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拐个女帝当军嫂 》宁长风Max

第12章:怜惜?

“靠!又晕过去了!她是不是弄晕人有瘾啊?”

顾长安第三次一头雾水地醒过来,一睁眼果然又是莫名其妙的地方——柴房柴火上。浑身湿透,身体又冷又乏。

还有没有更坑一点的?

事实上还真有的。

他发现自己的装备包和*屏蔽的关键字*都不见了,立马从地上弹起来,要不是顾着人民解放军的素质和形象,他都想骂街了。

他发现门没有锁,就想出去找干净的衣服换上,不然这样实在难受,也猜到外面可能会有人看守,可一开门还是吓了一跳。

门一打开,他与莫离正面相对,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就那样无声地杵在那里,后院廊上没有灯,所以乍一看她就跟道鬼影似的,而且眼神冷得渗人,浑身散发着阴暗气息。

顾长安吓得往后一避,拍拍自己的胸膛喘口气,“能不能别这么吓人啊?”

莫离把一捆衣物扔给他,他庆幸好歹他们还有点人道主义精神,准备换衣服,可莫离还是站在那里,他就只好主动把门关上,换下湿漉漉的衣服。

脱掉里衣后,他忍不住借着月光瞄了一眼这具身体,身材还是挺匀称的,身高应该高于他本来的身高,但就是可惜了自己原来那一身结实的肌肉啊……

冷得发抖,刚脱下衣服,就打了一个喷嚏,果然,这具身体弱爆了!

人身体不适的时候就会比较敏感,之前都没觉得怎样,这下身处这样又乱又黑的柴房,头昏脑涨的,他又不用急着求生,就是这样的环境,让他突然意识一些事情——他变成另外一个人了,那个叫荀韶祺的人,不但承袭了他的身体,还有他的身份,这个世界的人不会在乎他原来是谁,只会把他当作另一个人……

不,他不想这样,他还是他,他还是顾长安。

有些事情他控制不了改变不了,可是有些事情他绝不想改变。

自己十六岁就入伍当兵了,又经历了将近四年的特战旅生涯,搞反恐、杀歹匪、抓毒枭……也算是从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怎能任人控制自己甘当傀儡?

他是名战士,他必须回到战场上去!

他的战场不在这里,是在遥远的2018年,他还有那么多战友,他还有未完成的任务。

所以,他一定要找回那块古玉,离开这里。

顾长安摸索着换上衣服,收拾起湿衣服,发现原来所佩的腰带上有一块硬邦邦的地方,这腰带上本就是缀玉的,所以之前他觉得有点硌也没在意,只是这会儿翻过来一看,才发现在佩带中段的缀玉背面还一块凸起,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缝在里面了。

他把那一块撕扯开了,从中取出一小块圆形的铜片,那铜片虽然小,但是非常有质感,借光一瞧,铜片上花纹繁复精美,中间有三个字,勉强可以辨认出,那三字是“万朝宗”。

他想这个东西应该是荀韶祺的令牌什么的,荀韶祺是万朝宗的宗主,这个令牌定有非常大的作用,于是把它用布包起来贴身收着。

顾长安再次开门,莫离还是杵在门口,门一开,她就把手伸到他面前:“交出来。”

顾长安汗颜,“你是不是在外面一直偷看着呢?姑娘,这样不好你知不知道?”

“废话什么?拿出来。”莫离才不会偷看他,让他换衣服就是为了拿到荀韶祺藏在身上的万朝宗宗主令牌。

顾长安掏出令牌,丧气地塞到她手里。

拿到令牌,验了真假,证实了她的猜想,她更疑惑了。

原来他们的计划是,先来试下,看他身上有没有令牌,如果没有,就把他引到指定的地方,用他的这张脸助他们成事。莫离对令牌抱的希望不大的,没想到他身上真有。

现在她又不得不想,明明有万朝宗令牌,他怎么可能不是荀韶祺呢?可他如果是荀韶祺,又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是他在伪装?

莫离想不明白,收起令牌,吹了几下口哨,召出四个黑衣人,嘱咐他们看好顾长安,吩咐完那四个人又突然消失了,这是在暗处盯着他,毕竟这霏云阁中的人不全是罗云门的人,龙蛇混杂,他们不好明着做事。

院子里还有几个护院模样的壮汉,各自干着活,喝着酒,看起来与他们无关,不过也不难猜,这些都是监视看管他的人。

莫离没让人锁门,说明她对这些守卫的身手都非常有信心,这霏云阁里里外外布满了他们的人,想要逃,可就难了。

反正他暂时也没想逃。

莫离离开前,他叫住她问:“诶,Cool girl ,我能不能见南珺?”

莫离回头瞪他一眼:“不能。”

他又追了几步:“那她还好吗?你们没对她做什么吧?”

这下莫离停了下来,转身面对他,露出阴森森的笑:“不,她不好。我们给她下了一味剧毒,她必须三个时辰服一次缓解毒性的药,不然就随时会死。”

顾长安脸上的笑僵住了,变成愤怒,对她吼:“你们真是丧心病狂!”

莫离面不改色,靠近他:“解药只有我手上才有,她的命捏在我手里,同时也捏在你手里,你胆敢妄动分毫,我就要她吐血而亡。”

她忽然笑一下,继续逼近,直视他的双眼,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喜欢她?也难怪,那样一个大美人谁不喜欢?人家可是第一次……执行任务啊,就碰着你了,你可得好好怜惜佳人啊……如果你不怜惜,我们就让霏云阁的恩客们去‘怜惜’她……让她享受最后的欢愉……三个时辰可能做不少事情……”

她说着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声线如鬼魅,说完往他脸上吹了一口气,令他全身一颤。

莫离利落转身,面一转又是另一副样子,背影依旧挺直高傲,而脸上显出了羞臊的红晕。

……

拿到令牌,莫离就去找了她。这时在幽州城中潜伏多年的罗云门第一探子,亦是罗云门四刹之一的青龙唐剑一也就位了。

满城灯火渐歇,不远处,霏云阁的歌舞声依稀可闻,他们立于一栋高楼的屋顶上,莫离装扮如常,唐剑一黑布蒙面。

她将长发绾成男子束冠,一身白衣,多穿了几层衣服,身形近似玉树临风的男子,眉毛画粗为剑眉,看起来颇有英气。

他们俯瞰下面的城池,空寂的街道上有了急促的脚步声。

她笑了一下,戴上了白纱以蒙面。

“猎物已出穴,狩猎开始。”

莫离跃下屋顶,飞速地跑向某处,很快就不见踪影,唐剑一在屋顶上待命。

她从另一边飞下屋顶,长剑出鞘,一道白光划过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