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奋斗日常 》容默

第130章 第一百三十章

第一百三十章

宋皇后和宜贵嫔退出去之后,裴清殊连坐都没有坐下。他负手而立, 眼睛不看嘉嫔, 而是盯着地毯上的花纹淡淡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你也知道, 你那好妹夫现在把大齐搅得一团乱, 朕忙碌得很。”

嘉嫔很是冤枉地说道:“皇上, 臣妾说过, 如果早知道那个韩歇竟然匈奴人, 臣妾是绝对不会同意让妹妹嫁给他的!”

“你们姐妹如此亲近,她早就知道韩歇的真实身份,还随着他跑去了匈奴人的军营之中, 你却说你不知道?谢珺, 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要朕如何信你?”

“谢琬跟着他跑了?”嘉嫔一愣, 随即骂道:“庶女就是庶女,这个没骨气的东西!”

“你是嫡女,你有骨气,几乎祸害了朕的半个后宫。”裴清殊冷笑道:“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说?再不说的话,朕走了。是谁替你们寻来的毒, 就算你不说, 朕也迟早都能查出来。”

见裴清殊提步就要走,嘉嫔忙道:“皇上!臣妾说,臣妾说……不过在此之前, 皇上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说。”

“这些日子, 臣妾困在毓秀宫中无事可做, 就翻来覆去地回想过去发生的事情。后来臣妾想明白了一件事——皇上您,是故意放走呼韩邪的吧?”

裴清殊心中咯噔一声,冷眼看向嘉嫔:“你什么意思?”

“臣妾虽然困居此处,但听外头守门的太监说起过,韩歇逃回北夏军营之后不久,他哥哥董木合就死了。皇上当初放他走,就是利用他们兄弟不和,挑起匈奴内斗!”

不得不承认,这个嘉嫔还是有些脑子的,这都叫她看出来了。

不过……

“就算是又如何?在朕的计划当中,从来都没有让韩歇拿翊儿做人质这一环。朕罚你,罚得问心无愧。”

嘉嫔高声说道:“好一个问心无愧!可是皇上,你知道我为此自责了多久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因为翊儿你放走了韩歇,将来会迁怒于翊儿吗?皇上,臣妾那么爱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面对嘉嫔的接连质问,裴清殊冷静地说道:“所以今天你叫朕来,就是为了指责朕让你的内心受煎熬的?那朕倒是想问问你,当初你利用僖嫔,想害皇后一尸两命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朕会不会难过?你和韩氏联手,给傅太后下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母后对朕而言有多重要?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那你的爱实在太沉重了,朕要不起!”

嘉嫔怔了怔,没想到她身边的心腹宫女那样受不住刑罚,就连当年她利用僖嫔的手串害得皇后产前摔倒的事情都供出来了。

“现在皇上心里,应当已经厌恶我到了极点吧……”嘉嫔像是一条脱水的鱼一般,无力地跪坐在地上。

“你知道就好。若不是看在翊儿的份上,朕根本就不会再来见你。”

“翊儿……”提起唯一的儿子,嘉嫔的心都要碎了,“皇上以后打算怎么安置翊儿?”

嘉嫔的所作所为,几乎得罪了半个后宫,就连过去和她交好的僖嫔,知道当年自己怎么被嘉嫔利用之后,也定然不会善待她的儿子了。

现在嘉嫔放眼望去,整个后宫和她没有冤仇的,似乎只有敏妃,还有那几个低位妃嫔了……

她想为自己的儿子争取一个最光明的前途,却亲手毁了他的未来。

此时此刻,嘉嫔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作茧自缚。

“亏得母后前几日还同朕提议,说你是翊儿的亲生母亲,要让翊儿回到你身边。可你却企图毒害她……”想到这里,裴清殊便忍不住心头冒火,“宜贵嫔进宫多年,一直无子。她有心抚养翊儿,朕决定准了。“

嘉嫔听说自己只差一步就能重新抚养四皇子的时候,心中又悔又恨,心都要疼碎了。

就在她已经陷入绝望之时,忽闻裴清殊要把四皇子给宜贵嫔抚养,嘉嫔立马便激动起来,拼命地反对:“不,皇上,您千万不能把翊儿交给宜嫔啊!宜嫔她,她一直看我不顺眼,她是不会善待翊儿的皇上!”

“论资历,宜贵嫔最合适。而且怡然心地善良,不会计较与你的那点纷争。除非,你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过朕。”说到这里,裴清殊狐疑地看向嘉嫔,“若是有的话,朕劝你趁现在坦白。你可对宜贵嫔做过什么?”

嘉嫔摇头道:“皇上放心,宜嫔她虽与我不合,但在我眼里,她就是皇后和娴贵妃的一条狗,根本不配和我争。而且我打听过,她的体质不易受孕,所以我从来不曾向宜嫔出手。”

“那你还担心什么?”

嘉嫔的眼睛转了转,低声道:“臣妾……担心娴贵妃。毕竟她和宜嫔交好。”

裴清殊觉得可笑:“你觉得娴贵妃还有那个精力,去指使宜贵嫔害人吗?她被你害成什么样子了,你心知肚明。”

话说到这里,裴清殊突然有几分激动地问道:“话说起来,你给娴贵妃下的这种毒可有解药?”

嘉嫔摇摇头:“臣妾不知道。臣妾当时也是受了敏妃的启发,才想着让人去大理寻毒,没有关注过解药的事情。”

裴清殊听了,不由露出失望之色。想想也是,嘉嫔的目的只是害人,她怎么可能会关注解药呢。对她来说,此毒无解才是最好的。

“朕虽然厌恶你,可有一点你可以放心,翊儿是朕的亲生儿子,朕不会为难他一个孩子。如果宜贵嫔将来对他不好,朕会另作打算。至于娴贵妃,你不必担心。当初婉晴亲手放了两根针在婉玉的襁褓里,娴贵妃都没有对婉晴做什么。翊儿更是无辜,她是不会迁怒于翊儿的。”

嘉嫔听裴清殊话里话外,满是对娴贵妃的信任和怜惜,心头不由燃起一阵妒火:“在皇上心里,她钟氏就有那么好?从来只有别人害她,她就不会害人?!我才不信!”

“那是你的事情。”裴清殊才懒得去管嘉嫔怎么想。

嘉嫔笃定地说:“哼,皇上,你且看着吧,娴贵妃她也是有儿子的。等再过几年皇子们长大了,她不为了二皇子出手才怪!”

裴清殊的关注点却和嘉嫔不同:“过几年?这样说来,娴贵妃的毒并不致命?”

敏妃被关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变得奸猾起来,不肯透露娴贵妃余下的寿数。裴清殊先前见她那般虚弱,还担心娴贵妃命不久矣。不过听嘉嫔的意思,看起来起码近几年内是不必担心的。

“皇上,臣妾在你心里就那般心狠手辣吗?我的目的,只是想让她一直生病,不能侍寝,让皇上渐渐忘了她罢了。只要再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收手的。”嘉嫔咬牙切齿地说道:“当然,我承认,我不会平白无故地收手,我要让宋氏那个虚伪的女人来背这个锅,让皇上对她失望,甚至废了她!”

“朕不明白,皇后与你无冤无仇,你就为了一己之私,这样害她?”

“我不光光是为了我自己,我也是为了皇上,为了大齐!”嘉嫔突然又激动起来,“宋氏这个无能的女人,根本配不上皇上,也不配做大齐的皇后!皇后这个位置,本来就是能者居之,不是吗?”

“当然不是!皇后虽然没有雷霆手段,但她贤德大度,这是作为一个皇后的根本,可你,心胸狭窄,根本不堪为后!朕今日索性直言告诉你,就算没有昭屏,没有宝璋,朕也绝对不会考虑立你为后。”

嘉嫔愣住了,过了许久之后,突然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角却有一滴清泪落下。

“原来是这样吗?我筹谋了这么多,可我在皇上心里竟什么都不是……不,认真说起来的话,或许我还是有点用的。我是你稳定士族、传宗接代的一颗棋子,对不对?”

“朕从不强迫任何一个女子入宫,当初决定入宫之时,你便应该有后妃应有的觉悟。”对于嘉嫔这样的人,裴清殊是真不觉得亏欠了她什么。“女子嫉妒,本是常事,朕可以理解,但因嫉妒而伤人,朕决不能原谅。”

“皇上说我不比宋氏贤德大度,说我嫉妒他人,可皇上想过为什么没有?因为我爱皇上!可宋氏呢,她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她没有心,所以她不会嫉妒,甚至还把皇上往外推……皇上,这样的女人,您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裴清殊听不下去了,转身就要走:“朕没空听你这些疯话。”

“皇上心里很清楚,臣妾说的都是真的!”嘉嫔见裴清殊要走,赶忙大声喊了起来。

可裴清殊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嘉嫔又急又气,开始口不择言:“皇上!难道你就不奇怪吗?娴贵妃看起来与世无争,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要害她?让臣妾告诉你吧,是因为你!因为你表面上雨露均沾,可你对娴贵妃的分外怜惜,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所以害了娴贵妃的人不是我,而是皇上你!”

“一派胡言!”裴清殊实在听不下去了,大步离开了毓秀宫。

可是离开毓秀宫之后,他的心还是久久没能平静下来。

嘉嫔的话虽然难听,但恐怕也有几句,是真的。

但是,那又如何呢?

在裴清殊心里,他还是敬重宋氏这个皇后。哪怕宋氏的确不爱他,他也绝对不会因此而另立皇后。

娴贵妃病得这样重,裴清殊也不可能因为害怕别人嫉妒她,便从此对她不闻不问。

只有小孩子才会想要事事都顺心如意。长大之后的裴清殊早就明白,生活很难十全十美,他得学会妥协和原谅。

原谅他人,也原谅自己。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