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宠成婚(古穿今GL) 》魅骨

第17章

宋溪辞听完她的问话,顿然虎躯一震,说不出话来。

“我说啊,你又在瞎想什么呐?”过了会儿,宋溪辞笑眯眯地拍了下她手臂不知道从哪儿蹭来的一小块白色粉尘,“你在我心里,是闺女一样的存在啊!”

宋溪辞随后又眨巴眨巴眼睛:“我发四!亲生的那种!”

“溪辞又在开玩笑了。我只是觉得,你对别人都比对我好,以及,你和别人比和我亲昵太多了。”唐佑安眉心蹙着,一脸饱受委屈的小媳妇样儿。

“哪里……”

“本来便是如此。我看你同其他人都能亲密无间地交谈甚欢,可一旦面对我,便好似恨不能将距离拉得越远越好,”唐佑安看了眼她,“如若在你心里,我是个令人烦心的人,那我搬出去住也是可以的。”

“等等等等!什么鬼啊!我说了你让人烦心的吗?!”见唐佑安说完抬脚往屋子里走,宋溪辞就一把拽住了她的衣裳下摆。

“那你可能解答我的困惑?”唐佑安定住脚。

宋溪辞被她一下子就给问懵了,莫名地,一点点松开了唐佑安的衣裳,只觉得整个大脑都乱糟糟的。

在觉察到她松手的瞬间,唐佑安站在那儿,微微张开口,而后侧头:“我懂了。抱歉,我有些乏了,想休息了。”

说完后,唐佑安就前行一步,往自己屋子走去了。

宋溪辞看着她的背影,想要叫住她,可是张了张口,又不知道叫住之后该怎么解释,最终只能目送她回房间去,然后走到了鱼缸处。

“我该怎么和你那个笨蛋妈说呢?”宋溪辞看着草鱼,舒出口气,紧接着喂它吃了东西后,就自己也回到了自己卧室中。

唐佑安刚在屋子中坐下,看了眼时间,才发现不知不觉间,都已经晚上九点了。

翻开手机,看看宋溪辞在微博上同其他人的互动,再看看她同自己的互动……

唐佑安舒出口气,将手机往边上一丢,紧接着走进衣帽间,从最底层翻出了前些日子她找到的,原身与宋溪辞所签订的合约。

粗略算算,也就剩五个多月了。五个多月后,自己又将何去何从呢?不过,溪辞应该倒是会挺开心的吧。毕竟,唐佑安觉得,自己就是被讨厌着。

心里乱糟糟的,突然想要喝点酒。以往她一人独居时,是断不了酒的,每个时节自己也都会就着些时令果子或鲜花酿酒存放,不时便取出来饮上几杯。

可是目前,她自打到了这边,就没再喝过酒,也是有点挨不住了。

想了想,唐佑安就打开房门,再轻声关上,缓步走到厨房拉开冰箱的门,上下翻找了一通。

没有。于是她又走到客厅食品橱柜处,来回翻找,也是没有。酒柜处,还是没有。

叹了口气,唐佑安便换了件大喇喇的,几乎能塞进两个她的羽绒服,又戴上帽子围巾手套和口罩,换上鞋子,打开门,就独自一人往外走了出去。

外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下起了纷纷扰扰的小雪,夜间本来就冷,这下子一来,变得更冷了,唐佑安将口罩往上拉了拉后,又把帽子往下按了按。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走到一个大门处,出去后,又凭借着以前坐车时的记忆,继续沿着一条路走,走了好一阵子,才到了一个小超市门口。

小超市店面面积不大,门口下放着几片长长的塑料帘子,进去便是一个收银台,上头放着打火机棒棒糖等东西,玻璃下则是一溜的烟,然后里头坐着一个老婆婆,戴着眼镜悠闲看着面前电脑中播放的剧。

唐佑安进去后,首先就是向老爷子鞠了一躬:“您好。”

老婆婆听完,愣了一下下,然后笑得眯起眼睛:“唉!姑娘好姑娘好!想买什么随便看看吧!”

“好。”唐佑安微笑答完,就走进货架之间,来回看着。

最终,转来转去,唐佑安拿了几袋宋溪辞之前吃过的薯片,又取了一瓶梅子酒,一瓶桂花酒,然后就走到了收银台旁边。

老婆婆见后,拿起扫描器,对着商品条形码扫完一圈,又扯了个袋子装进去,报了个价格。

唐佑安听完,准备摸出手机结账,才发现忘带了。最后,东抠抠西摸摸的,在外套口袋中发现一个钱夹子,才终于付完账了。而那个老婆婆,则继续看剧了。

“这是何剧?”唐佑安接过东西时,外头看了下那显示屏中的画面。

“《夜阑静》,姑娘没看过吗?”老婆婆问。

“还没。”唐佑安摇头。

“宋溪辞主演的,可好看了咧!”老婆婆笑着卖安利。

唐佑安听着,双眼就是一亮。

“她剧太多了,这部我还未看,她在哪儿呢?”唐佑安继续问。

“等会儿应该就出来啦!你等一下……”老爷子仍然笑眯眯的。

“哦。”于是,唐佑安点点头,就趴在柜台处,望着屏幕。

这时,宋溪辞正洗完澡躺在床上和朋友孟梦连麦中。

“那个最近转性了的家伙问你她在你心里到底是种什么存在?”孟梦惊讶地问。

“对啊,突然抛出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恋爱恐惧症,所以但凡感觉可能会和我发生什么的,我都会拉开一点距离……”宋溪辞将手搭到双眼上。

“可是在她角度她又不知道啊。就比如说,你把我当朋友,结果我却对你比对别人都要冷淡,逛个街,我和别人搂搂抱抱的,放你一人在边上;唱个k,我和别人一起唱友谊天长地久,到了你,我就搁话筒,你觉得你会开心吗?记得不错的话,咱俩当年也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闹过别扭吧?”孟梦不知道在吃什么,嚼得咔嚓响。

“哎……”宋溪辞听完,一脸苦恼地抓了把头发。

“等等,但凡感觉和你会发生什么的,你都会拉开距离……你觉得你和她会发生什么?”孟梦突然抓住了一个重点。

宋溪辞噎了下:“我……不知道,我……”

“你不会……有情况!快说快说,怎么回事!快点快点!”孟梦瞬间激动得像个看球的。

“算了算了,我不和你说了,早点儿睡吧你,再见,晚安!”一口气说完后,宋溪辞就挂断电话,摆成个大字儿瘫在床上,叹气。

想了想,宋溪辞还是下了床去,然后走到了唐佑安卧室门前,抬起手不轻不重地敲了三声。

无人应答。

想了想,宋溪辞清清嗓子:“我进来了哦!”

说完后,宋溪辞就打开门走了进去。进去后,只见里头空空如也,只有一手机放在床尾。宋溪辞不禁愣了下。

“佑安?佑安!”宋溪辞在里头来来回回转了一圈儿后,抬手摸着后脑勺,“去哪儿了……”

完后宋溪辞又退出来,去了厨房,看了客厅,紧接着蹬蹬蹬地跑着把所有房间都拉开看了一遍,甚至最后还拉开了仓库的门。

“唐佑安?!”宋溪辞打开灯,扶着门框往里看了会儿,大声喊出她的名字。

可是,根本就没人回答她。去哪儿了……突然,宋溪辞就想起来了唐佑安之前说的话。她有说过什么她搬出去住也是可以的……

那家伙,手机都没带,不会是离家出走了吧?!而且是很决绝的那种?!想到这儿,宋溪辞一下子就懵了,随后急忙回到自己卧室,一边穿衣服,一边给唐佑安的经纪人什么的打电话,结果没有一个人说刚刚唐佑安有联系他们的。

“去哪儿了!”宋溪辞着急得要死,进入车库后,随便选了辆车,就往外头开出去,边开边朝外头看着,每每见到一个人影,她都会放慢车速认真观察。

“安安啊!”宋溪辞在小花园里找。

“安安啊!”宋溪辞在废弃工厂找。

“安安啊!”宋溪辞在桥洞处找。

……

可是,周围都已经找遍了却还是找不到,加上唐佑安的经纪人什么的也一直在询问情况,焦躁之下,宋溪辞气得直拍方向盘。

“抽什么风啊!大半夜离家出走干什么啊?!要是出事儿了怎么办啊?!”回到家中,宋溪辞又去搜寻了一圈,最终下楼来拧着眉头站在门口,又回头看了眼大门。

“啊……不会是连人带身体地穿回去了吧?”想到这儿,宋溪辞禁不住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唐佑安都能穿过来了,那么,穿回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既然都要穿回去那就别穿过来啊!”放下手,宋溪辞跺了下脚。

“她穿的什么衣服出去的啊,白天那套?那套太薄了吧,今天晚上这么冷……”之后,宋溪辞又揉了揉手,往手心里头哈着气。

“还是说,迷路了吗?”宋溪辞望向大门外。

“该不会是遇到什么匪徒了吧?啊……我闺女……啊……白白嫩嫩的,怎么可以……”宋溪辞在门口踱来踱去的,小脸都已经快要皱成一团了。

“110110!”想到这儿,宋溪辞立马掏出手机拨了过去。但是对方却告诉她,就失踪那么会儿而已,又是成年人,现在管不了。

“我的祖宗,去哪儿了嘛……”宋溪辞吸了下冻得通红的鼻子,太阳穴隐隐作痛。

而这时,小超市里头。

“溪辞演技可真好。” 唐佑安和老婆婆坐在一块儿,又看完一集电视剧后,笑着说。

“是啊是啊。我看她不错,长得好看,演得也很棒,我孙女还说女二比较漂亮……”老婆婆说。

“我觉得溪辞最棒。”唐佑安听完,自豪地说。

“嗨呀,零点啦,小姑娘,我要打烊啦!”这时,老婆婆看了眼时间,笑道。

“哦……不好意思,那我先走了。”唐佑安一愣,站起身来。

“没事没事,谢谢你陪我看电视,我儿女都在外头,很少有人陪呢。”老婆婆脸上始终堆满了笑容。

“不客气,那我先走了。”唐佑安双手拱起。

“好好好,再见啊。”老婆婆说着,关掉了电脑。

告别老婆婆后,唐佑安叹出一口气,然后就往住处前行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唐佑安才总算是回到了家门口。远远的,她就看见整幢房子所有房间的灯都亮着,和以往全然不同。

唐佑安怔了下,拎着东西加快步子进入大门,然后就看见宋溪辞穿着一身灰不溜丢的外套坐在门口处,头上盖着帽子,埋在双膝上,身上则已经垫上了一层细小的雪花。

“溪辞?”唐佑安看见后,再度加快脚步,走到宋溪辞旁边,然后伸出手,搭在了宋溪辞肩膀上。

“溪辞?”唐佑安又轻轻晃了下她。

这时,一只冰冰凉凉,纤细的手握住了唐佑安的手。唐佑安不禁愣了下。

“别走……”

再之后,宋溪辞细弱的声音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