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奋斗日常 》容默

第137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听完左逍的叙述之后, 容漾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他让随从取了一件披风过来,替谢琬盖上, 然后便让人护送左逍和谢琬的尸体先离开这里。

这些日子以来,左逍受了太大的刺激。离开的时候, 她一会儿哭,一会儿自言自语, 看起来精神状态非常不好。

容漾见了, 便多嘱咐了一句,让人给她请个大夫瞧瞧。再为她买两个婢女, 仔细伺候着,以防左逍突然想不开会自尽。

容漾知道, 经过此役之后,裴清殊很有可能重新启用左家。

现在他做一个顺水人情,也不指望着能得到什么回报, 只不过是多结一个善缘罢了。

做完这些之后, 他便踏着月色, 根据左逍所提供的线索继续寻找呼韩邪。

“将军, 您要不要歇一歇?”眼看着容漾已经不眠不休地追了呼韩邪这么久, 一身白袍都已染上了灰扑扑的尘埃, 副将不禁上前劝道。

容漾摇摇头,声音低沉地说道:“他害*屏蔽的关键字*钦墨, 我一定要替钦墨报仇。”

副将见容漾双眼通红, 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便知道容漾主意已定,不再多费口舌了。

……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天将亮未亮的时候,容漾他们终于在山脚下的一个湖边发现了呼韩邪的踪迹。

看样子,这里不久之前才刚刚有人来过。

容漾蹲下-身,捻起一点地上的泥土,用指腹轻轻捻了捻。

之后他抬起眼睛,看向不远处的那一片湖。

夜色之下,湖水的颜色显得越发幽深。

整个湖面看起来十分平静,甚至是……过分的平静。

“出来吧。”容漾笃定地说道:“你逃不掉了。”

没有任何人回答他的话,还有人悄悄地瞄容漾两眼,怀疑他是不是因为太过劳累出现了幻觉。

容漾见了,便冷笑一声,吩咐道:“来人,把这个湖围起来,一点一点地下水去找。不过你们可要小心一点,这里头可藏着一只会蜇人的毒蝎呢。”

士兵们听了,将信将疑地看了看左右。不过他们跟着容漾也有一段时间了,都十分佩服容漾的“神机妙算”。所以说,尽管他们心里头多少存有一些疑惑,在听容漾的命令之后,他们还是乖乖地照做了。

……

许是出于贪生之故,呼韩邪竟在水底下潜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

一般人是忍不了这么久的。所以容漾的手下们一度还在心里怀疑起了容漾的判断。

不过一刻钟之后,他们便成功地将呼韩邪从水底下给逼了上来。

将士们见了,不由露出十分欣喜的笑容。

虽说现在已是夏季,不过夜间湖水冰凉,呼韩邪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

浮出水面之后,他仍泡在水中,用一种仇视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容漾,大声地质问道:“容漾!过去你我从未有过任何过节,你究竟为何不肯放过我!”

容漾讽刺地笑了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你怎么还好意思问?你辱我同胞,杀我手足,不杀你,如何解我心头之恨?!”

“你少在这里装得道貌岸然的了!裴钦墨早就告诉过本王,当年如果不是你背叛了他,他也不至于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现在他*屏蔽的关键字*,你倒做出一副兄弟情深的样子来了,恶心谁呢你?我要是裴钦墨,看到你这般虚伪的样子,恐怕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闭上你的狗嘴!”容漾向来很有风度的一个人,也不禁被呼韩邪给激怒了。

他拿起背在背上的箭,正想一箭射死呼韩邪,却见呼韩邪忽然闭上了眼睛,嘴角甚至还带了一丝微笑。

容漾瞬间明白了呼韩邪的目的。

他动作一顿,不过弯弓瞄准的动作却没有停。只是从瞄准致命的部位,转到了肩上。

羽箭离弦之后,湖中很快便传来呼韩邪的惨叫之声。鲜血将一片清澈的湖水染成深红色,在月光的照耀之下,犹如一朵诡异的血色鲜花,以极快的速度在湖中蔓延生长着。

“容漾,你……你卑鄙!”呼韩邪痛苦地说道:“你到底为何……为何不杀我?”

“这样就杀了你的话,未免也太便宜你了。”容漾寒声道:“带走。”

眼看着呼韩邪被抓,并且五花大绑之后,容漾才准备往回走。

谁知容漾转过身之后才刚刚走了几步,便因体力不支摔倒在了地上。

“将军!”

容漾抬起手,低声道:“我没事。快去将人看好了,命重兵把守。这一次,可不能让他再逃了。”

“是,将军!”

……

此次北夏与大齐交战,虽说中间出了一些“小小的意外”,不过最终还是以大齐压倒性的胜利而告终。

因为战况最激烈的一场战斗发生在陵川,所以此次战役也被称作是“陵川之战”。

北夏这回号称发动了十万大军,实际上的士兵人数大概在九万人左右。

这九万人当中,除了一些逃兵之外,有三万多人死于战场,四万左右被俘。

匈奴左贤王董木合身负重伤,不治身亡。右贤王呼韩邪被容漾活捉,带回长安。

这一仗,北夏可谓损失惨重,元气大伤。

匈奴单于得知几乎全军覆没的消息之后,当场晕死过去。

他不仅仅是心疼他的士兵,更是心疼他最优秀的两个儿子。

单于本就年迈,听说这个消息之后,便直接病入膏肓,不省人事了。

他的孙子、董木合之子呼屠吾斯趁此机会发动兵变,取代了他的祖父,成为了新一任的单于。

因为此时匈奴大败,兵力孱弱,呼屠吾斯生怕大齐会趁热打铁,将匈奴一网打尽,于是便主动向大齐求和,甚至表示愿意向大齐称臣。

而大齐并没有立即对呼屠吾斯的请求作出答复。

尽管这一仗大齐胜得很漂亮,可身为大齐皇帝的裴清殊,却无法全身心地沉浸在打了胜仗的喜悦之中。

因为他曾经最敬重的哥哥,没能活着回来。

裴钦墨为国捐躯的消息,比容漾大军更早一步传回了京城。

可裴清殊一直不肯接受这个现实。

他总觉得他的四哥还在。只要一日没有看到尸体,他便一日不相信他的四哥已经*屏蔽的关键字*。

直到大军班师回朝,容漾亲自扶棺,将裴钦墨的尸体抬了进来。

“皇上,请节哀。”容漾跪在裴清殊面前,低下了头。

裴清殊皱起眉,痛苦地闭上眼睛,微微仰起头,不想让眼泪掉下来。

可他实在是忍不住。

他想起那年初见时,四哥才刚刚十二岁。他站在宝慈宫的凉亭里作画,一身墨绿色竹节纹长袍,衬得他身姿挺拔,玉树临风。

少年裴清墨对所有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就连对待向来与他十分亲近的七皇子,也是经常不假辞色地加以训斥。

只有对待裴清殊时,四皇子的态度才会稍有缓和,甚至还会有一些隐隐的维护。

裴清殊记得,那会儿九皇子年幼不懂事,还曾笑话过裴清殊的出身,是四皇子出面替他解围……

后来他要上学了,父皇怕他跟不上,就让四哥来给他启蒙。

那时候的裴清殊还什么都不懂,只是一个平民出身、还没有完全适应新身份的小傻瓜。

养母淑妃虽然给予了他生活上的照顾,却从未在学业上引导过他,甚至还偷偷地帮裴清殊完成课业,只为了让他能够多睡一会儿。

那个时候,是四皇子一脸认真地告诉他,读书习字是大事,一日都不能耽搁。

直至今日,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裴清殊还能清晰地记得四皇子当时说过的话。

“十二弟,你不要觉得自己年纪小,就可以整日玩乐,不思进取。”

“六弟他三岁便能识千字,五岁就会作诗。你同他当年比起来,已经差得远了。这会儿若再不努力,将来可怎么办?难道叫淑妃娘娘护着你一辈子么?”

“你要是写的好,回头四哥就给你……带糖吃。”

“……”

裴清殊记得,他全都记得。

他还记得,不管自己写歪了多少字,四哥都会耐心地帮他扶正。

他还记得,当年长华殿改制,每季度都要进行考试并且排名。那时候的裴清殊根基尚浅,成绩连才学平庸的五皇子都比不过。是四皇子抓着他去修竹馆,不求回报地替他补课……

后来,他们都长大了。

裴清殊发现了四皇子的秘密,私心里对四皇子的观感已经变了。

可四皇子依然待他如初。

他想夺嫡时,他便去寻求裴清殊的帮助,从未对裴清殊有过一丝怀疑。

他知道自己已经无缘皇位之时,就把自己所剩下的资源全都转交给裴清殊。

当他知道匈奴人盯上了自己,想要利用他为北夏做事的时候……他选择了第一时间向裴清殊坦白,并且冒着生命危险潜伏了整整六年。

最终他还甚至……为此而丧了命。

裴清殊没办法不去回想裴钦墨的好,也没办法不去自责。

他极其缓慢地从皇帝宝座上站了起来,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向躺在棺材里的裴钦墨。

“四哥……”他声音颤抖着唤了一句,当然没有回应,也永远都不会再有人回应。

“四哥,四哥你回来……”

裴清殊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流过眼泪了。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五年前?十年前?还是更久?

裴清殊本以为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坐了这么久,已经渐渐脱离了寻常人的七情六欲,变得冷漠起来。可是直到看到裴钦墨的尸体摆在自己眼前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还可以这样心痛。

“四哥,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裴清殊死死地握住棺沿,看着裴钦墨冰冷的尸体痛苦地说道:“你快点醒过来,不要吓我!算我求你……回来!”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