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步步莲劫 》南风余昧

第940章 毁了他!

“书逸,你还不快滚!”画心见书逸分明有机会脱身,却一直不肯走,急得泼妇一样大骂,“若非你死不要脸,日日纠缠本座,让尘尘误会了本座,本座早与他双宿双飞,如今他遁入空门,弃了本座,本座早就不想活了,噬神之毒已经攻心,你想让本座死不瞑目吗?”

书逸无动于衷,她漫漫长的一段话,他只听进去了八个字毒已攻心,死不瞑目。

敏锐如他,其实已经感觉到了,黛纯儿似有忌惮,并不敢真的伤他,甚至确定镇魂珠不在他身上以后,有意放他离开。

可他绝不可能一个人走的!

他缄默不语,一室沉寂。

黛纯儿习惯了书逸对她的视若无睹,躁动不安地来回走动着,片刻之后,还是按耐不住踱步到他身旁,幽幽叹了口气,“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呢?人家赶你走你都不走。”

声音娇媚,入耳如靡靡之音。

书逸嫌恶地蹙了蹙眉,正当转头不再看她,黛纯儿却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媚眼流波,极尽挑逗道,“小,说句实在话,我真的想睡你很久了。”

温柔一语,却若惊雷炸开,书逸哪里受过这般轻薄,气急攻心,一口毒血自胸口翻涌而上,尽数吐在黛纯儿金丝绣成的孔雀羽上。

黛纯儿乐得掩唇失笑,其实她并不是书逸的裙下之臣,可她就是看不得别人恩爱情深,她这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别人凭什么拥有?

所以,她就是要逼他乖乖就范,她就是要当着画心的面毁了他,在他的情深义重里加一些让他们一想起就恶心的污点!

“呀,怎么伤的这般重,可真是叫人心疼。”黛纯儿拈着香帕想替书逸擦一擦唇角的血。

“果真心疼本王吗?”书逸倏忽握住黛纯儿的手,唇角含着迷死人的笑意,一把将她拉进怀里,贴在她耳边问,“果真想要本王吗?”

黛纯儿,“?!?”呆住。

这是什么状况?

她本来是打算好了,趁他虚弱,用强的,可这冰山一样的男人怎么会突然发情了?

眯了眯眼,书逸此时心中更是确信,黛纯儿并不是幕后主使。

这个女人除了生了一幅姣好的皮囊,并无长处,除了生**荡,也并没有其他十恶不赦的本事。

依着她现在的反应来看,她这人倒是真随了她的名字,又呆又蠢又二,除了给人当棋子,自己还真没能耐做出什么大恶来。

既然是棋子,别人能用,他也能用!

“可是本王中了毒,活不久了。”他忍住厌恶,下巴抵在黛纯儿肩上,在她耳边呵气如兰。

黛纯儿僵直了身子,拼命咽了两口口水。

纵她阅男无数,纵她并不迷恋书逸,也不想招惹他,可她不得不承认,当这男人主动招惹过来的时候,她还真抵抗不住。

“公子莫怕,不过就是噬神之毒么,这解药自会有人送到公子手上的。”黛纯儿贪恋地在书逸身上嗅了嗅,一股极特别的兰香,说不出的蛊惑人心(记住本站网址,www..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