲为。

按照范无救事先想到的保险方法,当归在默念黑咒将姬如尘的灵魂融合进纪由乃身体中的时候,加了一道隐匿咒进去,以免被人发现。

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会停止呼吸和心跳,等同死人。

在当归完成姬如尘灵魂和纪由乃身躯的融合后。

最后,流云要做的就是在24小时之内,用这个法阵,护住姬如尘的肉身不受损伤,如果在24小时之后,魂未归,就必须强行招魂归位。

如果招魂不成,纪由乃也没回来,那么,不管是纪由乃还是姬如尘,都会死。

如果招魂成功,纪由乃却没回来,那么,两个人还是会死。

除非姬如尘用纪由乃的身体,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打败她的对手,二人双双归来。

-

片刻后,移魂八咒之易魂移魂咒成功。

黑发浓密如瀑,面容精致绝美,紧闭双眸的纪由乃在重新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注视着她。

纪由乃直直的坐起身,不管是眼神,还是举止,都变了。

勾唇,笑的妖娆邪美,优雅曼妙的伸出纤纤玉指摆出了一个风骚惑人的姿势,朝着宫司屿抛了个媚眼。

脸虽然还是纪由乃的脸,可那举止,那神态,十足的姬如尘风格。

“成了!一体双魂,可以了!”

流云喜形于色,和当归、阿萝相视一眼。

可这话音刚落,众目睽睽之下,大家伙就见被姬如尘俯身的纪由乃,坏笑着偏身,凑上小嘴,就要朝着一旁姬如尘没了灵魂的肉身吻上去。

“姬如尘你敢!”

宫司屿瞬间黑脸,朝着被姬如尘俯身的纪由乃怒喝。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现在就是小孩啊,为什么不能亲?”说着,朝着自己肉身的脸颊“吧唧”了一口,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纪由乃醒了。

但是控制她身躯的灵魂,却是姬如尘的。

所以,纪由乃并不是真正的纪由乃。

一醒来就胡闹,当归扶额无语,流云无言以对,宫司屿暴跳如雷,阿萝拽着纪由乃的衣裙,嚷着问:“那妖孽,我现在应该喊你阿乃,还是妖孽呢?”

姬如尘操控着纪由乃的身体,走出了法阵,妖魅动人的撩拨了下如瀑的长发,举止销魂,风华绝代,那一颦一笑,勾魂摄魄,加上纪由乃本就绝美万分的脸蛋,整个一绝代妖姬也不为过。

就是骚翘了些……

“当然是喊阿乃了!叫露馅儿了可不成,谁知道隔墙有没有耳呢。”

附身在纪由乃体内的姬如尘,抬起纪由乃的手,掩嘴轻笑,贵妃媚态,迷人至极,看的阿萝一愣一愣的。

“阿萝觉得……妖孽你俯身在阿乃身体里,简直绝了,你那神态举止,加上阿乃的模样,美的像祸世妖精似的,阿乃平时多乖啊,你这样,看着挺不习惯的。”

虽然此时此刻,姬如尘是纪由乃的模样,可他那尿性,没变,照样喜欢扯阿萝的小辫子,一扯还幸灾乐祸,笑的天花乱坠,一时半会儿,一点都感觉不到,他马上要赶赴的是生死局,非生即死。

仿佛完全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般,看淡,坦然面对。

宫司屿黑着脸,走到附身在纪由乃身体中的姬如尘面前,心底一阵复杂。

就见姬如尘故意似的,操控着纪由乃的身体,撩人的嘟起略显苍白的小嘴,就要亲上来。

宫司屿一想到纪由乃身体里的是姬如尘,并非她本人。

当即伸手捂住了凑上来的小嘴,阻止,“你给我正常点,别占着她的身子,做出些神经兮兮的事来!”

“死鬼!亲都不给亲!”

附身在纪由乃身体中的姬如尘,抬起纪由乃的手臂,葱白指尖轻戳宫司屿胸膛,娇嗔了一句,听得宫司屿顿时脸更黑了一分,扶额捂眼。

“闭嘴!”

“我不!”傲娇的轻哼一声。

附身在纪由乃体内的姬如尘抬起双手,就要朝纪由乃饱满的胸前抹去,倏地被宫司屿捏住,阻拦。

“姬如尘,你够了!谁让你摸得?”

一模一样的脸蛋,一模一样的声音。

同一个身体,却截然不同的眼神性格。

宫司屿只要一想到,眼前的纪由乃身体里还藏着个姬如尘,他就觉得心累,真的是想抱、想亲、想搂、想诉说肺腑之言的心情都没了。

“我现在就是她,我怎么就不能摸了?我方才还在想,这要是想小解了,到底得站着尿呢?还是坐着尿呢?这裤子一脱,岂不是全看见了?唉,小孩要是醒过来发现她的身子全被我看光光了,万一没脸见我了怎么办嘛?”

体内藏有姬如尘灵魂的纪由乃,先是娇羞捂脸,喃喃自语,后有媚态撩人,勾魂夺魄,简直精分似的。

听着姬如尘占着纪由乃的身体,说着的这番话。

宫司屿挥起拳头,就想揍人!

可拳头刚要落下,就见姬如尘得意的将纪由乃的小脸凑到他的拳头下,笑的天花乱坠,银铃娇俏的,“你打啊你打啊!你打了,等小孩醒了,我就告诉她,你动手揍她!”

“……”

“你这一拳这打下来了,打的可是小孩,不是我,你可想清楚了。”

“……”

宫司屿气极,却又无可奈何的只能放下手。

是,真打了,打的也是纪由乃的小脸,他姬如尘不过就是附身在她身体里的一缕魂魄。

宫司屿就没见过像姬如尘这么让人气的牙痒痒,又无可奈何的人。

太溅。

说他天下第一贱都不为过。

“好了,距离凌晨还剩半个时辰。”姬如尘附身在纪由乃的身体里,骚翘道,还不忘翘起招牌兰花指,销魂媚笑,佯装小鸟依人的靠在宫司屿的肩头,“人家要画个美美的妆,挑一件美美的衣裳,然后替小孩去揍人了,一直都有做女装大佬的梦想,今日,总算可以完成了,开心,快乐,幸福。”

“……”

在最危急最紧张的情节里,有了姬如尘的存在,就只剩下……

嗯,这可能是个笑话,一点紧迫感都没有……

(本章完)

(www..ne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