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十七岁 》浩瀚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林珩笑了起来, 剑眉上扬,他咬了下顾景言的耳垂,“把你准备好就行。”

嗓音低沉含着笑,交织着炽热饿呼吸。顾景言从头烧到脚, 非常期待呢。

下午吃饭的时候林珩没跟顾景言一块, 他出去买东西了,顾景言想上网查到底需要什么东西, 又怕林珩看到搜索记录。

晚上下自习, 林珩没有立刻走,他飞快的写试卷。即使知道顾景言是重生, 他们都是三十多岁的人。林珩还是想跟顾景言考一所大学, 携手再走一遍这人生。成人的知识储备量会让人更好更快的接受且理解新知识, 林珩够努力,成绩才能突飞猛进。

顾景言坐在一边看林珩写试卷, 林珩一心两用的喂给他一块巧克力, “等我五分钟。”

“不拿回家写了?”

“回家没时间。”

“怎么——”顾景言的声音卡住, 耳尖先红, 迅速移开眼, “我等你。”

回家哪有时间写作业,回家要做人生大事了。

依旧是林珩骑车带顾景言, “我下个月就可以办驾照了,暑假把驾照办出来, 换辆车带你。”

顾景言咳嗽, 林珩回头看他。

顾景言的手放在林珩的腰上, 眼睛看着路灯,“我们的生日在一个月。”

林珩:“……”

你满十八岁的时候,我也满十八岁了。

实际上,林珩比顾景言只大五天。一声林哥,叫的林珩总觉得自己比顾景言大一岁零五天,自以为是的老成。

进了小区,林珩停车的时候顾景言站在一边等他,非常乖。林珩看了眼,嗓子有些干。同时又觉得好笑,他跟顾景言到底是因为什么蹉跎了这么多年?

顾景言开门,林珩随后进去。

顾景言去开灯,手刚碰到开关,林珩就把他推到了柜子上,砰的一声响。房门关上,林珩炽热的吻就落了下去,在黑暗里,林珩疯狂的吻着顾景言。

“小景。”

“嗯。”顾景言闭上眼,喘着气,紧紧攥着林珩的衣服。“林哥?”

林珩亲到顾景言的下巴,单手解着顾景言的衬衣扣子,“喜欢开灯么?”

顾景言被亲的浑身燥热,紧张成分还是有,他是敏感的人,“都行。”

林珩已经脱掉他的衬衣揽住了腰,亲着顾景言的喉结再往下,“去卧室。”

“嗯。”

到卧室的时候顾景言只剩下一条短裤,手被林珩压在头顶。窗外有灯光落进来,隐隐能看到林珩冷硬的面部线条。

“林哥。”他叫林珩。

林珩脱掉上衣去脱裤子,用膝盖顶了下顾景言的大腿根,拍了下顾景言的腰,“你趴着。”

顾景言有些迷茫,“啊?”

“躺着不好弄。”林珩也是第一次做。

顾景言不想趴着,他喘着气还躺着,没动。

“小景?”

“……趴着看不见你。”

一瞬间,林珩听到心跳陷入了疯狂。

他和顾景言接吻,手慢慢落下去。冰凉的粘液让他们同时颤抖,林珩咬着顾景言的耳垂,“难受么?”

“还行。”

“难受了跟我说。”林珩也紧张,第一次做,他们全是新手司机,刚摸到方向盘就去倒车入库,还没有教练指导。

进去顶端,顾景言就开始抖,林珩亲着他,“别紧张。”

“……都进来了么?”

林珩:“……”

顾景言对长度到底有什么误解?

林珩摸着顾景言的小腹,忍下情绪,用手指比了下,“全进来到这里了。”

电话在客厅里响了起来,林珩的手机,顾景言的手机关机了。林珩俯身亲顾景言,锲而不舍的推进。

响到第二遍,林珩起身捡起短裤套上,转身大步走向客厅。电话是父亲打过来,林珩接通,“爸。”

“你到家了么?我们房间的床头柜还有一万块,你拿到中心医院。”

“陈飞宇的妈妈那边有情况?”

“是你妈。”林向峰都快急哭了,“你赶快拿钱过来。”

“好,我这就过去。”林珩挂断电话开灯回去迅速的穿衣服。

顾景言一脸迷茫,他糊了一屁|股的润|滑|,体验了一把便秘,林珩就穿衣服走人了。

“林哥?”

“我妈那边出了点事。”林珩套上t恤,“我得去医院。”

“我跟你一起去。”顾景言匆忙穿衣服。

“你这里还有现金么?”

“有,要多少?”顾景言飞快的提上裤子,快步走过去拉开床头柜往外面搬钱。

林珩:“……”

谁家在床头放这么多现金?顾总这是什么毛病?

林珩取了五万块,拎起包,顾景言已经等到门口。“没说是什么事?”

“没说。”

“那先过去看看吧。”

走到一楼,顾景言把车钥匙递给林珩,“开车快一点。”

顾景言的车是白色奥迪,林珩还是第一次见这辆车,他发动汽车开到半道才开口,“无证驾驶。”

“不查就没事。”

两人对看一眼,林珩先移开视线,打了把方向车拐上主道,“抱歉。”

林珩不提还好,提起来顾景言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我也不是——”

“不是什么?”

顾景言的眼神更飘了。

不是特别想要?不是特别期待?

“先别说这个了。”

车进了医院,林珩停好车大步往急诊部走。在入口处看到翘首以盼的林向峰,林珩快步走过去打开书包取出钱,“怎么回事?”

“突然晕倒。”林向峰手抖的厉害,捂着脸,“现在看不清人了,医生说可能是脑瘤。”他蹲下去,肩膀颤抖。

林珩揉了揉太阳穴,缓一口气,蝴蝶效应。每个人都在发生着变化,已经失去了方向,跟上辈子不一样了。

“现在我妈在哪里?”

“在里面躺着。”

林珩抹了一把脸,他还算冷静。前世他是突然失去了父母,一点缓冲都没有。“那我先去缴费。”

林向峰没多大的出息,这辈子就老婆孩子工作。老婆一倒,他六神无主,林珩提到缴费他才反应过来,“对对对,要缴费了,我去。”

“我去吧。”顾景言突然开口,看向林珩,“你照顾你爸。”

林珩想抱顾景言,当着父亲的面也不合适,只捏了下顾景言的肩膀,把钱交给他,“麻烦了。”

“我去看看我妈。”林珩拉起父亲,“早期的话做手术摘除就行,先别自己吓自己。”

病房里,徐媛躺着,听到声音就睁开眼,“向峰?”

林向峰连忙跑过去抓住徐媛的手,“我在呢。”

“我看不见你。”

脑瘤会压迫视脑神经,所以才看不见。林珩为什么会这么清楚?因为周飞后来得的是脑瘤。林珩和周飞关系不错,那段时间一直泡在医院。

林珩手握成拳,咬了下骨关节。

这个世界会发展成什么样?他全然不知,已经脱轨了。

“都是暂时的。”

林珩站在一边看父母,父母还会以另一种方式去世么?他不知道,他有些乱。他跟顾景言还能在一起多久?还会分道扬镳吧?

“珩珩来了。”

“你叫他来干什么?他还得上学,我又不是很严重。”徐媛说着,又期盼的看向另一边,以为林珩在那个位置。

林珩走过去握住了徐媛的手,“就算是肿瘤也没事,做手术就行,现在的医学条件已经很好了。”

两千年那会儿,对于他们说,癌症肿瘤还是距离很远的词汇。突然就落到头上,真是一座大山。

“花多少钱都治,肯定能治好。”

门被推开,林珩回头看到顾景言斜挎着他的书包,林向峰这才反应过来林珩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小顾跟你一起过来的?”

“我在他家补课,接到电话过来的。”林珩说。

“谢谢小顾同学。”

“我这也没什么事,明天珩珩还要上课,你们先回去休息。”徐媛故作轻松,笑道,“我没事,不要担心,说不定只是眼睛上的问题呢。”

一屋子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停顿片刻,林向峰说,“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守着。”

病房环境简陋,只有一张小床。林珩和顾景言在这里待着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林珩拿过书包取出钱放到林向峰手边,“我没回去取钱,这是跟小顾借的。”

林向峰握住顾景言的手用力晃了晃,“谢谢你。”

顾景言:“……”林珩的家人跟他一样心大,无论发生多诡异的事,他们都可以自动归类为正常。

林珩扒开父亲的手,说道,“我们先回去,明天再过来。”

“你去送送两个孩子。”徐媛很喜欢顾景言,现在的喜欢翻倍了。自己生病,孩子还过来看望,连忙推林向峰。

林向峰并不想离开,他老婆还在病床上。天大地大,他老婆最大。

“阿姨这里离不开人,不用送了。”顾景言开口,乖巧礼貌道,“我明天再来看您。”

出了医院,林珩的脸沉着,他上车开出医院忽然有些心烦。靠边停车点了一支烟,眉头紧蹙,转头看顾景言,“这个世界变了。”

“嗯。”顾景言身边的变化更大,更惊人。可由于他对那些人没有感情,除了林珩,其他人是死是活都跟他没关系,便没有重视那些变化。

“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该来的还是会来?还是会因为bug的出现灾难消失?”林珩的喉结滚动,打开窗户,风卷进来吹的烟头猩红。漫长的沉默,林珩才再次回头看向顾景言,开口嗓音低沉,“顾景言,如果我们之间有变故,我会用自私的方式把你我的命绑在一起。你做好心理准备,我不会再放手第二次。”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