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奋斗日常 》容默

第129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前线距离长安足有两千里之遥, 就算是以最快的八百里加急来回传递消息,也要两三日之后才能收到。

裴清殊虽有些担心前线的战况, 但他现在就是担心也无用。还不如拿焦虑的时间,来做些有用的事情。

粮食的问题暂时解决了,不过每运上一次, 就要折损那么多的官兵和粮食, 裴清殊实在是心痛。

原先他和简郡王还发愁,该以什么样的契机说服朝中的那些老顽固开放海禁。现在看来,这回倒是“因祸得福”了。

虽说海禁暂时只是对朝廷的官船开放, 但等他们肃清了海寇之后, 向民间开放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现在最重要的, 就是训练出一批强大的水师,先保证沿海这条航线的安全。

当然了,现在旱灾的阴影还未彻底散去, 和北夏的战事也还处于最关键的时刻, 裴清殊拿不出多余的钱去操练水师。

他只能先吩咐底下的人制定好训练的章程和计划。至于正式开始实施嘛……只能等到容漾大胜匈奴之后了。

简郡王对这方面的事情最感兴趣,裴清殊见他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的设想, 不由笑道:“九哥,看来这个吏部尚书,你做的不是很开心嘛?平日里说起吏部事务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兴奋过。”

“不瞒皇上,我的确是对海上这一块儿比较感兴趣。”简郡王笑着说完, 不知想起什么, 忽然收起了笑容, “很久之前六哥就说过,大齐想要成为真正天下第一强国,就不能固步自封,困居中原。”

“九哥放心,朕心中亦有同感。六哥的遗志,就由我们来完成吧。”

简郡王笑着点了点头。

“你若对海域感兴趣,待战事结束之后,朕便派你去江宁一带做钦差,为大齐打造出一支最强大的水师。”裴清殊说完,忽然心生不舍,“只是九哥,你可不能去得太久了。你不在京城的话,朕怕是会不习惯的。”

简郡王心里听得美滋滋的,口中却道:“皇上,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咱们这些兄弟里头,您最宠信的是大哥和七哥?我又不是宫里头的娘娘,您啊,就别拿好听的话来哄我了。”

兄弟俩正说话间,福贵悄无声息地上前,低声在裴清殊耳边说了几句话。

简郡王见了,便识趣地告退了。

不久之后,皇后和宜贵嫔便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公孙明。公孙明手上亲手捧着几卷卷宗,入殿之后便转交给了福贵。

“这么快便查出来了?”裴清殊不禁站了起来,迫不及待地接过那几卷卷宗翻看起来,“是谁下的毒?”

宋皇后正色道:“回皇上,是谢氏,嘉嫔。”

裴清殊皱起眉头,看向宋皇后:“到底怎么回事?从头到尾和朕说清楚。”

宋皇后和声道:“皇上,这件事情,说起来和臣妾还有宜妹妹都有几分牵扯,还是由公孙大人来说比较合适。”

裴清殊闻言便看向公孙明道:“阿明,你说。”

“回皇上,事情是这样的。您还记得先前嘉嫔说过,她并不知韩家的底细,只是因为图谋后位,才会让妹妹和韩歇联姻的吗?当时因为她只是有此心思,并没有对皇后娘娘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您才对她从轻发落。可事实上,嘉嫔早已经开始动手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裴清殊听得云里雾里的,“她给皇后也下了毒吗?”

公孙明摇摇头:“皇后娘娘身边服侍的大多是宋家旧人,嘉嫔寻不到机会,便先对娴贵妃娘娘下了毒手。去年正式迁都之前,嘉妃提前来到长安宫城之后,她便开始谋划这件事了。”

裴清殊听了这话,不禁看向宜嫔。

当时就是为了避免这类事情的发生,他才会让宜嫔跟着一起来的。

却没想到……

孟宜嫔接触到裴清殊的目光之后,立马跪了下来,羞愧道:“皇上,嫔妾有罪,都怪嫔妾疏忽大意,当时没能发现嘉嫔的勾当……请皇上降罪!”

“罢了,娴贵妃自己都没能察觉到异样,又怎么能怪你呢。”裴清殊说着,又看向公孙明:“阿明,你继续说。”

“臣能这么快就查清事情真相,主要归功于韩歇的那个假妹妹韩氏。韩氏因为受不住酷刑,供认了她和韩歇的关系不说,还把她入宫以来的所作所为全都招了。据她所说,谢嘉妃除了给娴贵妃下毒之外,还……还让她也给傅太后下了同样的毒。”

“什么?!”裴清殊惊讶不已,“她给母后也下了毒?来人,快传太医!”

“皇上稍安勿躁。慈安宫不比襄乐宫好下手,所以韩氏得手的机会不多,太后娘娘应当并无大碍。”

裴清殊听了,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是坚持传了敏妃,让她和太医一起去慈安宫,以确保傅太后的安全。

做完这些之后,他才不解地问道:“嘉嫔嫉妒贵妃也就罢了,对母后下手,她的意图是什么?”

公孙明往皇后的方向看了一眼,道:“嘉嫔之前有一句话是真的——她想做皇后。可是她的头上不止有皇后,还有娴贵妃、裕贵妃二人。她的计划是,先毒死娴贵妃,然后嫁祸到皇后娘娘身上。再毒死傅太后,这样裕贵妃娘娘就没了倚仗。她有自信,和没了太后娘娘的裕贵妃相比,她能更胜一筹。”

“疯了,这个谢珺,简直是疯了!”

她竟然妄图一口气伤害裴清殊最在乎的几个女人!简直罪不可赦!

亏他之前还那般给谢嘉妃脸面,不仅让她和皇后一起管选秀的事情,还让她提前来了长安操持后宫。

那个时候,他误以为谢氏是个好的,主要是因为在之前娴贵妃血崩的那件事上面,高位后妃里头牵连到了皇后、裕贵妃和敏妃,只有嘉妃的手是干干净净的。

可是他没想到,这几个女人当中,最狠的也是这个嘉嫔。

“韩氏招供之后不久,嘉嫔娘娘的贴身宫女知书和知棋也都招了,还拿出了嘉嫔和其妹妹谢琬的信作为佐证。嘉嫔见自己无从抵赖,这才供认不讳。”

裴清殊想了想,道:“谢琬?就是嫁给韩歇的那个女子?”

公孙明点点头:“谢琬怕是在成婚之后不久,或者更早之前,就已经被韩歇收服了。她写的那些信,八成是出于韩歇的授意。”

“这只毒蝎,心思竟如此狠毒……”裴清殊握紧拳头,在心里发誓,迟早有一天,他要让韩歇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皇上,臣的话还没说完呢。更精彩的,还在后头。”公孙明颇有几分兴奋地说道:“嘉嫔说,谢琬曾经告诉过嘉嫔一个秘密,是她在韩府无意中发现的……正是那个人,为韩歇和嘉嫔寻来了大理奇毒。”

裴清殊迫不及待地问道:“是谁?”

公孙明摇摇头:“嘉嫔不肯说,说是除非亲自见到皇上,否则她一个字都不会透露。臣已经审过韩氏和嘉嫔的宫女了,可她们都说不知道。”

“这个嘉嫔,又想耍什么花样?”现在人证物证俱全,嘉嫔自己也招供了,裴清殊对她已是厌恶到了极点,根本就没心思再见她。

嘉嫔显然就是预料到了这一点,才会故意卖了个关子,逼裴清殊去见她。

裴清殊很清楚嘉嫔的想法,事实上他也不是不可以让人对嘉嫔严刑拷打,逼她招供。

可是一想到尚且年幼的四皇子,裴清殊又心软了。

不管怎么说,嘉嫔都是四皇子的生母。

送她最后一程,替她帮儿子带个话,也算是全了这一场孽缘了。

裴清殊起身道:“摆驾毓秀宫。”

定国公府家底深厚,谢嘉妃又是四妃之一,且膝下育有皇子,在宫中地位稳固,所以这毓秀宫装饰得富丽堂皇,豪华程度丝毫不亚于裕贵妃所居的琼华宫。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自打嘉嫔被降位软禁之后,毓秀宫就成了一座“冷宫”。

宫人散尽,人去楼空。

为了换取一些体面,嘉嫔几乎把自己的家底耗了个干净。

许是知道裴清殊要来,嘉嫔今日特意梳洗打扮过了,还换上了一身哪怕让她饿上三天肚子,都舍不得便宜了那些狗奴才的华丽宫装。

那是妃制的衣裳,她本已经没资格穿了,可是她舍不得丢。

见到裴清殊来之后,谢嘉嫔恭恭敬敬地朝他行了个礼,礼仪无可挑剔,一如昨日那个骄傲端庄的世家贵女。

裴清殊却没心思欣赏她的风姿:“嘉嫔,你执着于要见朕一面,究竟为了何事?”

嘉嫔看了不远处的宋皇后和宜贵嫔一眼,柔声哀求道:“皇上,让她们出去,妾身有话同你说。”

宋皇后闻言面无表情,宜贵嫔却是有些不高兴的样子,恨嘉嫔在这个时候还不忘勾引皇上。

她本想骂嘉嫔两句,却见一旁的皇后忽然按住了她的手,摇了摇头。

“皇上,臣妾和宜妹妹连夜查案,也有些累了,先去外间喝一杯茶。您若需要臣妾,随时差下人来唤便是。”

宋皇后说着,便拉着宜贵嫔退了出去。

宜贵嫔不乐意地说道:“皇后娘娘,您拉嫔妾做什么?万一嘉嫔趁咱们不在,说咱们坏话,或是勾得皇上心软了怎么办?”

“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好和她计较的?”这几日宋皇后几乎没有合眼,一直都在查案,就是怕裴清殊会觉得她这个皇后无能。

现在案子查清楚了,可皇后并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嘉嫔刚才那副样子,她心里并不觉得痛快,反而有些难受,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为了这个后位,有太多女人已经变得扭曲,甚至是恶心。

那么,她呢?为了保住这个后位,她还是原来的那个自己吗? 161小说阅读网