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十七岁 》浩瀚

第30章 第三十章

顾景言顶着林珩的目光躺下去, 床终于停歇了。床非常的小,他们几乎是紧紧挨着,顾景言迟疑片刻, 翻身面对林珩。

“林哥?”

林珩伸手关灯, 抬手盖在顾景言的脸上,“你别说话。”

顾景言摸索着把手放到林珩的腰上,把脸埋在林珩的脖颈处。黑暗里, 他大胆的多,“你打算怎么做?”

“什么?”

“还有半年。”

林珩的大脑忽然冷静下来,清醒了。距离父母出事的时间, 还有半年。

“我有打算。”

顾景言从林珩的手里挣脱出来,他凑过去亲林珩, 随即撑在林珩的上方,“无论发生什么,不要推开我行么?”

顾景言的呼吸炽热, 他们靠的太近,林珩听到他的心跳。轰隆隆, 如同春雷,席卷大地。林珩翻身把顾景言压在身下,床狠狠的响了一声。

隔壁父亲发出咳嗽声, 顾景言身体僵住, 林珩还压在他身上。片刻, 林珩的手落下去, 抚摸过顾景言的腹部。压低声音, 咬着顾景言的耳朵。

“这么想让哥幹你?”

林珩低沉的嗓音夹杂着荤话,顾景言耳朵炽热。

“小顾总。”

顾景言心跳的厉害,脸颊灼烧,三十岁的灵魂让他本能的趋于欲|望。顾景言跟林珩接过吻后,就有些食髓知味。

抬手放在林珩的脖子上,“你要做么?”

“我家的床,你是嫌动静太小?”林珩碰到顾景言冰冷的鼻尖,蹭了下,往下亲到顾景言的嘴唇。柔软微凉,林珩舔了下,道,“还不会接吻?”

顾景言张嘴迎合林珩,脸上烧的厉害。

林珩吻的渐渐熟练,拇指托着顾景言的下巴,侧了下头。加深这个吻,吻了几分钟,顾景言的嗓音沙哑,“林哥?”

“嗯?”

顾景言抿了抿嘴唇,喉咙滚动,“我。”

“你什么?”林珩的声音里有戏谑,手指落进去,逗弄着,“你什么?嗯?”

顾景言头皮发麻,尾椎骨一阵阵酥麻,过电似的。“没……没什么。”

林珩收回手,翻身躺回去,床又响了一声,他躺平,“没什么啊?那就算了。”

顾景言不上不下的悬着,突然没了热度。

“林哥?”

林珩不应。

顾景言把手落下去,林珩说,“不准动。”

顾景言转头看着他,黑暗里,林珩的线条轮廓冷硬。急促的呼吸渐渐缓下去,他们对峙了有半分钟,林珩说,“你当着我的面打□□合适么?”

顾景言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你没男人?”林珩说。“你要男人干什么的?”

顾景言拉起被子盖住脸,“我睡了。”

一分钟后,顾景言被摸的气喘吁吁,脑袋抵在林珩的脖子上。“林珩。”

顾景言个雏鸡,五分钟结束战斗。

林珩抽纸擦手,揉成团翻身抱住顾景言,“睡吧。”

顾景言清楚的感受到林珩有反应了,但林珩的态度太过于冷静,他就闭上眼。林珩躺了一会儿,等顾景言睡着,起身出去进了浴室。

整理好衣服出门碰上父亲,林向峰看了他一眼,“大晚上来洗澡?什么毛病?”

“热。”林珩说着进了门,在咯吱声中上床躺下去,顾景言立刻就贴了过来。脑袋抵着他的脊背,身体蜷缩着,睡的无知无觉。

暗恋了一生,这辈子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

翌日林珩是在闹钟声中醒来,光从小窗户穿进来,落了满屋。林珩下床换衣服,顾景言洗漱回来看到林珩正在提裤子。黑色的内裤,紧绷着,顾景言迅速移开视线。

林珩扣上了皮带,抬眼,“好看么?”

顾景言的脸泛红,“你妈做了早饭。”

“嗯。”

“我今晚要回一趟b市,处理一些事。”

“多久?”

“一周。”

顾氏集团总部在b市,林珩说,“你爸那边的事?”

“嗯。”

“有危险么?”

“他们现在不敢动我。”顾景言现在对林珩也没什么好隐瞒,直接说道,“他们得求着我办事,顾长明需要jh的注资。”

顾景言现在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顾长明留了。

“你跟他闹掰了?”

“他不敢跟我掰。”顾景言整理校服扣子,俊美的脸上闪过冷傲,说道,“我单方面看不起他。”

林珩:“……”

两人出门,徐媛已经把早餐做好放在餐桌上,她打了个哈欠,“我去补个觉,你们吃完把碗筷放着就行。”

“谢谢阿姨。”徐媛多看了顾景言一眼,长的真俊俏。

“不客气。”

早餐是豆腐脑加素包,还有徐媛腌的酸黄瓜。顾景言对林家是有感情的,不单单是爱屋及乌,林家有家的气息。

“我以为再也不会吃到阿姨做的饭。”

林珩的手一顿,随即抬头看向顾景言,“我活着,我就能护所有人周全。放心,你可以一直在这里吃下去。”

顾景言晚自习没上就被黑色奔驰接走了,林珩开始筹谋他的事业。

顾景言一开始说请假一周,后来变成十天,顾总非常忙。顾总不单单是十七岁的学生,还是jh的创始人,现在拯救地球去了。五月底荣益的宣传铺天盖地,股票势头迅猛,每周看盘的股民跟春运现场似的。沉寂了大半年的股市再次热了起来,林珩只算到荣益会疯抬股价,但没想到会这么疯。

进入六月试卷已经多到论捆算的地步,顾景言就那么突然的出现了。他进教室的时候林珩就看到了,没穿校服,穿着白色衬衣黑色长裤。头发剪短了一些,林珩垂下视线,假装没看到。顾景言径直走到林珩这边敲了下徐飞的桌子,声音很冷,“坐前面去。”

徐飞:“……”

敲你妈你知道么!敲你妈!

徐飞委委屈屈的背着书包走了,顾景言在林珩身边坐下,把一盒进口巧克力放到林珩面前,林珩斜睨他。顾景言从书包里取出电脑和课本,看了看林珩,“这次的事比较麻烦。”

林珩偏了下头,哦了一声,顾景言注视他半晌,压低嗓音道,“林哥?”

上课铃声响了起来,英语老师夹着教案走进来。

“荣益涨到十九块了。”顾景言把电脑打开放在腿上,翻开桌子上的书充当道具,“应该能涨到三十。”

“下周出手。”林珩没看顾景言,他把最后一道物理题写完,迅速翻开了英语课本。

“现在卖亏了。”顾景言蹙眉,道,“可以再等等,月底出手最好。”

“赚了十倍,不亏。”林珩拿出手机跟周飞回信息:等我十天。

“你跟谁在发信息?”顾景言看到林珩手上的小灵通,放在键盘上的手顿住,他的目光沉下去。“老师看过来了。”

林珩把小灵通放到顾景言的面前,“查不查?”

小媳妇跑了大半个月,回来还敢查岗,怕是欠|操了。

英语老师进门的时候就看到顾景言在玩电脑,林珩专注手机。这都站了一会儿,两个人还在继续,忍无可忍吼道,“顾景言!林珩,你们把这里当教室了么?”

一分钟后两个人被请出了教室,顾景言的人生第一次站走廊,他看着林珩的侧脸。在这段时间里,他疯狂的想林珩,抿了抿嘴唇,“想弄死顾家那些人。”

“怎么了?”

“一言难尽。”顾景言眉毛还皱着,“早想回来了,走不脱。”

“累了?”林珩抬手揉了揉顾景言的后颈,顾景言心里有些委屈,就靠在林珩的手心,垂下头,嗓音压得极低,“想你了。”

林珩抿笑扭头看向操场方向,手指不轻不重的捏着顾景言的脖子。“晚上我去你家?”

顾景言倏然抬头,两人视线对上。林珩低头靠近顾景言的耳朵,标准的男低音,如同大提琴音,哑哑的意味深长,“准备好了么?”

顾景言呆住,林珩意有所指的蹭了下顾景言的肩膀,蹭的格外不正经,“看什么?还是没准备好?没准备好我再等几天。”

顾景言的喉结滚动,抿了抿嘴唇,“啊?”

“啊什么?”

身后重重一声咳嗽,林珩回头看到刘宇,松手站直。

“你们两个是搞对象呢?凑那么近,东倒西歪像什么样子!”

“是啊,搞对象。”林珩道。

刘宇呛到,现在的年轻人太奔放,简直了。

“站直了。”刘宇重拾威严,背着手审视两个人,“怎么被赶出来了?”

“秀恩爱秀过头,英语老师受刺激了。”

呸!

“你能正经一分钟么?”

林珩正经了一分钟,“你有事?”

“周五的篮球赛你们两个就别参加了,好好复习,争取考个好成绩。这和高三的保送名额有关,你们心里有个数。特别是你,林珩,你这学习成绩太不稳定了,过山车似的。”

“不保送,大学也任我挑。”

林珩这几次摸底考试直接进了全年级前十,刘宇抬脚去踢林珩,“刚进步一点,你这尾巴就上天了?”

顾景言侧身就挡住了刘宇的腿,其实刘宇也没踢下去,顾景言这么一挡倒成真踢了。刘宇和顾景言俱是一愣,还是刘宇先回神。“你这兔崽子,护的真厉害。”

林珩拉过顾景言,觉得顾景言有点傻,“踢到了?”

“没事。”

刘宇弄的很没有脸,在这里傻站着,实在是尴尬。随便找了个话题,嚷嚷道,“顾景言,你盯着他点,想考一所大学,得下功夫。”

“别给人生留遗憾。”刘宇背着手老气横秋的走了。

“老刘是大姨妈来了吧,脾气这么大。”林珩说着去看顾景言的腿,“踢到了?”

“没有。”顾景言迟疑片刻,低声道,“晚上你真过去?”

说完耳朵尖都红了。

“你要没准备好的话我就不过去了。”林珩说完,觉得这话有些过了,去顾景言家又不是只为了睡他,“我的意思,那些东西也不是很——”

“好。”顾景言漆黑的眼凝视林珩,手指紧攥,随即才松开,有些紧张的在裤子上擦了下,“还要准备什么吗?我去买。”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