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拐个女帝当军嫂 》宁长风Max

第14章:不得不怀疑

空幽的天际传来铃声,三下,顿一下,再响一声,随之而来的是天罗地网插翅难逃。

罗云铃为谁而响,就是在送谁归西。

听到这铃声,王驰眼睛里没了一丝光彩,直直地望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双腿笔直咚地跪下,伏地拜倒,连害怕恐惧都忘了,只剩下绝望。

整个庭院已被包围,即使看不到那些人在那里,但他们的确在,无处不在。

几道黑影从周围急速闪来,钳住了王驰以防他*屏蔽的关键字*。

同时整齐恢弘的声音铺天盖地地响起:“恭迎昭明公主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道白色身影惊破夜空,飞天而来,款款落在众人对面的假山上,居高临下俯瞰众生。

莫离落到她旁边,躬身双手接过她解下的蒙面白纱。

她勾唇一笑:“王大人让人好找啊。怎么样?本宫扮杀手还能入王大人的眼吧?”

“饶命啊公主!殿下!微臣有罪!罪臣该死!但求殿下放过罪臣家眷吧!他们是无辜的!罪臣妻女对罪臣所犯之事一无所知啊!殿下,饶命……”王驰涕泗横流,他的小女儿投过来抱住他,在他怀里哭,却被人生生拉开。

景宁冷漠地看着这一切,这种场面于她已是司空见惯,“王大人何须求我?你知道罗云门要什么,你的妻女是死是活就看你招还是不招了。”

唐剑一对王驰说:“王大人,你也知道,暗助敌国细作窃取军机,你所犯的可是诛九族之罪,要是招出事情原委及上级细作,按照罗云门的规矩还能换你妻女一条活路,殿下这是在帮你啊,大人难道难道还拎不清吗?”

王驰连连跪拜:“谢殿下圣恩,谢殿下圣恩,可是,可……罪臣不能说啊……”

不需景宁一个眼色,莫离就先跃下去,擒住了王大人仅有五岁的女儿,冰冷的剑架在她脖子上,“王大人,若再犹豫,你的小女儿就要先行一步了,看这粉雕玉琢的小脸,这眼睛多大多亮啊,还在叫大人你救她呢,大人你听不到嘛?多惹人怜啊。”

王驰再看了小女儿一眼,闭上了眼睛,欲咬舌自尽,但被唐剑一一手夹住了脸,嘴闭都闭不起来,在他招供之前求死都不能。

“王大人真是心狠啊,竟想弃妻女而去,别妄想了,就算你死不招供,我也会让你最后一个死,你好歹是一家之主,我怎能不让你亲眼目送妻女归西?”

她抬了下手,另一个细作的剑就架在了王*屏蔽的关键字*脖子上,她接着说:“我没有耐心了,亲自为你数五下,五下数完若你还不招出究竟谁是你的上级细作,你的妻女都会在你眼前毙命。”

“一”

*屏蔽的关键字*和女儿哭着求自己:“爹!爹!救莲儿啊!”“相公相公!招了吧!招了呀!”

“二”

自己虽为南晋叛臣,却是北梁忠臣,如此招供就是出卖万朝宗,出卖万朝宗就是出卖北梁……

“三”

招还是不招?一边是对家国的忠诚,一边是妻女的性命。

“四”

“爹!莲儿不想死!爹救我!”

景宁的“五”还没有说出口,王驰目眦尽裂,厉声喊出:“唐左源!”

声音一落,细作的剑也落,同时唐剑一叫了起来:“你说什么!”

莫离也很激动,揪住了他的领口,“你不要胡说!胡乱招供你的妻女也是活不成!堂堂兵部尚书忠南候爷唐大人怎会通敌卖国!你明明是在胡说!”

景宁看了眼唐剑一,唐剑一马上让自己镇静下来,挡了下莫离,在王驰面前喝道:“如实招供!”

王驰跪在地上说:“罪臣没有撒谎!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罪臣胡说何益?唐左源在奉天二年便被策反,成了万朝宗的细作,罪臣是北梁人,潜入南晋做官,万朝宗将罪臣安排在他手下助他为北梁效力,当北梁先皇驾崩,宁王受召回国之时,刚好南晋圣上要调整边防,将边关军力部署图调到兵部军机堂,唐左源收到万朝宗命令,故派罪臣将万朝宗细作引入兵部,进军机堂的令牌非罪臣所窃,是唐左源亲手给罪臣的!罪臣句句属实啊!”

莫离气得拔剑刺向王驰,景宁叫住她:“莫离,勿躁!”

莫离不甘地住手退后:“殿下千万不能相信这奸人所言啊!唐侯爷不会背叛南晋的!剑一哥哥你说啊!你告诉公主啊!”

王驰仰天悲恸,“公主殿下,罪臣句句属实,已到如此地步,若殿下不信罪臣的供词,罪臣也无话可说,只望殿下承公主之尊,守诺放过罪臣妻儿!”

唐剑一有点出神,没有抓住王驰,他一说完话瞬间向假山撞去,在景宁脚下撞得头破血流,眼睛还瞪得很大,他的妻女疯狂哭喊起来,声音颇为刺耳。

一个黑衣人过去探了下王驰的呼吸和脉搏,向景宁回禀:“禀告殿下,他已气绝身亡。”

景宁闭了下眼,似有疲惫,不经意地轻微一叹,尔后扬扬手,让细作们将王驰的尸体及他的妻女带走了。

众人退去,这里只剩下她,还有莫离及唐剑一。

景宁旋身降落到地面,问唐剑一:“青龙,方才王驰之言你也听到了,你怎么看?”

唐剑一按捺住激愤之情,咬牙道:“唐侯爷不会背叛南晋的!”

唐家是长安城内仅次于长孙家的名门,兵部尚书唐左源曾是南晋的天威将军,在战场上立下战功无数,不但有一品官职还有一等忠南候的爵位,可谓朝廷重臣,国之栋梁,地位颇高。

景宁道:“事关唐侯爷,没有进一步的证据,仅有王驰的供词也不可全信,还是要调查之后方有定论。”

唐剑一跪地拜首:“殿下所言甚是。若是殿下信任青龙,青龙愿安排好幽州事宜,重返长安,启动清朝令,亲自审查兵部尚书唐左源!”

清朝令是罗云门肃清朝堂调查可疑官员的程序,也是所有南晋官员最畏惧的三个字。

莫离抢道:“不行啊!剑一哥哥!这样对你岂不太残忍了?殿下!白虎自愿请命启动清朝令……”

“白虎难道是担心青龙会徇私?”唐剑一打断她,坚定道:“殿下!家国为上,皇威至尊,忠死罗门,奉命天下!青龙是罗云门的细作,罗云门十六字信言是刻在青龙骨血之中的,青龙生死不敢忘!青龙愿亲自启动清朝令审查兵部尚书唐左源!请公主殿下准许!请罗云门掌门准许!”他句句激昂,字字掷地有声。

这就是一个罗云门细作的信念和风骨。

景宁看了下唐剑一,眼中闪过一瞬不被人察觉的难言之色。

在她前世的记忆中,罗云门细作通过别的方式抓到了王驰,但是王驰一被擒就*屏蔽的关键字*了,线索中断,所以他们最终也没能查下去,后来开战,唐左源亲上战场,参与了几场关键的大战,最后战死沙场,不见尸体。

或许她不应该怀疑一个曾为南晋卖命杀敌的人,可是,经历过太多虚实沉浮,她已没办法完全信任什么了,由不得她不去怀疑……

景宁正色道:“青龙听令!命你及早交接幽州任务,暂返长安,启动清朝令,审查兵部尚书忠南侯唐左源,不得有误!”

唐剑一再拜首:“青龙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