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拐个女帝当军嫂 》宁长风Max

第10章:跟我走

顾长安再次醒来的时候,床榻上不再混乱,被褥都被换过了,寝具整整齐齐,被面一个褶子都没有,床尾的被子叠得堪比部队寝室里的“豆腐块”。

他的衣服穿得好好的,但他不在床上,而是在床下,身体呈一个大字型趴在地上,地上也干干净净纤尘不染。

他头痛到爆炸,环视一周,看见屋里的另一个人,就是之前闯进来把他弄晕的那个女子,坐在那里悠悠然地擦拭着短剑,剑锋银光凛凛,她眼中的寒光更为刺人。

顾长安从地上挣起来,“南珺呢?”

她白了他一眼,阴冷道:“你管她呢?那个贱人做不好事情,已经被带走了。”

顾长安急问:“带走了?去了哪里?你们想把她怎么样?”

她道:“背叛罗云门的人不会有好下场,不过也由不得我处置她,还是得看上面的意思,会有人把她押回长安,要杀要剐就由掌门决定了,也有可能掌门及早收到消息,让我们随时处决她,她会怎么死,都不一定……”

顾长安听着她的话,脊背有些发寒,面对这样莫名其妙的状况,面对这些想要利用自己的人,他尚不觉得有多么无措,大不了见招拆招,反正危险的情况他不是第一次面对,可是这牵连到那个姑娘,他就不得不恐慌了,实在不敢想象这群可怕的人会怎么对付那个可怜的女子……

他揉揉作疼的额头,理清思绪,让自己冷静下来,对她道:“你们不就想要我帮你们办事吗?不用整这些,又是美人计,又是苦肉计的,反正我落到你们手里也没别的办法可想,说吧,你们想要我怎样?我照做就是。”

他坐到她对面,给自己倒水喝,清清干哑的嗓子。

眼前这张脸真是很养眼,长眉高鼻,温润多情,眉目如画,风采不凡。

他这松松垮垮的姿态,又顶着这张自己熟悉的脸,她怎么看怎么别扭,把短剑往他脖子上一搁,目光如刀:“你是谁?”

他答:“顾长安。”

说完又感觉不对,她应该不会在乎他的真实身份。

果然,她又问了一遍:“你是谁?”

他努力回想,既无奈又懒散地回答:“荀韶祺……北梁宁王……万……万朝宗的宗主……”

她笑了,满意地收回剑,低头抿一口茶,高傲的神情中显出一分俏皮,“很好,你是聪明人。”

“你先乖乖在这里等着,之后要做什么,我会告诉你,我们在幽州城办完事呢,就回长安。”她伸手拍拍他的脸,就像逗弄一只乖顺的宠物。

顾长安心里憋着气,往后一闪,双臂交叉在胸前护住自己:“诶,说话就说话,不要调戏人家好不好?”

她又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起身走开。

对方付之以白眼,他以白眼还之,一转眼又瞬间眼前一亮……

他看着从柜子旁边走过来的她,顿时心潮澎湃,几乎热泪盈眶,差点哽咽不能语,就像在沙漠中看到一汪水,在光棍几十年后终于遇到了真爱,在穷了一辈子之后突然中了彩票,在举目无亲的异世界里与自己最心爱的姑娘重逢……

顾长安激动地扑向她,“禽兽!放开它们!有什么事冲我来!”

她把那两样在抓住他时他随身带着的东西拿出来了,顾长安跑过去一把抢过来抱住。

那是一个特种兵配置的装备包,和一把*屏蔽的关键字*。

对于他来说,这些就是身家性命,就是他的本体,所以在他发现自己穿越到别人身上的时候,哪怕没法给自己的原体收尸,他也要带走它们。

他抱着*屏蔽的关键字*摸了又摸,然后着急地检查装备包里的东西有没有少,少是没怎么少,但明显被翻过了,肯定是这些人搜过了一遍,他们应该都不知道这些是什么,只拿走了一把武器属性比较明显的*屏蔽的关键字*,他不禁笑这些古董人,殊不知这里面的其他东西都比那把*屏蔽的关键字*危险得多。

“这些是什么?”她冷着脸,好奇地问。

他想了一下,护好装备包,凑到她面前,与她隔桌对视,一挑眉,“想知道啊?”

她点头。

他摇头。

“你们把南珺带回来,不准伤害她,我要见她。到时候我就告诉你这些是什么。”

她看了下这些奇形怪状诡异无比的东西,心想就算逼问他,他也有可能不说真话,他们又没办法验证,还是得让他主动坦白才行,于是爽快地答应了,“我带你去见她。”

她带顾长安出了霏云阁,也注意到顾长安一路都在记环境地形,她跟他明确说了不光是霏云阁,无论走到哪里,他们的周围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所以他也别想逃。

话虽如此,但她带他去找南珺,而不是带南珺来见他,做出这种冒险的事就是有意露破绽,给他逃跑的机会,看他会不会跑。

若顾长安真想逃,这一路他定能逃走,毕竟他手里还捏着*屏蔽的关键字*这种杀伤力无敌的武器,可是他没有,也没试过。

因为他知道,罗云门用南珺引诱他,就是想让他为美色所迷,心甘情愿为他们办事,而南珺心志不坚在他面前说漏了嘴才被他们抓走,他们以为他会可怜南珺,为了保她的命而服从听话,才留着南珺的性命,如果他走了,南珺没利用价值了,他们就不会留她这个叛徒了……

她们赌对了。

从顾长安宁愿刺伤自己克制自己也不愿意伤害一个女子的时候,她们就看出,顾长安心存正义善良正直,且有极强的责任感。这样的人不会惘顾一个将清白付之与他的女子的安危,把南珺的性命拴在他身上,比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做事有用得多。

……

走了很长一段路,穿过幽州城繁华的街道,顾长安跟着这个在他看来极其莫名奇妙的姑娘到了城郊的一所院子里。

这像是一片荒宅,寂寥无人,可敏锐的他能感觉到处处有人影,他们径直到了院子之后,一条小河前,他见到了身着一袭白衣,孑然独立于岸边的南珺。

不同于之前那般脆弱惊颤,她的背影素净而淡然,衣摆随风,飘飘若仙,不似凡间人,让人感觉很遥远,不可靠近,却又有一种令人心疼的孤单。

稍远一点的地方有几个黑衣蒙面人,应该就是看守她的人。

顾长安向南珺走去,小心翼翼地靠近,一开始没有出声,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只静静地来到她身边。

她看见水面上自己的旁边出现另外一个人的倒影,柳眉一皱,将手中的石子砸到那个倒影的脸上。然后蹲了下去,双臂抱膝,长发及地,空洞的目光呆呆地直视水面。

“哇!这么恨我啊!”他陪她一起蹲着。

她看了他一眼,怨道:“都怪你……诶,也怪我自己,是中了什么邪,那么稳不住,把事情都告诉你……把我自己也搭了进去……这下完了。”

他倒是觉得她这样小声嘀咕埋怨的样子有点可爱,他道:“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放心,我不会不管你的……”

南珺看向他,问他:“那你会听他们的话去做事?”

他却摇头,“如果,我能逃走呢?你愿不愿意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