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奋斗日常 》容默

第139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哪怕是太后的寝宫,裴清殊这个皇帝硬是要进的话,也是进得去的。

昨日裴清殊是顾忌着傅太后的心情, 所以才没有硬闯。现下他得知傅太后病倒了,自然不能再放任她这样下去。

裴清殊来到慈安宫的时候, 傅太后正闭着眼睛默默地流着眼泪。因为在病中, 她的脸上没有一点妆,看起来比平时老了十岁都不止。而且她的脸色看起来十分苍白, 整个人虚弱得像是一缕青烟一般, 好像风一吹就要散了。

傅太后向来是风风火火的一个人,这么多年来, 裴清殊还从未见过她这般憔悴的模样。

裴清殊不由地慌了:“母后!您怎么了?您别吓儿子啊!”

傅太后还是闭着眼睛,没有睁开。

裴清殊焦急地说道:“母后!我是殊儿啊!您睁开眼睛看看我, 儿子来看您了……”

“儿子,我的儿子……!”傅太后突然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嘴里反复念叨的只有两个字——“儿子”。

裴清殊却只能心痛却又无奈地看着她——他知道,傅太后口中的儿子不是他, 而是当年她好不容易怀上, 却又没能保住的儿子。

裴清殊上前道:“母后,我也是您的儿子啊!那个……那个孩子虽然不在了, 但殊儿会替他孝敬您的。”

“你不是!你不是他!”傅太后摇了摇头, 忽然抱起床边的枕头, 充满爱怜地说道:“我的儿子还很小, 很小, 还是个孩子……”

“母后!”裴清殊现在算是明白,不是亲生母子的无奈了。

可偏偏世上什么事情都能改变,血缘关系却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裴清殊只能叹气,耐着性子劝道:“母后,您就别再自欺欺人了……那个孩子,早在三十年前就没了……依儿子看,他八成早就投胎转世,甚至都已经娶妻生子了呢。”

傅太后却是听不进去,只是一个劲地抱着枕头哭。

这个时候,玉盘上前低声说道:“太后,皇上,令仪长公主来了。”

“快请皇姐进来。”裴清殊心想,自己不是亲生的,劝不动傅太后,令仪总可以了吧。

谁知令仪进来之后,傅太后还是一个劲地哭,谁都不肯理。

令仪见裴清殊好言好语地劝了半天也没用,便对裴清殊摆摆手,颇有几分不耐烦地说道:“皇上您先靠边儿站,我来。”

令仪比裴清殊年长整整七岁,在她眼里,裴清殊当了太子也好,皇帝也罢,他都永远是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头叫姐姐、白嫩白嫩的小包子。

所以说她对裴清殊的态度,这么多年来基本就没变过,始终是以姐姐自居的时候为多的。现在叫裴清殊一句“皇上”,那都已经是很给面子了。有时候姐弟俩私底下相处的时候,令仪连皇上都不叫,直接像过去一样直呼他的名字。

要是换做别人这样无礼,裴清殊早就不高兴了。不过裴清殊和令仪姐弟俩感情深厚,加上令仪做事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有分寸的,所以裴清殊一直都没表示过不满,甚至还有几分享受这种有姐姐“罩着”的感觉。

“母后,您先告诉我,您现在是在为了那个死去的弟弟伤心,还是为了荣贵妃背叛了您而难过?”

傅太后闻言睨她一眼,哽咽道:“都、都有……”

“当初知道您的好姐妹纯妃在背后给您使绊子的时候,您不是十分果断地就将纯妃送进了冷宫吗?怎么现在换了荣贵妃就不行了?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您就教过我,‘弃我去者不可留’。既然她背叛您在先,那她就是您的仇人,您犯不着为她难受!”

傅太后听了,还是啜泣着没有说话。

“您也不想想,荣贵妃她为什么要把事情真相告诉您?还不是因为她没了儿子,就想拉着您和她一起难受吗?您怎么能就这么遂了她的愿?”

令仪见母亲听了自己的话之后,啜泣的声音渐渐变小了,便放缓了声音说道:“母后,您要是再为了那个死去的孩子伤心,不理我和皇上,就是让我和皇上伤心。难道我们就不是您的孩子了吗?您是母亲,是我们的主心骨。您要是不振作起来,我们可怎么活?”

傅太后听了,哭着抱住了令仪。

裴清殊知道,傅太后这是想开了,肯听劝了,不由松了一口气。

他走上前去,扶住两个女人的肩膀,时不时地帮傅太后顺顺气。

哪怕在傅太后面前,他比不上令仪,也比不上那个死去的孩子也没关系。

只要她还在,能好好地活下去,对裴清殊来说就足够了。

……

除了呼韩邪、裴钦辰、向文昌等人之外,裴清殊的十皇兄裴钦峰也在最后关头选择了背叛大齐,卖国求荣。

虽说因为容漾提前发起攻击的缘故,老十并没能成功地和呼韩邪接上头,不过这一切都没有逃过裴清殊的眼睛。

从容漾反攻呼韩邪开始,裴清殊便让人把裴钦峰抓了起来,严加审问。

裴钦峰刚开始还想攀咬别人,不过根据大理寺的调查,他所指认的卫国公、礼亲王等人都洗脱了嫌疑。所以最后裴清殊处置的,只有老十一个人而已。

看在太上皇刚刚折了一个二儿子的份上,裴清殊并没有直接杀了老十,而是废黜了他的爵位,将他贬为庶人,流放边疆为奴,终生不得回京。

南疆地形复杂,毒虫奇多,去了那里的流放犯基本就没有回来过。裴清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想到以后就再也看不到这个嘴碎的老十了,竟还有几分不习惯。

从灾区回到京城复命的襄亲王听到裴清殊这么说时,忍不住笑话他说:“皇上,我看您是被老十虐习惯了,他一不骚扰您,您还浑身痒痒呢吧?”

“去你的吧!你才浑身痒痒呢!”裴清殊笑骂道:“你刚从灾区回来,怎么也不洗个澡就进宫了?御前失仪,朕可是要治你的罪的!”

“哇,皇上您舍不得赏赐我的话就直说嘛,干嘛找个借口扣了我的赏赐,还要罚我啊?人家可是因为想您才连衣服都没换就赶进宫来的,结果您还这样……还有没有天理了?”

老七说着便抬起袖子,假惺惺地擦起眼泪来。

裴清殊本想骂他别装了,谁知襄亲王擦着擦着,还真哭了起来。

裴清殊先是一惊,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

他叹了口气,拍了拍襄亲王的肩膀,温声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别哭了。”

“皇上起码还见到了他的遗体,我……我却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来得及见。”襄亲王的哭声越来越大,“我打记事起就跟在他屁股后头,什么心事都和他说。四哥对我虽严厉,可我知道,他都是为了我好……”

这些日子裴清殊原本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悲伤,可是被老七这么一勾,他的眼眶又情不自禁地湿润了。

“朕知道,朕都知道。你和四哥向来最为要好……”裴清殊说不下去了,只能沉默着拍了拍襄亲王的肩膀。

“小的时候六哥去了,我虽然也难过,不过和老九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我还记得,那会儿老九哭得特别伤心,简直哭到了有些吓人的地步。那时候我还不明白,老九怎么能哭成那副德行,连五脏六腑都要呕出来了似的。现在我才明白,自己当时有多蠢……”

“七哥,逝者已矣,你也不要太难过了,节哀吧。”裴清殊现在也只能拿别人劝过他的话来劝老七,“四哥在天有灵,也不会希望你我这样难受的。”

襄亲王边摇头边往下掉眼泪:“不是的十二弟,不是这样的……我和你不一样,自打出了那件事情之后,你还是帮了四哥不少忙、给了他不少关照的。可是我……我根本就没为他做过什么,甚至有时候他主动和我说话,我都不理他。看见他的时候,我他妈的还转过身就走……十二弟,你说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四哥,四哥他会不会生了我的气,一直都很恨我?”

裴清殊知道,襄亲王这是难受得昏了头,所以才会像小时候那样称呼他为“十二弟”。

裴清殊也没有在意这些小事,只是温和地劝道:“不会的,不会的七哥。四哥他向来最疼你了,他怎么舍得生你的气?至于恨你,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四哥曾经同我说过,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想要夺嫡的时候拉你下了水,最后却没能善始善终,还差点拖累了你……”

裴清殊说着,用手背抹了一下眼泪,然后才继续说道:“所以说,四哥他心里一直对你有愧,他是绝对不会怪你的。”

襄亲王突然激动起来,扬声喊道:“可是直到他死,我都一直对他横眉冷对,恶语相向!甚至从八年前起,我便没再叫过他一声‘四哥’!就算四哥能原谅我,我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老七现在的这种感受,裴清殊完全能明白。

他知道自己现在可能说什么都没有用,但他还是很认真地告诉襄亲王:“七哥你听我说。自打知道四哥走了的消息之后,我想了很多。我发现,亲人离世之后,你就会一直去想他的好,而想不出他的半分不是。除了他的好之外,你想的最多的,就是自己所做的对不起他的事情。可是如果这样想的话,最对不起四哥的人不是你,而是我才对。因为同意让他去冒险的人,是我。害他没了性命的人,也是我……”

襄亲王听了忙道:“十二弟,你千万别这么想!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同样的话,我也送给你。”裴清殊看着老七,认真地说道:“七哥,我知道你现在心里难过,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过,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别难过得太久了。四哥用命保住的这片江山,还需要你我兄弟继续守护。我们这样的人,没资格悲伤太久。”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