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奋斗日常 》容默

第110章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百一十章

小德子听了杜若宫女的话, 不由得十分纠结。

他跟在裴清殊身边这么多年, 自认为非常了解裴清殊。可在杜若这件事情上,小德子是真有些看不明白。

瞧之前选秀的时候, 裴清殊分明对这个杜氏颇有几分另眼相待。

但前些日子, 杜若也是真真切切地惹恼了皇帝……

若是他在这个时候替杜若传话, 会不会遭受池鱼之殃呢?

杜若的心腹宫女白露见小德子这般纠结,急得跪在他面前哀求道:“德公公, 您就帮我们家美人传一句话吧。将来小主若是复宠,一定不会忘了您的大恩大德的!”

小德子吐出一口气,一咬牙,正要点头, 就听旁边不远处有人说道:“见过公孙夫人。”

小德子一看,原来是公孙明的母亲公孙夫人来了。

公孙夫人地位崇高, 就连裴清殊这个皇帝都敬她三分。小德子等人见了,连忙上前行礼。

小德子一脸殷勤地笑问:“公孙夫人今儿个怎么来乾元殿了?奴才没听闻皇上召见啊。”

公孙夫人淡淡一笑:“我本是进宫来同林太后说几句话的, 不过想起些小事, 想征求一下皇上的意见, 不知公公可否代为通传?”

小德子忙道:“夫人请在偏殿小坐片刻, 奴才这就去通传。”

没等多久, 小德子便又出来, 请了公孙夫人入内。

杜若的宫女白露见了,不禁露出又急又气的表情来。

小德子压低声音同她说道:“你先回去吧, 宓美人的事情, 本公公记得了。”

白露得了准信, 这才松了口气,行了个礼走了。

白露回去之后,便把事情办成的消息告诉了杜若。可她没想到的是,她们主仆左等右盼,最后等到的不是皇帝,却是公孙夫人。

白露见到公孙夫人时,不禁感到非常奇怪。她可从来不知,她们家主子和公孙夫人有什么关系啊?

相比之下,杜若倒是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很快便恢复了平常的神色,对白露笑了笑说:“我和公孙夫人有话要说,你先下去吧。”

白露看了她们两个一眼,揣着满腹的疑惑退了出去。

“看来,你知道我为何而来。”公孙夫人微挑唇角,“还不算太笨。”

杜若亦笑道:“夫人的大作,杜若全都拜读过,哪里还看不出来,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呢。”

公孙夫人听了,渐渐敛去了嘴角的笑容:“我这些书写来,不过是为那些闺中寂寞的女子打发时间罢了。杜美人若当真信以为真,那可就是蠢了。”

杜若不服气地说:“夫人少来诓骗于我,我又不是只看过您一个人的书。别人这样做都能成功,为何我就不行?”

公孙夫人看了看左右,淡淡说道:“看看你眼下的处境,不就知道了?当今天子,绝非寻常帝王。他心中有远志,不会为后宫女子所累,更不可能给你你想要的。”

“哪本故事里的主角,不是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大风大浪,才涅槃重生,笑到最后的呢?皇上现在虽然暂时冷落了我,但他待我是与他人不同的,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公孙夫人与皇上非亲非故,凭什么就这样下断言呢?”杜若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再者说了,皇上有抱负那是好事。我有好多改革的想法想和皇上说呢!如果皇上能按我说的去做,大齐一定会变得无比强大!”

“不可能!”公孙夫人斩钉截铁地说道:“皇上是不会那么做的。你若当真要一条路走到黑的话,只会自取灭亡。”

“哼,夫人别以为我不知道您在想什么。我虽然不确定那个左三姑娘是不是穿来的,但她分明就是在按照夫人的意思办事。”杜若丝毫不领情地说:“夫人不就是怕我提了太多好主意,会抢了你们的风头吗?”

公孙夫人摇头道:“你实在是太天真了。皇上再如何明事理,也是一个‘古人’。封建社会里头,帝王为了维持统治,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来?可是若你真的把现代的东西全都搬来了,你觉得还会有帝王一说吗?”

杜若听了这话,不禁一怔。

公孙夫人所说的话,她以前还真是没有细想过。

“你还是听我一句劝吧。逆天改命,绝非易事。若你只是想夺取皇上的宠爱,那你继续跳几只新奇的西洋舞蹈,逗皇上开心就是了。朝政上的事情,绝不能干涉过多,更不能急于求成。你重活一世,理应惜命,惜福。做个寻常后妃,生个一儿半女,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杜若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低声道:“还没问过公孙夫人,您是怎么确认我的身份的?只是因为我在大选当日跳的那支舞吗?”

“那支舞,我并非亲眼所见,只是有所耳闻罢了。不过自那之后,我便起了疑心。让人一打听,便寻到了你在闺中时曾写过的诗,谱过的曲。”

公孙夫人点到为止,什么意思,彼此心知肚明。

“原来是这样。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夫人您啊。”杜若笑了笑说:“我想了想,觉得夫人说的有道理。若我一个深宫女子,要是突然想出一大堆改革的良策来,只怕皇上不会对我刮目相看,只会以为我中了失心疯吧。”

“你明白就好。”不知是不是因为杜若前后态度转变的太快,公孙夫人对她总有一些不大放心的感觉。

不过,杜若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咄咄逼人。

“你我虽非亲非故,但有这么一层关系在,也算是缘分了。以后若有什么拿不准的事情,也可找我商量一二。总之,切莫再像之前一般为博皇上眼球、强出风头了。”

杜若心想着,这公孙夫人地位超然,与她交好定然大有益处,便按捺住心里的不耐烦,笑着说道:“您放心,我都记着了。不过现在,我被皇后禁了足,实在是在宫里憋得难受……不知公孙夫人可否看在‘同乡’的面子上,帮我向皇上或是皇后求求情?”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非后宫之人,自然无权过问后宫之事。不过我知道,皇上皇后都是心善之人,对待后妃向来宽宥。你若真心悔改,便让他们看到你的诚意,想来他们也不会和你一个刚进宫不久的末等宫嫔计较。”

末等宫嫔四个字,让杜若心里有几分不舒服。不过经过公孙夫人的提醒之后,杜若心里已经大致知道该怎么做了,便没有和公孙夫人计较。

公孙夫人来过之后,杜若便不再想方设法地让人去找皇上,而是潜心呆在宝慈宫中,认真地将《中庸》抄写了上百遍。

在这段时间里,裴清殊刚刚实行的这项新政,在朝堂上引发了不小的反对之声。

让裴清殊有几分意外的是,首先站出来反对的,不是最恪守祖宗规矩的礼部,而是裴清殊十分倚重的户部。

户部侍郎程奇认为,若是朝廷不强制女子成婚的话,难免会对新生人口数量造成影响。还会有许多大龄未婚的男子,因此而娶不上媳妇。

起初裴清殊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不禁有几分慌乱。不过很快,他便稳下心神道:“朕以为,许多男子娶不到妻子,主要还是因为家徒四壁,无人愿嫁。就算官媒每年都去大龄女子家中叨扰,最后那些女子嫁的,也大多是门当户对的人家。该娶不到媳妇儿的,还是娶不到。”

内阁大臣们作为裴清殊的心腹,自然也要上前为他说话。

陈起第一个站出来说道:“皇上所言极是!而且因为这些女子错过了最佳的婚嫁年龄,就算她们最后被迫出嫁,也大多是为人妾室。微臣听闻,江南某富商之家,家主竟有上百房妾室!这么多女子,都被一人所纳,其他人的选择余地自然就小了许多。”

朝臣们一听说有人纳了上百房妾室,不由微微吃了一惊,相互议论起来。

宋池也上前道:“陈大人所言甚是。而且据臣所知,虽然朝廷并无律法规定,但有些宗族为立贞节牌坊,不许孀居之人再嫁,甚至强行逼寡妇殉葬。若是朝廷能投入些精力,严厉打击这种现象,让孀居之人可以自由再嫁的话,想来填补上那一部分不想成婚的女子的空白,也不成问题了。”

裴清殊听了他们的话之后,又多少有了些启发:“诸位爱卿所言非虚。程卿,你也不妨再想想看。那些当真不想成婚的女子,若是削了头发,做了姑子,朝廷还能再逼迫她们嫁人不成?”

程奇讪讪道:“自然是不能的。”

“既然如此,朝廷又何必把人逼到绝路上呢?先贤有云:‘仁者,人也’。朕欲以‘仁’而治国,既是如此,又怎可苛待朕的子民?”

礼部尚书修鸿嘉向来为裴清殊马首是瞻,不过现任的这位礼部右侍郎,是裴清殊的十一皇兄,恭郡王裴钦礼。

先前裴清殊刚刚登基,急需用人的时候,曾经让老十一去都察院呆了两年。

不过恭郡王的性子实在是太直,去都察院的那段时间里,几乎将满朝文武都弹劾了一遍,搞得裴清殊不胜其烦。

等后来裴清殊手上可用的人才多了些了,就赶紧把老十一调回了礼部。

恭郡王为人向来古板刚正,听到这里,便忍不住进言道:“皇上仁慈,可是刚才宋大人之言,恕本王难以苟同。那些守节的女子,也是遵循先贤之言。你怎知她们,就全都是被宗族所强迫的?” 161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