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奋斗日常 》容默

第100章 第一百章

第一百章

裴清殊进去之后, 就发现傅太后的气色看起来非常不错,一点都不像是生病了的样子。

他颇有几分无奈地说道:“母后, 您就算是装病,起码也要做做样子吧?”

傅太后像个小孩子一样说道:“谁装病了?我病好了不行吗?”

“好好好, 您身体康泰就好。”裴清殊左瞧瞧, 右瞧瞧,怎么看傅太后都不像是在生他气的样子,就很奇怪地说:“您不气儿子了?儿子可是专程来向您赔不是的。”

说起这件事来,一向爽利的傅太后忽然有几分吞吞吐吐,像是不好意思了似的:“今儿个你父皇也来了, 和我说了事情的原委。是母后错怪你了……想想也是, 爱之深,责之切,你是晴姐儿的生父,你要罚她, 心里怎么可能好受呢?现在母后知道了, 你心里还是有晴姐儿的。像现在这样也好。毕竟晴姐儿她……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是得好好教教。”

裴清殊施礼道:“不管怎么说,那日在乾元殿, 儿子话说重了,伤了母后的心,请母后责罚。”

傅太后沉默了一会儿, 低声道:“不, 不怪你, 是我……是母后太偏心了。”

说白了,就像裴清殊之前说的,对于傅太后来说,婉晴是她看着长大,亲手带过的孙女。婉玉只是一个才见过两次面,而且……长得特别像林太后的孩子。

她不敢向裴清殊承认的是,在她心里,她甚至不是很喜欢看到婉玉。

因为婉玉长得和裴清殊的亲生母亲太像了,这好像在提醒着她,裴清殊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

不过傅太后意识到,虽然对她来说亲疏有别,但是对裴清殊来说,两个孩子都是他的亲生骨肉。所以这些话,她永远都不会对裴清殊说起。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以后不再提了。”傅太后笑了笑说:“过几天就是秀女殿选了,要不要母后也过去帮你掌掌眼,多选几个德才兼备的进来?”

“母后,这回殿选有皇后、娴贵妃还有嘉妃操持,您就别跟着忙了。”

裴清殊没好意思说,傅太后给他选女人的眼光还真是一般。

先是大公主的生母惠贵人……傅太后当初以为南乔性情温顺,乖巧可人,所以才会将她送给裴清殊。结果怎么样,宫里头人尽皆知。

再是延和二十七年选秀选进东宫的那两个、据说好生养的女子……到现在都并无所出。

傅太后想了想也是,就没再跟着掺和。

……

礼部的会同四译馆里,刚刚翻译完成一部儒家经典的译员们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

在过去,会同四译馆是礼部最清闲的一个部门之一。因为前些年,来大齐朝贺、访问、交流的使臣并不是很多,甚至越来越少,所以除了重大的年节之外,很少需要会同四译馆的人出面翻译,所以平日里这些译员们都有些无所事事。

不过自打裴清殊提议将大齐的一些经典和畅销书籍翻译成外文之后,会同四译馆就变得忙碌了起来。

在这之后,裴清殊入主东宫,当上皇帝,重视外交,和吐蕃、辽国、大理等国联姻……

原本闲得发慌的会同四译馆,一下子变成了礼部最繁忙的部门之一。

馆长向文昌见他们个个如此疲倦,就让他们暂时停止了翻译的工作,都去院子里透透气,聊聊天。

译员们听了,先是高兴,再是有几分犹豫。

现在的吏部尚书,乃是当今皇帝的九皇兄,简郡王裴清宇。

不知是不是出于“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缘故,这位新任吏部尚书和过去那位碌碌无为的老尚书截然不同。

他上任不久,就会同都察院,组织了一个专门督查京官的队伍。

以前对于这些京官们来说,只要没有人特意去举报,基本上就能成功地通过官员考核。

可是现在,这只督查队会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对京城的各个衙门进行突击检查,这就很让人头疼了。

许是为了杀鸡儆猴,前几日有两个在办公时间跑去听小曲儿的官员,据说被罚俸一年,今年的考评也直接定为了下等,目测是升迁无望了。

在此氛围之下,人人都不敢像从前一样,明目张胆地在办公时间内做些与职务无关的事情了。

向文昌见他们露出担忧的表情,便笑了笑,用流利的匈奴语说道:“你们喝茶聊天的时候,用外文不就好了?就当是去练习外文了。”

议员们这才笑着去了。

……

傍晚时分,朝臣下值之后,正是关系要好的官员们互相走动的好时候。

向文昌婉拒了邀请他去喝酒的同僚,笑了笑说:“不、不好意思,我有约了。”

从礼部后门出来,坐上马车之后,向文昌收起笑容,吩咐车夫:“去韩府。”

韩歇虽是雍定朝的新贵大臣之一,但裴清殊这个皇帝并不像有些皇帝那般挥金如土,会动不动地就赏赐自己的宠臣一些大宅院。

韩歇现在居住的府邸,是一座三进的小院,看起来在京中再平凡不过。不过现在他府里只住着他和他妹妹两个和一些奴仆,倒也足够了。

向文昌进门之后,就见韩歇一个人坐在书房里,难得露出一脸不悦的表情,脸色阴沉得吓人。

向文昌连忙跪了下来,主动认罪:“属下办、办事不利,没有看好裴、裴钦辰,请殿下降罪。”

“废物!”韩歇抓起手边的砚台,就朝向文昌丢了过去,“连个蠢蛋都看不好,本王要你有何用?”

向文昌情急之下,用匈奴语答道:“殿下,不是属下为自己开脱,而是属下真的没想到,裴钦辰竟然能有法子威胁到荣贵太妃。毕竟当年,他母妃那么厉害,都没有斗倒荣贵太妃啊!”

“呵,果然,这个裴钦辰并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或者说,是在叶氏死后,他就变了,还和我们玩起心眼来了。”韩歇捏紧拳头,骨骼咯咯作响,“可他还是太蠢了,读了那么多年的书,连‘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都不明白!”

“是啊殿下,”向文昌附和道:“既然有荣贵太妃这么好的资源,他就应该早些告诉我们,让四王母子都为我们所用才对啊!怎么能因为和娴贵妃的私怨,就贸然出手呢!他也不想想,万一事情败露了,会连累多少人!”

“这个只会拖后腿的废物,本王迟早亲手废了他。”在人前向来温文尔雅,让人如沐春风的韩歇,用一种极其冰冷的语调寒声说道:“在此之前,先把他手里剩下的资源都挖过来。”

“是,殿下,属下一定尽力而为,绝不会再叫殿下失望!”

“滚吧。”韩歇面无表情地说。

……

钦天监轮到公孙明到观星台上值夜这天,裴清殊让人带上一壶好酒和几样小菜,特意去观星台上找他。

“阿明,你还记得十八年前的今日,朕就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你的吗?”

公孙明听了,突然抱着双臂,夸张地抖了一抖:“皇上,您突然这么煽情做什么,臣怕。”

“哈哈哈,没什么,坐。”裴清殊说着,先在宫人摆好的酒桌旁坐下,“就是忽然想起了那时候,有些怀念罢了。”

经过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之后,裴清殊感觉许多人都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不管是后宫里的宋皇后、娴贵妃、甚至傅太后,还是他身边的股肱之臣傅煦、容漾……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同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

虽说最终,裴清殊都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和他们的“和解”,但是和他还是一个普通的皇子那时候相比,终究是隔了一层。

只有公孙明,虽说他之前因为妻子孟氏的缘故,稍稍有几分偏向于宋皇后,不过在经过裴清殊的提醒之后,公孙明已经摆正了立场,在之前审案的时候,也可以说是公平公正。

所以裴清殊才会越发地珍惜他这个几乎可以说是无话不谈的朋友。

公孙明摆摆手说:“皇上,您要回忆往昔,应该去找阿煦,臣不合适。”

“为何?”

公孙明大言不惭地说:“臣年纪还小啊,岁数大的人才会老是怀念过去呢。”

“去你的吧!”裴清殊笑骂道:“你比朕还要早出生半个月呢。”

“人家心态年轻咯。”公孙明厚着脸皮道。

裴清殊只能无奈摇头。

“对了皇上,我本想着明日等您下朝之后,再去找您的。”公孙明喝完一杯酒后,突然正色说道:“之前您不是让臣监视韩歇吗?”

裴清殊微微挑眉道:“有眉目了吗?”

“经过这些日子的监视之后,臣发现这个韩歇交际甚广,朝中文武大臣都和他走动得很频繁,尤其是和谢家。听说他还要娶定国公的女儿,就是翰林谢治和嘉妃娘娘的妹妹呢。虽说是个庶女,不过凭韩歇的出身,能和定国公府这样显赫的世家结亲,手段可见一斑。”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