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影之爱狐狸的猫 》跳火坑的猫

三人行

有点发蒙的任佐助把她按在桌前,直到握住筷子的时候,她才清醒过来,把似曾相识的感觉抛诸脑后,挑起碗里的鱼丸塞进嘴里,鱼肉鲜甜美味,丸子很有嚼劲,又觉得在哪里吃过似的,嫩牛肉,蒸豆腐……越吃越觉得熟悉,那种被遗忘的记忆又浮了上来,她猛的抬头望向对面的叶,温柔的眼神正看着她,没有错!被鸣人深深印在记忆深处的人:宇智波鼬!能做出这种味道的人除了他不会有别人。每次见到这个人,她都忍不住想质问他,心痛地流泪,属于鸣人的悲伤被她继承了吗?他回来了要不要告诉佐助呢?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的心里很乱,该怎样面对他?她必须要想想……

佐助看着两人一瞬不瞬地眉目传情:一个温柔地对视,一个忍住要流出的眼泪。当他不存在吗?“吃不惯就别吃了。”拉起鸣人上楼。

鸣人还处在呆愣中,猛然被佐助拉起,她才想起来竟然在他面前看着另一个男人,他一定生气了。

随着门大力地关上,佐助把她按在墙上,压抑着怒气问道“你认识他?”

鸣人不知道怎么回答,眼睛不敢看他,弱弱的说道“当然……不认识。”

不认识?当我瞎了吗?“什么时候认识的?”

鸣人知道再不说实话佐助恐怕要想出什么花招收拾她了……“那个……你也认识的,就是你哥。”说完马上钻出佐助的包围圈,离开恐怖的氛围。

佐助的脸变幻着颜色,“你是说他是鼬?”

“是……的。”

他回来干什么?鸣人竟然第一个就发现了吗?她想回他身边了?不管你怎么想的,我不可能放手让你回他身边。因为我爱她比你爱得更深!他沉默地向鸣人走过去,把她揽进怀里紧紧抱住,“别妄想离开我。”

鸣人回抱住他,轻轻地说道:“我……没有,只是看到他总想哭,心也很痛,我控制不了,佐助,对不起。”

“没关系,抬起头来看着我。”

鸣人看向佐助的脸,漆黑的眼瞳映出她的样子,佐助深情地模样让她觉得安心。是啊……她已经有那么好的佐助在身边了,其它人当成往事过去就好了,她现在喜欢的人不是佐助吗?如果总被心里的感觉左右,对佐助太不公平了。

佐助的唇急切地覆上,似乎害怕这一刻成为梦境。

佐助,对不起,又让你伤心了,我喜欢的是你!我很确定。鸣人大胆回应佐助,她想让佐助安心,这样做的话他就不会乱想了吧……

果然佐助的动作温柔了很多,似乎明白了她要表达的意思,离开她的唇,抱紧她,没有再说什么。

“佐助我喜欢你,只喜欢你。”

“我也是啊,你这个大笨蛋,又让我伤心了,十分钟时限改回五分钟。”

“啊?可不可以不要……”

“反对无效。”佐助很霸道地做了决定。

她的自由……又离她远去了。

叶独自靠在墙角,他面对鸣人伤心的眼泪,眼睛不自觉地凝视她,那一刻他觉得又回到了灭族前,他和鸣人简单的生活。她的眼里只有他,而他除了为她做美味的饭菜外,也只想和她永远生活在一起,甚至他真的有想娶她的念头。但是现在一切不同了,她和佐助在一起,再也不属于他了,她泪眼迷蒙的心痛神情深深刺痛了他……似乎在质问他,似乎又象在怨他,百种滋味缠绕在心头。喉咙干涩,眼眶盈满的泪再也关不住滑落脸颊,冰冷地滚落地面,他伸手摸到了潮湿,原来他也是有泪的……以为毫不在意,其实他还深深爱着她,但是他的生命不可能再给他机会去爱她,这一次他不能再给她希望又让她绝望,他已经自私过一回,再不能伤害她了。他爱她,这份爱就让他藏在心里不让任何人知道,这样她也不会有负担吧,他应该祝他们幸福!转身回到他的房间,抹去还在滴落的泪液,割舍掉心头至爱是这么生生的抽痛吗?心脏空了一块,麻木地毫无感觉。闭上眼他们曾经的过去历历在目,越想忘记越是清晰,更何况每天都要面对她,他还能保持冷淡的态度吗?就在看到她流泪的一瞬间,他就忍不住想把她拥进怀里安慰。她的眼神……鼬发现他忽略了一件事,鸣人她绝对是认出他是谁了!那么佐助自然也知道他回来了,明天等待他的是兄弟相残吗?这不是他筹划的结果吗?他的心愿终于要达成了,应该高兴的不是吗?明天……也许就要和这个世界永别了。或许是今夜也不一定。他的鸣人,真想再抱她一次啊……

佐助抱着怀里的金发小人,并没有睡,鼬不止回来了而且还来到了他面前……灭族之夜族人的血液飞溅的画面再一次重现在眼前,父母毫无抵抗能力地被绑在鼬的面前,随着他手起刀落,他们死在了他眼前,当时鲜红的血流满了屋子……他还嫌不够,走到他面前对他用了月读,这样的鼬虽然他知道他这么做是要救他,也许是不想让他看到事后的主使人,也许是有更重要的情报不能让他知道,也许……但是那样的恶梦伴随了他无数个日日夜夜,他虽然知道不应该恨他,可是就这样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轻易原谅他,他真的办不到……他最后决定装作并不知道他的身分,继续当他是同伴,当然前提是先管好鸣人的粗神经,还有她无聊的眼泪。不管怎么说,曾经最照顾他的哥哥回来了,他还是有些高兴的。打定主意后,心也安了不少,倦意袭上来他渐渐合上眼皮。平常的一天照例叫醒鸣人起床,穿戴完毕后拉住她走出房间,他已经警告兼威胁地告诉鸣人把鼬当同伴,其它的事不用理会,并且得到了鸣人再三保证才放下心。

饭厅里的叶已经坐在桌前吃着他做的早餐,看到他们出来,表情并没有不对,佐助也没拨刀砍他。除了鸣人总躲在佐助身后不看他,其它的看起来很正常,鼬对没有猜中佐助的想法第一次感到惊异!他不动声色地看向两人说道“经过昨天的事,我想你们不喜欢我做的饭菜,所以没做你们的份。”

“不必麻烦,鸣人吃不惯你做的口味,以后我们两人的饭菜我会准备,你想吃的话自己做。就不和你计较了。”佐助激动地心脏“碰碰”在跳,他紧张地手心都出汗了,他提醒自己镇定,才拉着鸣人进厨房。

鸣人看到叶一概选择低头无视。效果不错,流泪的感觉再也没出现过,让她放心了很多,毕竟谁总是不停地流泪,长期处在夹杂着心痛的哀伤中都会受不了的。她告诉自己:习惯了一定没问题的,鸣人的过去和她没关系,她的现在只与佐助有关!

距离中忍考试的时间还有两天,鸣人他们照旧做着d级任务,这次是帮宫井家把鱼池里的垃圾捡出来,一百平方米的面积垃圾堆得随处可见,这样捡的话得干一下午才能做完。

三个人卷起裤管跳进清澈的池水里,背着背篓,手上拿着火钳,捡起垃圾扔到背篓里,鸣人觉得叶总是若有似无地看她,但她又不敢去求证,搞得如芒在背,很不舒服。心里祈祷着:快点捡完,立刻回家,离他远远的。

“你很怕我?”不知什么时候叶来到她身边轻声问。

“没……没有。”听到他的声音鸣人吓出一身冷汗,连忙低头避免看他。

“你认出我了?”叶继续问她,并且双眼紧盯着她的脸。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鸣人,这里有很多垃圾要捡,快过来。”佐助冷冷盯着被叶紧紧逼迫的鸣人出声道。

“哦,来了。”

她的手被拉住,叶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不会说对不起,你也不必原谅我。”

听到他冷静的语气,她很生气,抬起头来瞪视他,扬手给了他一巴掌,“混蛋。”“啪啪啪”踩的水花四起,小脸蛋胀得红红的,走到佐助面前,弯腰继续捡垃圾。什么玩意嘛,把别人给害死了,连道歉都不说一句,简直就是个王八蛋。

佐助看着打了叶的鸣人还气呼呼的,一瞬间他觉得鸣人还是挺暴力的啊。拉过她的手轻轻问道“他说了什么,让你非打他不可?”

“他说不会道歉,我……差点死掉,竟然为了这样的人,太生气就给了他一巴掌。”

佐助揉揉她的头问道“如果他道歉了,你就会原谅他?”

鸣人拉住佐助的手,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佐助,我没资格原谅他,喜欢他的鸣人灭族之夜那天就已经死了,我心里没有他,也不属于他,请你相信我。”她继承了鸣人对叶的感觉,但她的确没资格原谅他,他的鸣人早就……不在了。她只是替鸣人觉得不值,白白赔上一条命却连一句道歉都得不到,这样的她不是太可怜了吗?

佐助笑了,“我相信。”

叶摸向火辣辣的脸颊,她还真用力啊……看来她修炼的不错,至少这种力气会让敌人很苦恼吧。看她生气的样子,恐怕她更讨厌他了,不过也没关系。她越讨厌他,那他走的时候也不会太担心,这样他就放心了。他的心愿又了一桩,这样就好。

卡卡西又头疼了,根部的小子不知和鸣人说了什么,被她打了一巴掌竟然不还手,而且看样子还挺高兴,不会又是……三角恋吧?这次可不能发生类似小樱的事件了,不然他这个老师也太无能了,他得盯紧他们三个才行。

任务结束,三人背着满满的一背篓垃圾扔掉,领取了任务金回家。

佐助紧紧牵着鸣人,他知道不必再为鸣人会回鼬身边而担心。可是再怎么说她也是先和鼬在一起,这样总感觉他抢了鼬的人,心里难免有点发虚,但想到她被火烧的遭遇又坚定了他的信念。他是他们分手后才和鸣人在一起的,他不欠鼬任何东西,想到这里底气足了很多。

“愚蠢的弟弟,你的演技很拙劣。”鼬坐在沙发上终于打算摊牌了.

佐助抓紧鸣人的手,看来是要面对的时候了。“鸣人不会还你。”

“那种事无所谓。见到我连斗智都没有了吗?果然选择了逃避来茍延残喘吗?弱者是没资格活在这世上的。”鼬站了起来双眼红色勾玉旋转起来。

佐助慢慢放开鸣人,“你离开的原因我已经知道,我不会杀你,但是你要比试的话我也不怕,随时奉陪!”同样的红色三勾玉写轮眼露出来。

“住手!求你们不要这样!”鸣人挡在他们中间,拉住佐助的手紧盯着鼬。她明白只要动起手来,后果无法想象,不光鼬的身分会暴光,而且两人的瞳术一旦用出来不可能没有伤亡,说不定鼬真的会被佐助给杀掉。“鼬,为什么……你要对佐助这么残忍?永恒万花筒的话并不是要杀死对方才可以啊,开了万花筒写轮眼的亲兄弟是否可以同时移殖对方的双眼呢?这种事没人知道,我想可以试试。如果你坚持要和佐助动手……我拼了命也会阻止你,你在我们心里一样重要,请你不要再伤害佐助了,求求你……”

看着鸣人哀求地哭泣,鼬的心软了。定定看了她几秒钟,收回写轮眼,“你说的方法可以一试,但要是失败了,就算是你阻止,我也会杀他。”转身走回他的房间。我在你心里就是为了力量伤害亲兄弟的人吗?鼬的心很痛,就算全世界的人误解他都没关系,但是他爱的人也这样误会他而且从她的眼神中他看到了杀意!她竟然想杀他?为了佐助她要杀他吗……眼泪又不受控制流出.他总是在设局想给佐助最强的力量,原来被深爱的人背叛是这么痛!佐助的心情他从没考虑过,他……是不是做错了?

“没事了,再哭没人要了。”佐助拉过鸣人给她擦着眼泪,柔声劝道。

“佐助,不要和鼬打,拜托你答应我。”

“好。”揉揉她的金发,抱起她回房了。

“佐助,我有没有不正常?”鸣人突然想起她面对鼬的时候有几秒钟神志不是很清楚,赶忙问道。

“你的瞳孔红了,而且强烈的杀气释放出来,你想杀鼬。”

果然如此吗?“佐助,我情绪激动的时候会变成杀戮的机器,就像被怨灵附身时一样,那个时候我没有意识,你一定要帮我,方法就是百会穴。用力点下去就行了,继承了炎的妖力,虽然厉害可是也带来了无穷隐患。”鼬恐怕是误会了,算了,他们兄弟间的结不是她可以化解的,就算去解释又能怎样呢?慢慢的他们会和好吧。

“好,我记住了。”虽然学会了阴阳术还是压抑不了那股妖气吗?我会守护你的,就算用我的生命,也一生一世永不离弃!

两天时间在任务中很快过去,中忍考试的日子来临了,三人很巧地同时出房门,佐助和鼬眼神交汇后移开视线,佐助牵着鸣人的手先走出屋子,鼬跟在他们身后。自从鼬挑明身分,三人之间不说一句话,有事也只是眼神交流。虽然这看起来很难,但负责完成的只是佐助和鼬,鸣人没那个心思去管.就算她不笨,也看不懂鼬的眼波,所以她不去掺和。

安静地走进曾经的教学楼,还在学习忍术的学员练习着苦无投掷,并没有让陆续进入学校的下忍分神。

走上3楼,一名下忍被踢了出来,佐助搂过鸣人避开了,两个看起来很厉害的下忍挡住301的门口,不让众多考生进去。

在佐助和鼬眼里这种幻术结界简直就是漏洞百出,于是佐助开口了,“这种低级幻术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幻术!狱海幻境!”

无边无际的海洋,飘浮着尸体的残肢肉块,天空中飞舞着长相狰狞的食人怪鸟:黑色发亮的皮肤,喙长长突起往上翘起一个弯度,嘴里的尖牙仅凭肉眼就能看到,眼睛血红,爪子锋利无比,尾巴足有一米长,边缘带起倒勾的尖刺,身后的黑色双翼“扑腾”缓缓扇动。巡视着海面上幸存的**,一旦发现了立刻飞扑下来利用尾巴勾起甩到空中,尖利的喙准确无比地咬住啃食,不消片刻一个活人消失在海面上。这种食人鸟密布天空,一眼看去黑压压一大片,这就是佐助的食人幻境!进入的人能感受到活生生的恐惧和**撕碎的剧痛,实实在在感受的和真实的痛苦无异!

此时在场的考生全都落于海洋之中,不等他们利用查克拉站于海面上,佐助抬起手,天空的怪鸟立刻冲了下来,勾住嘶咬,惨叫声不绝于耳,血染红了海水,两名嚣张的下忍再也忍不住解除了变身术,各自和怪鸟拼斗。

佐助则冷冷地看着血腥的一幕,鸣人拉住他的手,轻轻说道“佐助,够了,人没多少了。”

“恩。”解除了幻术,2楼歪歪倒倒地躺着惊吓过度的下忍,害怕得瑟瑟发抖,虽然失去意识处在昏迷中,但脸上却痛苦地扭曲着,可想而知他们的精神正遭受着怎样的折磨,两名中忍考官凭着意志仍站立着。剩下还有意识的凯班日向宁次、天天、李。他们虽然站着却不住地喘粗气。

佐助牵起鸣人越过他们,向三楼走去。鼬震惊了,佐助的幻境比起他的月读毫不逊色,没想到他强到这种地步!如果他真的和佐助打起来,也许输的会是他!眼光投向鸣人,也许他误会她了,其实她是在救他吧……

卡卡西本着好老师的负责态度,从鸣人他们进教学楼他就跟踪他们,自然看到了佐助用幻术制住一群人的壮观景象,同时也有点被吓到,虽然不知道他们见到了什么,但从他们昏迷中还怕得不停颤抖,可想而知有多可怕!看来佐助又变强了……看到他们上了三楼,他也没必要再跟下去了,转身回上忍休息室去看他的至爱:《暴力天堂》。

没有任何阻碍进入301教室,里面的下忍占满了整个空间,都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三人,先来的猪鹿蝶一组和牙他们一组围了过来,“新人9人都到齐了,不对,他是谁?”牙看着叶和佐助一样的脸奇怪的问道。

“宇智波叶,第七班新同伴。”佐助解释着。

大家互相打了个招呼走到一角聊着,井野看到鸣人没再冲过去打她,反而是被她身边的叶吸引了目光,拉起叶的手热情地搭讪。鸣人看到鹿丸很开心,想上去跟他说话,被佐助用眼神制止了,闷闷不乐地在一边生气。

经过佐助的筛选考试的人还是很多,而且看来各忍村的下忍都来到木叶参加中忍考试了,看他们头上的护额就能知道,就是不知道第一场考试会考什么呢?

“嘭”一阵烟雾散去,期待以久的考官出现了,为首的光头男站了出来说道“久等了,我是中忍选拔考试第一场的考官,森乃伊比喜。那么马上开始中忍选拔考试的第一场,将申请书交到这里领取号牌,并按号牌就坐,之后会发给笔试用的考卷。”

佐助放开鸣人的手,拿到号牌鸣人坐到了雏田旁边,她对她微微一笑,“你好。”

雏田脸红红地小声回道“你……你好。”

考官将卷纸发下来,每人抬起一张凳子坐到了各个角落,手上拿着记分本,用来记录作弊的次数。抓到一次作弊扣一分,抓到五次这个队伍就失去资格。最后一题在考试开始45分钟后公布。

鸣人看着卷纸上的题目,很复杂,很难……果然还是要作弊啊,还好她的听力不错,寻找会做题的人照着他的声音轨迹将答案写下来。

45分钟一到,伊比喜站起来说道“好!现在公布第10题!首先,你们要选择是否接受这第10题的考察。选择不接受的话,那么该考生立即得0分。也就是不合格,而且同组的两个人也一并以不合格处理。而且,还有一条规则。选择接受却没有答对的人,今后将永远失去参加中忍考试的资格!那么,现在开始。选择不接受第10题考察的人把手举起来。记录下考号后就可以走了。”说完又坐了下来。

很快陆续有考生放弃考试走出教室,越来越多的人弃权,直到15分钟后,伊比喜微笑站起来说道“那么我宣布,现在在这里的所有人。第一场考试……合格!嘿嘿嘿,那题目根本就没有,刚才的2选1就算是第10题。之前9题是考验你们每个人的情报收集能力的目的。”

鸣人很高兴啊,枯燥的卷纸题目终于结束了。

窗外飞进个布包,黑布四角盯在黑板的四个角,里面的女人跳出来,巡视了下面的考生,很满意地说道“我是第二场考试的考官,御手洗红豆!赶快去参加下一场考试吧!跟我来!48人,还剩下16组,详细说明在明天到达考场后开始,考试时间地点去问负责的中忍老师。就这样,解散!”

鸣人伸了个懒腰,跳到佐助身边牵起他的手,走出教室。叶默默跟在他们身后慢慢走着。

回到房间,鸣人拉过佐助问道“佐助,鼬他身体越来越差了,那团死气弥漫得连天空都遮住了,明天该是给他找个替死的人了。”

“啊,有个人会自动送上门来的,到时就麻烦你了。”

“说什么麻烦……那个人选一定要大奸大恶才行,不然会有报应的。”

“放心,绝对符合要求。”佐助捏紧拳头,写轮眼的仇也该是时候报了!

第二场考试的考场——第44演习场,别名死亡森林。四周铁丝网围着,里面大型的蛇虫“刷刷”滑动。不时露出一部分身体,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