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拐个女帝当军嫂 》宁长风Max

第24章:最后的挣扎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莫离和暗卫还没来,地上的顾长安已经有动静了,有苏醒的迹象。景宁在那里看着他,想着以后的打算,走神时,无意识地拿出锦帕帮他擦干净了脸上的汗水和唾液,擦完之后自己又愣了,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或许是受之前与他相处时的影响,装着照顾他装着对他好,现在面对他,潜意识里仍残存那一点温柔……

看着他轻颤的眼睫,昏睡时的虚弱脸色,她不禁想起,在霏云阁内与他相处的最后一夜,那时候那个发烧的他,用沙哑的嗓音唱着奇怪的歌的他……

顾长安在晕眩间发出一声难受的呻吟,细微的一声,将景宁拉回现实。

她直接扔掉手里的帕子,站起来,端正仪态,又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姿态。

顾长安醒了,但他不想睁眼,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然失去了活下去的欲望……

他心里有一个‘小顾长安’,就在他跟躺尸一样躺在昭明殿地上的时候,那个‘小顾长安’已经开着直升机扛着重狙冲到了珠穆朗玛峰之巅,对着老天一阵狂扫,仰天咆哮:“F**k!F**k!F**k!老子招谁惹谁了!老子是祖国的花朵优秀的十好青年,怎么T*D就穿越了!还碰到这么些个坑爹的货!首长,我不干了!我要回家啊!”

“睿王殿下驾临昭明殿!”

通报声一层一层传进来,景宁暗觉不好,未曾想景懿会来,如此场面可不能被他撞见,她也明白为什么莫离这么久都没回来了,大概是在半道上看到景懿过来,不好让暗卫现身。

景宁正准备去殿外传人来赶快带走顾长安,先把他藏在殿中某处,却听到后面有了动静。她警惕地回头,看见顾长安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眼睛都还没完全睁开,撑着宫柱才勉强站稳了,看起来既潦倒又娇弱。

他睁开了眼睛,她知道他在瞪自己。

殿外廊上已有脚步声靠近,快来不及了,景宁当机立断,快速移步到他面前,伸出手就要点他的穴……

看她向自己伸出了‘魔爪’,顾长安赶忙往旁边一避。

“皇姐!”

就在景宁要追击顾长安的时候,景懿闯进了殿内,一脸喜色地往这边跑。在他看来顾长安还是吴子陵,莫离也没有正当的理由拦他。她跟在他后面进来的,根本来不及劝阻他。

他径直蹦了过来,看看景宁和季长安,他倒是眉开眼笑的,先给景宁行了礼。

景宁问:“这是怎么了?突然闯进来?越来越没规矩了?”她尽量掩饰不悦情绪。

景懿笑嘻嘻的:“皇姐,吴乐师回来了,我想皇姐定然欣喜……莫非打扰皇姐和吴乐师了?诶,吴乐师脸色还是如此苍白?又毒发了吗?”

在她面前能如此轻松欢脱,她一定是很疼这个弟弟的。季长安想着,这便是他的机会了。

他在背后将袖子里的银钗刺进腰部,剧烈的疼痛一下驱散了身体绵软的倦意,刺激了模糊的意识,让神智清醒起来,拼出一点力气。

景懿所在的位置离他比较近,他拔出钗子,直接扑向了景懿。

谁都没想到刚才还奄奄一息的顾长安会突然有了这么勇猛的力气,他一把紧紧从背后环住景懿,手肘锁住他的喉咙,钗子尖锐锋利沾着他的血迹的那头直抵景懿的脉搏。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景宁都有一瞬间的懵然,莫离好不容易才稳住了分寸,景懿已经完全吓呆了。

景宁怒视着顾长安:“你想干什么?你不要命了吗?”

顾长安咬牙硬撑着,说:“要啊,我当然要命,所以我才要挟持皇子,跟你换解药!”

“吴……吴乐师……怎么会这样?”景懿惊恐疑惑地问他。

顾长安冷笑着环视四周的人,回答景懿的问题,声音虽然在颤抖,却还是恨绝的:“因为我根本不是什么吴乐师!谢谢睿王殿下这么恰到好处地出现了,我想你的皇姐应该不会拿你的命来跟我赌的!苏景宁,给我解药!我不要死!如果你非要我死,我就只能拉你的亲弟弟陪葬!”

景懿吓坏了,这位小皇子何曾遇到过这么危险这么复杂的事情,“皇姐救我!莫离姐姐救我!”

景宁神色还算平静,而眼里已全是恨意,吩咐莫离:“解药给他!”

莫离犹豫了一下,掏出一个陶瓶,景宁补了一句:“真的!”

听她说的这两个字,不是不甘而是无奈,顾长安就知道她还是心软了。

莫离犹疑地扫了他们一眼,换了一个小瓶,倒出一粒红色药丸。

顾长安长安一只手臂还锁着景懿的喉咙,用另一只手快速地接过,放进嘴里咽下,刚入腹就感觉好了一些。

景宁道:“这下可以放开他了吧?还不快放手?”

顾长安冷笑:“你真以为我傻啊?我现在就放手,恐怕我还是没法活着走出你这昭明殿吧?你先放我出宫,在宫门口给我备一匹快马,等我上了马就放了你弟弟!”

以前他和战友们在恐怖分子手里解救人质,现在他却成了挟持人质的这一方。

莫离望向景宁,景宁柳眉紧蹙,万般不甘:“照办!”

莫离就只好向殿外跑去,按照顾长安的话去安排。顾长安也挟着景懿往殿外退。

然而,莫离还未走出多远,就听到殿门前一阵异响,回头一看,昭明殿前燃起一团浓重的白烟。

顾长安刚退出正殿门,耳边一声爆响,他和景懿倏忽间被白烟笼罩,眼前在那一瞬间除了一片刺眼的白茫什么也看不清,在混沌中,他依旧全身警惕,可再防备也是困兽之斗,迷失于那一刻,白烟转瞬即消,他的眼睛还来不及适应,防不胜防,肩上中了一记星型银镖,顿时身体瘫软,直直倒下。

他闭上眼的最后一秒,看清了眼前一道身影,最惹眼的是那眉心一点朱砂,毫无血色的冷艳面容,嘴角一点点妩媚的笑,一双美目倩波流连,微扬着削尖的下巴,白烟散去后,她面上的玩味和得意都是犀利的,与他直面相对或有一丝惊异,又转瞬掩过,换上一副恬淡面孔。

景懿摆脱了顾长安的挟持,跑到了景宁旁边:“皇姐……”

景宁让他先去内殿安神歇息。

景懿进去后,景宁看着倒在地上的季长安,微皱了一下眉,眉睫稍转,看向在自己面前跪下的女子,纵使她此时柔眉低目,刚才她出手时那一瞬间的利落和狠辣还是锋芒毕露。

他们先没有顾她,毕竟挟持皇子要挟公主的顾长安才是大问题。

莫离去试了下季长安的鼻息,回禀:“殿下,他还没死,只是昏迷了,该如何处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