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奋斗日常 》容默

24.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当初臣知道自己不能生育之后……因为怕逍儿离开,所以并没有告诉她真相。如果她知道的话,想来她一定不会生下安儿,也就没有后面那么多的事情了。”

裴清殊沉默。

“当时臣虽然愤怒,但多少有些借种的意思。不然臣膝下迟迟没有子嗣的话,这世子之位一定会落到二弟的头上。”宋池说着,苦笑了一声:“说到底,臣也并不是什么坦坦荡荡的真君子,钦墨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混蛋。我们只是凑巧,爱上了同一个女人罢了。”

宋池、左氏还有老四这三个人的事情,就像是一团乱麻,裴清殊管不了,也不想去插手。

他只在乎现在该怎么办。

“事已至此,你有没有想过另娶?”

宋池摇摇头道:“现在京城里,有几家不知我不能生育一事?哪还会有好人家的女儿愿意嫁给臣呢?就算有,臣也不想耽误人家姑娘。”

宋池这样,实在是让裴清殊觉得可惜:“你还年轻,也别这么早就灰心。人家卫国公都五十多了,他夫人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呢。”

见宋池苦笑着不说话,裴清殊继续说道:“这样吧,回头朕请钟太医再去给你瞧瞧。他若能把你身子调养好了,自然是最好,就算不成,也不损失什么,你说是不是?”

裴清殊一番好意,宋池没好意思拒绝:“那就多谢皇上的美意了。”

……

延和二十七年腊月二十六日,裴清殊正式封笔,开始了为期四天的假期。

当皇帝不仅是个脑力活,其实还是个体力活。大臣们十日还有一次休沐日呢,可做皇帝基本全年都没有休息的时候,只有过年前的这几天能稍微喘口气。

除了看看书,写写字之外,裴清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所以现在突然闲下来了,反倒有些不知该做什么是好。

以前他还喜欢画几笔画,不过现在早就没有那个闲心了。

半躺在乾元殿里,看了一会儿书之后,裴清殊就站起来说:“走,去皇后那里看看吧。”

宋皇后已经怀了五个月的身孕了。裴清殊早就免了她的礼,可她还是坚持要行礼。

裴清殊没办法,只能亲手扶起了皇后。

宋皇后见他表情,猜出裴清殊心里在想什么,便笑着说道:“皇上放心,太医昨儿个还说臣妾这胎怀得十分安稳,稍微动一动不要紧的,还有助于生产呢。”

裴清殊浅浅一笑:“那就好。新年祭祖的时候,免不得要你这个皇后出面,朕之前还担心你的身体能不能撑得住,现在看来是不用担心的了?”

“皇上还真是提醒臣妾了,臣妾的身子倒是没问题,就是那一日需要按品级大妆,不知道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等明日太医来请平安脉的时候,臣妾得再问一问才行。”

为了胎儿的安全着想,从得知自己怀孕开始,宋皇后就不再上妆了。

说句老实话,皇后现在的样子看起来颇有几分憔悴,比起当初怀上冬哥儿的时候看起来还要疲倦许多。

裴清殊见她这般模样,突然就觉得自己忙一些前朝的事情,根本算不上什么辛苦了。

和怀胎十月,生儿育女的女子们相比,做男人简直不要更轻松。

宋皇后见他盯着自己的脸瞧,颇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臣妾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丑啊?让皇上见笑了。”

“没有的事情。”裴清殊轻叹一声,捏了捏皇后的手,“昭屏啊,真是辛苦你了。母后前几日还说呢,等你身子重了之后,可以把冬儿送到她那里呆一段时间。”

宋皇后忙道:“多谢母后美意,不过冬儿很懂事,臣妾带他完全不成问题的。”

宋皇后相信傅太后是真心疼爱冬儿这个长孙的,不过自己的儿子,还是放在自己身边最放心。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宋皇后不想让其他人来照看冬儿。

好在裴清殊十分了解她,知道皇后要强,所以并没有替皇后承诺什么:“朕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已经替你回了母后了。不过你啊,也别太逞强了。如果应付不来,就同朕讲,知道么?”

皇后温顺地点了点头。

悠闲的时光总是过得格外得快,裴清殊轮着陪了一圈几个孩子之后,几天的假期很快就结束了。

年三十的晚上,他像小时候一样来到慈安宫,和傅太后一起守岁。

傅太后到底上了年纪,精力大不如前了。还没到半夜,就开始哈欠连天。

裴清殊见了就说:“母后早些安置吧,儿子回去了。”

傅太后摇摇头,拉着裴清殊不让他走:“还早呢,再坐会儿。”

看到傅太后这么留恋自己,想和自己多说几句话的样子,裴清殊就觉得鼻酸。

“你啊,说是在母后身边长大的,可你五岁就搬去了庆宁宫和你那些皇兄们一起住,真正和母后一起过的,也就只有延和十三年的新年而已。这一眨眼的功夫,都过去十几年了……”

宫中有规矩,凡是五周岁以上的皇子,都要从其母妃的寝宫中搬出来,统一住进庆宁宫里接受启蒙教育。

皇子离开生母的寝宫之后,可以时时回去请安,却不能无故留宿,哪怕是大年三十也不行,从而培养皇子们的独立性。

傅太后这么一说,就叫裴清殊想起来,小的时候他总是特别渴望能留在琼华宫里过年,只是苦于宫里的规矩不允许。

每次他都是和傅太后还有令仪一起吃完一顿团圆饭之后,就恋恋不舍地离开。

现在他当上皇帝了,那些规矩,终于不能再束缚他了。

可是傅太后却渐渐变老了。能像现在这样陪伴他的日子,还不知有多少。

一想到这些,裴清殊就格外珍惜和傅太后相处的时光:“母后,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儿子每年都陪您一起过年,和您一起吃团圆饭。”

“好孩子。”傅太后说着说着,眼眶不由地湿润了,“你说,母后上辈子是积了什么福呀,能有你这么一个好儿子。”

裴清殊被她说得不好意思了:“您别这么说,是儿子有福,遇上了您这么无私的母亲才是。”

傅太后摇摇头,颇有些羞愧地说道:“其实啊,母后知道自己有许多做的不周到的地方。就拿宝璋那孩子来说吧,要不是母后的话,你八成是不会纳她为妃的……”

裴清殊知道,让他纳傅氏女为妃,虽然是傅太后提出来的,但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傅太后心里的一根刺,让她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裴清殊。

裴清殊忙道:“母后别这么想,宝璋她是个好姑娘,朕也挺喜欢她的。就算不为母后,朕也会好好照顾她的。”

傅太后听了这话,心中既温暖又感动。想着是过年,是大喜的日子,她才忍着没有掉眼泪。

……

虽说傅太后是打算和裴清殊一起撑到新年到来再去睡的,不过她到底有了些年纪,明日又要打起精神去参加宫宴,所以西洋钟还没敲响十一点钟的时候,裴清殊就让人扶她进去安歇了。

正月初一一早,裴清殊早早便从温暖的龙床上爬了起来,换上参加大典的礼服,去往泰安宫,向太上皇请安。

按照规矩,裴清殊本应先去向太后请安,再由太后带着一众皇子和宗室子弟去奉先殿祭祖的。

不过裴清殊的后宫里比较特殊,不仅有两位太后不说,还有一个太上皇在上头。这种情况,以前在大齐还从没有出现过。

所以在和太上皇还有两宫太后商议之后,裴清殊决定让所有人都直接在太上皇所居的泰安宫汇合,然后再去奉先殿进香祈福。

冗长的祭祖仪式结束之后,皇帝要去大庆殿接受百官朝拜,后宫女眷则在漪兰殿举行宫宴。

裴清殊接受完文武百官的拜年之后,还要去集英殿参加给宗亲、重臣们举行的宴会。

忙完一天之后,裴清殊还不能休息。回到寝宫之后,他还要用刻有“赐福苍生”字样的黑漆杆毛笔,蘸着朱砂写“福”字。

皇帝每年写下的第一张“福”字,都要郑重地封存起来,永不开启,以“留住国家的福气”。

接下来写的福字,则要按照王公大臣的重要程度,依次封赏下去。

过去在裴清殊做皇子的时候,他每年都能收到来自皇帝亲笔所书的“福”字。这并不是每个皇子都会有的荣耀,而是皇帝对他格外恩宠的表现。

不过裴清殊膝下总共只有两子一女,他打算不偏不倚,每个孩子都送一个“福”字。就算将来他有了更多的孩子,裴清殊也打算坚持这样做下去。

除了给子女写“福”字之外,裴清殊还给宁国公府傅家、卫国公府房家、定国公府谢家、忠勤伯府宋家、永昌伯府孟家还有顺勤伯府林家等勋贵之家都送去了福字。

还有公孙明、宋池、陈起、魏青松、陆星野等等受裴清殊倚重的大臣,就更不必说了。人家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地追随他,一个“福”字总是要赏的。

平日里裴清殊总觉得自己手底下的人不够用,这会儿写起福字来他才发现,原来他身边竟然有这么多重臣!

裴清殊写到半夜,眼睛都写花了,才不得不停笔。

可就算是他忙活了一天,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还是难免会遗漏某些人的“福”字。

比如,四皇子的那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