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杀圣 》五十里单

第0204章 疯狂计划

和上林玉秀聊了两句,凌风再度陷入到深思之中,开始了更加深刻的武道参悟。

武宗壁垒的了解,让凌风眼前的世界大为开阔起来。

他虽然拥有凌石坚上一世的记忆,但武宗壁垒上显然是存在差异的,这或许就是世界不同,规则也不同造成的差异。

事实上,凌风父亲凌铁山和大哥凌云强行突破到武尊境界,也说明了,这个世界并不是不能容纳其他方式突破,只是那样的突破不正规,甚至不够强强大而已。

无论是凌铁山,还是凌云成为的武尊,在境界上,充其量只能得到一个杂号武尊的地位,根本无法和其他正常领悟空间领域而突破的武尊相比。

因此,一般而言,凌铁山很难打败领悟了空间领域的福华公主,而福华公主这个依靠斩情关破入武尊巅峰境界的强者,虽然因为领悟了空间领域而不至于成为杂号武尊,但终究因为借助外力成就武尊,在战力上始终未能达到武尊极致。

凌风亲眼见过福华公主和百里天冰交手,明明福华公主修为要强过百里天冰很多很多,但偏偏两人硬生生打出了一个不上不下的结局,这固然是因为百里天冰天赋惊人,又领悟了空间领域,但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福华公主的武宗壁垒突破不够完整。

想到这里,凌风真正开始意识到,武宗壁垒的重要性,他才能真正理解,为何那么多惊才绝艳的武宗巅峰高手,明明可用其他方式强行踏入武尊境界,他们却偏偏放弃尝试。

这显然不是一句骄傲能够解释的情况,唯一的可能,只能是他们知道,强行突破意味着放弃以最强姿态破入武尊境界的机会。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那么做的。

事实上,哪怕不进入武尊境界,很多武宗天骄的战力已经远超普通武尊,且不说凌风着昂逆天的,便是天火破天这样的武宗巅峰,便已经拥有战胜中阶武尊的机会,如果他在实战一些底牌,或许能毫无悬念的战胜一些普通中阶武尊,甚至高阶都有可能挑衅,像这样,已经能够触碰到强者的边缘。

当然,凌风这样逆天的角色,其实战力偏科偏的厉害,虽然凭借残影步的出其不意,有过战胜武尊巅峰的经历,但若是他无法躲过对方的神识探测,他便可能会陷入绝对的被动之中。

之前蒋太便曾用音波破了我的残影步,将我强行从隐身状态中剥离出来,也就是说,残影步也不是万能的,虽然能够躲避绝大部分的神识、灵力和五感探测,但若对方的探测是面状的,本身探测能力又极强,凌风便会束手无策,只能陷入被动。

当然,凌风现在的正面战力也不弱,但指的更多的是他的爆发力,一旦陷入持久战,凌风还是有被高阶武者蹂躏的危险。

凌风当然不想让自己陷入那样的被动,可若是他现在不知道自己身法中的缺陷,及早予以填补,恐怕真的遇到大敌时,他的下场会很凄惨。

经过一番思考,凌风发现,自己现在的修炼,主要有三个方向,以是尽可能提升玄灵诀灵力的功力,第二则是找机会尽早领悟空间领域,第三则是修补残影步的功法漏洞。

这三个方向中,只有提升玄灵诀修为是最容易做到的,向空间领域和功法漏洞这些,都不是朝夕之间可以做到的,凌风还需要积累一些战斗场次,或找到机缘,才可能一一解决这些问题。

关于玄灵诀的问题,凌风心中其实隐隐有了一个大致的雏形,只是这个计划太过于疯狂,一个搞不好,整个凌家都会彻底垮掉。

“在想什么呢?”上林玉秀看着凌风不停的转动眼珠,似乎感觉到凌风在思考某些有意思的东西,忍不住插话。

凌风当即坑坑巴巴的解释道:“我?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只是想要把玄灵诀功法再度传给别人,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合适,或者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能让人不觉得我别有用心?”

“别有用心?!”

上林玉秀惊讶于凌风突然用到的这个词汇,忍不住深深看着凌风,心里忍不住感觉,凌风似乎心中隐藏了一些什么。

凌风被上林玉秀看的有些神色不自然,其实他现在还没有想好,到底该怎么表达自己的这个计划。

“说说看,或许我能帮你!”上林玉秀温柔一笑,用玉雕般洁白的手轻轻握着凌风的手掌,神色笃定的看着他。

那一双温柔的水眸,宛若一个安宁的港湾一般,似乎在对凌风诉说,他的一切疯狂计划,她都会包容和尽力支持。

这份温暖的感觉,让凌风突然有了说下去的冲动,哪怕并没有想好怎么去表述。

终于,凌风还是忍不住说道:“我想了一个尽快提升我修为的计划,就是将之前我传给你们的功法传给所有凌家子弟,让他们一个个都修炼起来。”

上林玉秀淡淡的看着凌风,尽量不让自己显得那么表情夸张,但无论如何,当他听到凌风这个计划时,还是感觉充满了疯狂。

“你想清楚了?要将玄灵诀传给所有人,这功法可是能够快速修复内伤的,虽然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作用,但这似乎已经足够逆天,很容易吸引别人觊觎,你竟然还要大肆传播,不知道你到底是怎样一个思路呢?”上林玉秀的态度显得格外谨慎, 没有急于否定,也没有急于赞同。

“就知道你还是怀疑,其实我自己也有点怀疑,这个计划是否能够实现,但如果能够实现,功法泄露什么的,其实也没有什么问题的!”凌风连忙表态。

这个时候,凌风其实很想对上林玉秀说出玄灵诀的秘密,只是一想到自己再没有别的底牌,他终于还是放弃了说明全部真相的机会。

“没有,我只是有些惋惜,你这部功法非常神奇,拿出来大肆传播,实在有些浪费了。我想,若是你有特殊考虑,必须要多传播一些人,倒不如分批次进行,至少计划能有序的进行下去。”上林玉秀建议道。

凌风想了想,也觉得很有道理。

两人正要继续聊下去,凌风突然发现,院子中央的慕容雅清和火瑶,已经从修炼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风郎,你们聊什么呢?”

“对啊,风弟,你跟玉秀仙子说什么悄悄话呢,正好给我们也说说!”

两个风姿错约的女子,笑吟吟的向着凌风走了过来,显然是不愿意放弃参与聊天的机会。

正在这时,守门口的两个武宗急匆匆的走进了前院。

“侯爷,天火家族的人来了!”

正说着,天火破天的声音已经洪亮的从门外传了进来。

“凌风兄弟,我自己走进来了,可别怪我没有礼数,我实在想改变一下你现在的状况,至少能尽快完结侯府的压力,还是当务之急。”

凌风脸上露出几分不悦之色,对天火破天的野蛮闯门,心中有一些不满,但终究还是选择不发作,想要看看天火破天能带来什么天火家族的诚意。

“你自便,我就不出门迎你了!”凌风皱了皱眉,还是平淡的回应了一句,一行四人也都想着大门口走去。

还没有走几步,老远便看见天火破天雄壮的身形浑身散发着浓郁的火灵力,大踏步想着众人走了过来。

“哈哈哈,我跟老爹商量了很久,决定派给凌家八个武尊来保护你们。”天火破天竟然也半开玩笑的打着哈哈。

“那就多谢了,为了回报你天火家族,我现在也提供一些回报给你们。方才攻击我的人,有北城柳家和西城的彪门,你们可以收拾一下,顺便提一句,彪门原本是我老爹的手下,现在有些不服管了,如果你们看的上,收拾完也可以直接带走!”凌风很是有些平淡的说着。

凌风说的平淡,天火破天却听的一点都不平淡,相反简直是被雷击了一般,当即一蹦三尺高,差点没直接就飞出侯府,要回家族带人去办他们。

“回来!瞎激动什么?”谁知,天火破天刚要走,凌风却有些不客气的吼了他一句。

天火破天当即面色阴沉的转过头,怒视凌风道:“兄弟,这要是搁以前,只是这一句,我就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这时,凌风突然头转向东方,巧合的看到东方漆黑的天际之上,正好有一线红云正在缓缓怕生,显然正是朝阳初升的时刻。

“哈哈,说笑呢吧?这不是已经看到太阳了 。”凌风脸上写满了纯粹的嘲讽,他并不觉得需要对一个手下败将客气,哪怕此刻需要天火家族的支持。

天火破天神情微微一愣,看着凌风半天,这才不咸不淡道:“的确!”

其实,他心中很想告诫凌风,现在他是靠着天火家族在维持着锐风侯府,做人应该懂得点理解。

但凌风就如没有天火破天的眼神似的,一直强硬着。

“来,我传给一套功法,算是对方才说话不客气赔礼道歉了。”凌风当即竟然弯腰赔礼道歉起来。

“你?!”天火破天很是无语的甩出一封盖上天火家族族长的印章,又冷冷问道:“什么功法?”

天火破天虽然心中对凌风还保留着一定的敌意,可这个时候强忍着,心里存着万一,一旦凌风真的将自己的高阶灵技随手传给别人,那自己岂不是赚了。

两人讨价还价的了一番,天火破天最终以彪门为礼物拉交换凌风所言的灵技,并要求这功法必须要达到地阶灵阶水平。

对于这些小儿科的东西,凌风都是满口答应:“好,我答应你,甚至可以和你神魂共誓,若是我不能传给你地阶一声的灵技功法,我便不得好死,神魂飘荡历经漂泊而死。”

“哈哈,那就好,我现在就去灭了彪门和刘家!”天火破天有些激动。

凌风看向天火破天的眸子中,除了恭维之色外,还有一丝淡淡的嘲讽。他很想跟对方说:“你惦记我的功法,我却惦记着你这个人?”

上林玉秀看到这一幕,心中忍不住惊叹:“还真是够疯狂的,就不知道风郎这做到底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